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曲昔年[情有独钟]——凉玖

时间:2020-02-11 15:29:53  作者:凉玖

 文案:

11月11日,乐坛天后黎清兮坠楼身亡,千万粉丝含泪相送。
一周后黎清兮离世的热度还未褪,著名青年作家程斯年于家中吞药自杀。
再醒来,是十年前!
上一世,她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这一世
——风刀霜剑,守你一生无忧。
——魂落忘川,许你两世相思。
 
一开始,黎清兮对小朋友是:真乖,真可爱,真软萌
后来:我只是把她当妹妹,绝不可能是喜欢!
再后来,黎清兮跪坐在床上:程程,我错了。
扮猪吃虎程程的追妻之旅!
 
ps:甜文
年差10岁
想写一个关于爱与守护的故事。
 
 
 
  ☆、重生
 
  20XX年11月11日,华语乐坛天后黎清兮坠楼身亡。
  消息一出,轰动全国,千万粉丝含泪送别,微博一度瘫痪,‘黎清兮’三个字迅速占据各大新闻报社的头版头条。
  黎清兮出道20年,16岁的时候因为填错报名表而参加一档音乐类的选秀节目,原本只是打算趁着假期去玩一玩,却不想一路晋级,最终取得第一的名次,与长青传媒签约。
  一年之后,17岁的黎清兮发了首张专辑正式出道,取得了第十一届最佳新人奖,然而公司并未想过会获奖,颁奖典礼当天获奖者正在进行一场商演活动,对获奖一无所知,由公司出人代领。
  18岁时发布第二张专辑,专辑得到金曲奖五项提名,最终颗粒无收,全程陪跑,暖心安慰粉丝以后会有更多的机会。
  20岁,第三张专辑发布,取得最佳国语女演唱人奖和最佳专辑奖,瞬间火遍两岸三地,也奠定了黎清兮在华语乐坛的地位。
  此后,公司要求黎清兮走多栖艺人路线,尝试过主持,然而激起的水花并不大,公司也意识到黎清兮太过内敛温和的性格并不适合走主持路线,所以也就放弃这条路。
  演过两部电视剧,收视率不错,却多数仰仗之前在音乐上取得的成绩,仍旧没有什么爆点。
  25岁那年,黎清兮重新开始做音乐,但当下已经开启了选秀大热的时代,数字音乐打败实体音乐成为主流,各大唱片公司不得不开始转型。
  后几年,黎清兮在音乐上取得的成绩再没有超越过自己,然而那几年,黎清兮的音乐仍旧传遍大街小巷,即便是没有听说她这个人,但也一定听过她的歌。
  30岁那年,黎清兮再一次爆火,新专辑拿奖拿到手软,通告代言因档期排不开推了不知多少。
  即便是不温不火的那几年,她也是在安安静静的做音乐,低调的做公益,谦卑又自律的生活。
  32岁那年,出道十多年都没有绯闻的黎清兮,被爆与顾氏企业二公子顾奕博相恋,然而两位当事人均不曾对绯闻做出什么回应。
  黎清兮35岁那年,顾氏二公子顾奕博与穆氏联姻,娶了穆氏大小姐穆未悦为妻,黎清兮出席婚礼,在台上献唱祝福两人,却情不自禁泪流满面,当时的新闻,满满的都是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然黎清兮出面澄清只是朋友,落泪只是因为太开心。
  37岁的黎清兮,出现在镜头面前仍旧是少女感十足,又透着岁月沉淀出的成熟感,两种感觉混合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莫名的和谐,吸引人目光驻足停留。
  然而也是在同一年,黎清兮选择了最惨烈的方式离开人世,抛下父母亲人,抛下万千粉丝,永远的把时间停留在最风采迷人的年纪。
  娱乐圈无数人发文悼念,粉丝自发组织悼念活动送别偶像,顾氏二公子顾奕博携妻参加其葬礼,穆未悦在葬礼上抱着棺木哭到昏厥。
  黎清兮离世的消息在一周后热度仍然未褪,然而微博上再次沸腾,青年作家程斯年于家中服用大量农药和安眠药,被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
  一时之间,好像真的就到了一个失去的年纪。
  挚爱的偶像离世,崇拜的球星退役,喜欢的作家诀别,熟悉的人一个个退出历史的舞台,除了遗憾,什么都没给人留下。
  程斯年的粉丝群体跨度巨大,从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女到六七十岁的中老年读者都有,消息一出,不仅在网络上掀起一片波澜,各大网络论坛和电视新闻都还特意报道了关于她的新闻。
  比起黎清兮葬礼的轰动,程斯年这里算是冷清极了,然而虽然来送别的人并不多,却个个都是在某些领域能称为大佬的人物,作家协会会长、副会长,各大知名作家、网络小说作家,晋城大学校长、宁松大学校长,以及一些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涉及各行各业各领域的人都来送她最后一程。
  程斯年不过27岁年纪,比起那些少年天才,她的童年和少女时期,可谓是无波无澜,寡淡无味的。
  但网上信息却极少,只简单知道她父母离世,自小患有轻微选择性缄默症,而在她离世后,在她家中发现重度抑郁症的确诊书。
  程斯年在17岁的时候,第一次在网络平台上发表原创作品,取得了当时小说网站上周榜、月榜、年榜的冠军,只一部作品,一战成名!
  18岁的时候,在晋城大学名下杂志期刊发表文章首次以本名进入大众视线,同年,取得网络文学作家实力排行榜第九、网络作家富豪榜第三十九的成绩。
  19岁的时候当选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同年,拒绝了各大影视公司改编她小说的要求。
  20岁这一年,是她极度荣耀的一年,她在晋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实体书获得国内最高文学奖之一的奖项,此后提起她的时候,名字前面永远都跟了几个字,著名青年作家!
  25岁那年,是她再次辉煌的时候,这一年,她的另一部作品再次获得文学奖,而她在网络上也同时取得实力排行榜和作家富豪榜榜首的位置,同年,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已经立好遗嘱,死后将裸捐全部个人财产给国家。
  27岁,自杀离世,在整理她遗物的时候,在她家中发现黎清兮各个时期的作品和专辑,还有一沓写着黎清兮名字的、疑似歌词的手稿,疑似黎清兮的死忠粉,因其离世抑郁症发作导致的自杀。
  ……
  程斯年迷迷糊糊的听到耳边呼呼的声音,并不响,却细细密密的不停息,翻了个身,眼皮动了动,睁开一个缝隙之后又闭上,想要忽略掉那个声音继续睡,继续、睡觉?
  她为什么还会想睡觉呢?
  哦,对了,因为黎清兮死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那个人了。
  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她想起来了,她吃了大量的农药和安眠药,可是,为什么还要让她醒来呢?
  那个人都不在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咔嗒,门锁?
  程斯年睁开眼睛,入目是浅紫色的床单被罩,这不是她家?床头上面还挂着一副十分眼熟的十字绣,是搬新家的时候表姐送的,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绣好的,上面写着‘家和万事兴’,外面的门又轻轻合上,伴随着合上之后的声音,客厅响起脚步声。
  这是她家?
  不,不是,这是她曾经的家,有父母在的那个家!程斯年翻身爬起来环视四周,刚刚迷迷糊糊听到的声音是用了两年多的电脑主机发出的嗡嗡声响,只刮了大白的墙壁上没有任何装饰,地板是深棕色的,夏天的时候光脚踩上去就会留下一个个印子,极为难擦,可她妈妈当时认为这个颜色既高档又跟门的颜色搭配,曾被她抱怨过许多许多次,最终老妈终于答应等她结婚的时候重新装修,可她没有等到那个时候,她甚至,还未曾毕业,她的父母就离她而去,父母?程斯年跳下床跑出去。
  “醒了?这么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妈?”程斯年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女人,有些不敢置信的开口,然后握紧腿边的手,指甲嵌进掌心,疼!所以,不是梦。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程母见她脸色苍白,有些担忧的问。
  “没,我爸呢?”程斯年深深吸了一口气,拼命压抑自己想要哭的冲动,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干活去了,晚上回来,你晚上想吃点什么?”
  “什么都行。”程斯年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来,然后伸手搂住她的手臂,是温热的,是活生生的。
  程母推了她一下,让她去把电视打开,程斯年就松开手去开电视,回过头之后看到客厅沙发上挂着的风景山水画日历钟表上显示的时间,20XX年11月20。
  然后想起什么,在身上找手机,却翻出来之前那种老式手机,只能上手机QQ的那种,然后又跑回房间,身后自己老妈说了什么她也没在意,坐在显示待机的电脑前,点进去打开网页。
  手有些颤抖的打上‘黎清兮’三个字,然后点击搜索。
  浏览完消息之后程斯年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到电脑页面右下角挂着的QQ有个头像在闪烁。
  点进去一看是傅汎问她明天什么时候回学校,程斯年简单回了几句,还有些不敢相信时光倒流回到了十年前,即便她本身就是脑力劳动者,重生的梗看了不知多少,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却没有那种真实感。
  可她止不住的想,是不是上天真的怜悯她,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让她可以弥补遗憾?
  这一年,她高三,成绩中等偏上,究其原因是偏科极为严重;这一年,她父母健在,她还拥有美满幸福的家庭;这一年,她开始第一次在网络上发表原创文章,连载网络小说;这一年,黎清兮还在,即便算是她事业的低谷期,但她还活生生的存在这个世界上。
  程斯年曲腿蹲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电脑界面,客厅有电视的声音隐隐传来,她脑中想着这十年间发生的事,即便到现在仍然没有重生的实感,可如果这是真的,是不是代表她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
  上一世,她的父母在她考上大学的那一年,在家中煤气中毒双双身亡,命运似乎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她失去父母之后才让她在最喜欢的领域取得了最好的成就,可却连一个能分享的人都没有。
  上一世,她与黎清兮毫无交集!不,也许有一点点,她去参加她的签唱会,去过她的演唱会,去任何一个她公开出现的场合,她只不过是她千万粉丝中最普通的一个,在网络上肆意窥屏,把哪些名为爱的种子一颗一颗的种在自己的心上,却不给它浇水,扼制它发芽,阻拦它茁壮成长,直到,直到黎清兮的离去,那些种子瞬间破土而出,心脏上的裂痕无法缝补,然后她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活下去的理由了,所以,在年仅27岁的时候,在黎清兮离去之后,她选择同样的一条路。
  “斯年呢?”
  “在屋里玩电脑呢。”
  程斯年听到外面对话的声音,动了动身子,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将麻木的双腿挪下来,等着那种酥麻感过去,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程父朝里面看了一眼,正巧对上她转过去的目光。
  “怎么不开灯?”
  “爸爸。”
  “嗯,别玩了,起来活动活动,眼睛都玩坏了。”
  程斯年应了一声,程父就关上门出去,眨了眨眼睛,将里面的水光敛去,腿上的酥麻感已经过去,只是还有些无力,撑着电脑桌站起身来,程斯年想,老天既然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一定不会让那些事情重蹈覆辙。
  不论是她的父母,还是她的人生,亦或是,黎清兮。这一世,她会拼了命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基调轻松,
前期会慢热一点。
感谢小可爱的支持!
笔芯!
 
  ☆、逃课
 
  吃晚饭的时候三人围坐在客厅的茶几上,程家父母被程斯年看的浑身不自在,问她怎么了她又不说,两人只能又将视线放到电视上。
  程斯年收回目光,专心吃饭,太多年没有吃过程母做的饭,所以晚上多吃了一碗,差点让自家老爹饿肚子。
  程斯年在牡城的二中就读,而程家在牡城下面的小镇里,所以第二天吃过早饭,她就要收拾东西,坐车返回学校,拖到不能再拖,程母催第三次的时候,程斯年终于背上书包离开家门。
  她12岁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出去上学,即便她们当地也有初高中,但因为她自小就是沉闷的性格,不爱说话也不爱学习,程家父母明知道送她出去上学会让家里压力变得更大,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她送了出去,哪怕那时的她学习成绩提升不上来,但至少别再养成更沉闷的性子。
  不过也好在父母有远见,早早的将她送出去上学,虽然她如今性格仍旧不讨喜,但到底比之前开朗了许多,而父母两人倒也真的攒下了钱,在她升高中那年买了楼房,还给她的房间装了电脑,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两天假期她也愿意往家里跑的原因。
  坐了两个小时的客车进了市里,又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到学校附近,因为二中的学生宿舍较少,而且都是八人寝室,所以父母在外面给她找了管吃管住的公寓,不过在高二分文理班之后,她跟傅汎一起另换了地方,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房东常年不在家,把房子租给她俩。
  傅汎跟她一样,也是借读生,学习成绩跟她差不多,两人交好还是因为一个冰淇淋。
  高一的时候两人就同班,但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因为班主任是语文老师,而她的语文成绩向来都是年级第一的存在,所以她也算是一直坐在好学生堆里的前排座位,而傅汎却一直在中后排的位置徘徊,有一次晚自习前她去超市,傅汎在楼上喊了她的名字,然后说想吃冰淇淋,她转身就去买了,可其实她只是在开玩笑,上了楼之后,她跟傅汎说请她吃的,结果第二天她就请了回来。
  说来也巧,分了文理班之后,两人又是同班,而分班后的第一次月考要按照成绩排座位,她的总分加起来跟傅汎一模一样,两人顺理成章的成为同桌。
  程斯年到小区楼下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傅汎打来电话得知她到楼下了,便挂了电话在客厅里等着,听到开门声跑出去,见到程斯年就扑了上去:“橙子,我等你好久了。”
  程斯年退了一步站稳身子,乍然看到好友十年前的样子让她有些想笑,昨晚一直翻来覆去不敢睡,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没多久就惊醒了,感觉不到一丝实感。
  傅汎高考考了师范大学,毕业之后当了老师,那时她身上多了些为人师表的姿态,成熟又稳重,不像此刻,在经过杀马特时代之后,她这一脑袋鸡窝头也实在是算得上黑料了,其实在这个时候,她这个发型还算得上是流行,因为爱打扮,倒也吸引了不少目光和情书,在高中时期就已经换过两任男朋友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