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逃生游戏里被碰瓷了[甜文]——九流书生

时间:2020-02-13 14:10:52  作者:九流书生

  文案:

  从进入这个学校的第一天起,祁易就接到了一张属于自己的活字卡牌。
  ……
  当学校图书馆钟楼敲响十二点的钟声时,卡牌游戏正式开局,卡牌游戏正式开局,被选中的一套卡牌参与者,就会进入游戏。
  ……
  从高一到高三下学期,祁易已经经历了十八次死里逃生,他原以为凭借自己的手段定能成为活字卡牌最后的赢家,却没想到在第十九次被一个沙雕碰瓷了!
  皮中带稳戏精攻X心狠手黑正经受
  游戏单元楼
  1、网络暴力
  2、孩童失踪
  3、雪山旅行
  4、美味饭馆
  5、校园暴力
  6、池塘的鱼
  7、小蔷薇
  8、人面
  注:希望众人皆能手持名为法律的利剑,驱逐罪恶,守护正义
 
 
 
第一章 网络暴力(1)
  “我恨你们。”
  女生的声音带着哭腔,她站在高楼的边缘,看着底下或是围观,或是闲聊的一群人,露出了讽刺的笑容。
  “你们以为隔着屏幕,就没人知道你们是谁了是吗?不,我知道的,你们都是凶手……好好看着我,我的现在,就是你们的未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要抬起右手将脸上的眼泪擦掉,可是手颤抖的厉害,无力的厉害,仿佛忽然患上了肌肉松弛症,怎么也抬不起自己手。
  “真是对不起了啊,爸爸妈妈。”她似乎放弃擦眼泪这个动作了,抬起头茫然的看着天空,嘴里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想……我想再忍一忍就算了的,但是现在,我真的撑不下去了,对不起……”
  话音未落,她的身影便在一片惊呼中从高楼上坠落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叮咚!】
  【游戏剧情发布:A大的大二女生徐一静在乘坐地铁时,因未给老人让座,被上传到了网络上,激起网民愤怒,进行人肉搜索,使她的生活受到了极大影响,徐一静同学精神崩溃,于今日跳楼自杀。】
  【游戏等级:简单】
  ******
  “开始了是吗?”不远处的小巷子里,祁易将手中的卡牌塞进了口袋中,抬头看向事故地点,那里已经被全部封锁了,但是隔着老远还是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这已经是他第十九次参加卡牌游戏了,虽然每次都险象环生,但是从未输过。
  卡牌游戏,是一个诡异的恶灵游戏,祁易在两年半前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自从中考出了点问题,被迫来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第十三中开始,他的人生就仿佛出现了各种BUG。
  从刚进入学校的大门开始,他就得到了一张诡异的卡牌,听说这张卡牌就是他的命,如果卡牌丢了或者碎了,那他离死也不远了。
  所以这种卡牌又称为“活字卡牌”。
  “要去跟这次的参赛者会和吗?”一个男人从祁易的身后走出,嘴里叼了根烟,他道,“还是准备单独行动?现在是十二点零八分,每隔一个小时翻一次牌,距离下次翻牌时间还有五十二分钟。”
  “还有五十二分钟,不急。”祁易转过身,将男人嘴里的烟抽了出来,捻灭烟头过后扔到了垃圾桶里,道,“别让我闻着烟味,谢谢。”
  “是我忘了。”男人也不动怒,反倒笑了,“你不喜欢烟味。”
  “程诺,看那边,是不是我们的人?”祁易眯缝了一下眼睛,微微抬起下巴,朝着人群密集处看去,只见一个面容貌似清秀的男生被挤在中间,似乎无助极了。
  “噢?”程诺显然也看到了这人,他眯眼问道,“新手还是老手?”
  “不知道,过去看看。”祁易站直了身子,直接往人群处走去。
  由于刚才的事件,这里聚集了一堆看热闹的人,时不时的嘴里还在念叨着几句,诸如,“哎呀,这是谁家姑娘啊,说跳楼就跳楼了啊!”
  “可不是嘛!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想不开?”
  “哎呀,你们是没看到,真是太可怕了……”……
  面容清秀的男生看起来有些瘦弱,他极力想要避开人群,却往往被挤了进去,而且越挤越深。
  忽然,祁易一抬手,眼疾手快的在男生被彻底淹没在人群里之前,将他给捞了出来,顺手扔给了程诺,旋即一闪身又窜进了小巷子里。
  程诺一手揽着男生的肩膀,跟着祁易一同进了巷子。
  巷子里有些暗,祁易又有些近视,他从口袋里抽出了自己的眼镜戴上,这才看清了男生的长相。
  正如他所料,面容清秀,但是算不上多帅,只能说挺耐看的。
  他又默默的摘下了眼镜,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开口问道,“新手还是老手?”
  “这是哪里?你们是谁?我不是在宿舍睡觉吗?怎么在这里?”男生抓了抓脑袋,似乎是有些茫然。
  “新手?”祁易眯缝了一下眼睛,他的眼睛离开了镜片之后,看人又有些模糊了,只好用力的看,这样就显得凶恶很多。
  “你……你要做什么?”男生吓了一跳,蹬蹬的往后退了两步。
  祁易若有所思的靠在墙边,开口道,“高一的?叫什么名字?第几次进卡牌世界?”
  “我……叫许佑,高一的,什么卡牌世界?我什么都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许佑紧张的用手攥着自己的衣角,道,“我明明应该在寝室的啊……”
  “我……”许佑似乎还想说什么,却直接被祁易打断了。
  他转头不耐道:“程诺,你跟他说。”
  程诺无奈摇头,旋即解释道,“白天第十三中和普通高中并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一到晚上,当图书馆的钟敲响十二点的钟声时,卡牌游戏便会开启。在六个小时内找到隐藏在玩家里的凶手,找不到,就死路一条。”
  许佑本还想问些什么,却听到祁易颇为不耐道,“说完了吗?”
  一旁的程诺硬生生的将笑意给压了下去,可唇角还是忍不住往上翘了翘,他笑道,“好了。”
  祁易点头便转身离开,一手垂在身侧,一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朝着某处显眼的建筑走去,他走路的速度看似缓慢,实则非常快,许佑在他身后跟着有些勉强,不得不一路小跑着跟上。
  “那你叫什么名字?你总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吧?不然我怎么称呼你?”许佑有些气喘,呼吸较为滞重,他抹了把额头的汗,无奈的问道。
  “郑常。”祁易头也不回的说道。
  “郑常?好吧……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是要逃命吗?”许佑时而走路时而小跑的问道。
  这下祁易连回答都懒得回答了,他拿出手机,然后塞上耳机,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额……”许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转头看向身旁的程诺问道,“我是惹郑哥生气了吗?”
  “哈哈,没有,他就是那样。”程诺笑了一声,安慰般的拍了拍许佑的肩膀,道,“有什么问题你问我就行了,他不爱说话。”
  “哦。”许佑点点头,问道,“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看见前面那个建筑物了吗?那就是卡牌时间提供的安全屋,参赛者都会在那里聚集。”程诺道。
  “那程哥,你们参加几次卡牌游戏了?”许佑问道。
  “嗯。”程诺停住了脚步,扭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许佑,沉默了半响后才回答道,“三次。”
  “程哥,那郑哥呢?他也三次吗?”许佑跟在程诺的身边放慢了脚步,略带喘气。
  程诺笑了一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不紧不慢的走着,他道,“你猜。”
  “额?这怎么猜得到?”许佑一边走一边叹气,道,“本来在寝室睡得好好的,结果一睁眼就到了这里,真像是在做梦。”
  程诺笑了,道,“你可以继续把这里当做梦境,没有人会拦着你的。”
  他伸手拍了拍许佑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许佑后便径自往前走去,将许佑一人远远地落在了身后。
  安全屋内的气氛几乎紧绷到了极点,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众人仿佛蓦然惊醒,纷纷将目光投向门外,只见一名青年随意的开了门,他身后则是跟着两个人。
  青年随意的摆了摆手,便向一旁的座椅上走去,他状似无意的环顾了一边四周,一共有十三张椅子围成了一个圈,加上他们三个,正好是十二个,还差一个。
  “是死在路上了吗?”一脸上有道狰狞刀痕的壮汉开口说道。
 
 
第二章 网络暴力(2)
  “不一定,再等等。”一女子神情严肃,坐姿十分标准,可祁易只是随意一瞄,便看到她正在颤抖的手。
  “还等什么?已经过去十二分钟了,还有四十八分钟就要翻牌,谁得到了这次的鬼牌线索?”带着围巾的青年看起来有些不耐了,他脚下的皮鞋噔噔的踏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的声响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中极为明显。
  “呵,要是第一次翻牌就能得到鬼牌的直接线索就好了。”脸有刀痕的壮汉朝着围巾青年笑了一下,整张脸显得更加狰狞可怖了。
  女子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她道,“别做这些不切实际的梦了,先逃过这一劫再说。现在已经过去十三分钟了,再等两分钟,如果还没人出现,我们就别管他了。”
  祁易由始至终只是靠在椅子里,他微微垂眸,实则在观察每个人的神态,将他们的一言一行收于眼底。
  “程哥,他们在等谁?什么是鬼牌?”许佑小声问道。
  程诺解释道,“他们说的是卡牌游戏,每一轮卡牌游戏都会从持牌人中选择从A到K,一共十三张卡牌持有者参加此轮游戏。鬼牌就是隐藏在十三个玩家里面的凶手NPC。”
  “那翻牌是指什么?”
  程诺耐心低声道,“从十二点到六点都是游戏时间,在这六个小时里,死亡者将会以各种形式返回人间。游戏每隔一个小时就会翻一次牌,玩家随机翻到“线索”、“谢谢惠顾”和血色“X”。”
  两分钟说快也快,说慢也慢,众人恨不得时间永远停在这两分钟里。
  “好了,到时间了,咱们别管没来的那个了,有些新手找不到安全屋也非常正常,不过这种人一般容易最先被淘汰出局,有些……可能是伪装成了NPC,所以大家小心。”女子深吸了一口气,“啪嗒”一声将手中的怀表关上。
  她看了眼众人,道,“长话短说,老规矩,先自我介绍。我先来,我叫苏青,这是第三次卡牌游戏了。”
  刀疤壮汉哼笑了一声,道,“窦威,第五次卡牌游戏。”
  围巾青年犹豫了一下,道,“江何文,第二次卡牌游戏。”
  众人说了一圈,到了祁易的时候,他微微撩起了眼皮,道,“郑常,第五次卡牌游戏。”
  他话一说完,刀疤壮汉便看了眼他,眼底透着不善,他哼笑了一声道,“别把话说的太早,一般吹牛的人,死的都挺早的。”
  祁易扬起唇角,似笑非笑道,“难得你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眼见二人就要争闹起来了,女子连忙出言阻止道,“过去十八分钟了,还有四十二分钟,别耽误时间了。”
  这话像是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在了每个人的心头,谁也不知道四十二分钟后,谁会翻到血色“X”的牌,刀疤壮汉深吸了一口气,坐回了位置不再说话。
  程诺这才微微一笑道,“程诺,这是第四次卡牌游戏。”
  许佑说,“许佑,第一次卡牌游戏。”
  “新手?”那位名叫苏青的女子转过头,看向了许佑,问道,“你怎么找到安全屋的?”
  “他跟我一起的。”祁易侧头回答。
  苏青笑了一声,她拍了拍手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大家也都认了脸了,开始进行排除鬼牌吧,鬼牌持有者是游戏里的NPC,所以它不可能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大家是朋友结对进来的,就先指出来,好让我们先排除一下各位的嫌疑。”
  参赛者互相看了眼身边的人,旋即有两个女生举手道,“我和杨悦是认识的,我们一起进来的。”
  祁易看了眼这两个女生,若是没记错,一个是杨悦,一个是胡琪,她俩长得太有特点了,杨悦又瘦又高,初步估计大概一米八五朝上了,比祁易都高一点……祁易也才一米八三的个头。
  胡琪则是有些胖矮,估计只有一米五。
  这两人在一块,实在是太显眼不过了。
  程诺接着开口道,“我和祁易是一块的。”他伸手拍了拍祁易的肩膀,笑的极为熟稔。
  “那还有其他人吗?是结对进来的?”结对进来的概率很小,能有两对已经十分出人意料了,苏青也不抱有其他想法,她道,“如果大家没有问题的话,那祁易,程诺,杨悦,胡琪四个人的嫌疑暂时排除……还有九个人有嫌疑。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她看了眼众人,见没人回答,便道,“那好,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七分钟,还有三十三分钟,大家先交流信息吧,安全屋只在第一个小时存在,后面几个小时……几位就看自己的命硬不硬了。”
  命硬,那就活着见明天的太阳;命不硬,那就被抬着出自己的宿舍。
  苏青说道,“按照以往的游戏规律,第一小时是最轻松的,但是越往后面越危险,大家也一定要注意,尽量避开鬼魂。”
  许佑闻言,偷偷凑近了祁易,他问道,“郑哥,我能跟在你旁边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