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千言[江湖恩怨]——鸣熙

时间:2020-02-07 20:26:12  作者:鸣熙

 

 
 
  文案:
  百里冥彦遇到千羽寒的时候,还是个十三四岁的叛逆小孩儿;
  千羽寒遇到百里冥彦的时候,却是个十三四岁的‘别人家的小孩儿’
  本来挺好一对少年郎,可惜老爸不省事,生生搞成了仇家敌对。
  长大之后,百里冥彦逮住千羽寒道:“你跑什么?”
  千羽寒冷笑道:“你追什么?”
  百里冥彦脸红。
  千羽寒冷哼:“仇家见面分外眼红,你倒好,脸先红了。”
 
  百里冥彦&千羽寒,冷酷师傅和傲娇师娘的故事。
  伪师徒,强×强;假装正经狗皮膏药攻×傲娇骚浪外冷内热受,1V1,有副CP。
 
 
 
 
第1章 说江湖
  才下过一场夜雨,街面的青石板泛着常年被鞋底打磨的光泽。沿着河道,两旁的石板路上洒满了被雨打落的桃花,虽不及在枝头那般明艳倒也将春天装点出一丝别样的风情。
  此时,辽沂最繁华的街道上,吹雪阁门口撑起了桌子,桌上摆着一坛杏花酒和几碟桃花糕。而坐在桌边翘着二郎腿吃桃花糕的人就是名扬江湖的‘名嘴’钱多多。
  说起这个钱多多也算是一江湖奇闻,这个人武功不会半点,长得也是够挫,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竟靠着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在江湖武林中心辽沂混上了富人的生活,凡是来往江湖客亦或是达官贵人都爱在这吹雪阁门口听他说上这么一段儿。这么说着说着有了些名声,吹雪阁的老板干脆掏了些银子雇他专门在吹雪阁说段子,一来吸引顾客,二来吹捧吹捧吹雪阁,老板和钱多多也是互利共赢。
  钱多多讲的段子多是江湖轶事、朝文野史,当地百姓听着当早间新闻午后闲话,江湖中人听着可就是绝佳的江湖情报,加之有了吹雪阁做靠山,钱多多一张嘴愈发敢说,钱多多在江湖中也是名声渐起,而吹雪阁也成为江湖中人来辽沂的必到之地。
  此时他一身粗布麻袍头顶着武松帽,一手端着杏花酒一手摇着诸葛扇,表情似是武松打虎前的无惧无畏又似诸葛火烧曹船时的胸有成竹,这身不伦不类的装扮配合着他那浮夸表情动作着实滑稽可笑,不过大家看的就是他这般模样,也十分期待这人说的江湖轶事。
  周围人越来越多,钱多多瞅着氛围差不多了仰头喝了一大口酒摇着扇子开口讲起来。
  “今儿个好天气啊!废话也不多说,咱们就直奔主题。”说完钱多多咽了口唾沫,仰头感慨道:“话说这杏花酒啊,还属吹雪阁的最好,喝了一口就感觉神清气爽,说话底气都足了……”还没说完,围观的众人纷纷发出‘嘁’的声音,钱多多摆摆手笑道:“这宣传是有点生硬了,大家忍忍啊,都是为了混口饭吃。”
  周围声音落下去以后,钱多多正式开讲:“在场的各位,无论是生在江湖还是普通百姓想必都听说过《千言谱》吧,若是有人没有听说过我今儿个就撞南墙去。”
  众人故意嬉笑:“我没听说过!”
  钱多多:“……”
  “咳咳……做人要厚道哇。说起这个《千言谱》可是江湖中人趋之若鹜的好东西,传言看过《千言谱》的人最终都成了武林至尊,譬如武林盟主千行云,又譬如七绝山庄庄主百里琛。至于《千言谱》到底是武学秘籍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我们都不知道。不过更多的人倾向于相信《千言谱》是个武学秘籍,不然看过的人怎么都成了武林至尊呢?其实……我觉得它就是本乐谱。”
  并没有人理睬钱多多的冷笑话,钱多多觉得无趣便接着说:“而《千言谱》作为武林大会的优胜奖励,现在理所应当的在武林盟主千行云手中,即便如此,江湖中人还是想方设法想要一睹《千言谱》真容。两个月之后的武林大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眼下却有一个更好的机会。哼哼,大家都猜到了吧,那就是武林盟主千行云的独子千羽寒。”
  说到此,钱多多故意停顿了一下,本来坐在边上的武林人士纷纷靠近了些,伸长了耳朵屏气凝神认真听着,生怕漏了任何一个字。
  钱多多见达到了停顿的效果,刻意压低了声音缓缓道:“或许大家也有所耳闻,千盟主的独子千羽寒于一年前离家出走,独自闯荡江湖。也不知是千盟主有意让他磨炼还是真的如传言所说父子关系不和,总之千羽寒如今并没有受到千盟主以及武林同盟的庇护。”钱多多笑得讳莫如深:“据知情人士透露千羽寒是如今江湖上唯一一个有可能说出千言谱内容的人……”
  这‘知情人士’四个字钱多多说得十分暧昧,在座的武林人士纷纷露出了怀疑的神情但随即又了然般点了点头,但也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开始叫嚷着询问千羽寒的下落。
  钱多多笑着道:“若想知道千羽寒的下落去千机阁问问不就知道了么。”
  众人摇头苦笑:“只怕去了千机阁就被那千面狐勾去了魂再也回不来了吧……”
  “关于千羽寒的下落……”钱多多忽然垂下头别有深意的一笑,众人见他这般表情纷纷叹气,果然接下来就听他扬声道:“欲知详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众人无奈只好摊手散去,却听钱多多朗声道:“真真假假戏说言,迷迷糊糊听说戏。”他摆手轻叹:“且说且听罢……”
  没有人嬉笑钱多多,亦没有人质问钱多多方才所言之事的真假,仿佛听戏不问真假已经成了吹雪阁不言而喻的规定,而大家也都心照不宣,谁都不会去找钱多多的麻烦。
  钱多多笑着送走各路听客,饮下桌上的最后一口杏花酒十分满足的伸了个懒腰准备收桌子,一抬头却看到一位还未离开的听客伫立在原地,定定凝视着他。
  目光相接,钱多多仿佛被那锋利且充满探求的目光蛰了一下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吞了口唾沫微微定神才细细打量起眼前之人。
  此人年岁不大,最多不过十三四岁,一袭玄衣,剑眉星目甚为俊朗,只是那双漆黑的眸子透露出与其年龄不符的阴沉,令他十分不愉。少年身后背着一柄与他身高极其不符的东西,那东西用黑布从头到尾包裹起来,难察其详,但钱多多下意识觉得那是一柄非比寻常的兵器。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片刻,钱多多未说话,少年也面无表情的沉默着似乎在盘算什么。
  就当钱多多准备开口时少年却忽然走上前,拿起桌上的桃花糕咬了一口,认真地咀嚼起来,钱多多也就没急着开口,等少年吃完,钱多多再次准备开口时却听得少年轻声发表了食后感言:“难吃。”
  钱多多一愣,想好的话忽然就全都忘了,脑子里接二连三蹦出来的全都是骂人的话,这桃花糕是他最爱的媳妇儿——吹雪阁首席厨娘做的,这小子居然嫌弃他媳妇儿的手艺?!
  碍着人多维护吹雪阁口碑,他克制住了开口骂人的冲动,瞥了一眼少年没好气道:“你爹没教过你白吃人家东西要称赞的么?”
  少年沉默了半晌,幽幽地抬起头说了句:“我没打算白吃。”说完就往桌上扔了两枚枚铜板。
  钱多多一下子就炸毛了,他端起酒碗就想往这小子脸上砸,刚抬起手就听见少年说:“千羽寒在哪儿?”
  这句话就像一壶凉茶,瞬间浇灭了钱多多这座即将爆发的火焰山。
 
 
第2章 结缘
  一个时辰前。吹雪阁三楼赏湖雅居。
  钱多多恭恭敬敬地站在窗前,饶是窗外柳拂绿水风映桃花他也不敢抬头看一眼,原因只在于坐在窗下的人。
  紧挨着窗户下面摆放在两张楠木椅,中间同样材质的桌上刚沏的南阳龙井飘散出阵阵清香,茶还未入口就已经被这扑面的茶香勾去了魂。
  坐在左手边的男子手摇折扇摇头晃脑的眯眼享受着茶香的洗礼,动作有些痞气不修边幅,可这一身雪缎暗纹丝袍和身上的精绣香包,又暗示着此人非富即贵。
  事实上,能出现在吹雪阁三楼的人都不容小觑,更何况这人旁边作陪的是吹雪阁深入简出的阁主。
  钱多多垂着脑袋不敢抬头,长时间低头弯腰让他的脖子有些酸痛,加之强大的好奇心作祟,在阁主没有开口之前他便忍不住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他面前的人。
  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白皙如瓷的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托举着裂纹青瓷杯,细嫩瓷白的肌肤完全不像是一双男人的手。再往上便看到茶气缭绕中两瓣浅粉色的唇瓣,搭配着线条优美的下颌居然让钱多多不由自主红了脸。
  这时那唇忽然一勾,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似乎是笑了。
  钱多多身子一震,再也忍不住抬起头来。
  看到那双如六月艳阳般的桃花眼时钱多多有那么一瞬的失神,那人放下手中的茶杯,茶雾散去后,露出一张令钱多多看过一次便永生不会再忘的面容,这一瞬钱多多觉得饶是九天仙女下凡都比不上眼前这个人。
  但下一秒,钱多多就石化了,心中美好的想象瞬间烟消云散。
  因为那人忽然笑了,不是如春风般和煦的微笑,而是……哈哈大笑。
  仙女没了,只有眼前笑得人仰马翻的玉面小少爷。
  人家都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不笑似仙的人一笑就推翻了人们对他所有美好的想象。
  巨大的心里落差令钱多多的表情有些僵硬,任凭往日巧舌如簧此时却像吞了年糕黏住了喉咙,哼哼唧唧一句也憋不出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哭了。
  见这般状况,那人笑得更凶了,一边笑一边揉着肚子道:“这人就是钱多多?太好笑了,你看看他那张脸跟驴脸似的……哈哈哈……”
  钱多多听得脸都绿了,他长得是不咋滴吧,但也不至于被人当面取笑。要不是阁主在这儿,估计早都忍不住上去给那人一拳了。
  阁主摇了摇头,也没想着阻止那人而是转头对钱多多一脸痛惜道:“多多,你就忍忍吧,他就那样儿,改明儿我给你补二两碎银就当是补偿你的精神损失了。”
  一听阁主发话了,钱多多点头如捣蒜,连连道:“不用您费心,没事的,小的又不是没有被笑话过。”但实在没有人笑得这么夸张过!
  只听阁主轻叹一声转而对那人无奈道:“姓千的,人给你找来了,说话快说,有屁快放!”
  结果那人恍若未闻,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千羽寒!”阁主突然大声喝道。吓得钱多多一个激灵,腿一软险些跪下。
  千羽寒这才收了笑,颔首正了正笑歪的下巴,看向钱多多道:“你……就是钱多多?噗……不行,他的脸实在太搞笑了……哈哈……”
  转眼见一旁的人脸色青黑。千羽寒捂住嘴哼了两声然后敛声道:“多多呀,我找你有点事。”
  此时此刻,钱多多已经傻了,‘千羽寒’这三个字一出来,他就傻了。
  眼前这位居然就是武林盟主千行云的独子,有可能掌握《千言谱》的千羽寒!钱多多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回有猛料了,也顾不上打探吹雪阁主的事情了。
  千羽寒不知道钱多多此刻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他还沉浸在方才的笑意中,抬头灌了口茶才终于止住了笑,脸上略带着些严肃的意味正色道:“钱多多你过来,今天你开张的时候替我讲一个故事,你就这样说……”
  钱多多一听这么快生意就上门了,方才的怨念立刻就化为无数从天而降的元宝,哗啦啦的惹得他心里止不住的欢喜。他听着千羽寒讲,连连点头,心道你就算不特意嘱咐我,我也正打算这么说。
  言毕,千羽寒点点头,随后仰头靠在椅子上玩弄着手中的扇坠懒懒道:“最后会有一个人来向你询问我的下落,你先不要说看看那人的反应,如果他坚持要见我,你就领他上三楼来。”
  钱多多忍不住道:“不是小的说,这里谁都知道吹雪阁的规矩,只听不问,真假自辨……”
  千羽寒笑着接过话茬:“所以敢来问你的人一定就是我要找的人。”
  钱多多领了命俩开,旁边的吹雪阁主终于忍不住转头问千羽寒:“那人到底哪里招惹你了,值得你下这么大的套钓他?”老板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挑眉看着千羽寒,一副有好戏要看的样子。
  千羽寒笑道:“怎么,难得来求一次,你就这么不情愿?”
  “哪里哪里,千大少爷来找鄙人,是鄙人之荣幸……”
  还没说完,千羽寒就伸手道:“打住打住,看你一脸文绉绉的样子就觉得衣冠禽兽这个词造得真好。”
  “喂喂,怎么说话呢?我车非寂在江湖上好歹也是有点名气的,不要随便污蔑我好不好……”
  “好好好……车非(复姓)大侠好,小的有礼了……”千羽寒折扇打开盖在脑门上遮住了眼睛。
  车非寂扭头看了一眼,整个人都很不好,果然和这个人讲道理永远是讲不清的,方才要问什么他忽然就不想问了。这个人就是有一种能力,他不想告诉你的事情总会让你自己问不出口。车非寂笑着摇头,这小子小时候就是这样,现在竟然一点也没变。
  车非寂低头喝茶,过了一会儿忽然听千羽寒在扇子地下闷闷道:“偷偷告诉你,其实我看上那小子了。”
  几个时辰前。
  天蒙蒙亮,辽沂城东门口的卫兵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只是一瞬的失神他就遗漏了头顶一跃而过的黑影。
  黑影一路狂奔,溜进城后他就一直穿梭于街道小巷中,哪怕是天色未亮也没有敢走到正街上。
  前面一座高墙挡住了去路,黑影踮脚轻轻一跃便跳上了高墙顺势跃到屋顶上一路朝城中奔去。因为他跑得太匆忙以至于前面屋顶上突然出现的东西没来得及躲过,抬脚就给踹翻了,黑影惊疑不定愣愣地看着已经从屋顶滚落的黑色物体,那似乎是个黑盒子。
  黑影也不多想,扭头提步欲走却被一声哈欠引得回了头。
  入眼处是一个极美的男子,只是还未搜刮出形容那种美的词句男子的动作就已经打破了那幅美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