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舟/浮梅】 矿石病——Cathxx.

时间:2020-02-13 14:10:21  作者:Cathxx.

 

 
  SUM:一颗陨石坠落在乌萨斯无人的旷野中,带来了未知的病毒。诡异的疾病悄无声息地传播,寂静日常下暗潮汹涌,人们却对此无知无觉……
  说明:
  1、现代背景,现实题材。
  2、全能刑警浮士德 × 天才研究员梅菲斯特。
 
 
第一章 01
  泰拉国立专科医院,住院部十六层。浮士德踏出电梯,迅速穿过空旷走廊,打开了目的地的房门。房间里的警员们纷纷回过头来,浮士德原地站定,向他们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乌萨斯刑警一队队长浮士德,前来增援。”
  窗边聚着几个看上去就资历丰厚的警官,其中一个连忙迎上来,伸出双手与浮士德交握:“我是本次行动的队长。谢谢你的特别支援,我们特警队欠你一个大人情。”
  浮士德摇摇头:“不必。人质情况如何?”
  病床变成了临时会议桌,特警们围在床边,被单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图纸方案。队长把浮士德领进门,表情很是凝重:“相当糟糕。被挟持的医生已经受伤昏迷,人命关天,我们打算采取突入方案,需要你的狙击协力。”
  一层之隔的楼下,便是人质挟持的第一现场。浮士德能清晰地听见歹徒的嘶吼,其中夹杂着特警谈判组冷静的劝导声:“狙击难度评估?”
  队长推来一张狙击点示意图:“这栋楼是这附近最高的建筑,不管哪处狙击点,都有接近六十度的仰角。我们的狙击手无法胜任,只能从刑警队把你‘借’来了。”
  浮士德扫了一眼平面图:“有实时影像吗?”
  几架无人机悄无声息地悬停在楼下的窗边,把房内情况拍摄得一清二楚。一位特警给他递来了监控终端,屏幕上,歹徒正缩在房间的最里侧,举刀威胁前来谈判的警员。被挟作人质的医生一身鲜血,已是气息奄奄的样子了。
  浮士德估量了一下房间距离,点了点头:“可以狙击,但需要突击组的配合。”
  警员们顿时鼓舞起来,连队长的表情也放松不少——众所周知,只要这位传奇枪手点头,任务就成功了大半:“您要选择哪处狙击点?”
  浮士德却放下了身后的狙击步枪。他拔出腰间的手枪,打开弹夹确认了一眼,又看了看一边的窗户。
  “有索降绳吗?”
  五分钟后,浮士德于狙击点就位,向身后比了一个“OK”的姿势。
  此时,狙击手正垂直立于医院十六层的外墙上,腰上绑着小臂粗的索降绳,几个特警队员在房内紧紧拉着绳子,共同支撑起了他的平衡。
  除了将近五十米的空气,他面对的只有医院停车场的水泥地,那里空空落落的,没有车辆,更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狙击手丝毫不见慌乱,他最后调整了一下平衡,再把耳麦塞得稳了些。
  窗边的警员操纵着遥控器,一架无人机悬停在他的面前,机载屏显示着劫持现场的实时画面。耳机里传来突击组的就位讯息,浮士德紧盯着屏幕,在半空打开保险栓,给手枪上了膛。
  3,2,1。
  在突击组突入大门的那一刻,狙击手犹如神兵天降。特警队员松开了索降绳,浮士德倒悬着出现在窗外,干净利落地扣下扳机。
  反劫持战斗没有第二枪的机会。在歹徒被突击组吸引注意力的那半秒,子弹划破空气,精准地击入了歹徒的太阳穴。凶器落地的声音在房内响起,浮士德却无暇再看,在子弹射出的瞬间,狙击手蹬了一下外墙,在空中转正身体,稳稳地落在窗台上。
  挟持者被击毙,医护人员冲了进来,把受伤的人质抬出了病房。浮士德这才松了口气,他跳进房内,解开了腰上的索降绳。
  特警们聚到他的身边,对他报以敬佩的掌声,浮士德笑着摇摇头,把手枪别回了腰间。
  任务完成。
  人质被推入了ICU,特警队收队,警戒线解除。浮士德试图低调离开,却被特警队长眼疾手快地截住了:“别走啊,大功臣。”
  浮士德有些无奈:“表彰的时候别提我名字,拜托。”
  队长露出了惋惜的表情:“能想到在那种地方狙击,真是艺高人胆大。凭你这身本事,别说特警,不当特种兵都可惜了。”
  那位神枪手却只是笑了笑。他把狙枪背到身后,从脖子上取下一枚戒指,戴到了左手无名指上:“不说了,别给你们领导把我挖过去的理由。有缘再会。”
  队长也笑了:“希望这样的缘分能少一些。”
  浮士德向他摆了摆手,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他把狙枪放到了副驾驶上,那里除了他的宝贝武器,还躺着一束娇嫩的白色百合。
  浮士德把百合插进花瓶里,脱下刑警制服,开始洗手作羹汤。
  炖汤的咕噜声溢出厨房拉门,绒绒暖光飘满了整个房子。在浮士德热锅的间隙,电视播报了起方才的恶性伤医案件,主持人用着一板一眼的语气,对事件进行了公示:
  “……受害医生手部受伤,生命垂危。据犯人透露,他挟持并试图杀害医生的理由,竟是觉得医院服务态度不好……”
  特警队长出现在屏幕上,绘声绘色地描述着狙击手将犯人一枪毙命的精彩情节。神枪手拎着锅铲,把煎好的牛排放入盘中,又关掉了炖锅的火,盛出两碗奶油浓汤。百合的香气萦绕在餐厅内,浮士德铺好桌布,逐一摆好了碗碟刀叉,在他端出红酒时,大门恰好被敲响了。
  好吧,这家伙又不带钥匙。
  浮士德打开门,一只白影子立刻从他身边划进浴室,快得连狙击手都没有看清。浴室传来了落锁的声音,浮士德哭笑不得,帮他把客厅的门关上:“消毒水在架子上。”
  话音刚落,门后立刻传来了瓶瓶罐罐逐一倾倒的灾难声响。浮士德走到浴室前,无奈地敲了敲门:“开门,我帮你找。”
  “不要!我出差三天了!身上全是病毒!”
  浮士德叹气:“你去的是专家交流会,不是哪处疫区。”
  “我不管。挂着的衣服是干净的吗?”
  “是。换好了就出来吃晚饭。”
  门后的水声停止了。梅菲斯特拉开门,一下子撞进浮士德怀里,在他身上乱嗅乱拱:“我闻到了奶油味!”
  “牛排和奶油浓汤。”小白毛的身上满是消毒水的味道。浮士德拨了拨他的刘海,在他的额前印了一吻:“欢迎回家。”
  梅菲斯特笑着抚上他的脸,银戒在无名指上闪闪发光。
  “我回来啦。”
  电视新闻切换到了下一条。梅菲斯特举起酒杯,碰了碰浮士德的杯口:“我在车上看到新闻了。恭喜完成任务,神枪手。”
  浮士德的表情暖了暖:“也祝贺你完成任务,流行病专家。”
  “出个差而已。”梅菲斯特喝了一口浓汤,露出了满足的小动物表情:“‘安魂日’你要值班吗?”
  “我请假了,陪你。”
  “好巧,我也是。”梅菲斯特再次拿起红酒,“敬久违的约会。”
  浮士德倒是有些愧疚:“抱歉,结婚那么久了,蜜月……等我攒个长假。”
  “不急。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的身上又多了一个课题,塔露拉姐姐大约是想要我的命……牛扒真好吃。”
  浮士德看着梅菲斯特狼吞虎咽的样子:“你……出差三天都吃了些什么?”
  小白毛眨眨眼。
  “……家里还有能量棒吗?给我补点库存。”
  浮士德叹气。
  小白毛蹲在洗衣机前,盯着翻来卷去的滚筒。厨房里隐隐传来水龙头的声音,梅菲斯特摸过去,从后面抱住了浮士德:“‘安魂日’怎么安排?”
  浮士德把洗好的碗碟放进消毒柜:“想去哪?”
  “乌萨斯大型传统节日,去哪都是人山人海。”
  晚间新闻进入了尾声。梅菲斯特盯着电视屏幕,突然提起了一个奇怪的话题:
  “对了。不要接近郊区的陨石坑。”
  电视上正播放着乌萨斯陨石公园的宣传广告。浮士德愣了愣:“政府不是把它开发成公园了吗?”
  “嗯。就不提可能存在的危险物质,陨石刚落下不久,研究人员都还没撤离,政府居然敢放游客进去破坏科考现场,真是太离谱了。”
  “为了蹭‘安魂日’的热度吧,开发商想趁机捞上一笔,政府也正好多个吸引游客的噱头……那个陨石怎么了?”
  梅菲斯特瞟了眼屏幕上的大石头,皱紧了眉:“下陨石坑的数个研究员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状况,症状和流感很像。公园一口咬死和陨石无关,研究院为了保险,不顾资本方劝阻,还是报了疾病控制中心。”
  浮士德擦干净手,把梅菲斯特牵出厨房:“你们科研圈的消息真快。”
  “疾控本部就在我们研究所的马路对面诶,那个戴黑蓝兜帽的奇怪男人老是跑来我们这里借霜星,每次都被W关在门外。”
  “也不一定是陨石的影响吧,现在正好是流感高发期。”
  “希望如此。”梅菲斯特把浮士德按坐在沙发,“最近做好防护。”
  梅菲斯特坐到了他的腿上。浮士德扶着他的腰,生怕他滑下去:“好。”
  小白毛盯着浮士德的红瞳孔,舔了舔唇。
  “我是说,从明天开始。今晚……就不用了。”
  小别胜新婚,无防护的面对面交流从客厅进行到浴室,最后结束在卧室的床上。梅菲斯特窝在爱人的怀里,蹭了蹭他的肩颈:“‘安魂日’那天,陪我去见妈妈吧。”
  浮士德点点头,抬手关掉了台灯。
  “好。”
  尖锐枪声划破天际,惊起了枝丫上的群鸟。浮士德推掉弹夹,摘下目镜:“报靶。”
  “五发全命中,四五环九……我的天。”负责报靶的警员目瞪口呆,差点拿不稳记录的平板,“你是怪物吗?!”
  一旁的刑警拍了拍可怜蛋的肩膀:“没四八,必新枪。是吧,队长?”
  浮士德摆弄了一下手上的新武器:“比想象中不顺手。”
  刑警重新回过头,对报靶警员道:“这可是一个能够倒吊射击的家伙。手枪,八米距离,一枪爆头——你以为这是什么概念?”
  浮士德走下训练场:“传得那么快?”
  下属刑警把警员丢到身后,一把揽上自家队长的肩:“喏,就隔壁,玩了命的传。”
  “怎么传我都不会去特警的,别为难我这个已婚人士了。”
  “也是。娇妻在家暖房子,谁想去涉险哦。”
  他们的队长非常年轻,却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与冷硬。但在提到另一半时,那位神枪手的轮廓一下子温柔了不少。
  “不是娇妻。他是一名不亚于我的战士——我们各有各的战场。”
  打靶训练刚结束,浮士德就收到了增援巡警的巡逻通知,他刚刚传达给下属,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来者是队里年纪稍大的老警察。浮士德回忆了一下,增援名单他也在列:“叔。有什么事吗?”
  “报告队长,我今夜得和小女儿的准婆家见一见,能不能申请调班?”
  浮士德刚想说什么,手机屏幕恰好亮了起来。他分神瞟了一眼,点了点头:
  “我替你吧。‘安魂日’我请了假,组织统筹就交给你了。”
  老警员欣喜不已,向他行了个端正的礼:“是!”
  他的战士给他发了个讯息,告诉他研究所今夜加班,要浮士德晚些再去接他。
  浮士德结束巡逻,直接将车开往了乌萨斯国立科学院。科学院的保安早已眼熟这个帅哥刑警,二话不说就把他放了进去,浮士德拎着热牛奶,还没走近病毒研究所的大门,就远远地听到了对骂的声音:
  “……就借给我们呗,反正你们也用不上?”
  “不借!实验室不借,器材不借,霜星更不借!”
  “我们疾控会在媒体面前表扬你们的!点名那种!”
  “谁稀罕啊兜帽混蛋——”
  浮士德叹了口气,和被关在门外的男人打了声招呼:“博士,晚上好。”
  博士早就认识他了:“哦,浮士德。能不能跟你家梅菲斯特说说,事态紧急,让他们帮我们罗德岛一把……”
  梅菲斯特打开玻璃门,将浮士德一把拽了进去。W迅速把门重新关上,还落了电子锁:“拉拢家属更没用。”
  蓝黑兜帽的男人扶额:“你们‘整合运动’不是天天吵架吗?怎么现在那么团结?”
  W冷笑:“内部事内部解决,现在一致对外。”
  塔露拉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门后。暴君大人越过W,直接落下了歇业闸门。
  小白毛把浮士德带到办公室,把满地文件踢开,在废纸中寻找自己的私人物品:“说个笑话。前阵子上头派了个官员来检查,那个脑满肠肥的家伙——对,就是你站那地方,往那儿一立,开口说,‘你们这儿那么乱,很容易滋生病菌的’~”
  梅菲斯特模仿得惟妙惟肖,浮士德被他逗乐了:“然后呢,你们怎么对付他了?”
  梅菲斯特向铁闸门的方向努了努下巴:“和外面那个的结局一样。”
  “那可是政府官员,没问题吗?”
  “我们连人命都不在乎,看上去像会在乎他的感受吗?……好饿,我们去吃什么宵夜。”
  浮士德接过他的包,轻车熟路地走向后门:“沿街找一找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