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幻镜之岛[海贼王]——装兔子抓狗/哈里菠萝特

时间:2020-02-10 20:56:31  作者:装兔子抓狗/哈里菠萝特

 

 
 
 
第1章 <一>
  “你能听懂鸟儿的话吗?”
  马尔科回过头,以为自己听错了。艾斯摇摇晃晃跟在后面,跟一只刚学会走路的鸭子一样。晚上开宴会,庆祝明天上新的岛屿。萨奇和艾斯照例是宴会的主角,只不过现在其中一位主角跟在自己身后,手里还拎着两只酒瓶子。夜凉如水,已经到了连大海都昏昏欲睡的时刻了。
  “你刚才说什么了吗?”
  马尔科接过他手里的酒,摇了一下发现是空瓶子。他扶着艾斯的肩膀,汗津津的很黏糊。艾斯的脸在夜色里显得模糊不清,可能也跟马尔科略微有点近视有关。现在这个站都站不稳的醉鬼凑到他耳边,变着调子问:“你……能听懂鸟儿.……鸟儿的话?”他的体重似乎全部压了过来,马尔科被他压的往后挪了两步。
  “你喝太多了伙计…………能自己走路吗?”
  艾斯有点别扭地直起身体。马尔科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浓烈的龙舌兰和肉的味道,很刺鼻。
  “你……你能…………”
  “是啊,我能听懂鸟儿的话。你的问题解决了,现在乖乖回你的房间去。”他企图用长辈的身份唤起这个刚刚当上二队长的小年轻仅有的意识,不料艾斯只是站直晃了两晃,然后扑通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船头只有他们两个人。夜风袭来,有点不怀好意地抚干马尔科额间渗出的汗水。他抱着醉成一滩泥的艾斯坐在船板上,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叫人还是直接甩下他走人。艾斯的体温很高,摸起来简直有点烫手。盛夏时分抱着这么一个天然炭炉,马尔科觉得自己也由内而外被烤焦了。
  他曲起腿,翻过艾斯的背让他能以一个比较不那么别扭的姿势靠在自己怀里。过了很久,直到怀间出现细微的鼾声,他才慢慢低下头,开始端详起这张年轻、写满阳光痕迹的脸。
  他有时候会跟萨奇一起自嘲,在艾斯面前肆无忌惮拿年龄开玩笑。在他们眼里,艾斯无论是哪方面看起来都只是个小男孩,莽撞、充满朝气、永远精力无限。他们甚至拿荤段子挤兑他,看到他满脸猪肝红还死不认输坚决反抗的傻样,两个人就乐的跟两只猴子一样。艾斯不是会生气的那种人,应该说他可能连生气该干点什么都不大清楚。看到他们乐了,他就跟着笑,天生的乐观主义者。船上的人都喜欢他,充满活力的新人总能让一艘船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包括马尔科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满脸小雀斑的年轻人就跟他的果实能力一样明亮耀眼。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艾斯开始变得有点心不在焉。
  马尔科拨开他垂在额前的黑发,手指沿着发根一直抚到发尾。就像老头子做的那样——他们捉弄艾斯的时候,经常会装成年老体衰的样子,抱着艾斯的脑袋瓜一阵猛揉,用萨奇的话就是——让大叔们用爱来温暖你吧——
  “发生什么事了?”
  他低下头,明知道艾斯不可能听的到,但他还是问了出口。最近艾斯明显笑容少了,放哨的时候也没有偷偷打盹,而是趴在哨塔上发呆。身为长辈有理由来操心一下后辈的内心世界,马尔科有那么点担心艾斯会不会真的是出现了萨奇所谓的青春期症候——思春?不过谁知道呢,现在的小孩比他们那时要早熟多了。
  “你要来杯酒吗?”远远听到以藏的声音,马尔科回过头,见到他和萨奇各抱着几桶酒罐子爬了上来。
  “数星星好玩吗?还是说一队长要开始珍爱身体远离酒鬼啦?”
  萨奇首先蹦上来,看到马尔科怀里的艾斯差点打滑摔在甲板上。以藏凑过来,散开的长发落在艾斯裸露的脖颈和胸膛上。
  “……萨奇,你说艾斯会不会有恋父情结?”
  “哈哈,这事说不准,不过这家伙恋弟情结是真严重…………所以呢,马尔科爸爸有什么感想吗?”
  萨奇明显喝高了,对着马尔科说话的时候一巴掌拍在艾斯脸上。马尔科踢开他,顺势把艾斯放平在甲板上。挨了一巴掌的醉鬼低声骂了句什么,翻个身仍旧睡的风生水起。
  “说起来,确实是很早以前就开始出现的状况了。”
  以藏抓抓头发说。三个人干脆围坐在艾斯身旁开起小酒会。萨奇被夜风刮了一下酒醒了不少,也加入到这场婆婆妈妈的私下八卦里。
  “我说的没错,肯定是那个吧——像这种年纪的小男孩都会希望有姑娘牵挂一下的。我们要做的是帮忙物色好的姑娘…………上次那个谁来着?”
  萨奇灌了口酒,抬头想了半天没想起是哪号人物。马尔科横了他一眼说:“是乌鲁雅还是凯莉?还是你上次被丢出来的……那个谁……别拿你那龌龊的记忆来解决问题啊。”
  以藏对他说:“你应该体谅他,大叔的脑子里就只剩下大胸大屁股的好姑娘了。”
  三个人同时大笑出来。笑声惊动了前来巡夜的船员,纷纷跑上来讨酒喝。人数多了也就没有了讨论下去的必要,马尔科拍拍屁股,打算扔下这群无聊的家伙睡觉去。萨奇拖住他,指着睡姿一向豪放的艾斯说:“你就这样把他扔在这?”
  “你走的时候叫上两个人帮忙拖回去吧……你们也不要玩太晚,明天一早就要上岛了。”
  “饶了我们吧,他睡着睡着睡到海里面去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我们这里没几个清醒的啦,掉下去可没那么容易捞上来。”
  马尔科无耐地摊开手,萨奇直着双眼向他耸耸肩。
  “照顾小孩是一队长的必修课呀。”
  他只好半抱半扶着艾斯下去了。以藏打了个哈欠,对萨奇说:“你真是喜欢给他制造麻烦……”
  “你话说太绝对啦!”
  萨奇笑了起来。他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马尔科把头埋进了艾斯的脖颈内,好久没有抬起来。这个平时看着总是睡不醒什么都吊儿郎当的家伙在那个瞬间看起来,就跟船上信奉神明的教徒一样。安静且虔诚。
  “不够坦诚的人往往都在自造麻烦……不是吗?”
  他说。
  艾斯醒过来只觉头痛欲裂。 他醒的不是时候,窗外的月亮还停留在遥远的海岸线上摇摇欲坠。他手撑在床沿上艰难地坐了起来。床?柔软的触感,麻质的布料摩擦着肌肤,确实是床没错。他尝试着拍拍脸颊让自己清醒点。一般来说,他每一次醒过来基本都不会在自己的床上面,滚落地板或者茶几旁才算是正常情况。
  而且这房间看起来过于整洁了。
  他的胃开始翻江倒海,喉咙一阵阵发酸。
  “你还好吧?”
  马尔科没什么温度的声音从微凉的空气里传过来。艾斯捂住嘴巴抬头看到一队队长光着脚走到他面前。
  “要吐吗?给我忍着伙计…………”
  他把艾斯拉起来,也不管他有没有意见,直接就拖进洗手间里。艾斯没留神,脑袋撞到门板上,咚一声撞了个眼冒金星。
  温水有着绝佳的抚慰作用,等艾斯吐完,马尔科就把他抓到浴缸里,一边用温水冲刷他的脸,一边拍他的背。
  “啊-——咳咳——咳……大……大哥……水……水太热了…………”
  “醒了?”
  “醒……醒了……咳咳…………”
  艾斯盘膝坐在地板上,用马尔科递给他的毛巾擦拭头发。他很少进马尔科的房间,只听萨奇说过他有轻微的洁癖和整理强迫症。从房间整齐的有点让人不舒服这点来看,用轻微形容已经相当客气了。
  “……简直是不正常啊马尔科老大。”
  他笑着说。马尔科知道他在笑什么,也没在意。
  “喝点牛奶吧。感觉怎么样了?”
  艾斯点点头说:“还行,除了脸和脑袋有点痛之外。”
  “你可以选择拆掉我浴室的房门还有揍萨奇一顿解气…………不过我之前还真不知道你酒量这么差。”
  “意外而已。”
  他接过马尔科递过来的牛奶。马尔科坐在他面前,左手撑着脸颊看着他把牛奶大口大口喝光。
  “艾斯,你还记得你喝醉的时候说了什么吗?你最近有点情绪失落,这样下去不是件好事,在战场上走神是要丢小命的。”
  “唔…………”
  艾斯擦了擦嘴巴,其实还有点头晕,但感觉已经没那么恶心了。他看了看马尔科,见对方一脸认真的样子,挠了下脸说:“我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真是差劲…………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点提不起精神而已。让你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他站起来准备道别,但没料到马尔科一下拉住了他的手腕。
  “你问我能不能听懂鸟儿的话…………就在你喝醉那会。你一直跟在我后面问这个问题,我现在答复你了,我可以听得懂。但是然后呢?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
  艾斯惊讶地看着他,眼神的晃动被马尔科精确地捕捉在眼底。他站起来,面对着艾斯。两个人相差有半个头的高度,艾斯不得不微微抬起头看着对方。这让他的脑袋又开始剧烈疼痛起来。
  “抱歉马尔科老大,我不记得我有问过这种事情了,你……你该不会听错了吧。”
  马尔科说:“你觉得我听错的几率有多大?”
  艾斯觉得眼前两个人的气氛有点过于微妙了。他不擅长辩论,但对方又不能以武力相向,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离开借口。他的脑子转不到点上,问题前呼后拥挤在了一起。干脆就直接哑口无言傻站在原地。
  马尔科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放开他的手。
  “你这个人,该说你难以捉摸呢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个纯粹的呆瓜…………既然你回答不上来就算了吧。不过以后别再借酒去说些乱七八糟的事,打起精神来。”
  艾斯摸摸鼻子,没想好要说点什么。他张了张嘴巴,最后憋出一句:“那我回去了。”
  “去吧,你还有大概不到两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上岸了,这个岛不简单,千万不能大意。”
  艾斯点点头,摇摇晃晃走出门外。关门时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马尔科仍站在原地看着自己。他们的目光在橘色的光线下相碰,带出那么一点说不明道不清的,文字称作暧昧的东西。
  “马尔科,那个岛叫什么名字……?”
  他最后问了一句。马尔科微微一笑,用他那惯常的懒洋洋的语调说:“reflection,迷镜之岛。”
  倒影出内心世界的不可思议的空间。
 
 
第2章 <二>
  剩下的时间里艾斯睡的极其不安稳,噩梦连连。第二天第二队的船员在门角处找到了他们睡得一脸痛苦的队长。他的表情看起来更像是在跟什么无比强大的怪物搏斗。
  队员们摇醒了他。上岸的命令在半个小时前已经发出,一队长现在正扶着眼镜站在船头精神奕奕安排行动。
  等艾斯刷洗完毕冲到船头时,行动安排已经接近尾声了。
  马尔科放下手里的资料,示意他坐到老爹身旁。白胡子老爹今天心情不错。他换上了登陆的便装,还给自己戴上了一顶遮阳用的形状奇怪的太阳帽。
  “库啦啦啦,你看起来太匆忙了小子。”
  老爹摸摸艾斯乱糟糟的脑袋壳说。艾斯有点别扭的蹲下来,捂住脸深深吸了口气。
  “那么要注意的事情大家都记住了,剩下的就由各自的队长再详细交代一下。记住,如果你不想把脑袋留在这里的话,就不要心血来潮,脑袋保持清醒。”
  马尔科说完,眼光往艾斯这边投过来。但二队队长仍旧把他的脸埋在臂弯里。
  “艾斯!”萨奇在人堆里挤过来。他的脸色不大好,宿醉的痕迹清楚的反映在他红肿充血的眼睛上。
  “真见鬼……我头还在痛。你还好吗?别担心伙计,二队那边皮斯塔已经帮你安排好了……艾斯?”
  艾斯把脑袋抬起来,用力擦了一下鼻头。“我清醒的很,萨奇……我没事。”他说。
  本来队长们应该带领各自的队伍行动,不过还是有因为不检点而被迫捆绑行动的家伙成为例外。像一条死鱼一样趴在艾斯背上挪不下来的萨奇,忘了化妆的以藏和不知为什么跟着喝醉的哈尔塔。
  “老爹,您打算一个人去?”
  马尔科有点担心地问。老头子大笑起来:“别替我担心,儿子。这岛没你说的那么危险,不过是个小小的游乐场…………我只是去见我的老朋友,不必大张旗鼓。”
  “虽然您是这样说…………”马尔科遥遥望了一眼前面规模不小的岛屿。看上去很普通,巨大葱郁的蕨类植物占统治性地位。在岛中央有一块如镜般平整的断崖,整整齐齐将岛屿一分为二。
  “库啦啦啦啦,放松儿子,你一直这么谨慎会让老头子过意不去的。航海的目的就是为了冒险,从冒险里寻找乐趣才是我想让你们去做的。你看上去实在心事重重,好好去放松一下吧。”老爹边说边动身,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玩忽职守的家伙们正闹得不可开交。
  “而且那里有几个人更需要你去照顾,真是个不小的麻烦啊。”
  送走了老爹,马尔科摇着头走到捆绑四人组面前。萨奇抱着艾斯不撤手,另外两人则为了证明自己的清醒在大谈冒险史。
  “以藏,你到底在跟谁说话,哈尔塔在你后面……哈尔塔,你再多往前一步就摔进海里了。你们到底怎么搞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