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仿生人会有数字爱情吗[幻想]——x马鹿君x

时间:2020-02-13 10:53:36  作者:x马鹿君x

 

 
简介
秦彦的仿生人o419被拆解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早已爱上了它。
 
 
 
第1章 仿生人会有电子爱情吗?
  这一切事情都起源于一个电话。
  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着平稳的毫无起伏的音调,每个词语之间的间隔平均的极不自然,一听就是语音系统设置不够完备的原型机阶段早期仿生人:
  “您好,您的仿生人已经拆解完毕,能够用于回收的零件已经全部进入认领环节,等待循环利用,仅余40千克左右的基础架构。请问您是要领回安葬,还是由我机构直接销毁?”
  “啊?”电话的主人秦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打错电话了吧?”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请问是秦彦先生吗?”
  “是我。”
  “秦国的秦,美士为彦的彦?”
  “是的。”
  “您的仿生人是十年前的原型机,型号original,编号o419吗?”
  “啊……”
  “那么我应该没有打错电话。”机械的语音平静地绞紧秦彦的神经,“您的仿生人o419已处理完毕,请问您要领回它的基础架构吗?”
  秦彦愣怔片刻。
  猛地骂了一句很“人类”很脏的脏话。
  从办公室的座椅上跳起来就往外跑。
  他不过是加班了两三天没回家,家里的仿生人就被人抓去拆解回收了?
  什么鬼?!
  来电的机构离秦彦工作的地方不远。
  他开着车,在工作时间空旷的大马路上狂飙,不过十分钟就冲进预定地点。
  车被他随意地扔在马路边上。
  他连车门都顾不上锁,三步并作两步跳过装饰用的草坪,推开门直闯进去——临进门不忘对着门口那个“‘再见老机型’仿生人互助回收处理机构”的标牌竖一个大大的中指。
  这个机构他是听说过的。
  随着各大仿生人厂商陆续停产旧版本的零件,十多年前出厂的第一批仿生人,可以预见地“走到生命尽头”。
  一批看中这个商机的组织,便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有办仿生人葬礼的,有帮助回收处理的,有搞循环再利用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发展之后,盈利模式渐渐安定下来,形成了固定的“仿生人拆解三步贸易”:
  从想要弃置旧款仿生人的主人手中回收仿生人。
  清洗、拆解,获取可以再利用的零部件。
  把零部件销售给想要继续使用同款仿生人的主人们。
  在同类机构中,“再见老机型”是比较知名的一个。
  因为它是率先把“三步贸易”的理念代入行业的创新领头羊;也因为它规模大,分店数量多,在城市中随处可见;更因为它官方背景,操作正规,几乎从来没有爆出过“未经主人授权强行回收”或是“绑架流浪仿生人”之类,在其他小型的不规范机构中常见的丑闻。
  ……个屁啊!
  秦彦听到服务大厅里滚动播放“正规机构,合法运营,五年未有事故报告,百万完美案例……”的广告,忍不住又竖了个中指。
  “叫你们负责人出来!”他叫嚣着拍着服务台的桌面,“什么没有事故报告?什么完美案例?你们把我的仿生人拆没了!还没同意呢!我还要用呢!我今晚回家还等着他做饭呢!”
  他气急败坏。
  风度全无。
  忽然得到这个莫名其妙的消息,已经够让人生气。
  而服务台里工作的仿生人仿佛无法解读他的情绪一般——哦,话说回来,它的机型太古早,甚至秦彦使用的o149还老旧,的确没有人类的情绪分析功能——机械地确认秦彦的身份之后,不问青红皂白地把o419的“处理报告”塞给他。
  报告显示在一个A4纸大小的pad电子屏上。有详尽的文字描述。
  但秦彦没有心情看。
  他的注意力完全被显示屏下方的照片吸引了。
  那是他的o419。
  被“处理”后的状态。
  在正常情况下,仿生人和人类的外观乍一看是很像的。除了身体表面代表仿生人标记的二维码之外,在不活动的情况下,几乎看不出什么差别。
  秦彦早已把o419几乎当成一个人类。
  乍一看到它拆毁的模样,差点没认出来:
  它表面那层手感细腻的皮肤被完全剥离了,裸露出内部银灰色的金属骨架,骨架内部保护元件被拆卸得七零八落,只剩下几个进入替换流程的核心零件,孤零零地附着在骨架上。
  秦彦只觉得大脑“嗡”第一声,仿若被沉重的钝器直击,一时眼前金星直冒,几乎无法呼吸。
  仿佛生怕他不够崩溃,接待他的仿生人服务员摁了摁屏幕:“这是拆解完成之后的标准照,每个回收的仿生人都要照的,嗯,相当于你们人类的‘遗像’吧,请您看看,对照一下二维码,确认确实是您的……”
  o419的面部大图毫无征兆地赫然出现在秦彦眼前。
  大抵是为了识别二维码方便,脸部得皮肤没有被剥除,只是合上了眼睛,看上去就像睡着一样。左边下眼脸之下,代表original机型的条形码清晰可见。
  这是秦彦朝夕相对超过十年的脸。
  同在一个屋檐下,睡在同一张床上,无论做什么,这张脸都陪伴在他的身边。
  他靠过那有些过分光洁的额头,蹭过那小巧的挺翘的鼻尖,亲吻过那薄薄的总是不够湿润的嘴唇,还有睫毛长得像蝶翼一般的眼睛……
  这个眼睛……
  秦彦皱起眉。
  这个眼睛,甚至这张脸,他都应该十分熟悉才对,可现在看来,却又觉得有些陌生……仿生人是没有确切的“死亡”的概念的,它们只有“退役”、“停机”、“拆解”,“死亡”对于它们来说,理应只是“睡眠”或者“停机维护”的一种延长状态才对……
  秦彦看过其他被遗弃,进入循环阶段的仿生人。
  即便脑袋被拆下来,只要接上了电源和主机,依旧神采飞扬、生机勃勃。
  然而,从他自己的o419脸上,他却确凿地看到了“死”……
  这是……
  “original机型的眼珠停产得很早,”接待仿生人的察言观色技能不合时宜地上线,顺着秦彦的目光解释道,“现在是紧俏商品,一拆解就立刻被预定……”
  “我【哔】【哔】【哔】!”理论上来说,仿生人是不该觉得疼的,所以o419不会疼,但作为拥有者,秦彦替它疼——他只觉得五脏六腑骤然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捏住,剧烈的疼痛逼得额角青筋直跳,他像一匹受了伤的龙一般咆哮着跳起来,把污言秽语当做愤怒的火焰喷吐出去,“叫你们主管来!今天这事不搞清楚我特么和你们没完!”
  主管很快赶来了。
  同样是仿生人。
  左眼下眼睑之下的条形码显示,它是和o419同批次同型号的“兄弟姐妹”——编号是o114,外形是女性,确切来说,应该是o419的“姐姐”。
  它温和得体的发言也的确很有“姐姐”的风范:“我也是original型,知道零件停产有多可怕,同型号的仿生人们应该守望相助。我们绝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可以被救援的同伴,更不要说毫无理由地拆解它们了。”
  大抵是发音程序的问题,它的说话方式和o419有几分相似。
  秦彦心中莫名地掠过几分异样的亲切感——如果都是人类的话,他是不是应该叫面前这位o114女士“大姨子”呢?古怪的念头安抚了刚刚还很暴躁的人类,他略微冷静下来一点。
  但这样的冷静,很快又被o114接下来的话打破:
  “然而秦彦先生,我们的程序是完全合法的。而且是慎重的。事实上,我们是接到您的委托,在您的强烈要求下,才帮助你报废并回收一个还能正常使用的仿生人……”
  “不可能!”秦彦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我才……”
  o114没有让他把脾气发完,默默地从随身的文件夹里抽出两份纸制的文件,整齐地并排摆好,推到秦彦面前:“这是您提交的申请,和获批后的全权处理授权书,请您过目。”
  两份文件最下方,赫然都有秦彦的签名。
  亲笔签名。
 
 
第2章 拆解原因
  “这不可能!”
  下意识地,秦彦立刻否认——尽管那纸上的笔迹就算他自己看来,也确凿无误地应该是出自他自己的手。
  “这绝不可能!我怎么可能签这种东西!”
  然而他还是第一时间否认了。
  并且接二连三地使用了不止一种句型。
  开什么玩笑?
  他和o419一起生活已经超过十年了,朝夕相处,日夜相对,同食同寝,一起工作。
  对于他来说,o419远不止像其他人眼中那样,是一个辅助生活的工具。
  o419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亲人。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人类的亲人和朋友更亲密,用比较夸张的话说,如果o419是一个人类,那么他们的孩子应该早能打酱油了。
  o419在他的生活中,早已像是水、空气、阳光一样,成为自然和必然,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失去o419之后该如何生活……
  天地良心,他连家用打扫机器人都不会自己驱动!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各种文件书籍在书架的哪个角落!早餐的煎饼都不会自己做!
  现在他已经不知道,回到家之后如果洗完澡,应该到哪个角落去找浴巾和睡衣了,晚上又该把空调内循环设定在什么温度和湿度才能舒适入睡……
  这样的他,怎么可能没头没脑地让人把o419拖去拆了?
  “先生,请您冷静一点,”接待他的o114保持着平和冷静的姿态,推了推做装饰用的眼镜,“我司早已于五年前,引进专业字迹鉴别系统。这是绝大多数需要识别签名的大机构共同选择的权威系统。鉴别准确率超过99.8%。我司一直保持最新版本的同步更新,目前已经能从字形、字体、字间距、运笔方式、笔画力度等方面,全方位多角度地对笔迹进行综合分析。为了确定签名的真实性,我们甚至会向警方提出协作请求。比如这一次,您的签名,就是和您办理身份证时,存放在警方资料中的三个样本签名经过充分的纵向、横向对比,才最终认定是您本人亲自签署的。所以,理论上,并不存在伪造的可能性。”
  o114的发言带着典型的“仿生人味”,平静稳定、条理清晰、具有逻辑,让人类无法轻易找到反驳的缝隙。
  o419一模一样。
  不愧是同厂同批次同型号的“亲姐弟”……
  熟悉的说话方式,在秦彦那原本被怒火灼灼燃烧的大脑上,直泼上一瓢冷水。
  他满肚子火不知该怎么发,愣在原地,思忖片刻,才找了个极其“人类”,浮夸又牵强的理由:“但我对这完全没有印象!我可能是被洗脑或是催眠了!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签下的名字!这样的签名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我司曾经遇到过此类情况,”o114又完全社交式地推了推眼镜,“为了避免引发纠纷,在比较敏感的案例中——比如,像o419这样,还完全在服役期,状态良好没有外部损坏的仿生人拆解案例——都要求仿生人的拥有人,手持身份证录一段证明签名有效的视频,作为辅助证据。这是您的录像。”
  o114说着,把手里的pad重新放到秦彦手中。
  pad屏幕上,显出家的书房,先是书柜,然后是他布满文件的书桌,最后是秦彦本人伏案工作的背影。
  “主人。”秦彦听到o419的声音。
  下意识地想要回应,才记起o419已经不在了——这是视频里的声音。
  他看到视频里的自己应声回头:“小九?怎么?”
  “这文件的签名,需要拍一个视频,证明它是您签的,并且是在意志自由的情况下签的,具有完全的法律效应……”
  “哈?”视频里的秦彦露出一种匪夷所思的表情,“事到如今还哪个机构这么不变通?银行贷款、资金理财不都交给你办了好多年了?那几个私人经理不是早就见你如见我了吗?”他嘀咕着,随手把o419顺便一起带上来的茶点塞进嘴里,全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拍的是一个严肃的、决定他的仿生人命运的视频。
  o419没有回答。
  只是沉默地把拍摄镜头对准他。
  “好了好了,不要为难,我来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秦彦就无法放任o419孤独沉默了,这一天也不例外,只见他的手越过了拍摄范围,把拿着摄像机的o419一起捞进镜头里,对着屏幕外挥挥手,“hello,这是o419,我家的仿生人,他所持有的一切我的签名,准确无误都是我自己签的——这样没问题了?”
  “嗯,谢谢您。”
  屏幕暗下去。
  秦彦的记忆亮起来。
  是的,o419的确让他拍摄过证实签名真实性的视频。就在一周之前。他甚至还记得视频里吃的那种小甜心清甜的口味……
  只是他断然不会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再见到这一段视频……
  这么想来,文件上的签名也很有可能的确是他亲手签下的——
  o419和他共同生活多年,不止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也帮助他打理工作、处理杂物。
  仿生人是不会背叛、也不会做出任何不利于主人的行为的。它们内部共有、法定必须安装的服从指令,决定了它们在服役期内,都是主人忠心耿耿的仆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