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和男神在一起之后[励志人生]——漾漾南华

时间:2020-02-13 09:42:14  作者:漾漾南华

 

 
 
  文案:
  男神居然答应了自己的告白,做梦都不敢这么做吧。
  更魔幻的是,男神每天日常撩他,这怎么行?!每天都在脸红心跳的夫夫日常生活。
  魏尢(魏王):我不爱美人,爱江山
  cp:少女心.壮汉.江山攻×爱撩人.男神.魏尢(wang)受
 
第一章 
  酒吧。
  “魏尢同意了?!什么时候?”苏逸致这一声,吼得旁边的人纷纷侧目。
  “嘘……”江山连忙把站着的苏逸致按坐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两周前,也没算同意,他只是说试试。”
  “试试啊……”苏逸致颓了,想了半天又安慰道,“已经很好了,你还是有机会的,起码没被一下子就拒绝……”
  江山点点头,面皮微红,低头喝了一口酒。他平常不来这里,今天实在是忍不住,想找个人分享一下。
  苏逸致见他这样,有些担心,又问道:“你们约会都做些什么?”
  “吃饭。”
  苏逸致看着江山,没等到下一句,震惊:“没了?”
  “嗯。”
  苏逸致略有些崩溃,“这就是约会?你们不看个电影,逛个公园什么的吗?”
  “他太忙了。”
  苏逸致捂脸,无法直视。
  “那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
  “什么?”
  “牵手,接吻,上……”苏逸致看着脸越来越红的江山,彻底绝望。这两人试试了两周,半个月,什么都没做?
  “我还没试过牵手,只有,只有表白那天……”江山脸红透了。
  苏逸致眼睛亮了亮。表白成功后要做什么?当然是接吻没跑了。可以啊,还算是有点色胆。
  江山支支吾吾的说:“我抱了他。”
  苏逸致,苏逸致想打死这个娘唧唧的东西。明明一米九几的个子,浑身肌肉,平时也爷们儿的很,偏偏提到那个人,就秒变含羞草,不停的脸红。
  看一个大老爷们儿脸红,对苏逸致来说,实在是折磨。但这人是他朋友,就这怂样他有什么办法。
  “江山,你先试试牵手怎么样?吃完饭也别急着带他回去,在学校附近转一转。他现在和你说试试,总不能这么试一辈子吧?你总得做点什么,让他……”苏逸致本来想说爱上的,但怕江山又脸红,临时改口,说,“让他真正把你当男朋友。”
  江山指尖都开始发抖。
  “算了,你慢慢来吧。”苏逸致放弃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有时候我也在想,他可能并不是非常喜欢我。”
  苏逸致顿时觉得脑壳疼,不喜欢你会同意和你试试?而且,这家伙,到底是对自己的魅力有什么误解?
  “你是觉得你哪儿不好?只要你开口,一群零排着队等你临幸。”只这一学期,就有十几个明着暗着向他打听江山情感状况的。
  江山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弱势在哪儿,“我长得不好看。”
  苏逸致哑了。江山眼睛细长,瞳孔小,眼角又微微向上,看着挺凶的。
  好多人都不喜欢这种长相,但江山气质太吸引人了,只是这样随意的坐着,那满溢的荷尔蒙就散布到酒吧的每个角落里,勾的不少人偷偷绕过来。况且,一个人一旦个子高了,就很显眼,江山的身材很匀称,虽然看着凶,外貌水平也能算做中上了。
  所以苏逸致从来没把江山的脸当成弱势,况且也有人喜欢这种凶煞的帅气,说不定魏尢就是其中之一呢。
  “我就奇了怪了,你是怎么鼓起勇气表白的?”江山喜欢魏尢都有一年多了,平时只敢献献殷勤,怎么可能会这么大胆,竟然去表白。
  江山摸了摸鼻子,说:“魏尢说他不喜欢女孩子,我一冲动,话就出口了。”
  “多亏了你这冲动。”
  江山笑了,颇有些自豪。
  突然,他的手机开始震动,江山立刻拿出来,是魏尢的电话。
  江山手忙脚乱的站起来接通,跑出酒吧。
  “江山,你在哪儿?”魏尢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震得江山耳朵微微发麻。
  “我在十年,你那边结束了吗?”江山语气柔了有八个度。
  魏尢轻笑,声音带上了暖意,“还没有,就想问问你,晚上有什么事吗?一起吃饭?”
  “没,没事。我晚上没事。”江山激动的说了好几个没事。
  “你昨天不是说想吃点辣的吗?今天我们去吃麻辣烫,好不好?”
  “好,我一会儿过来接你。”江山不由露出了笑容,开心得要命,他昨天只是随便一提,没想到魏尢竟然会在意。
  “嗯,不用过来太早,我们大概还要一小时。”
  “好。”
  “行哦,一会儿见,亲爱的~”
  魏尢说完后面三个字,就挂了电话,徒留江山一个人红了脸。
  江山还是笑着的,盯着手机,发了会儿呆。
  手机壁纸是前几日的一张照片,那天江山送了魏尢一只钢笔,魏尢试了试,觉得顺手,就在本子上随意写下他们俩的名字,又画了两个圈,分别把名字套上,两个圈恰好交在一起。
  江山给那张纸拍了照片,越看越心痒,这两个圈圈,就像是把他们俩牢牢套住,再也不分开。
  ……
  和苏逸致还有同行的几个人告别后,江山进了甜品店,买了个小奶油蛋糕,装在精致的陶瓷杯里面。
  魏尢不嗜甜,但非常喜欢奶油。
  天阴了,像是要下雨。
  江山赶回宿舍拿伞,犹豫了半天,只拿了一把。
  如果真下雨了,他就能和魏尢打一把伞,两把伞隔得距离太远。
  跑到魏尢在的公司,天色更暗了,似乎随时都会下起一场瓢盆大雨。他不能随便进去,就坐在一楼的等候区,静静等着魏尢出来。
  魏尢前段时间接了个短篇小说的翻译,最近正在和那些人讨论细节,要经常跑来跑去,挺忙的。
  但是即便是这样,魏尢也会抽空和江山一起吃饭。
  这样已经很好了,魏尢比江山大一级,宿舍隔着楼,有时候三四天都可能见不上一面。
  还没在一起时,江山有事没事就在校园里溜达,试图偶遇魏尢,现在就不一样了,就算他不主动约魏尢,魏尢也会约他一起出去。虽然只是说试试,魏尢却主动维持着二人关系,看起来是在认真谈恋爱。
  江山捧着手机看两人的聊天记录,魏尢特别爱撩,说起话来也总是带点暧昧,让他招架不住。
  但是魏尢能分给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少,根本不够,他真的好羡慕总是和女友黏黏糊糊的舍友。
  等了大概有一段时间,耳边突然传来几人的说话声,江山抬起头来,就看见魏尢正向这边走来。
  魏尢背着光,看不见表情,只有隐隐晃晃的轮廓,泛着微光。
  “魏尢。”
  “等很久了?”
  两人同时开口,江山站起来,定定地看着已经走到面前的魏尢。
  这边亮一些,魏尢的面目也清晰起来,现出俊郎的容貌。眼眶微深,眸子清亮,专注地看着江山。
  江山喉结滚动,脸陡然一烫。
  “等多长时间了?”魏尢又问道。
  “一小会儿。”
  旁边有几个人走过,有人开玩笑道:“皇上,你家小妃子又来找你了。”
  ‘皇上’是魏尢的外号,因为他的名字谐音‘魏王’,久而久之,大家都叫他‘皇上’了。
  江山,是他的宠妃。
  魏尢说道:“退下吧。”
  “好嘞!”那人应了声就窜了出去。
  江山把小蛋糕递给魏尢,说:“给你买了小蛋糕。”
  “谢谢。”魏尢接过,瞬间被奶油的香气抚慰,全身都舒服了,“吃了再走?”
  “好。”
  两人在椅子上重新坐下,魏尢拿叉子吃着蛋糕,江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魏尢突然抬头,问:“你想吃吗?”
  “有点。”
  魏尢把杯子递给江山,江山拿起唯一的叉子,叉起一口,吃完,抿干净,拿出卫生纸准备擦。
  魏尢却直接拿过去,说:“不用,我无所谓的。”
  于是他自然而然的拿起叉子叉了一口,放到嘴里。
  江山咽了下口水,嘴里是散不去的甜香。他转过头去,在心里短促的叫了一声!
  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看,转过来,转过去,最后落在窗上,好像是下雨了。
  魏尢正用余光瞄江山的表情,注意到他在看外面,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有些愣神,低声道:“下雨了。”
  “没事,我有带伞。”
  魏尢回过神来,笑了笑:“那就好。”
  两人一起走出去,江山撑起伞。
  魏尢钻到伞下,江山内心瞬间升起了一股类似于满足的幸福感。
  在伞下,两个人必须靠的近一点,江山有些紧张,没话找话:“我们还去吃麻辣烫吗?”
  “当然。”
  “嗯嗯,那要先换双鞋吗?你今天穿了新鞋,万一被水弄坏了。”
  “没事。”魏尢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不是很在意,“你要换吗?”
  “不用。”因为要和魏尢出来吃饭,江山特意穿了最帅的一双鞋,现在回去换太不值当。
  雨滴滴答答的落在伞上,江山将伞倾斜,以免魏尢被雨淋到。
  伞太小,魏尢安全了,江山的肩膀却被雨淋了个透。两人边走边随意聊着天,魏尢看不见,也没注意,等到发现雨伞不停往这边倾斜时,江山半边袖子都湿透了。
  “不怕感冒吗?”魏尢把伞往江山那边推了推。
  “没事,我很少感冒的。你不要被淋湿了……我”
  “靠近一点吧。”魏尢打断他,挨近,捉住伞柄说,“我来拿伞,你,手搭我肩膀上,靠近一点。”
  江山慌忙说:“不用不用,我来拿伞就好。”
  “那我搭你肩膀?”
  江山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总觉得很违和。只好犹豫着松开手,搭上魏尢的肩膀。
  热度很快从两人接触的地方传开来,在雨天微凉的空气里暖得让人几乎喟叹出声。
  很舒服,魏尢微微眯了眼,江山的身体很热,像个大号暖宝宝,在冬天应该很有用。
  这样的话,一直在一起,到冬天那么难熬的时候,还会有一个男朋友暖手,应该会很不错。
  江山不知道自家男神实用的想法,微微歪头看着魏尢的侧脸,再次被男神的颜值暴击。
  太近了,能闻到洗发水的淡淡的味道。
  耳朵,耳朵形状也好可爱。
  想尖叫,然后抱紧魏尢使劲摇,夸他可爱到爆炸!
  咳咳,想想就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每一个点进来的宝贝
 
 
第二章 
  雨伞能护到的地方有限,等到达麻辣烫馆时,两人的裤子都被淋湿了。
  魏尢的裤子露膝盖,已经被冻的通红,江山心疼,说:“下次我会带雨衣。”
  “没事,雨衣穿着也不舒服。嘶……”魏尢揉了揉膝盖,被雨淋到的膝盖有点刺痛,早知道今天下雨,他就不穿这条裤子了。
  “是疼吗?”江山站了起来,神情紧张。
  “只是有点冰。”魏尢挥了挥手,示意江山坐下。
  江山走了过来,蹲下,说:“我手暖和,帮你暖暖。”
  手覆盖在冰凉的膝盖上,宽厚的,略微粗糙的掌心,还有惊人的温度。
  “好多了,你先起来。”
  “嗯。”江山回到自己的座位,不敢看魏尢,刚刚手掌下的触感太好,光滑冰凉,骨头的形状也很棒。他忍不住摸了摸,不知道魏尢有没有发现,万一生气了怎么办?
  江山偷偷抬头看了魏尢一眼,发现他正在看窗外的什么,就顺着魏尢的视线看过去。
  前几天刚过了七夕节,这家店还没有撕掉当时的小贴纸,那是一对穿着古装的牛郎织女,旁边还站着一头牛。
  魏尢转过头来,问:“今天是七夕节吗?”
  “啊?”江山没想到魏尢会问这个,答道,“不是,七夕节在上一周。”
  魏尢蹙起眉头,“那,我们没过七夕?”
  “嗯,你那天有事要忙。所以我就……”
  魏尢打断了江山,问:“你送我那只笔是因为过七夕?”
  “是。”
  “为什么不告诉我那天是七夕?”
  “你那天很忙,我……”
  裤子只要进到室内,很快就干了。
  但空气还是很冷,江山攥紧拳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
  过了一会儿,魏尢叹了口气,说:“以后和我商量过节好吗?我们现在是在处对象,你有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好不?”
  “好……”江山看到东西上来了,连忙拿起卫生纸给魏尢擦筷子。
  虽然魏尢生气了,但是最后他也没有发脾气。
  江山默默擦着筷子。
  “江山,张嘴。”
  “啊?”江山傻愣愣的抬头,傻愣愣的张嘴。
  嘴里突然一凉,是魏尢把勺子塞到他嘴里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