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妖灵珍馐志(gl)[布衣生活]——一跳跳到山外山

时间:2020-02-13 10:50:31  作者:一跳跳到山外山
  “老板,再来一碗凉粉。”何未染朝老板招手,又问小曲:“阿初和阿缭你见了没有?”
  小曲将糖人插进桌子拼缝里,两眼放光的搅着凉粉,道:“她们给阿缭爹送完饭就买菜去了,叫我们先逛着,半个时辰之后到她家集合,去划船。”
  “去采莲蓬么?”李苦儿扬起眉毛兴致盎然,她以前从来没做过这个。
  小曲眨眨眼:“我看哪,这莲蓬也不准有没有了,早给阿缭爹这样的人给采完了,就指着今日卖呢。”
  “也是,那去采菱角好了。”李苦儿喜滋滋地笑着,嘴边泛起两个小梨涡。
  小曲也笑了,透出股贼劲儿,低声道:“我也这么说呢,但阿缭说白日里不行,菱田是别人家的,要采,得趁夜了去偷。”
  “偷?不大好吧,被抓住了怎么办?再说了,黑漆漆怎么采啊?”李苦儿犹豫了。
  “阿缭跟她哥小时候常摸黑干这个,本事大着呢。而且今儿晚上还有赏夜荷纳凉的,官府会在湖畔和湖堤的杨柳树上掌灯,那些船也亮堂堂的,听说景色好得不要不要的。”
  “嗯,我看成,就这么定了。”何未染突然道。
  李苦儿惊讶,忙问:“真要偷呀?”
  “你不是想采菱角么?”何未染眼角带笑,道:“就算不采,赏夜荷也好啊,或许还能有不错的收获呢。”
  三人打定了主意,吃完凉粉又在湖边逛了逛,见时候差不多了,才回了阿缭家。阿缭和阿初已经在家了,买回来几样蔬菜还有一块新鲜的五花肉。大家都穷,吃肉不易,阿缭家一直是吃鱼的,她娘还真不大擅长做肉,便拜托何未染帮忙。何未染十分干脆,一口便答应下来,切了肉,调了腌料,将肉腌上后才与四个小丫头去湖埠头坐船。
  船不大,坐她们五人却不是问题,阿缭戴着斗笠站在船头摇橹,熟练得很,还唱船歌,其余四个便坐在船篷里,围着矮桌看风景,顺便讨论晚上要怎么行动。偶尔发现几支没被采去的成熟莲蓬,便丝毫不客气地折了来,莲子甘甜脆口,叫人满足。
  阿缭摇橹摇累了,便任船在湖上飘,进了船篷里,说:“晚上我哥或许会带我未来嫂子来,和我们一起夜游烟笼湖。”
  小曲作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戏谑道:“难怪你娘今日这般大方地给那么多钱买菜,原来不是为了我们。”
  “瞧你这话说得,我娘可不是那样的人。”阿缭反驳。
  李苦儿又道:“加上他们两个,就有七人了,这小船坐得下么?”
  阿缭倒是没什么所谓,似早有了解决办法,道:“不要紧啊,我可以问邻居借三只木桶船,拖在后头,采菱角的时候就得用木桶船了,我家船太大,不好进去。”
  “木桶船啊,我可受不了这个,太吓人了,好像随时都要翻了似的。我还是在这船上等你们吧。”阿初首先表明态度。
  “那成,也不勉强你,你便留下看我家的船。”阿缭拍板,又对其余三人道:“我可以带一个,我哥带我未来嫂子,何姐姐、小曲、苦儿,你们哪个会划?”
  小曲摊手,苦儿耸肩,都是一副“我怎么可能会”的模样。只何未染点着下巴说:“我倒是可以试试,应该不会很难吧。”
  几人一听明显一脸诡异表情,性命攸关的事情哪能这么随随便便地说可以试试?
  何未染也露出一个诡异的笑,眸光在小曲和李苦儿之间来回扫啊扫,最终道:“我可以带苦儿。”
  “呼……吓死我了。”小曲握拳:“这分配很好,就这么定了!”
  “……”我可不可以,拒绝?这话一直在李苦儿颤抖的小心肝上盘旋,她却如何都开不了口。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再吃~
 
 
第8章 荷花炖鸡(三)
  夕阳下沉,将余晖洒在湖面上,金红的波光闪得人眼眸迷醉。酒楼点灯,船只靠岸,人群换了一波又一波,却依旧嬉闹。
  湖畔的民居已升起袅袅的炊烟,阿缭摇着橹,咯吱咯吱的悠长伴随被轻轻推远的水流吟唱归家的晚歌。
  “到了到了。”阿缭拄着船橹将船拉近埠头,跳上岸,牵了麻绳绑在柱子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紧紧扎一个结。
  李苦儿打个哈欠,揉揉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趴在矮桌上睡着了。小曲也是刚睡醒的样子,半张脸压得红红的,显然还没缓过来,呆坐着不动弹。
  “你们两个还真能睡,快下船去,要吃饭了。”阿初推推两人的脑袋,便先一步跳下了船。何未染看她们一眼,也跟着下船,先去前院帮阿缭娘做五花肉了。
  李苦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又拽起小曲,两个昏昏沉沉的人就着湖水洗了洗脸,再被退了些许暑气的晚风一吹,总算清醒了不少。
  到了前院,桌子已经铺开。阿缭爹卖完莲蓬早回来了,正在收晒在院子里的莲子与咸鱼。阿缭在摆凳子和碗筷,阿缭娘一盘接一盘地将菜从灶房端上桌,招呼她们快坐下。阿缭摆罢了碗筷便进去扶奶奶出来,几人相继落座,只差阿补和他未来的媳妇。渐渐地,灶房传来浓郁的肉香,是红烧肉的味道,飘散在院子里,馋得众人口舌生津,腹中擂鼓。
  阿缭爹从里屋拿了两个坛子出来,对阿缭道:“快去巷口瞧瞧,你哥怎么还不回来?”
  阿缭马上跑出去瞧,再坐下去就得饿死了。
  不过多久,阿缭娘欢喜地端着一碗红烧肉出来了,但见这红烧肉统共十六块,切成大小均匀的方格,纵四块,横四块,工工整整地堆砌成一个大方块。还有那表皮,浇了厚厚一层深红的糖汁,晶莹透亮,只看着,仿佛已经可以想象那香浓滑嫩的口感。
  阿缭娘将红烧肉摆在桌子最中央,笑道:“得亏了何姑娘,我可做不出这么好的肉。”回头,又冲灶房的方向道:“何姑娘,你快出来坐,今日可太劳烦你了,明明是来做客的,还叫你烧菜。”
  “没事儿。”何未染洗了手出来,坐在阿初和阿缭奶奶中间。
  “你们先坐着,我再去炒两个菜。”阿缭娘说着又进了灶房,也就这前脚后脚的功夫,阿缭跑进来了。
  “行了可以开饭了,我哥和粟娘来了。”正说话间,阿补和他的未来媳妇也进了院子。
  听阿缭方才所说,阿补的未来媳妇叫粟娘。李苦儿转头去看,她是那种生得极为贤惠的人,这样的长相往往能得长辈的喜欢。李苦儿觉得,阿补和粟娘在一起,一定能过得太平。
  粟娘应不是第一回 来了,与阿补的家里人都很熟悉,一一向几位长辈道了安,又与四位客人问了好,方才在阿缭身边坐下。
  “好了,动筷吧。”阿缭爹宣布开饭,众人立刻动了起来。他一边招呼着一边开了先前抱出来的两个坛子,道:“今儿观荷节,我这有两坛三年陈的荷花酿,谁要与我喝一碗?来,阿补该喝,阿娘也喝点儿,还有谁,何姑娘要来一碗尝尝不?”
  阿补起身,从他爹手里接过酒坛,见何未染点头,先给何未染倒了一碗,再给奶奶倒了一些,继而给他爹的碗倒满了,又对阿缭她们四个说:“粟娘不会喝酒,你们喝么?”
  阿缭摇头,还不忘提醒他哥:“你可别喝多了,一会儿入夜了咱们还去偷菱角呢,要翻湖里去的。”
  阿初一听要翻湖里去,也连忙摆手说不要,虽然她不坐那个木桶船,但还是怕晕啊。
  小曲是个不怕事的,想着反正有阿缭在,她又不划船,便递了碗过去说要半碗。李苦儿很小很小的时候喝过酒,早忘了是什么味道,看看身边的小曲,又看看隔着一个阿初的何未染,不知撞了哪门子邪了也鼓起了莫须有的雄心壮志,说:“我只要一点点。”
  “一点点是多少?”小曲看似询问,其实绝对是在笑话她。她也不尴尬,夹着拇指和食指说:“一个碗底就好。”
  酒倒完了,阿缭爹便开始招呼大家吃菜,那碗红烧肉早想尝了。他将红烧肉一人一块分了一轮,又连番向何未染道谢,何未染被他谢得受不住,便转而主动地招呼大家尝她的手艺。
  李苦儿饮尽碗中的酒,又苦又涩一点也不好喝,悔了。又拿了碗去接肉,单闻了这香气,就似乎忘了方才苦涩的味道。这红烧肉色泽艳丽,焦香袭人,一口下去甜香浓厚,也极是入味,肥肉油而不腻,瘦肉嫩且不柴,其味美让人回味无穷久久不忍吞下。
  李苦儿被这肉诱得胃口大开,一连扒进好几口饭依旧觉得口中肉香不散。
  粟娘不知何未染身份,尝了那红烧肉,不禁心生佩服,忙向何未染讨教做法,说日后要做与家里人吃。这家里人指的自然是阿缭一家,听得在场的姜家人喜笑颜开直叹阿补娶了个好媳妇。
  何未染也不藏私,将红烧肉的做法细细讲了一遍,待讲全了,天也黑透了。本来大家都奇怪她怎么这般大方,竟将烹调方法授予外人,听了才知道即使她说得再如何精细,也不过是个形式,没有料理的经验和掌握火候的技巧可是不成的。
  同一道菜,同一个做法,烹调的人不一样,还真就有可能做出两个味道来。
  大家吃完了饭,阿缭爹去隔壁借木桶船,往自家木船后头绑。阿缭提议回来后再吃顿酒,方才为了划船一口荷花酿都没沾,回来之后必须得犒劳一下自己,好赖还有菱角做下酒菜。大伙儿闻言十分赞同,何未染也乐意,默默去隔壁人家买了只鸡,请阿缭娘杀了,说回来要做道好菜,权当感谢他们今日的招待。
  几人上船,这回换阿补划船,阿初、粟娘和李苦儿在船上坐着,阿缭带着小曲在后头跟着,顺便教何未染划木桶船。
  “何姐姐,你学会了么?”李苦儿趴在船舷上,苦大仇深地盯着何未染的一举一动,不担心不行啊,美人是好,但命只有一条啊。何未染起先手脚倒是挺别扭的,再仔细研究了阿缭的动作,不多久竟也能有模有样地摆弄船桨了。
  “别急别急,我都说过了,一定不会淹着你的。”
  “那……那你会拐弯了么?”
  “拐弯?不碍事的,回头哪儿卡住了,还有阿缭他们呢。”
  “啊?怎么这样……”
  “苦儿你怕什么呀,出事了大声叫,我和阿缭会来救你们的。”
  “小曲你不厚道,跟阿缭一船就嘚瑟,怎么好意思?”
  “咦?苦儿好像不大愿意跟我一船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
  几人相互调笑,不多久,船已划到了菱田边缘。阿缭示意大伙儿噤声,别被主人家发现了,继而头个解了接船的麻绳,抛回自家船里,便划着木浆荡进了菱田,与小曲忙活着偷红菱了。阿补将何未染的木桶船拉到近前,又扶着李苦儿跨过去。船就跟醉酒的老汉似的摇来晃去,李苦儿怕得要命,下脚都不敢用力,一个步子便要好久,一点点卸下力道,见船稳了才敢继续。
  木桶船是元宝的形状,一边坐一人,李苦儿年纪小,差了些分量,总觉得这船不是平的,直到阿补往她这边放了两块石头才终于稳了。两人就此也划了开去,但不进菱田中心,只在边缘采。
  李苦儿起初还不敢探出身子,手往船边捞啊捞,捞到什么是什么,捞起来借着远处的火光使劲儿瞧,红透的也有,生嫩的居多,还有些早已经被采走了。
  “瞧你,衣裳都湿了。”何未染也不动手采,只看着李苦儿这模样就想笑,压低了声音道:“我会将船稳住,你尽管去采。”
  李苦儿被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瞧瞧身上湿了一片,特别难受,立刻不愿如先前那么干了。尝试着探出身子,船沉了沉,也不见多大动荡,她这才放心,一株一株地仔细找寻起来,很快便得心应手了。
  “何姐姐你看,我们有这么多了,三十多个呢。”
  “呵呵,咱们不急,横竖有阿缭和小曲那两个小黑心鬼呢,你若也跟着采得勤快,明日主人家就该哭天抢地了。”
  “啊?”李苦儿放下手上那捧小菱山,转头去找阿缭的船,俩人兴奋得不成了,手脚那叫一个快,还隐隐能看见她们船里装红菱的篮子,都满出来了。
  “哎呀,那我还是不采了吧。”李苦儿羞赧地缩回手,暗想自己险些也成了黑心鬼,做着贼做的事还得意忘形了。
  “这就够了?”何未染眨眨眼:“若没玩够,倒还可以再采一些。”
  “够了够了。”李苦儿摇手,可不敢在占主人家的便宜了。
  “那好吧。”何未染忽又轻笑起来,笑里还藏着几分狡黠:“我带你去寻样好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艾玛吃是吃了,但吃的不是题目是红烧肉……咳咳,不要在意。下章再吃过。
 
 
第9章 荷花炖鸡(四)
  好东西?这地方有什么好东西可寻的?李苦儿小心肝又抖起来了,她眼见着何未染并不很熟练地荡着木桨就更是心惊胆战得说不出话,只紧张地抓着木桶船边缘好稳住身体。
  两人的船渐渐荡了开去,阿缭他们却似并未察觉,依旧埋头在菱田里“劳作”。李苦儿不知道何未染要往哪里去,对方不说,便也老实地不问,只任自己远离了华灯百里的湖畔,避开了仙乐缥缈的画舫,喧闹渐止,华光隐没,船儿驶入了一片静谧的黑暗。
  慢慢地,连木桨拍打湖水的声音也没有了。李苦儿努力睁大眼睛,好使自己适应现在身处的环境。船还在漂,周围不完全是黑暗,有月光,有远处的灯火,虽说微弱,时间久了却也能让双目看到些什么。
  “何姐姐……我们到底来找什么?”李苦儿的声音本能地小到了极点,她依稀能看见何未染的轮廓,却看不清那脸上的表情。
  “现下戌时过半,尚早,我且讲一个故事与你听。”何未染声线温柔沉静,似有安抚人心的功效,让李苦儿心内镇定不少。她点头,忽又想到何未染或许看不见,便“嗯”了一声。
  何未染将木桨收入船中,任船自流,又拢了拢鬓发,望向头顶那一弯残月,道:“相传百余年前,王母身边有一貌美酒侍,唤作烟女。烟女生于太上老君炼制延年丹时掐错丹诀化出的一缕青烟,她极具慧根,却生性顽劣不服管教。一日,她偷饮了王母的仙酒,醉酒之间逃下凡尘,胡作非为。她所到之处,皆是烟雾弥漫,那段日子,百姓无法劳作,农田日益残败,幼童牲畜走失,还有体弱之人因这烟雾患上恶疾,人间俨然乱成了一团。天上几个时辰,人间已是数月,王母得知此事,怒极,掀翻了手边茶盏。那茶盏掉落到人间,恰成了一池玉湖,王母将烟女打入那湖底淤泥之中,并遣荷花仙子日夜看守,叫烟女永世不得再霍乱人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