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妖灵珍馐志(gl)[布衣生活]——一跳跳到山外山

时间:2020-02-13 10:50:31  作者:一跳跳到山外山

 

 
  一个是王府洒扫的可怜孤女,
  一个是后厨新来的神秘厨娘。
  一场与美人和美食的相遇,
  一出与妖怪和神灵的邂逅。
  可爱的,可憎的,快乐的,忧愁的,在宁静的清水镇里,它们不为人知,却真实存在。
  你看,那些藏在平凡之中的奇与幻,那些躲在凡人背后的仙与妖,不正是人间的真相么?
  ——“何姐姐你……你……该不会是妖怪吧……”
  ——“呵呵呵,随苦儿怎么想吧。”
  温馨提示:吃饱了看文才有益身心健康,没吃饱看文请禁止脑补功能
  清水镇上清水文~~超·清·水·的~~
  ◇◇◇◇
 
 
第1章 李苦儿
  “六月六,晒红绿,不怕虫咬不怕蛀。”
  又值农历六月初六,正是一年一度的晒伏节。这一天,烈日高照,阳光火热,经历过冬寒春凉还有初夏的梅雨天气之后,家家户户翻箱倒柜,拨弄出各色衣被,晾在自家庭院里曝晒。传说这天晒衣衣不蛀,曝书书不蠹,说是真的,这话的确显得太满,但要说是假的,却也真不是没有道理,论起这其中的真真假假,也没几个能说清道明的。
  其实这晒伏节,本是单纯晒个衣服被子去去霉气的,一代一代留传下来,不知什么时候就变了味儿。富贵人家要晒满一院子绫罗绸缎好彰显其家底殷实,穷苦人家也挑挑拣拣找出最鲜亮完整的衣裳对着大门口,生怕谁将谁比下去,谁的面子上过不去。
  一早,清水镇上每家每户的院子里便已挂满了花花绿绿的衣衫被褥,却是有一户人家不一样。稀稀落落的篱笆墙内,晒了一地的书,衣裳被子却就这么零零散散的三四件,上头都打了补丁,虽是用了几乎同色的布料,看着也着实寒碜。
  那主人家的姑娘却似是心情极好,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用竹掸子拍打棉被,噗噗噗地扬了漫天的灰尘,又呛得她将小曲儿噎了回去。
  “苦儿,都这时候了,你还不去乔老王爷家做活儿?”说话的是隔壁刘家婶子,这会儿正搭着竹架子,家里衣物多,都没地儿。
  “不急,今日我不必去扫院子,管家爷说巳时送点儿菜去就成,这会儿还早呢。”李苦儿心里特别高兴,小小一个晒伏节,那乔王府的老管家竟给她放了假。不过也是,又不是漫天落叶的秋冬节气,院子一会儿不扫都不成。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要取贱名才能好养活,李苦儿的双亲也遵循了这个理儿,给自家娃娃起了这么个名字。没想到苦儿苦儿,四岁丧母九岁丧父,倒真是苦了全家。
  那时候的女人生孩子都跟走了一遭鬼门关似的,李苦儿的娘在鬼门关的边上绕了整整四年终于还是一脚跨了进去。李苦儿才刚能把话讲清楚就没了娘,洗衣做饭缝衣裳,人家女儿七八岁才会干的活她四五岁就去学了起来。她爹也不是什么好命的,一个镇上替人写书信的先生,理应是个好端端的安稳活儿,不料某日摊子后头那二层小馆子上闹架,不知哪个缺心眼儿的丢了一酒坛子出来。李先生被砸了个正正当当,一下子没救过来,也便这么轻而易举地去了。
  就此,李苦儿守着这一屋一院一分薄田,还有他爹的死换来的丁点儿赔命钱过上了孤苦伶仃白天也要锁大门的凄凉日子,但坐吃总要山空,一分田也实在不够自给,不出一年,李苦儿便将那点儿银子花净了。幸而当年清水镇上迁来一个老王爷,据说是当今圣上的三叔,年纪大了,看上了这地方要颐养天年,便买下了青邱巷东口那一大片地,盖了座现在看来还是全灵溪县第一奢华的乔王府。这乔老王爷出手豪气阔绰追求享乐那都是皇家血液里的劣根性,幸而心眼儿还是好的,除了自个儿带的一帮子家生仆人,还在镇上雇了十几名长工,也不要求签卖身契,什么时候不想干了,提前三个月向主人家请辞便好,来去自由。
  李苦儿才十岁就已经知道要给自己挣一笔嫁妆钱,见眼前这难得的好机会,自然不会错过。招工头日便排了乔王府门口的长龙队。本来嘛,年纪太小又是女娃,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王府也不缺这样一个下人,奈何李苦儿别的不精就是小嘴儿一张能把故事说得特别生动,这或许也是文化人的后代遗传,嘴巴伶俐,愣是将自己那一点悲苦身世造得可以写到戏里去,叫闻者伤心叫见者流泪,再加上她本也长了一张纯善可人颇通灵气的面孔,管家爷当即将她定下当王府后园子的扫洒丫鬟,春夏一日早晚二扫,秋冬一日早中晚三扫,平日家里种出些个什么菜也可以直接卖到后厨去,日积月累下来,也能攒不少银钱。
  如今李苦儿也是十五岁的大姑娘了,虽说五年来扫地卖菜是赚了些,却也只够温饱,别说买块花布找临街吕裁缝做套新衣,就是想偶尔吃口肉还要这儿省那儿抠,日子过得是相当拮据。压箱底的小盒子里藏着这些年攒下来的碎银子,可数来数去也凑不出个完整的银元宝。李苦儿一口大气叹得毫无形象可言:“作孽啊二十岁以前是嫁不出去了,但二十岁以后就更难嫁了啊。”
  说来她小小年纪看得倒是透彻,远近乡里才几家媳妇是没嫁妆的,那些没嫁妆的女人起初或许还凭着夫君的疼爱过上两年好日子,到了后头男人变心婆婆冷眼都是白白给人家当牛做马还挨打的命,惨绝人寰哪可怜催的……况且她自个儿还是个没爹没娘的,本来就有不少人背地里说她克父克母命太硬,这要嫁好人家,可就难上加难了。
  李苦儿想到这些心里越发纠结,看着烈日下晒得金灿灿的书,当初她爹在世的时候还跟那些穷酸秀才似的说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她小时候识了几个字,捧着她爹的书册翻来覆去也没看出哪里藏了金屋银屋,哪里躲了漂亮姐姐,如果真跟她爹说的一般,这些纸张就好当嫁妆了,自己怎还需这么烦心?
  再想也是白搭,李苦儿起身出门,提着小篮子,拿着割菜刀,忙碌在绿色的田野上。这块田离家不远,那时因为娘亲病重爹爹又是替人写书信的,家里没人种田,荒了好些年,直到李苦儿成了遗孤,才又将这分实在说不上大的田地用起来。前几批撒下的菜籽这会儿已经长成了,绿得特别好看,一眼就知道鲜嫩好吃。李苦儿一边割菜一边还想着怎样才能节省开支多存点钱,自己上个月才过了十五岁的生辰,也长大了,是不是该向管家爷讨些更高薪的活儿干?可是干什么好呢?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所以然来,一不留神菜篮子都要装满了。
  李苦儿赶紧停下手上的活儿,再割下去明天就没菜卖了。回家打井水洗好菜,眼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便提篮子赶往乔王府。
  乔王府在青邱巷东口,而李苦儿的家就在青邱巷西口,出了家门笔直向东便到了。其实乔王府真的是很大很大,说起来是在巷子东口,但实际上,这一座府邸已占了巷子的三分之一。李苦儿从家到王府后门都不需要一炷香的功夫,这种距离恰到好处。
  “嗙嗙嗙!”扣响后门的铜狮门环,不多久,便有王府护卫来开门了。
  “哟!苦儿来啦。”这护卫小哥儿叫赵二,专职看守后门,因为日日见面,即使想不熟也难。
  “今天的青菜不错啊。”
  苦儿最喜欢听人夸,不管是夸菜还是夸人,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能乐好久:“哪天不是这样。赵二哥,我没送晚吧?”
  “不晚不晚,离开饭还要好些时候呢。对了,今儿个后厨要来新人了,听说是王爷重金请来的,日后专门做王爷王妃的一日三餐,可牛气了。”
  “重金……”苦儿抓住了重点:“听着怪吓人的。来了没有,叫什么?”
  “还没,恐怕得下午才能到。听许妈说这回来的是个厨娘,也不知道叫什么。”
  “这样啊……哦。”李苦儿想着这新来的厨娘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家仆还分三六九等,这位重金请来的厨娘和自己这自发送上门的扫洒丫鬟简直是云泥之别,八竿子打不着的。想到这儿,李苦儿也没了好奇心,重又提了提篮子便打算跨入门内。
  “诶?苦儿啊,我看你下午还是别走了。”赵二扯住李苦儿的胳膊,话头不少。
  李苦儿不明白了,便问:“为什么?今日管家爷给我放假了呀。”
  “哎,你怎么不明白……”赵二觉得李苦儿还是当年那个矮矮小小的女娃,就算过了这么些年人长得日渐标致了却还是缺个心眼儿:“你就不留下来瞧瞧那新来的厨娘?哪怕她专做王爷王妃的饭,难道就跟你这送菜的丫头沾不着关系了?”
  李苦儿下午还准备回家收衣裳翻地呢。犹疑半晌,想说本来也沾不着关系,再者就算沾得着关系也没必要巴巴地迎接她入府啊,太做作了。可再一寻思,这天不早了,再跟这赵二哥唠下去准得误了送菜的时辰,只得敷衍了一句:“全听你的,就这么招吧。”说完便往王府后厨去了。
 
 
第2章 栀子酥
  王府后厨一如往常,是一副繁忙的景象,但李苦儿总觉得这气氛哪儿透着点不对头。
  她将菜篮子交给打下手的高个儿丫鬟小曲,小曲拿秤杆子一称,三斤差了一两,也便按三斤算了,在账簿上一记,按市价,当即摸了九个铜板出来给她。她接了铜板,一枚一枚塞进自己缝的小荷包里,原本空空如也的小荷包立刻沉了些许,发出哗啦哗啦的清脆声响。
  “对了苦儿,咱后厨要变天了你知道么?”小曲一边收好账本,一边对李苦儿低声说。
  李苦儿暗想莫不是指的新进厨娘那事儿?说来这宅子里的主人只有老王爷和和他的三位王妃,不与子孙同住,因此,那新来的厨娘若是专做王爷王妃的饭食,也便意味着她将是这后厨的一把手。李苦儿后知后觉,这才反应过来,便点着脑袋接起话头:“我方才来的时候听赵二哥讲过,但打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成变天了呢?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哪里小题大做?”小曲用看呆子的眼神看她,决议要好好将她的脑子扳过弯儿来:“你想想,本来这后厨是谁的天下?张妈呀!就算她年纪大了,日后也是要举荐他儿子张大坐上这位子的,更何况,这明里暗里觊觎后厨掌勺之位的又哪里会是一个两个,现在突然蹦出这么一号人物,他们谁能痛快,怕是暗地里要嚼碎了一口牙。”
  “你这么一说,难怪我方才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都揣着这心思。”李苦儿佩服小曲肚子里那一团斗来斗去的毒汁,这会儿回想起来,才觉得他们一个个忙着恨着不甘心着,身上那些不快的黑气都已经往外冒了。
  “可不么?府里购置什么菜食,还不都看王爷王妃的菜谱?我也不怕告诉你,你这两把青菜是没什么可说的,但鸡鸭鱼肉鲍参翅肚之流就不一样了,这里头的水深着呢。张妈从前给王爷王妃做饭,食材上就捞了不少油水,逢年过节还有货商送礼送红包的,今后改做下人的饭菜,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说,她不得……”
  小曲瞪着眼珠子还没将这后厨的黑账本八尽兴,内厨做点心的婆子喊起来了:“小曲,聊什么天呢,快来帮忙。”
  小曲听闻浑身一颤,连忙应了,又压低了声音嘱咐李苦儿:“我说的这些你可千万烂在肚子里就好,别给人说去,我先去忙活了。对了,我知道你今儿放假,不过也留下来吃吧,吃完了坐一个时辰再走不迟。”
  李苦儿点点头,也明白了小曲的意思,跟赵二哥一样是叫她等新来的厨娘的。既然如此就看看吧,毕竟照小曲的说法,供货的总要跟掌勺的攀好关系,即使她只是个卖菜的……
  传说中的新厨娘比传说中到得更早。后厨三名丫鬟刚将王爷王妃的午食送了回来,管家爷便带着一女子远远地来了。这女子身形修长挺拔,体态略显瘦削,着了一身深红色暗纹棉质布裙,发丝轻挽,簪一支质地极好的玛瑙红簪,手里则提着一个红漆大食盒,即使是这并不贵气的打扮,步履间依旧风姿绰约,气质不凡。待走近了,再看那张泛着清浅笑意的脸,艳若桃李,肤白胜雪,不施脂粉却也颇为明艳。
  李苦儿坐在小木凳上帮忙摘豆角,这抬眸一瞥之下,眼睛都要直了。她哪里见过这么好看的厨娘,换言之,这女子哪里像一个成天与鸡鸭鱼肉锅碗瓢盆打交道的粗鄙厨娘?
  别说厨娘,就是官家的夫人小姐她都能比上一比啊,李苦儿这般想着,只猜不出这女子的年龄。轮廓与眉眼间尽是成熟的风韵,肌肤又实在白嫩细致得好似早春枝头的薄雪。
  真难猜啊……漂亮女人的年岁。
  “来来来,所有人都过来。”管家爷拍拍手,将后厨十来人统统召集到他面前。李苦儿的职务虽不是挂在后厨,却也过去了,躲在人群最后面,偷眼望着美人,出乎意料的是,对方似是发现了她,还低眼朝她笑了笑,才移开了目光。
  被美人看了,还被赏了笑脸,李苦儿心里咚咚作响,难掩害羞,她长到十五岁也没这么近距离地见过几个这般姿色的美人,一时间难免紧张。
  “咳咳……”管家爷清清喉咙,对众人吩咐:“这位就是王爷从湘城请来的名厨何未染何姑娘,往后后厨便交由她打理,主事王爷和三位王妃的饭食,其余大小事务,你们也要尽心辅佐,知道了么?”
  现下这情形看来,哪有人敢说一个不字,纷纷满口应承,可至于谁是真心谁怀假意,还真不好评论。
  “往后便是自家人了,可千万别与我生分。”何未染生得漂亮脱俗,脾气却很好,话语间平易近人,尤其是那脸上的笑,让在场不少家仆心生好感。
  “头回见面,大伙儿若不嫌弃,不如尝尝我早上做的栀子酥。”她说着,已打开了手上提着的红漆大食盒。
  一阵浓郁的栀子花香随之飘出,就连站在最外围的的李苦儿也闻到了,小鼻子不禁耸动起来,陶醉到不行。
  何未染将食盒递给站在正对面的丫鬟阿初,众人见状纷纷围向她,你一个我一个将食盒中的栀子酥分了,等着一尝这新进厨娘的手艺到底是不是浪得虚名。
  李苦儿也馋,闻了方才的香味还饿,想试试老王爷不远万里从湘城请来的美人厨娘有怎样的好手艺,却因自己终究不是后厨的人,不好意思凑上去。但一见大伙儿都已品尝起来,多是露出欢喜享受的模样,又觉眼热,慢慢吞吞再凑上前去瞧那被冷落在一边的食盒,里面空空如也,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她又是遗憾又是窘迫,一边后悔自己下手慢了,一边又想着早知道有这事儿还不如不留下了,眼不见嘴不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