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曲定情[娱乐圈]——四百四十四

时间:2020-02-05 17:46:33  作者:四百四十四

 

 
 
  文案:
  美声大佬施宴接了个逼格奇高的音乐类综艺,在这里她遇见了一个女团Vocal担当,本以为对方是青铜却没想到是正经科班天才。
  她跟小主唱看对了眼,在双向选人的时候组成了一队。
  此后,局面一发不可收拾,她俩把把选歌抽到情歌对唱,试问这谁顶得住?
  长发女王X奶团酷盖:又名女王套路奶狗的二三事
 
 
  作品简评:
  美声大佬施宴接了一个推广经典音乐为主题的音乐节目,在这个逼格领先其他节目几个版本的节目组,她遇见了一个女团Vocal担当,本以为对方是青铜却没想到是正经科班天才。施宴跟小主唱看对了眼,在双向选人的时候组成了一队。<br>  此后,局面一发不可收拾,由于把把比赛抽到情歌对唱,她俩每天的工作就是对着自己的理想型唱情歌,试问这谁顶得住?
  本文诙谐幽默,文章标题《一曲定情》和《一吻定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和《一吻定情》一样,描绘了一个甜甜的爱情故事:在快节奏的生活中,一个超三十的美艳御姐在综艺节目中邂逅了小奶团酷盖女孩,她们被对方的颜值和才华所吸引,逐渐靠近,开始了一段甜蜜的爱情。本文行文流畅,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给予了读者酣畅淋漓的阅读体验。
 
 
第1章 
  顾梓熠最近很烦躁,她偶像女团出道,可以说是出道即巅峰,她们团一回归总是当期各种音乐榜的一位。
  作为团内数一数二的人气担当,顾梓熠不缺资源。
  可是现在,团队走向了第五个年头,刚开年就跟水逆一样,队内个别人与其他队友的关系不大融洽不说,公司还开始作妖,说什么要分别发展她们个人能力,半年没有安排团队活动,眼看着这团分崩离析,是过不了这个年了。
  顾梓熠是团内的主唱,刚进团的时候还是一个奶里奶气的短发酷女孩,几年过去她先是以中央音乐学院入学考试第一名的身份开启了声乐系年级第一的霸榜生涯,然后五年磨一剑,成为了现在这个走路带风,开口就让万千少女耳朵怀孕的绝世神仙T。
  实际上的顾梓熠并没有她粉丝想象中那么酷,她只是懒得说话,谁知道公司正好给她安了一个慵懒寡言的人设却正正戳中女粉的心。
  江湖传说顾梓熠的女粉跟她队友何景的男粉一起占据了粉圈的半壁江山。
  当然,这并不是其他爱豆甚至是一些歌手对顾梓熠“闻顾丧胆”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其实不难猜,作为站在顶级学府金字塔尖端的音乐区大佬,顾梓熠的演唱实力简直是打遍女团无敌手。她认真上台唱歌的时候,在她节目前后的歌手经常会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用他们爱豆圈的话来说,不知道顾梓熠这么一个实力唱将为什么要来□□豆。
  有人说顾梓熠是扶贫先锋,因为她们团有一个业界知名花瓶——唱歌五音不全,跳舞肢体不协调,rap口齿不清但颜值巨能打的何景。
  其实顾梓熠选择以女团的身份出道并没有那么多理由,她做练习生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年代久远到她自己都记不清一开始参加公司的练习生选拔是为了什么。
  顾梓熠只记得那时候自己的音乐天赋并没有如此出类拔萃,只是在七年从不间断的学习中,某一天她突然领悟到了音乐的真谛。
  这种感觉非常玄妙,顾梓熠讲不清楚,反正从那一天起,她对待音乐的态度变了,凭借着老天赏饭吃的歌喉,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后她就跟开挂一样,在导师的指导下一飞冲天。
  今天她毕业了,虽然没怎么在学校待,跟同学也不太熟悉,但是走过一个毕业季终究是能够感受到那种离别的淡淡愁绪。
  谁能想到刚走出毕业季,组合整整五年的团也即将game over。单人活动的这半年里,顾梓熠的经纪人考虑到她在音乐上比较有前途,活动几乎都是和音乐相关的,虽然有些通告实在有点令人无语,但是由于有经纪约在身,她并不能干脆地推脱掉。
  顾梓熠因为一些通告心生不满,偏偏经纪人乐于搞事。这种不满潜藏在顾梓熠的心底,逐渐发酵,在经纪人把一份综艺通告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彻底爆发了。
  顾梓熠看着通告嫌弃地伸出手,用指尖将放在她桌上的文件推了出去。
  顾梓熠的抗拒之心实在明显,经纪人习惯了她这副态度,念叨她说道:“这个节目是目前国内配置最高大上的音乐类综艺,还是首创,绝对的潜力股。这半年我已经尽力让你上的节目和音乐挂钩了,可如今得综艺者得天下,你看那谁一个过气小明星不就看着一个亲子节目火了吗?你不要任性,你不上音乐综艺节目也不上其他综艺节目,光靠专辑光唱唱歌能赚几个钱?还不接戏不站台,最关键是你们团体活动不知道要等几百年。你现在什么都不干是准备在家抠脚吗?”
  经纪人的话咄咄逼人,顾梓熠本就不是能言善辩的人,一时之间被怼得无话可说。她埋下头,眼神落在文件封面几个标示着节目名称的大字上,接着排斥性地往后倾斜,将身体死死地抵在沙发靠背上后,她叹了一口气,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要重新回学校考研的冲动。
  经纪人看她如此消极怠工,下了死命令:“你别给我在这里装深沉。这么说吧,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要参加节目,合同已经签了,怎么着都得去。”
  顾梓熠平时懒散惯了,听到经纪人这么说非凡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反倒是冷淡地嗤笑一声问对方:“你凭什么替我做主?”
  经纪人指着封面一排小字道:“看见了吗?我们公司投资了这个节目,高层很看好这个节目,也很看好你,现在知道我凭什么签合同了吧?”
  合着有高层霸霸撑腰啊,顾梓熠怒极反笑:“姐,你是不是忘了今年年底,我们团所有人的合约都到期了?”
  顾梓熠说着话慢慢地挪动身体,晃晃悠悠蹭到桌子面前,然后用修长的手指在文件上划拉了一下,纸上被她的指甲划出了一条细长的纹路。顾梓熠的手指停留在“乐之声”三个字正中的“之”字上,紧紧握成拳头重重捶下。
  经纪人被顾梓熠咣当的一捶吓了一跳,不过她很快镇定下来。她虽然才接手顾梓熠不久,但是她自认为很了解顾梓熠。
  倒不是她自吹自擂说自己看人准,只是顾梓熠为人处世的方式太过简单,特别容易被相处近的人看穿。
  顾梓熠这人就喜欢唱歌,没什么远大的理想,年纪轻轻颇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在团内也是不争不抢的状态,怎奈何个人特色实在太突出:一头隔三差五变颜色还怎么便怎么百搭的短发,虽然是单眼皮,但是眼睛大,鼻子挺而翘,特别有韩系美男的感觉。更绝的是她身高172还喜欢穿宽松的男式服装,走公司给她安排中性路线正好合适。
  明明是个二八少女愣是活出了满满少年感的顾梓熠发呆的时候还会表现出萌萌的反差感,试问这样一副酷酷的形象怎么能不深受广大女粉丝的喜爱呢?
  很难想象这样的顾梓熠骨子里是个特别好忽悠的人,所幸,顾梓熠长了一张不太好惹的脸可以虚张声势,不然她要是长成何景那种傻白甜的模样得被人骗去山沟里。
  经纪人吃准了顾梓熠这是做做样子,便一边从顾梓熠的拳头下抽出文件重新摆到顾梓熠面前,一边笑得一脸灿烂:“你太年轻了小顾,话别说得太早,咱们有一说一,今天说综艺不谈解约。”
  最后顾梓熠还是被逼着接下了综艺“乐之声”,这节目把十位实力派歌手聚集在一起,同吃同住在一栋别墅里,两两分组后进行同台竞技。
  不过,与其说他们是同台竞技,说是一种同台表演更为合适。因为这个节目不存在淘汰,虽然要投票选出个一二三名,但是更多的是将大家聚在一起欣赏和探讨音乐。
  顾梓熠将节目的流程看了个大概无力吐槽,想不通这种要撕逼没撕逼,要八卦没八卦,要爆点没爆点的节目他们公司高层是怎么一致性地看好它的。
  心情不佳的顾梓熠被经纪人打包扔到录制现场的时候,一脸司马相。
  据当时的工作人员说,顾梓熠拖着行李箱进到别墅的瞬间,整个大厅的气温都降低了几度。
  与顾梓熠有不解之缘的施宴到达现场的时候,顾梓熠刚把行李箱搁在一边,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睡觉。她把帽子往脸上一盖,巴掌大的脸立刻被遮住了大半。
  施宴看着沙发上似乎睡着了的人穿着一件宽大的印花白体恤,同样宽松款的黑色及膝短裤,花哨的长袜勾勒出了又直又细的完美腿型,纤细的手臂和小腿在灯光下白得发亮。
  “施院长。”看见施宴一走进来直接和顾梓熠对上了,工作人员心里慌得一批。
  如果说顾梓熠是节目组费尽心机请来的流量担当,那么施宴就是他们节目组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请来的大佬中的大佬,权威中的权威。
  这个留着三七分大波浪卷长发,个子176,涂着大红唇的优雅女人丝毫看不出今年已过三十。
  据说施宴有洁癖,工作人员看了看周围因为陆续进来的几位嘉宾搞得一团乱的房间咽了一口口水;据说施宴做上海音乐学院的副院长教书育人成为了习惯,最看不得吊儿郎当的年轻人,工作人员看了看窝在沙发上躺尸的顾梓熠流下了一滴冷汗;据说施宴是总导演求爷爷告奶奶请来的“国家宝藏”,工作人员看着她皱了皱眉,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解释:“施院长,你的房间在楼上,先把行李放了吧。”
  “她没放啊。”施宴扬扬头,说的是顾梓熠。
  顾梓熠刚闭眼哪能睡得那么快,感觉到有人在讨论自己,她不慌不忙地摘下帽子,对上施宴打量的目光。
  头一晚被经纪人絮絮叨叨念了快一宿的顾梓熠脑子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没有第一时间认出在他们音乐界大名鼎鼎的施院长。
  不过,即便如此顾梓熠顶着施宴让人压力倍增的视线还是下意识坐直了身体并向她点头问候:“早上好。”
  施宴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指针一秒一秒走动着,堪堪指向十一点。
  顾梓熠头顶还翘起几根呆毛,有着优雅代名词之称的施宴不太喜欢她的打扮,也不太喜欢她对待节目的态度,换平时她肯定不会搭理顾梓熠。
  然而今天是综艺节目录制的第一天,施宴难得心情不错,她放下自己的行李箱径直朝顾梓熠走去并主动伸出手回应:“早上好,我是施宴。”
  “施宴”两个字像是一个重磅炸弹在顾梓熠的大脑里炸开了锅,她从大脑里显示的跟“施宴”相关的信息中勾画出了几个关键词:“副院长”,“国家队”,“央视包年用户”。这些字眼让顾梓熠瞬间清醒了,施宴的手已到眼前,顾梓熠立刻站起身迎上去握住施宴伸来的手:“施老师好,我是顾梓熠。”
  “顾梓熠?”施宴往前迈了一步,前倾斜着身体的动作使得她的头发顺着肩膀滑到了胸前,顾梓熠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她不习惯用香水,施宴身上的味道让她不舒服地吸了吸鼻子。
  注意到顾梓熠的小动作,施宴觉得她挺像一只小仓鼠,不由得笑了笑,朱唇轻启:“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第2章 
  “……”顾梓熠听别人夸过她长得好看,唱歌好听,甚至有人半带讽刺性地夸她幽默,唯独没有听过别人夸她名字好听。
  施宴的夸赞成功地让顾梓熠的脸上显露出了一丝茫然的神情。施宴却不以为然,她跟顾梓熠打了招呼,握了手便重新握上行李箱的把手,侧目问工作人员:“我的房间怎么走?”
  工作人员听见施宴的话作势就要给她领路,施宴走了一步,余光扫到顾梓熠还一动不动地愣在原地,她停下动作回头看她:“你不放行李?”
  “我再睡一会儿。”顾梓熠呆呆的,没有动弹,她并不是很想跟施宴一起行动:抛开施宴音乐学院副院长的身份让顾梓熠这个刚毕业的学生有些压力外,这个女人本身的气场就已经太强了,即便是什么都不做也能平白压她一头,硬生生搞得见惯大场面的顾梓熠心里生出几分紧张。
  施宴盯着顾梓熠看了好一会儿,她在音乐界、教育圈横行多年,拥有导师一般敏锐的眼睛仿佛已经看破顾梓熠心中的小九九,然而她没直接拆穿顾梓熠,只是挑了挑眉问她道:“去房间在床上睡不是更舒服吗?”
  “……”顾梓熠又不说话了,她不顺心的时候习惯微微嘟嘴,看上去酷味不足而奶气有余。谁都看得出顾梓熠是被施宴问得说不出话憋得慌,这样的场面在她经纪人眼中时有发生,不过,在外界不了解她的人看来却实属罕见。
  顾梓熠作为她们团里的“总攻”,平时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想想看,她们组合一共四个人,两两配对加上三角恋排列组合一下,CP几乎乱成一锅粥。
  由于队友不是超级甜豆就是妖艳贱货型长相,在这些五花八门的CP中,也就她可以撑起一片天了。
  综上所述,顾梓熠在外给人的感觉是很强势的。
  “走吧。”施宴用眼神示意顾梓熠,催促对方行动。
  她对众人印象中的酷盖女孩顾梓熠没有概念,在她看来顾梓熠现在的样子像是一个奶团子一样,让她忍不住想逗弄一番:“小朋友还在长身体,确实应该多睡一会儿。”
  顾梓熠听见施宴对她的称呼,不认同地皱起了眉,她第一次对这个即将伴随她很长时间的称呼提出了抗议:“我不是小朋友了。”
  “好,顾同学。”施宴用在她学生看来好到难以理解的好脾气来对待顾梓熠,“现在可以走了吗?”
  顾梓熠坚定地想要表示拒绝,她旁边的工作人员却是抢先一步把她的行李箱往前一推,替她作出决定并催促她说:“顾老师,走吧,楼上床很大,睡着比沙发舒服。”
  工作人员这样说,顾梓熠没办法了,只得闷闷地推着箱子跟在施宴往楼上的房间走。
  施宴上楼的时候看了看四周,注意到楼道里没有摄像头也没有摄像老师跟着,她慢慢地踏上台阶,听着身后行李箱滚轮有节奏的响动,她以为顾梓熠老实地跟在她身后,于是头也不回地问道:“你知道一进别墅节目就开始录制了吗?”
  回应施宴的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沉默,施宴疑惑地回头,只见一位陌生的工作人员一脸尴尬地提着顾梓熠的行李箱和她对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