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小人鱼联姻记[甜文]——心悦相知

时间:2020-02-13 09:41:28  作者:心悦相知

   文案:

  海星最美的人鱼与帝国大皇子指腹为婚
  新婚当晚,大皇子拎着他的尾巴说,“做成生鱼片一定好吃。”
  小人鱼:!!!
 
  1 短篇,三点更新
  2 小人鱼是个哭包
  3 有生子,但不占剧情
 
 
 
第1章 
  小人鱼是海星皇室最小的王子,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乌发,雪白细腻的肌肤,精致的脸蛋楚楚动人,眼眸就像湛蓝深海汇聚而成的蓝宝石,唇瓣如同被最娇艳的花朵吻过,玫瑰金的鱼尾熠熠生辉,宛若掉落海中的九天银河。
  小人鱼美的惊心动魄,被称为海星之光,但却英年早婚,和帝国大皇子指腹为婚,小人鱼不想嫁,因为皇室所在的宫殿里没有海洋,他觉得舒展不开身子。
  大皇子阿德里安也不想娶,因为他喜欢强健有力的男孩子,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然而小人鱼一看就是个软趴趴的弱气废柴,就算幻化出双腿也走不了多久的路。
  他见过好多下属带人鱼出门都是抱着的,一想到将来自己也要这样,他就绝望。
  可是这场婚事关系到海星与帝国的利益合作,阿德里安再不情愿也得答应,毕竟他下面还有几个虎视眈眈的弟弟在盯着他的位子。
  婚宴上小人鱼只露了下脸就回婚房了,但众人还是被惊艳到失神,纷纷祝贺还是大皇子有福气,娶了海星最美的人鱼。
  大皇子脸上笑嘻嘻,内心mmp。
  最美有什么用,又不能打架,只能放家里当花瓶。
  大皇子被人灌的醉醺醺回房,看见白嫩嫩的小人鱼躺在床上,玫瑰金色鱼尾垂落在地,有一下没一下拍打着地板。
  晃的眼晕。
  他拎起鱼尾:“拿酱油和芥末来,我要吃生鱼片。”
  小人鱼吓得扑棱两下甩尾,打在大皇子的手背上。
  巨疼!
  大皇子险些飙泪,彻底酒醒,怒气冲冲的瞪着小人鱼,“你敢打我?”
  小人鱼委屈地抱住鱼尾,“你不能吃我的。”
  不打难道要躺着让你吃么?
  大皇子板着脸见小人鱼泪眼婆娑,别说,还挺好看的,就是胸平了点。
  大皇子说:“我不吃你,娶你干嘛?你不是海鲜嘛。”
  “才不是。”小人鱼反驳,抱紧鱼尾。
  妈妈骗鱼,帝星的人好可怕,他想回家!
  小人鱼越怂,大皇子越满意。坐在椅子上翘起腿,“这样么,可我就想吃鱼,既然你不给我吃,以后就少出现在我面前知不知道?”
  小人鱼眼泪摇摇欲坠,拼命点头,咚的几声几颗珍珠掉在床上。
  大皇子问:“那是什么?”
  小人鱼用小手捧起珍珠,“眼泪。”
  人鱼有落泪成珠的能力,但因为基因变异的原因,几乎没有人鱼有这种能力,大皇子没想到自己娶的花瓶居然有这能力。
  啧,捡到宝了呀。
  最近为了拉拢和军部开销,大皇子过的紧巴巴的,现在看见珍珠眼都亮了,矜持地上前看了下。
  颗颗圆润饱满,质地细腻,大皇子略心动,说:“你看你不给人吃,住这还吃我的穿我的,花销很大啊!”
  小人鱼把珍珠一股脑塞他手心里,“给你,给你,很值钱的。”
  动作熟练的令人心疼。
  大皇子满意极了,“以后每天都给我一颗,不然……就吃了你。”
  小人鱼委委屈屈点头。
  婚假生活和谐平静,大皇子每天出门商议事,回来收珍珠,晚上还能抱着软绵绵的小人鱼睡觉,日子过的美滋滋。
  小人鱼就在房子里的游泳池里玩,玩累了上岸酝酿哭意,实在哭不出来就掐自己一把,然后掉下珍珠来。
  不过他力道控制不好,把自己掐红了,在牛奶般的白皙肌肤上特别明显。
  大皇子瞧见不乐意了,“你把自己弄伤,是想到时候去告状说我欺负你?”
  小人鱼委屈的鱼尾都耷拉下来,“我……我哭不出来嘛。”
  大皇子:“你不是生活在海里吗,掉几滴水还那么难?”
  小人鱼点点头,“难!”
  他是生活在海里没错,但并不代表他能随时随地就掉眼泪啊。
  大皇子皱着眉,觉得这小人鱼真傻,看他身上的红点点,心里又痒又嫌弃。
  结婚至今他和小人鱼还没啪啪过,一来是他对小人鱼这弱气模样提不起兴趣,二来是小人鱼一直都是鱼尾状态,他对半人半鱼真的硬不起来啊。
  然而现在看久了,竟然觉得小人鱼还挺顺眼的,漂亮小脸蛋,纤细小腰肢,走起路来屁股还一扭一扭的。
  要是白嫩嫩的身子上是自己掐住的红痕,肯定更好看。
  小人鱼全然不知眼前人的心思,愁的细眉蹙起,玫瑰金色的鱼尾悄悄拂过大皇子的脚踝,表达友好,“老公没有欺负我。”
  大皇子这下不光眉头皱起来,连下面都要起来了。
  他走上去拍拍小人鱼的小屁股,摸了摸鱼尾,滑溜溜的,和白嫩嫩的小身子一样。
  小人鱼哆哆嗦嗦把鱼尾抽回一点,他害怕被做成生鱼片。
  大皇子越摸越舒服,嗓音沙哑哄他,“把双腿幻化出来。”
  小人鱼双眼一亮,对啊,他可以幻化出腿啊,这样就不用害怕被做成生鱼片了。
  说干就干,小人鱼心念而动,玫瑰金的鱼尾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又白又嫩的大长腿。
  小人鱼邀功似得把腿支到大皇子眼前,乖乖的说:“你看,腿出来了。”
  大皇子的手还搭在他的小腿上,柔软细腻,低头就看见小人鱼两腿间光溜溜的隐秘之处。
  瞬间眸色暗沉。
  小人鱼顺着他的视线后知后觉地呀了声,反应过来幻化出双腿来都是没穿裤子的。
  他面红耳赤的,想要把腿收回。大皇子握住脚踝不让动,把腿举高了点。
  “唔……”小人鱼不肯,挣扎着要挣脱,大皇子黑眸一扫,小人鱼歇了心,乖乖的让他抬起腿。
  小人鱼身子软软的,腿上的嫩肉也软,大皇子用粗粝指腹磨着柔软皮肤,抬起的右腿纤细修长,脚趾圆润,指甲粉亮。
  他觉得有些痒,忍不住动了下。
  大皇子的眼陷在一片白花花细嫩皮肉中,迷的找不着北。
  脱衣有肉固然不错,但白嫩软绵似乎更舒服呀。
  大皇子鬼迷心窍般低头,将唇印在小人鱼的小腿上,沿着内侧软肉一路亲咬而上。
  又痒又热。
  逼得小人鱼呜呜出声,泪珠要落不落。
  随着大皇子愈发用力,小人鱼的眼泪从眼角秫秫而下,化成圆润珍珠砸在床铺上,四处滚落。
  大皇子咬着他的耳垂轻笑,“好多天的开销有着落了呢。”
  小人鱼在身下哭唧唧。
  大皇子继续说:“等用完了,老公再帮你哭,不许掐自己了,知不知道?”
  小人鱼哭着摇头。
  大皇子用力顶,“知不知道?”
  小人鱼又哭着点头。
  第二天,大皇子神清气爽出门,小人鱼在床上躺了一天,屁股痛痛。
  双腿发软不好走路,鱼尾更不好走,小人鱼委屈无助,肚子饿了,但是他下不去楼。房子里的佣人见小人鱼没下来也没理会,因为他们知道大皇子对小人鱼不在乎,连泳池里的水都三天没换了。
  等大皇子回来时,餐桌上没找着鱼,客厅里没找着鱼,泳池里也没找着鱼。
  他上楼看见小人鱼还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被子,乌黑长发散乱在枕间。
  大皇子皱眉,心想果然是弱气花瓶,关上门下楼了。
  被窝里小人鱼按着干瘪瘪的肚子,双眼红红,抽搭一声落下两天的花销来。
  夜里小人鱼饿的咕噜咕噜叫,实在睡不着,便踩着软绵绵的双腿下楼找吃的,他走路摇摇晃晃,像个小鸭子,一步一步挪下楼梯。
  正巧碰上处理完公务回房睡觉的大皇子,“干嘛去?”
  听见声音的小人鱼下意识腿一软,身子往前扑去,被大皇子接个正着。
  大皇子嫌弃地啧了声,“去哪啊小海鲜,走路都不会走。”
  床上喊人小宝贝,床下就成了小海鲜。
  渣男!
  小人鱼难得耍性子,气呼呼偏过头不理他。
  大皇子拎着人就想回房,小人鱼抬手划拉几下,“不要……不回去。”
  大皇子:“鱼胆肥了你,穿着这样想去哪里!”
  昨天是头回幻化出双腿,因此还没来得及准备裤子,小鱼人随便找了件大皇子的裤子床上,走几步就往下掉,就这么一段路半个屁股蛋都露出了,看的大皇子心痒痒。
  小人鱼被吼的可怜巴巴,抬起拳头打了他一下。
  还挺疼。
  大皇子气:“想做生鱼片了是不是?”
  虽然是同类,大小也是样吃的,小人鱼的肚子适时的咕噜咕噜叫了。
  大皇子瞄了眼时间,“这才几点又饿了,怎么养得起,花销要增大。”
  所以要多啪啪,多掉小珍珠。
  小人鱼一听花销增大,眨巴眨巴眼睛就想哭,“我……我吃的很少的。”
  大皇子不信,“那怎么又要吃。”
  小人鱼:“晚上没饭吃。”
  大皇子:“嗯?”
  小人鱼:“中午也没饭吃。”
  大皇子皱起眉。
  小人鱼悲从心起,哇的哭出来,“早上也莫得吃。”
  大皇子骂了句脏话:“……”
  餐桌上,小人鱼一手筷子一手鸡腿,吃的满嘴油,大皇子站在面前骂佣人,连条鱼都喂不饱,要你们有什么用。
  佣人们齐齐低头,大气不敢出,小人鱼在后面开心地哼唧了下。
  让你们不给我饭吃。
  骂完后,大皇子回头就见满嘴油的小人鱼吃的脸颊鼓鼓,奋力剥螃蟹壳。
  有点可爱呀。
  大皇子端了盘同类搁在他跟前,“吃饱点。”
  “嗯!”小人鱼笑的贼开心,习惯性的想甩鱼尾,反应过来已经幻化成双腿了,便跺跺脚以示欣喜之情。
  人鱼大多娇弱,要维持幻化出的双腿极耗体力,大皇子见他还是双腿模样,只当是才幻化出不久的。
  小人鱼打了个饱嗝,大皇子的视线移到他略略凸起的肚子上。
  吃饱了,肚子圆圆软软的,摸起来肯定很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
 
 
第2章 
  新婚假期过去,小人鱼收到了来自帝国海格斯学院的开学通知,他才刚成年不久,书都还没读完。
  海格斯学院也是大皇子的母校,毕业后还担任了机甲系荣誉讲师,没事都会回去给学生们讲讲课。
  知道小人鱼要去海格斯上学,大皇子特意叮嘱道:“在学校里要装作不认识我知不知道。”
  小人鱼呆呆的问:“为什么呀?”
  还能为什么,嫌弃啊。
  大皇子一直认为只有强者能与自己相配,将来能和他并肩作战,而不是小人鱼这种哭唧唧软糯糯的小废柴。
  虽然小人鱼晚上贼好吃,但还是挡不住大皇子白天对他的嫌弃之心。
  但是娶都娶了,还能咋地,只好关家里摆着,关不住就当不认识吧。
  开学初学院里安排军训,小人鱼天天水当当的过去,晚上汗涔涔回来,累的快成一条小鱼干,还是被晒的黑黑的鱼干。
  大皇子看戏般看了几天,眼见军训快结束,说:“你不知道学校对人鱼有免军训的规定?”
  小人鱼眨眨眼,“不知道啊。”
  海星上的学校并没有军训这一项目,小人鱼是来到帝星后才知道还有军训这一说,更何况他是幻化出双腿去上学,别人根本不晓得他是人鱼。
  大皇子就猜到他不知道,恶劣的笑了,“那现在知道了吧。”
  现在知道也晚了啊,军训都要结束了。
  小人鱼觉得大皇子就是故意不告诉他的,他快要气死了,晚上睡觉又拿了床被子把自己卷起缩在墙边。
  抱不到软绵绵的大皇子不乐意了,“把被子拿开,自觉地过来。”
  小人鱼:“我不。”
  大皇子皱眉,“小海鲜给我过来。”
  小人鱼很有骨气,“我不!”
  大皇子啧了声,伸手摸进小人鱼被子里,拽着他细细的手腕拖出被子,抬腿压住扑棱的鱼尾,动作干净利落,直接把小人鱼压制在身下。
  捏着他尖尖下巴抬起,道:“还敢闹脾气了?”
  就敢!
  生气的小人鱼贼凶,瞪着湛蓝宝石般的眼珠和他互相瞪,没被压住的部分鱼尾坚强地继续扑棱,终于找对角度啪的一声打在大皇子脚上。
  特别疼。
  大皇子脸一沉。
  小人鱼有点淡淡吓到,鱼尾啪叽一下垂下装死,眼神慢慢和大皇子错开对视。
  那么凶作甚啊!
  大皇子继续沉着脸色看他,空出手来顺着细滑的鱼尾摸下去,“听说厨房里新买了一种芥末,蜂蜜口味的,专门用来配生鱼片。”
  小人鱼怂唧唧地颤抖了下,弱弱道:“肯定……肯定很难吃……”
  大皇子道:“新口味总要尝试下。”
  小人鱼吓得幻化出双腿来,哭唧唧的说:“不要……不要尝试,我……我最近晒黑了……难吃。”
  噗。
  大皇子非常没良心的笑出声,一边伸手分开小人鱼的双腿,一边哄他,“不吃了,我们来吃别的。”
  深更半夜他把小人鱼翻来覆去吃到哭,吃完了一脚踹走另一床被子,把软趴趴的小人鱼抱在怀里,捏了捏肉肉的小屁股,终于满足睡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