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只神兽的自述[玄学]——不易流行

时间:2020-02-07 20:26:56  作者:不易流行

 

 
 
  文案:
  离开五年后,霍疆再次见到了那只小鹿,只不过,这时的他,已经不能算是一只鹿了,而是一个有手有脚的人!霍疆又惊又喜。
  “原来你长这个样子啊。”
  “对不起啊,让您失望了”
  “倒也没有,想象以上吧。”
  “我要说谢谢吗”
  “倒也不必,是你自己长成这样的,没必要谢我。”
  -------------------------------------------------------------------
  “对了,你有名字吗?不如从今天起,你便叫景淮如何?”
  “愿你如那天上星,熠熠生辉;愿你如这林间风,快活自在;愿你胸怀宽广,一生无忧。”
  --------------------------------------------------------------
  这林间岁月悠长,终是有些寂寞了。
  霍疆承诺他会一直陪着他的小鹿,不管多久,不管以何种形式。
  冷清了千年的山林、孤寂了百年的神兽,终于等来了独属于他的温暖。
 
 
 
 
第1章 故事开始的地方
  我是一只鹿蜀,是一只神兽,没有名字。
  要说我是怎么意识到自己神兽身份的,是在漫长的岁月中自己摸索出来的。当看着身边的“朋友们”一个个的离去,一轮轮的新生。却只有我,哦不,还有讹兽,我们两个永远顶着一张少年人的脸生活在这片山林之中。
  我们不会受伤,不会生病,不会老去,听上去虽然不错,但是春夏秋冬、岁月流转,眼看着身边的虎啊兔啊什么的刚处熟了便要离别,这滋味儿,实在是难以形容地噎人。所以渐渐地,我也便不再交朋友了。
  如果注定要别离,要伤神,那还不如从那过来便不曾拥有,这样自己还能好过一点,所以说,何必折磨自己呢。
  对了,说到讹兽,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据我有限的阅历所知的跟我一个物种的家伙,他也是一只神兽。
  要说这天下还真是千奇百怪,别的神兽是怎样的我不知道,因为至今为止我也没出过这片山,也没有见过别的神兽,只有这一只兽类供我参照。
  只不过这家伙实在不是一只好兽,满嘴谎话,从他嘴里探出一句真话,远比找到这世上存在的第三只神兽要难得多。若只是这样也就算了,但难就难在因着我俩属性相同,从小便相识了,虽然我也已经不记得自己小时候的事儿了,但是从我能记起的记忆说起,他便一直在我的脑子里跑来跑去,转来转去,赶都赶不走,一天不在我耳边聒噪个几十句,这一天于他而言算是白过了。不过,也幸好是有他,这山中日月总算是有了点活气儿。
  嗯,还能怎么样,感恩呗。
  我自小便生长在这片林子中,很少出去。如无什么必要的大事发生,我是不乐意外出走动的。而在我活着的这几百年来,也是没有很么值得我抬脚的大事的。所以,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我确实是从诞生之日起就没有走出过这片林子。
  虽如此,但托讹兽的福,我对于山外的世界总算不是一窍不通。前些天,几百年来第不知道多少次跑出去“体验生活”的讹兽回来跟我说外面来了一群穿着铁甲的人,个个气度不凡,搞得他心生向往,差点“弃友从军”。不过据他说他终究是舍不得我,所以决定忍痛放弃他的第二百五十一个理想,继续陪我在这林中虚度光阴。
  我面上装作感动打发了他,但其实心里明白,他一定是看到了那些穿铁甲之人不为人轻易知晓的另一番模样,故而不愿意丢弃自己翩翩风度与风花雪月罢了。完事还寻个好听的说辞来跟我感慨一番。过了几天,讹兽那股子兴奋的劲头过去了也就消停了。
  我也没有再去留意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安静的在林中晒晒太阳,觅觅食儿。日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这样的生活才是我最熟悉的样子。
  不过这一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我正晒着太阳呢,只听远处山脚下传来嘈嘈切切的说话声,多亏了我这警觉的小耳朵,就算隔着几里地,只要是在我的地盘上,发生的一切我想知道便随时都可以知道。
  这话是不是听着有点装*的意思,但是这确实是事实,可能是身为一只神兽的附加能力吧。
  像现在,我便能感觉得到,一行七八个人正沿着最常被走的那条小路往山上走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手上应该还人手提着一张弓。
  光是看这架势也知道他们是干什么来的了。
  这世间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我还是懂一些的,附近生活的山民也会偶尔来猎一些野味儿改善下生活,这一点我是没有意见的也不会横加干涉。万物生长在这世间就必须得遵守一定的规则。虽然我作为一方守护神,但是紧巴巴的攥着自己的口袋,一点毛儿都不给别人尝,这样是不对的。
  毕竟我是个活了几千年的开明的神。只要在允许的范围内,我还是赞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句话的。
  只是这林子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一下子来了七八个,不免让我有些惊讶。
  平日里,一些散户大多是单独行动,这次的阵仗可着实是有点大了。未免他们手下没个数儿,“杀红了眼”,我觉得身为守护神的我有必要去照看着它们提点一下的。
  害!这些家伙,下手总不知节制,不懂得细水长流这个词的深奥含义,真是怪让人操心的。
  想着这茬儿呢,我起身迎着阳光抖了抖身子,抬了抬我高傲的头颅,在树上蹭了蹭因为晒久了阳光而有些发痒的角,做完这一系列充满仪式感的动作,这才缓缓地抬脚,哦,不,或许以我现在的形态应该说是抬蹄更为恰当一些,迎着林间微风朝着来人的方向慢悠悠地晃荡了过去。
  呦,看吧,我的直觉从未出错,一行人共八个,看来是准备充足,穿着便于林间行走的猎服,挽着袖子,正说说笑笑地沿着小路往林中走来。
  啊,是青春的味道。
  想我几百年前,也曾有过这样年少肆意的时候啊!唉,果真是老了老了。
  正当我躲在树后感慨岁月不饶人之时,其中着一身黑色劲装的少年似有所觉的看了过来,吓得我赶紧往树丛中蹲了蹲,心生一股子得意。难不成你还想猎我吗?借你十双眼睛…
  !!!
  我内心的小算盘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凌厉箭气打断。
  再回神一看,一只黑羽箭正钉在我面前的树干之中。
  我眯了眯眼睛,很好,少年,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山水有相逢,这笔账我们日后慢慢算!自顾地放完“狠话”,我从鼻孔中哼出一声鹿鸣,转身蹦跶着跑开了。
  好兽不与人斗,你们自己玩吧!
  天证明,我确实不是认怂,要知道我一直千年神兽,想收拾几个小娃娃还不是轻而易举,但是毕竟几百岁、差不多近千岁的一只鹿了,我自有我自己的气度。加之看着这群少年实在是不像什么没有分寸之人,也便放了看管的心思。
  这样想着心里便舒服了许多,跑了许久,也便不再奔波,便找了个小土坡又躺下,舔了舔自己的鹿毛,继续打着盹儿。
  但这确实是不平凡的一天,我刚睡下,正迷迷糊糊地打着盹儿呢,再一次被细碎的声音吵醒。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细微,好像在刻意压制自己的动作一般。
  我也懒得动,连眼皮都懒得睁。心里盘算着,还堵到我家门口儿了。
  哼,我到要看看你们这群小鬼到底要耍什么花样。
  谁知我等了许久,都不见暗处的家伙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便悄咪咪的睁开了一只眼睛缝儿溜了溜。一睁眼便抓住了蹲在丛中、躲在树后探身往我这处看的少年,巧得很,正是方才用箭射我那位。
  嘿,这可真的是冤家路窄啊,这个词儿应该是这样用的没错吧?但是,这次他的手中没有举着箭,而是就着射击动作耷拉的箭弓,并没有射击的意思。再看那微微瞪圆的眼睛,显然是被我英俊的身姿迷住了。
  不错,虽然活了几千年,对自己的外形并没有说多在意,但是也不得不自我承认,我这通体雪白,带着暗黄花纹外加一条红色尾巴的身体确实是很招人喜欢,就更不用说我头顶这硕大华贵的鹿角了。
  这凡人少年头一次见怔着了也算正常。
  虽见他没有进一步的打算,我却是再装不下去了。总是枕着右前腿的姿势让我的脖子有点酸麻,犹豫了一番还是决定遵循心意撑着后腿站了起来。至此,眼前的少年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收拾了自己的弓箭,傻乎乎的冲我一笑,转身离开了。
  望着他的离去的背影,我的心头却不知怎的,没了刚才揶揄的欢快感,只是觉得有些似曾相识,有些惆怅。
  甩了甩脑子,原地转了几圈,我决定去看看我的老朋友。算起来,应该也是许久没有去看过他了呢。不过,他应该也不会怪我,毕竟现在的他也只是一具埋在地下的枯骨罢了。
  一行八人直到太阳落山才从来路下山,还是说说笑笑,仔细看,一个个家伙,嘴边还闪烁着可疑的油光,一看就是吃饱喝足才走的。更过分的是手里还提着几只野兔!
  这真是,连吃带拿,毫不客气。呵,算了,我毕竟长了他们这么些岁数,才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吃吧,喝吧,噎不死你们。
  这一行人走后,我又恢复了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无忧无虑的日子。这就是这几千年来我最常经历的时光,没有波澜,却也安详静谧。前些日子,我去看了故人,跟他说了会儿话,又回忆起了那天少年的背影,无端的情绪低迷了好几天。连讹兽这几天的叽叽喳喳的聒噪都难得地没有发出抗议。
  讹兽嘟囔着此人奇奇怪怪便又跑下山寻乐子去了。他总是这样,没心没肺,怎么说也有近千岁了,整日里还跟个孩子一般。
  唉,光是想着讹兽这家伙,就觉得更加愁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该怎么挽回你~看完第一章 就没往下看的五位小朋友~[捂脸笑]
 
 
第2章 林间初识
  无聊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上次扎堆而来的少年们仿佛发现了什么打牙祭的好地方似的,隔三差五的便会来我这里改善下伙食。我真的是一阵阵的无语。
  这不,正腹诽着呢,那群人又说说笑笑的来了。
  还吃上瘾了是吧。但是这次我没有再去盯梢,在知道这群人不是来滥开杀戒之后,便也由着他们去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兔弟虎哥,对不住了,自求多福吧。
  但或许是这阵子睡多了,今天总也睡不沉,耳边总仿佛能听见这群家伙叽叽喳喳的声音,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兴奋这么久?连个好觉也不让人睡。虽说我的失眠可能是我自己的原因,但是,既然现在有了可以让我迁怒的家伙,又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这么想着,我便决定去探一探这群家伙。有什么可乐的说出来让老大爷我也跟着乐一乐呀。
  原来,这群少年就是上次讹兽跟我说的穿铁甲的那群人中的。听着他们略带期待的口气谈论着将要面临的战事,我不禁又是一阵无语,原来是来打仗的啊,打仗会死人你们知道吗?还在那傻乎乎的期待,也不知道这群傻孩子瞎激动个什么劲儿。
  不过,人哪,对于未知总是充满好奇与期待的,但殊不知,那未知里有多么可怕的东西在等待着他们。
  嗯?上次的少年也在,还是那身黑色劲装,意气风发、年少俊朗几个字用在他身上着实不算浪费。
  嗯?他好像又发现我了?
  这可真是…无法言说的缘分啊…
  要知道本兽可是轻易不在世人面前现身的,不像讹兽那家伙,动不动的还要主动去撩一撩这些凡人。
  但我与面前这少年的缘分也着实是太过了些,一共见了两次便打了两次照面,不过既知他无恶意,我也懒得躲来躲去了,且我活得虽久,但这些年我接触过的人不算多,唯一有过深入接触的也没落个好下场。所以对这眼前这少年不免多了几分好奇。所以就没有离开,但也没有前进一步。
  他仿佛是觉得有些好玩,见我不怕人,便瞥了瞥周遭的同伴,见没一时没有人注意他的动作,便悄悄起身,向着我这处走了过来。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他压低了声音叫我小鹿。
  我有点哭笑不得,我可是一只名副其实的老鹿了呀!
  但是,我也不屑与他辩解,爱咋咋地吧。
  我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手往怀里掏了掏,摸索半天,捏出一块用纸包裹住的绿豆糕。
  我认得这东西是因为托讹兽的福,有幸尝过一次。其实味道还是不错的的,甜甜沙沙的口感。
  他把绿豆糕隔着我老远的用手托着往我脸边怼了怼。虽说他的身材比例不错,胳膊也挺长,但是这中间隔了几米远的投喂还是让我忍不住一阵翻白眼…不给吃就直说嘛,何必这样欲拒还迎。
  可是那香香甜甜的味道实在是让我有点想咬上一口…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为了一口吃食往前凑一凑时,少年仿佛终于觉察到了我俩之间的不合理之处,主动往前挪了挪,挪到了我一抬下巴便能够到的距离。
  算了,看你还有点悟性,我便勉为其难的尝一尝这绿豆糕吧!
  嗯,沙甜软糯…是记忆中的口感,很甜。
  少年见我吃了他手中的糕仿佛很开心的样子,还抬手摸了摸本兽的脑袋。
  本来我并无觉得不妥,只是这熟悉的触感加之我这该死的脑袋不由自主往人家手上递的熟练感让我本能的觉察到一丝危险,绷着身子往后退了退。盯着那少年看了一会,也不顾还没有吃完的绿豆糕便慌张的跑开了。
  真的是久违了,这该死的慌张感。
  再后来,少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一趟。
  有时候是跟同伴一起,有时候只身一人,但总会带一块绿豆糕。有时我会出去跟他见一见,其实主要是嘴馋,但有时懒得动就不会理他,任由他在林间走动。渐渐地,也生出了一份熟稔。
  不得不说自从这伙人来这边常驻之后,林中的鸟兽都谨慎了许多,生怕一不留神就会被射下来做成烧烤,想一想也着实可怜。但身为守护神的我还是不能轻易出手的。
  所以说,兄弟们!挺住!
  那少年跟我说,没错的,就是跟我说,虽然我是一只鹿,但是看着那少年的神态应当是聪明的看出了我与一般鸟兽的不同之处,一来便与我扯东扯西。他可真的是有活力啊,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有这么多说不完的话吗?也不对,讹兽这么大了还整天唧唧喳喳的呢,虽然我接触过的人类很少,但是想来应该还是因人而异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