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在汉朝养老[市井生活]——元月月半

时间:2020-02-13 10:55:56  作者:元月月半

 文案

谢琅被迫穿越到汉朝,就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危机。家中无粮,房子快塌,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娃儿。
谢琅撸起袖子加油干,有了粮,建了房,皇帝来了,大将军来了,老虎来了,猴哥来了,熊猫也来了......
谢琅仰天长叹,他只想在汉朝养老而已。
 
看文指南:文慢热,入坑前最好有心理准备;
 
 
作品简评
身怀巨宝的谢琅一着不慎,穿越到群英荟萃的汉朝武帝时期。职业导致谢琅不想在汉朝干一番雄图霸业,只想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可生活不听他的。先来了老虎,后来了猴儿,接着狼也来了。谢家俨然成了野生动物园。谢琅就是那个又当爹又当娘的动物园园长……文中主角先隐忍,摸清周遭环境后,锋芒毕露,把乡邻乡亲安排的明明白白,也把家里的小动物收拾的妥妥当当。在古代仍然坚持自己所坚持的。不负于人,也不负初心。文风延续作者以往风格,轻松欢快,语言幽默诙谐,别具一格,值得一看!
 
 
 
 
第1章 谢琅到西汉
  望着房顶上的蜘蛛网,掀开泛黄的粗麻布被褥,一股霉味钻进鼻孔,谢琅疑惑不已,他这是在什么地方。
  嘶!
  突然一阵钻心的刺痛让谢琅轰然倒下,脑海中多出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
  “三郎,醒了?”
  谢琅绷紧神经,不自觉抓住手边的东西,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吱呀一声,破损的木门被推开,进来一位四十出头,盘着头发,身着褐色短打的男人。
  谢琅心中惊疑不定,他真到了西汉?
  如果是真的……低头看去,身上的衣裳和来人极为相似,裤子肥大,上衣过长,身下的床,不对,比床矮许多,没有腿,更像古时的榻。
  “三郎。”
  谢琅抬头看着向他走来的人,试探着开口道,“大伯?”
  “是我。怎么了?”男人蹲下就摸谢琅的脑袋。
  谢琅反射性出手抓住男人的胳膊。
  男人唬一跳,惊叫道,“你——嘶,三郎,你你这是作甚?”
  谢琅意识到来人不是敌人,是他这具身体的亲人,松开手,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尴尬,“……我长大了,您老别总把我当成小孩。”
  “就因为这个。”男人揉揉疼痛的胳膊,这孩子的手劲何时变得这么大?定然是把他当成山黄里的那群浑人了。
  自觉找到答案,男人不好怪罪于他,便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笑了笑,“你到九十岁也是我谢建业的侄子。头好点没?没好伯找他们去。”
  “山黄里的人?”谢琅试探着问。
  谢建业点头,“对,就是他们。”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谢琅前世是名情报人员,因飞机出事而跌入汪洋大海。本以为必死无疑,睁开眼没到传说中的极乐世界,反而变成汉朝的农夫谢三郎。
  谢三郎所在的养蚕里是个由八十多户人家组成的小村庄。此时正值初春,播种春小麦的时节,因连日无雨,养蚕里的里长就组织村里人挖沟引水。
  养蚕里的男女老幼忙活六七天,挖到渭河边,河水却突然变浅了。
  也就意味着养蚕里的人要继续挖。
  挖沟前里正量过,按照之前的挖一定能把水引过去,可几天工夫河里的水少三尺,此乃是不可能的事。
  里正沿着渭河查看,查到上游的山黄里也在挖河引水,而且还挖了两条。
  里正便同山黄里的里长商议,给养蚕里留一点。
  不知怎么没谈拢,里正还被打了回来。
  养蚕里所有人都姓谢,是一个家族的,里正被打,就是自家人被打,养蚕里的男女老幼都不愿意,就拿着锄头、铁锨去找山黄里讨说法。
  谢三郎自是义不容辞跟过去。
  谢建业见大侄子眉头紧锁,像是在琢磨什么事,关心道,“又怎么了?”
  “没,没事。我在想谁打的我。”
  谢琅多出的那段记忆是谢三郎短暂的一生,截止到一个叫谢元的老汉喊,“三郎小心!”一把推开谢三郎。谢三郎脑后一痛,看到飞向他的锄头转向谢元,没等他提醒谢元小心就昏了过去,然后就变成了谢琅。
  谢琅总感觉救谢三郎的那个谢元凶多吉少,“大伯,谢元大哥没事吧?”
  “唉,我来正是跟你说这事。”谢建业脸上尽是懊恼,“里长叫咱们去山黄里的时候,我就该拦着他。”说着又不禁叹了一口气。
  “谢大哥现在在哪儿?”
  “在他家。他儿子要把老谢抬去山黄里,大伙儿正想对策。”谢建业道。
  难不成要私下解决,一命偿一命。
  谢琅从记忆中得知,此时是元光三年,刘彻当政初期,大将军卫青还不是大将军,霍去病还是个孩子,长安城内能臣贤吏诸多,无需担心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养蚕里的里长前去报官,廷尉必然会秉公办理。
  “直接报官。还想什么对策?”
  “愿意报官倒还简单了。”提起这事,谢建业就忍不住叹气,“虽然咱们这边没能看清谁打的老谢,但官府一定能查出来。”
  谢琅点头,“对。他们不想为谢大哥讨回公道?”
  说出来,谢琅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前世在网上看到个小孩偷超市的东西,被超市的人发现后,孩子的母亲当众教育孩子一顿,孩子觉得丢脸,然后就自杀了。当时那孩子的家人也没报警,而是把孩子的尸体抬到超市门口要赔偿。
  “他们想讹钱?”谢琅问。
  谢建业点了点头,“是的。”
  谢琅不好再说什么。他们和谢元是同族,却不是他直系亲属。谢元的儿子不愿意,谢建业去城里找官府,哪怕结果是好的,谢元的儿子没钱可拿,也会因此恨上谢建业。
  谢琅:“大伯来找我,是叫我跟他们一起去?”
  “不是。”谢建业道,“谢元的小儿子前年死了,他小儿媳妇改嫁后,撇下个孩子一直是谢元养着,这事你知道?”
  谢元家在村东边,靠近山,谢琅家在村西头,田地在自家屋后面,他家亲戚也多在西边,以致于他很少往东边去,也跟那边的人不熟,包括谢元。
  不熟谢元还救谢三郎,谢琅想不明白这么仁厚的长者怎么会养出父亲尸骨未寒,就想用父亲的尸体换钱的儿子。
  “我知道。”谢琅问道,“那孩子也伤着了?”
  谢建业:“没有。刚才我不是说大家伙正在商议对策么。”
  “然后呢?”
  “谢元的俩儿子说,他爹是为咱们大家伙死的,又撇下个孩子,他们每家都有三个孩子要养,再养个小七着实困难,希望咱们能帮他们一把。”
  谢琅瞠目结舌。
  以前只知道穷山恶水出刁民。合着古代天子脚下的百姓也是这个德行。
  谢建业一直很羡慕谢元,儿子勤劳能干,儿媳妇持家,比自家儿子媳妇强的不是一点半点。经过今天的事,他宁愿自家儿子懒点,眼高手低点,也比那等没良心的好。
  谢琅不禁问,“这么明目张胆的找咱们要钱,村里人就给?”
  “老的没了,撇下个小的,里正要给。大部分人也赞成。有钱的给十文二十文,没钱的给三五文。”谢建业说着看向谢琅,“我就是来问问你打算出多少。”
  谢琅对上谢建业的眼神,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大伯是希望让他多出点。
  谢三郎的父亲是个打铁匠,他娘善养蚕织布,两口子勤劳节俭,成亲那年盖的土房子住到现在,墙裂开了也没舍得推到重建,是攒了不少钱。
  去年谢三郎的爹娘误食从山上摘的毒蘑菇死去,置办老两口的丧事也没用多少钱。盖因棺材是谢三郎自己打的。
  谢三郎当时能躲过一劫,是他那天病了没胃口。哪曾想到头来还是没躲过去。
  如今谢三郎变成谢琅,他家的钱没变,他推脱没钱,谢建业也不信。可让他把钱给那种人,谢琅宁愿扔在水里听响声。
  “大伯希望我出多少?”
  谢建业:“你出三十,我出二十,咱俩凑够五十?”
  “您还真大方。”三十文足够做两套细麻布衣裳了。可真是慷他人之慨,行妇人之仁。谢琅看一眼自己身上全是补丁的衣裳,没好气道。
  谢建业叹息道:“人都不在了,就别计较那么多了。”
  “钱给他们就会养那孩子?”谢琅很怀疑,别是想把侄儿卖了。卖?谢琅心中突然有个主意,“我的意思是好好养。”
  谢建业没懂,“什么好好养?”
  “他们家孩子有什么,那孩子有什么。”
  谢建业习惯性想说,这是一定的。可他一想到谢元的儿子都要把老父亲的尸体抬去山黄里讹钱,对于侄子,多半会把那孩子当成奴隶。
  “这点都做不到?”谢琅问出口,就已料到是这个结果,也更加坚定心中的想法,“大伯,我想养那孩子。”
  谢建业:“养什么?”神情一滞,“孩子,你,你想养那孩子?你才十七,养个孩子将来怎么成家?三郎,是不是脑袋还疼,等着,我去给你找巫师。”
  谢琅伸手抓住他,“大伯,我好好的。”注意到到自己的右手,忽然想到跟随了他半生的千里江山图。
  不动声色地摊开右手放在粗布被褥上,只有他能看到的千里江山图安然无恙,谢琅顿时放心下来。
  千里江山图是个大千世界,里面有山川河流和大海,有春夏秋冬四季,总而言之,世间有什么那里面就有什么,除了人和飞禽走兽。
  谢琅前世大学军训的时候被选中,然后带到特殊部队,成为一名情报人员。这个“千里江山图”就是一次执行任务,躲避敌人的围追堵截,快要饿死的时候突然出现的。
  有了“千里江山图”,养个孩子对他来说一点也不困难。何况还能给自己积福,还能报答谢元的救命之恩。
  谢建业不知自家侄儿已变成谢琅,也不知他来历非同寻常,就问:“你为什么要养那孩子?”
  “谢元是为了救我而死的。”
  谢建业脱口道:“你说什么?”
  “不是他推我一把,脑袋被开瓢的人就是我。”谢琅实话实说。
  谢建业张口结舌,“……真的?”
  “千真万确。我刚才问你他没事吧,就想跟你说这事。”谢琅道,“听你说他俩儿子要找山黄里的人讹钱,就不打算说了。
  “可一想到被谢元捧在手心里的小孙子,以后过得猪狗不如,我心里不安,才决定告诉你。大伯可不能说出去。”
  谢建业连连点头,“我知道,被那俩混东西知道了,会拐过来讹你。”
  “是的。大伯现在还劝我?”谢琅问。
  谢建业见不得才四岁大的孩子沦为奴隶,不好再劝,“你养也行。以后呢?”
  “我现在十七,过个七八年再成亲也不晚。到那时那孩子也大了,不用我看着,还能帮我看孩子。”谢琅道,“不想给他找媳妇,就送他去军中建功立业,村里人也不会说什么。”
  谢建业仔细琢磨一番,“你说得对。再说你一年省下一吊钱,攒个七八年也够给那孩子娶妻的了。”
  “大伯说得对。我讲的是最坏的打算。”谢琅道,“只是我还有个担心,我把那孩子养的懂事有礼能赚钱,谢元的俩儿子会不会跟我抢?”
  谢建业点头,“有可能。”
  “那能不能过继给我当儿子?”谢琅问。
 
 
第2章 收养小七
  “不可!”
  谢琅吓一跳,不禁问:“为何不可?”刚才不都已经同意了么。
  “差辈了!”
  谢琅愣了一瞬,明白过来“辈”是什么,谢元和谢三郎同辈,谢元的孙子得喊谢三郎爷爷,“那就给我当孙子。”
  “孙子?”谢建业皱了皱眉,“按照辈分是得给你当孙子。”
  谢琅:“那就成了。”
  “想好了?”谢建业再次提醒他,“这事定下来,再苦再累都不能抱怨。”
  谢琅点头,“我知道。累死我也不怨任何人。”
  “呸,呸,不能这样说。”谢建业道,“你想好我就去找里正。里正也担心那孩子到他大伯和二伯家过的人不人鬼不鬼。”
  谢琅立刻拱手道:“拜托大伯了。”
  “你是我侄子,又不是外人。”谢建业按下他的手,就起身往外走。
  谢琅跟着站起来。
  “你别去了。”谢建业按住他的肩膀说道。
  谢琅:“我没事,真的。其实你们把我送回来没一会儿,我就醒了。当时不敢乱动,就在榻上琢磨浇地的事。”
  谢建业顺嘴问:“琢磨出什么没?”
  “您还别说,真有个主意。不用挖沟引水,以后也不用再看山黄里的人的脸色。”谢琅见他想说话,“先别问是什么,因为大家不同意,我说出来也没用。”
  谢建业指着自己,“我是你大伯。”
  “我知道你是我的好大伯。”谢琅找到草鞋,趿拉着鞋就把他往外推。
  走到门外,不出谢琅所料,院里臭气熏天。
  谢琅现在的家很大,三间正房两边还分别空有两丈,如果全盖上,可以盖六间房。
  院子就更大了,足足有七丈长。
  谢琅从记忆中得知谢三郎的父母盖这么长的院子,是打算过几年修六间正房,在东西两侧修几间偏房,三郎一半,他们老两口一半。将来儿媳妇愿意跟他们一起吃饭,就一起过。不愿意就直接分开,也省得折腾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