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忘川河畔求长生[灵异神怪]——小言小姐

时间:2020-02-07 20:27:35  作者:小言小姐

 

 
 
  文案:
  “前世我是昏庸帝王,耽于玩乐,不理朝政;而他是十殿阎王,生杀予夺,睥睨众生。
  “他纵火长生殿,我殒命火场。
  “我死后拒喝孟婆汤,坐在忘川河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等他。
  “两千年了,今天他会来接我吗?”
  —————————————————
  清冷温柔阎王攻 X 古灵精怪帝王受
  龙别忆,性别男,年龄二十,性格好长得俊,和许多小说主角一样,喜闻乐见的失忆了。他某天醒来就身处江南水乡昀城,对自己前二十年的人生全无印象。
  好在他是个有理想的青年,他的梦想是尝遍《佳肴志》里记载的美食,却由于经济拮据只能起早贪黑的打工攒钱,擅长驱鬼辟邪、做糕点、说书,还兼写恶俗的爱情话本。
  直到有一天,一位贵客在酒楼里听了他说书,似乎对他颇感兴趣,对他说:“跟我走,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吧。”
  顺带一提,这位贵客生的俊美无俦,还有个很动听的名字,叫惊蛰。
  ——————————————
  HE,1v1,甜虐,饲养员大美人和吃货小美人的爱情故事
 
 
第1章 赏钱
  昀城是江南的一座弹丸小城,风调雨顺、连年丰收,人们安居乐业、民风淳朴。
  这座水道纵横的小城两千年前是帝王之都,却免不了“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的宿命,散尽了雍容贵气,造就了自给自足、丰衣足食的昀城人民。他们各个手艺不凡,个别的还身怀绝技,深谙“艺多不压身”、“艺高人胆大”的道理,身兼数职,堪称劳模。
  例如在全昀城最土奢的陈宅的偏院里,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正在煞有介事的驱邪避凶。他身手敏捷、上下翻飞,时而一个漂亮的空翻,时而几个后滚翻,看的围观群众目不暇接,啧啧赞叹。几个回合毕了,他双手天女散花一般撒出两大把盐巴,把原本一尘不染的屋子里弄的一片狼藉,算是大功告成。
  “谢谢,谢谢大师……”陈员外热泪盈眶,两只小眼睛散发着希望的光辉,忙不迭地塞了一个银元宝到龙别忆手里,后者半推半就的收进了袖子里。
  “偶家的儿子哦,被邪祟附体,怎样子都不肯去私塾……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刻儿还绝食了,希望这次大师做法能破除妖邪。”陈员外操着浓浓的昀城口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龙别忆只好挤出一个感同身受的丧脸。
  待陈员外哭完,龙别忆开口道:“老爷,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想亲自去拜访少爷,确保邪魔退散,以绝后患。”
  陈员外听罢,哭得更大声了:“大师真是良心商家,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很哦……”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您记得给个好评。”龙别忆讪讪地退进了陈家少爷的卧房。
  陈少爷的卧房宽敞舒适,厚厚的帷幔却遮天蔽日,价值不菲的花梨木床上突兀的鼓着一个大棉被包。
  “少爷?”龙别忆试探的问了句。
  “滚!”棉被包里飞出一只鞋,砸向龙别忆。
  龙别忆眼疾手快地接在手里,掂量一下,笑道:“张家绸缎庄的新款蚕丝鞋,采用西域冰蚕丝制成,冬暖夏凉,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您有心相赠,在下推拒不得,就此谢过了啊。”说着就要抬脚往外走。
  “站住!”棉被包里露了个小脑袋,“……把鞋还我,那是我娘给我买的!”
  总算把小少爷激出来,龙别忆立刻顺杆爬,笑嘻嘻地坐在了床沿,一把抱住正准备躲回被子里的小脑袋,亲昵道:“小少爷,别走啊,咱们都是性情中人,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去私塾呗。”
  听到“私塾”两字,男孩的脸涨得通红,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居然一瞬间泫然欲泣。
  龙别忆心里有数,松开了男孩,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温声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
  他声音轻柔,语气循循善诱。男孩顿住了,半晌才抬起小脸,泪盈盈的双眼盯着龙别忆:“你怎么知道?”
  龙别忆一扬嘴角:“因为我也遇到过呀。”
  这纯属睁眼说瞎话,龙别忆今年二十岁,却对前二十年完全没有记忆。只记得自己姓甚名谁,年岁几何。
  龙别忆问:“你为何宁愿寻死也不愿意和他们正面交锋呢?”
  男孩吸鼻子,倔强道:“我又不怕死,死了入轮回,转世又是一条好汉。”
  “死生的确轻如鹅毛,无可畏惧。但你爹娘对你宠爱有加,希望你长命百岁,平安喜乐,”龙别忆拽出少年脖子上挂着的价值连城的羊脂玉长命锁,道,“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得报仇雪恨啊!”说着把一个小盒子塞进男孩手里,道,“这里面是三魂虫,谁欺负你,你就把虫扔他脸上,保证咬的他魂不守舍。先生要是罚你,你就咬定他们口说无凭。知道了吗?”
  男孩懵懵懂懂的点点头:“谢谢……大师。”
  龙别忆道:“少爷可折煞我了。在下龙别忆,昀城樱下小白龙是也。”
  男孩被这唬人的名头弄的云里雾里,一脸疑惑道:“哦……我叫陈允翀。”
  龙别忆应道:“陈少爷,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我看你骨骼惊奇,力能扛鼎,倒也是个练武的可塑之才。”
  陈允翀瞧了瞧自己的手掌:“练武……”
  龙别忆笑笑:“对,你十指纤长灵巧,不妨试着修习剑术。”
  他说完便起身离开,走到门口时,翩然转身,夕阳的余晖洒在柔美的侧脸,眼下一颗棕色泪痣依稀可见。他道:“陈少爷,后会有期。”双目炯炯有神,比星辰还耀眼几分,竟叫陈允翀一时间移不开眼。
  ---------------------------------------------------------------------------
  这驱邪的活计可遇不可求,只能当个兼职。龙别忆是出了名的“艺多不压身”,也晓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上午给甜点铺子打下手,下午去给陈员外驱邪,晚上又摇身一变了成了“久闻酒楼”的说书先生,化名“樱下小白龙”。
  他解释说,这樱花,一年一季,一季一旬,妍丽无两;而这白龙,则取了自己的姓氏,高调奢华,更增添了些许神秘色彩。
  这名字品味如何此处暂且不表,但龙别忆的众多副业中,他本人最喜欢的就是说书先生。无他,万众瞩目的样子叫他自豪的很,有种君临天下之感。
  这日龙别忆终于讲到了《清冷仙君俏寡妇》的最后一话。此乃他亲自撰写的故事,呕心沥血、倾注灵魂,前夜修稿的时候主角间凄美的爱情把自己感动的一塌糊涂。
  果不其然,台下的观众们都哽咽不止,唏嘘不已。姑娘们梨花带雨,男子们掩面而泣,就连全昀城最铁石心肠的当铺卢掌柜都眼含泪花。
  “仙君从背后轻轻扶住小纯的腰,墨色长发在罡风中飞舞。小纯张开双臂,无拘无束地喊道‘仙君,我在飞!’于是,这故事就走到了结局。仙君和小纯不畏世俗眼光,坚定相爱,终于得以长厢厮守。”龙别忆情感充沛的给他的三个月连续故事结了尾。
  台下此起彼伏的传来“呜呜呜我要嫁给仙君”、“我也想要甜甜的爱情”之类的少女怀春之语。酒楼的小二忙不迭地拿着银碟到酒桌间收钱,成贯成贯的铜钱很快在碟中堆成了山。
  龙别忆笑盈盈的作揖,出戏之后,心里便暗暗盘算这些钱够他吃几顿《佳肴志》里的饕餮大餐。说来不怕笑话,龙别忆毕生追求就是把前朝才女邱恨水的名著《佳肴志》里的记载的江南美食、巴蜀风味、两广珍馐尝遍。民以食为天,那该是多大的幸事。
  忽然间满座哗然,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门口坐着的一位客人。那人端坐如钟,举止得体,左手挽住右袖,右手优雅的在银碟中摆入了一枚金元宝。
  一枚货真价实的金元宝,一枚让简陋的酒楼蓬荜生辉的闪闪发光的金元宝。
  龙别忆目瞪口呆。
  那位贵客目光低垂,并不张扬。上半部分的头发低低的挽了个发髻,剩余头发披散着,墨色倾洒在腰间。发间插了根细长的红玉髓簪子,宝石成色极好,颜色深邃,衬的人发墨肤白,宛若仙人。
  脸也生的极其精致,无可挑剔。面部线条硬朗大气、棱角分明;鼻梁高挺,鼻头小巧而圆润;上唇唇峰鲜明,下唇饱满且弧度优雅,泛着水红;最夺目的是那双大而美的凤眼,眼尾微微上挑,眸中波光流转,眉目间顾盼生姿。虽形貌昳丽,眉眼却毫无攻击性,越发显得温润如玉。
  此人外形高贵冷艳,若是着华服锦衣,定有天潢贵胄之姿;偏生他一身素白,不佩饰品,毫无点缀,唯独发间一根红簪,干净的不似凡人,没有一丝烟火气。
  酒楼的小二盯着这美人看呆了,后者冷冰冰的用指尖敲了敲银碟里的金元宝,朝着台上的龙别忆抬了抬下巴。小二回过神,连忙点头哈腰,连连道了好几声“谢谢贵客。”
  龙别忆自然是瞠目结舌。前几日有位极其仰慕他的小姐,当了自己的嫁妆,给他打赏了半枚银元宝,被家人拖回家骂的狗血淋头,龙别忆也只好把赏金奉回去。这是最极端的例子。
  普遍来说,昀城人不兴奢靡之风,平日里赏些铜钱已是大恩大德,怎会有人一出手就是抵得上平常人家四五年开销的金元宝。
  而金元宝随着小二的步伐离他越来越近,耀眼的金光让他飘飘欲仙:他龙别忆要就此告别卑微的务工生活,踏上寻遍天下美食之旅了吗?
  他向门口看去,那位客人也恰好抬头打量他。两人目光交汇的一瞬间,龙别忆突然无来由的感觉心脏攥紧,浑身血液乱冲,仿佛要灵魂出窍。
  他脑中混沌,如遭受了暴风骤雨。他定了定神,亦步亦趋地下了台,那位贵客却闪身出门,不见踪影。龙别忆出门追了几步,却无功而返。他把金元宝攥在手心,回忆着那男子的脸,内心澎湃,久久不得平静。
  作者有话要说:  初开新坑,感谢阅读!
  周二快乐!
 
 
第2章 惊蛰
  天色已晚,龙别忆收工回家,独自走在漆黑的小巷里,嘴里轻轻哼着歌。他步履轻盈,长发在腰间扫来扫去,头上的金色发带随之晃动,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
  忽然,只听落叶梭梭,风声猎猎,龙别忆躲闪不及,竟是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那是把货真价实的大砍刀,在森白的月光下寒光毕现。龙别忆额上猛地沁出冷汗,心里默念“飞来横祸,无妄之灾。”
  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把钱都掏出来。”
  龙别忆强压心虚,梗着脖子道:“在下只有两贯铜钱,您若是不嫌弃就拿去吧!”说着伸手进袖子里,装模作样地摸索一阵,突然趁其不备抓出一把盐巴撒向那人眼睛。
  劫匪被盐粒迷了眼,握刀的手松了劲儿。龙别忆拔腿就跑,但那人追得很快,转眼间就把龙别忆逼到了墙角。
  “老子今天杀了你!”那蒙面劫匪恼羞成怒的晃了晃手里的大砍刀,月光下的刀刃闪如夺命鬼魅。
  龙别忆皱皱眉,委屈道:“大爷,在下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从不惜命。生死由天,轮回转世,乃人伦法则,但在下也认为在这世间须得无牵无挂。在下只有一个愿望,便是尝完《佳肴志》里的名店美食,若是这事了了,在下便是真真对这人世没有留恋了,届时您可随意取我性命,绝无戏言。”
  那劫匪越听越迷惑,独自站在那里思索了一阵子,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老子现在得放你走不成?”
  龙别忆:“是的,您若是初来乍到,我还能给您推荐昀城里的良心客栈和口碑饭馆,不吃回扣的那种。”
  劫匪懒得听他胡说八道,直接上手在他胸口摸索起来,三两下就摸出了那枚他捂在心口的金元宝。
  “有这等宝贝,”劫匪嗤笑道,“你不早拿出来买命,还在这儿跟我胡言乱……”
  他话音未落,就一声不吭的倒在了地上。
  龙别忆惊讶的捂住嘴,见一只穿着白色布鞋的脚重重的踏在劫匪背上。随后那人俯身拿起那枚金元宝,用指尖敲了敲,指了指龙别忆,道:“他主此物。”
  声音清冷,如冰山明珠,沁人心脾。
  劫匪像是受了重击,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发出恐惧的闷哼。
  龙别忆定睛一看,发觉这见义勇为的竟就是方才那位打赏金元宝的贵客,气质不凡,从容不迫,如神兵天降。他镇定地走到龙别忆面前,抬手替他整了整凌乱的衣襟,然后把金元宝放回他手里。
  朦胧月色下,龙别忆的双眼闪闪发亮,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双瞳剪水、情绪涌动。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龙别忆鼓起勇气道。
  男子沉默不语,在昏暗的月光下亦看不清表情。
  “在下龙别忆。阁下?”龙别忆又问。
  “惊蛰。”
  这名字好听的紧,龙别忆抱拳道:“龙别忆在此谢过惊蛰公子,公子的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
  “不必客气,唤我惊蛰便是,”男子瞧着龙别忆弯弯的笑眼,面色如常,“刚才你所言可当真?”
  龙别忆眨了眨眼,疑惑不解。
  惊蛰:“你说你毕生心愿乃尝遍《佳肴志》中的美食,此话当真?”
  龙别忆点点头:“千真万确。”目光诚恳。
  此言不虚。龙别忆丧失记忆,无亲无故,无家可归,漂泊无定,且心思通透,对于佛家的“苦今生,修来生”不敢苟同。他认为今朝有酒今朝醉,潇潇洒洒过此生,才是人生死轮回之奥义。
  惊蛰并未搭腔,这叫龙别忆暗暗有些心慌,害怕对方鄙视自己不求上进、耽于享乐。当今佛教盛行,难避人生八苦,自己向死而生、不计未来的理念似乎于情于理都显得离经叛道。龙别忆性子潇洒,这次却格外在意起这位惊蛰公子的看法,心中忐忑不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