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八六的砍腿日常[综]——苍家族长

时间:2020-02-13 14:11:36  作者:苍家族长

 文案

【女装大佬设定,前排高亮】
【女装大佬设定,前排高亮】
人类欲望的七宗罪对于情感淡薄的秋霁来说,其实很少能真实地感受到,但是莫名其妙的,当他成为英灵的时候他却能掌控这七种人类原罪衍生的极致力量。
明明是一个情感淡漠的利己主义者,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辗转于三个势力之间还能游刃有余,但是一遇到和弟弟有关的事,哪怕是新收的男朋友也可以毫不犹豫地丢掉(知名不具某大佬:???)。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秋霁就认定了弟弟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可以为了弟弟去做任何事。哪怕后来因为弟弟讨厌他过度的保护欲而选择逃离,秋霁也完全没有一点改变自己想法的意思,即使他真的非常难过弟弟的疏远。
但即使是这么爱自己的弟弟,秋霁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为了能继续保护弟弟而选择从一个一米八的英俊男人变成一米五的暴娇萝莉……
为了活下去,秋霁站在了一座极其狭窄又危险的独木桥上,他始终步步为营,走的小心翼翼,为了能达到最终的彼岸不惜一切代价。直到有一天,有一个讨厌的家伙骑着他的蠢火灵打算带他直接飞过去。
秋霁:除了弟弟,这个世界上只有可利用物品和不可回收垃圾:)
PS:作者智商只有主角的三分之一,如果有ooc,一定是作者智商不够而不是主角不够牛逼。
【以及为一些小警察们喝彩,祝你们新年都没红包。收了红包也出门被偷/掉。不喜的右上叉叉,追着举报有意思吗?实在没事情做可以去考虑给太平洋安一个井盖【微笑】放假了都没作业可以写吗?整天只会哔哔哔哔哔的敲键盘,我不是针对谁,是对那些有事没事就只会举报的垃圾【微笑】
【弟控非骨科】【我……搬家失败了……我的脸好疼……】
【感谢迷雾星云大佬给我写的文案,给大佬跪了】
【弟控非骨科】【我……搬家失败了……我的脸好疼……】
【感谢迷雾星云大佬给我写的文案,给大佬跪了】
 
 
 
第1章 秋霁:开局就死?
 
秋霁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还未处理的文件还有不少,然而今天这个时候已经是很晚了,他差不多该休息了。
  揉了揉鼻看着眼前的这么一幕秋霁还有些呆愣。
 
  宽敞的桌子上摆放着整齐的文件,并不是摆件的文房四宝摆放在秋霁的右手侧,偌大的天守阁虽然说是随着秋霁的心意而建设,但是左手的落地窗被厚重的两层窗帘遮掩的严严实实。右手边可以看到四扇的描绘着金色牡丹纸门,这扇门用整幅画作敲打着金银片而做出来的,虽然说略有些厚重,但是在阳光下会很好看。
 
  可惜……
 
  在房内的这一面他是照不到太阳的。
 
  三年前,秋霁死了。
 
  但是现在他还活着。
 
  说到底死亡是什么?
 
  脑电波平直?
 
  按照教科书上说的生命体没有自主呼吸和运动?
 
  生和死的界限又是什么?
 
  如果说单单是这些条件的话,在实验室中单个情况下并不是不可逆,为什么组合起来就不行了?
 
  这是秋霁一直追逐的目标。
 
  然而死亡却是一只如影随形,他所拯救的人永远没有在他手术台上死掉的人来得多。
 
  秋霁起身走到了对面的会客室,说是会客室也就是一套在壁炉边上不远处的一套沙发,在会客室旁边,秋霁弄了一个吧台,自己的天守阁第一层层高约有9米,分两层,空间看起来相当的开阔。靠在吧台上转过身看着自己的书桌,也是这里唯一有光源的地方,书桌前有着两根支撑柱撑起了一个二楼平台,二楼摆放着一些书架,多数是一些卷轴文档,自己的书桌后面虽然也有一些文档,但多数是一些漫画。
 
  不然就太没有生活气息了。
 
  一边的咖啡壶发出了提示音,秋霁拿起咖啡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醇厚的咖啡在口腔弥漫开来,眼前弥漫着的少许水雾让秋霁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很久以前。
 
  三年前,他的胞弟出了一场严重的事故,多处脏器不同程度的受损,作为近亲的他自然是最好的器官提供者,所以秋霁毫不迟疑让自己作为贡献者。
 
  他没有弟弟就什么都不是,但他弟弟不一样,他弟弟没有他可以活得更好。
 
  这件事情原本是不被允许的,在秋霁的威胁下,最后操刀的他最得意的学生,罗玛尼·阿其曼。一个很奇怪的学生,但是不可否认他在最短的时间内超过了自己。
 
  他死了,可现在活着,还获得了他曾经几乎渴望的魔术回路。
 
  作为活着的代价,他得做一些事情。
 
  比如说……
 
  做个审神者什么的。
 
  他的任务和别的审神者不一样,别的审神者以维护历史为己任,而他,需要自己的刀剑男子暗堕。
 
  时之政府给他的安排工作是打入暗堕的刀剑男子内了解他们的动态。
 
  这个任务之所以会让秋霁来执行,因为秋霁是最近几年为数不多的新人之一,时空检测局内本身也有点内乱的样子,为了保护新人,他们将秋霁派到了下属的时之政府内。
 
  然而时之政府内也没好到那里去。
 
  刀剑男子已经失去了时之政府的信任。
 
  然而……
 
  说是让他们暗堕简简单单,但是大部分刀剑男子都是刀剑,是武者出生,战国以前的好像没有什么下犯上什么的……战国以后的刀吗?
 
  说到底刀剑男子会失去时之政府的信任主要还是因为那个吧?
 
  拥有了改变过去的能力为什么不能改变过去?未来既然是一成不变的为什么不能允许他们改变?
 
  “姬君,今晚的晚餐您还是不用吗?”门外传来了自己近侍的声音,听声音来似乎是很失落。
 
  歌仙兼定,这个本丸的第一把刀,也是秋霁选定的第一位演员。
 
  “不用了,你拿走吧。”秋霁把咖啡杯放在了自动洗碗柜里。
 
  门内的秋霁表示对此没什么兴趣,这三年他没有见过任何一把刀,他在天守阁内布置了结界,日以夜继地将所有的刀剑男子化神之前的主人,还有大致的生平以及现在的喜恶了解了一个遍。
 
  和时之政府联合起来准备了一台好戏。
 
  现在戏台子基本上已经搭好了,就等那些演员上场了。
 
  “说起来,姬君。今天来了天下五剑中的其中一刃,三日月宗近,这是已现形的天下五剑中的第三刃,这样一来我们本丸就有三把天下五剑呢,您要见见嘛?”门外的歌仙似乎像是了想起了什么,开口接着问道。
 
  “没有兴趣。”
 
  “那明天的审神者会议……”
 
  “你去。”
 
  “……”
 
  歌仙端着托盘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微微皱起眉。
 
  他是本丸里面唯一一个见过审神者的刀剑男子,审神者年纪看起来不大,似乎只有十二三岁,最初看到的时候就算是看惯了各种美人的歌仙也是有点惊艳。
 
  他们的审神者有着一张雌雄难辨面孔,黑色的长发下,衬托的皮肤更加苍白,那双金色的瞳孔如同阳光下的细沙一般闪烁着细微的光泽,好看的眉头无时不刻的皱在一起,似乎是对周边的一切都相当不满。原本应该是拒人三尺的表情,在这张面容上却让人忍不住想要逗弄一下。
 
  但他们的审神者身上有着浓烈的血腥味。
 
  似乎是受伤了。
 
  这三年这个血腥味一直没有散去。
 
  透过交换文件时候狭窄的门缝,房间里一直萦绕着那淡淡的血腥味。
 
  审神者的双手、手臂一直缠着绷带。
 
  这次的审神者是个万年家里蹲中的万年家里蹲,她甚至都不愿意见其他的刀剑男子,不愿意吃他们的做的饭菜,不愿意接受他们的任何礼物。
 
  被这样彻底拒绝的还是第一次。
 
  说起来这个本丸奇怪的地方还不止这点,狐之助也很奇怪。
 
  原本是审神者的直属使魔,然而他们本丸的狐之助都不愿意在外说起审神者。
 
  说是审神者对刀剑男子不上心是绝对不能这么说的,每一次的节日,节气,或者说现世有什么新的活动,本丸绝对会搞起来,而且会搞得轰轰烈烈,每年都还不一样。如果说审神者不上心她是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的。
 
  他们本丸可以说是所有本丸中成长最快、最富丽堂皇的一座。
 
  这些都是审神者对刀剑男子上心的表现。
 
  “歌仙大人。”一只狐之助从楼梯上走了过来“姬君还是什么都不吃吗?”
 
  “是的。”歌仙垂下眼轻声说道“姬君,新鲜的食材会在明天上午七点半送过来,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帮我在订购一些膨化食品。”
 
  “只是靠零食过日子可不行啊……”狐之助叹了口气说道“姬君,多少吃一点正餐吧。”
 
  “吃最后一餐吗?”门内的声音传来,还伴随着瓷器破裂的声音。
 
  他们的审神者只要一不顺心就喜欢拿那些易碎品出气,所以歌仙在定期也会补一些好看的瓷器进去。
 
  他虽然也有所联想,但是他不敢问审神者身上的伤口。
 
  与此同时,秋霁收拾着手中的卷轴,现在他觉得差不多了可以上戏台了。
 
  他将卷轴收拾好放在身后的书柜里,一侧的全身镜映出的一个穿着素白和服的长发少女。
 
  秋霁看着镜子发了好一会儿呆,就算是现在他依旧是不习惯这个样子。他原本是一个一米八的成年男子,现在变得只有一米五五不说,每天只能穿裙子……
 
  这也没办法,为了防止他们未来有可能的报复,他必须要保护好自己。
 
  “姬君,这不是这么说的……”狐之助这么说着声音小了下来,就连耳朵都耷拉了下来。
 
  “有什么事情快说。”门内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充满了不耐烦,审神者不喜欢别人关心她。
 
  歌仙端着托盘微微叹了口气。
 
  “夜深了。姬君请好好休息。”歌仙对着门微微颔首后转身告辞,一边的狐之助跟着歌仙离开了天守阁。
 
  天守阁的外围被红枫所包围,本丸的四面湍急的河水将本丸包围,乍一眼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孤岛一般,从本丸的西北和东北地势较高的两侧开了一个闸道口,让河水引流汇集至大广间前。
 
  姬君的天守阁位于本丸的东南方,和大广间隔水相望,天守阁四周种了一些千年红枫,那些红枫树将天守阁牢牢地包裹了起来。
 
  就像是审神者和他们一样,他们之间有着不可跨越的隔阂。
 
  “姬君还是不愿意吗?”天守阁外的长谷部的肩膀上站着一只狐之助捧着一箱文件刚准备去天守阁,在天守阁钱的长廊里,碰到了垂头丧气端着托盘的歌仙。
 
  “是的。”歌仙叹了口气“饭菜还是不和胃口呢……”
 
  “辛苦了。”长谷部微微颔首,对于他们的这位审神者长谷部也是很无奈,获得了人类的身体的刀已经能够以自己的想法活动,然而却被他们的主人拒绝了。
 
  “彼此彼此,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多资料?”歌仙看着长谷部怀里的资料抬起头轻声问道“夜深了,如果不急的话,明日怎么样?”
 
  “我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姬君要我今天无论如何都送过来……”长谷部摇了摇头“我也想要帮忙分担点……但姬君不允许。”
 
第2章 秋霁:开场开场
 
“……”
  这么说着两把刀都沉默了下来,他们算是这个本丸里的元老级别的刀了。审神者对他们的好他们都记得,也想要报答一下审神者,但每次都是被拒绝的。
 
  “说起来,新人安排下了吗?”长谷部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问道。
 
  “我现在正准备去。”
 
  “那,就先这样了。”长谷部掂量了一下自己怀里分量不轻的文件“去忙吧,别让新人等太久了。”
 
  “嗯。”歌仙点了点头。
 
  歌仙没有在锻刀室内发现三日月,虽然没有太多的意外,但夜深了,三日月的房间还没有安排下来,那估计应该是在本丸里和三条家的其他刀在一起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