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与雪女开出的花是百合吗?——花井花子

时间:2020-02-13 17:25:29  作者:花井花子

 

 
简介:
厌倦无聊的日常、有一点点翘课癖的平凡高中一年级生三岛凉花,某一天,她在巧合之下知道了校内最恐怖、别名“雪女”的同级生是『XXXX』。就这样,凉花和“雪女”的奇妙关系开始了。
 
第一章 纸飞机狂想曲[Rhapsody]
 
001
 
一起翘课的宫守提议「折纸飞机吧」可谓是一切灾难的源头,几个小时后的凉花大概会作出如此结论吧。
 
时至暑假前夕,普通高中生们的心思早已放在了“暑假”这一件大事上,任谁都不会把精力投入到那走过场式的课程里。就在这么的一个炎热的下午。
有两个没耐心的废人受不了那沉闷的课了。
 
「干嘛要和宫守两个人折纸飞机玩不可啊」、凉花的这句抱怨估计进得了宫守的耳朵也叫不动漫不经心的她吧。
她从挂满饰物挂件的书包里抽出印着『暑假安排』的通知书,一边「嘻嘻」地笑着一边灵巧地折起了纸飞机。
尽管口头上对折飞机有异议,但是跟宫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到现在差不多也腻了。凉花从自己的书包里翻出数学试卷,默默地折起了不知有多少年没折的纸飞机。
 
「小凉花,暑假有什么安排?」
 
不一会就折好了纸飞机的宫守忽然这么问起。
高中一年级的夏天,而且是人生中最灿烂时期的花季女子高中生的夏天。按理说,这个“暑假”的节目单里应该排满了和新交的朋友们去泳池、去海边、去祭典等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活动安排。
然而凉花的暑假(脑内)节目单上只有“睡觉”两个字,并且每页皆是如此。
 
也就是说、可悲的空虚。
 
朋友很少的她,对暑假只有放假闲得发慌的认识。这么说了以后,宫守嘿嘿地笑着说不愧是小凉花。
 
「宫守是准备跟男朋友激情约会咯?」
 
被人用到“不愧”来形容的凉花自然不服输。她半挖苦地吊起眼来尝试反击。
 
「才不会!!没男朋友啦!!」
「哈哈哈,用得着慌成那样么。于是呢,这次怎么办?」
 
被说中核心的宫守唔的一声夸张地抱住了头,在凉花身边坐下。看到她那样,凉花愉快地用手肘顶了顶她。
 
凉花和宫守的交情并不算深。
不如说这段到高中才建立的交情还算浅的,所以事实上凉花对她的了解并不深。两人既没有过一起上学放学,也不从未试过周末一起出游。
只是偶然想翘课的时候,偶尔会有个晃着栗色双马尾的小矮子跟着来罢了。两人的关系仅此而已。
那个宫守这回居然主动来找自己翘课,真是出乎意料。
恋爱吗、回首过去也翻不出同类回忆来的凉花沉湎在自虐式的思考里。
 
「啊——呜——」
 
宫守发出一阵怪声。瞥了她一眼,凉花从她包里拿出了今早很传统地塞到宫守的鞋柜里的信。
 
「『放学后七点,在307教室等你』来着。受欢迎的女人真辛苦啊」
「又不一定是情书……」
 
宫守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小声反驳道。
 
「不不,亲笔书写还特地装到了信封里,而且内容还是叫你放学后到空教室里喔?这都不算情书可说不过去呢宫守同学」
 
凉花露出恶作剧的笑容逗起了宫守。面对坏心眼的她,宫守把自己娇小的身躯缩得更小了。
居然连这种做作的动作都显得如此上镜……凉花在品尝着劣等感之余,抬头仰望热气上涌的夏日天空。
 
「小、小凉花,这种时候该怎么办是好!?」
「咦?问我?问我也是白问的啦白问」
 
凉花笑着摆了摆手。毕竟是这种料啊、凉花用手指夹起了自己微微染成茶色的短发示意。在夏日的阳光下头发的茶色显得更深了。
 
自己和宫守不同,很平凡。凉花如此分析。
虽然会因为自己在女生当中显高的个头而被周围揶揄,但也没有受到过孤立。只是也不属于班级的中心。我这样不可能会碰到好事的、凉花断定。
 
习惯随波逐流的凉花,一直以来都作为教室的背景之一安然度日。
 
可是到了高中以后,这条路线就玩脱了。初次尝试的独立生活、无趣的授课、不适应的环境,最后再加上怠惰的性格。
现在想来可能只是五月病早发而已,但是刚入学的凉花已经因此堕落到被周围的人贴上不良少女的标签了(虽然只有翘课的毛病)。不对,从第一次自主做自己想做的事的角度来看,说是“进化”为不良少女了可能还准确一点。
 
而宫守则是唯一一个会主动和游离于班集体外的凉花说话的人。
她不管对谁都很亲切,也没有怕被班里人敬而远之的凉花,说起话来的口气仿佛是人家的多年好友一样。
虽然刚开始凉花只当她是个吵闹的矮子没有搭理她,但现在两人已经是一对翘课的好伙伴了。
只是和凉花不同,宫守并非每天都翘课。只是偶尔当松口气一样陪凉花一回。
算是相对比较健全的不良。
 
「好歹写个名字嘛」
 
凉花把信还了回去,宫守的目光落在了信上。
对,问题在于信上面没有写名字。
好害怕啊、宫守接着说。尽管表面上一副好奇心旺盛的样子,但是宫守一涉及到异性问题就会变得胆小。这点凉花也是知道的。
 
「嘛,也是啊。简洁过头也叫人伤脑筋呢」
 
凉花笑道,宫守也垂下了眉头烦恼地说声「是啊」笑了笑。
要把纸飞机投到哪去好呢、像逃避现实般嘟囔着的宫守朝着操场,将亲手制作的纸飞机咻的一下扔了出去。
两人就那样呆呆地望着宫守的纸飞机掠过阵阵夏日暑气,滑翔而去。
 
「喔喔!飞得好远!」
 
见到那还不错的飞行距离,宫守忍不住兴奋起来。仿佛要翻过在烈日下热得发烫的屋顶铁栏般把上半身往外探的她,像个小学生一样两眼发光地紧盯着纸飞机不放。
娇小的个头配上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笑容真的很和谐啊、凉花一边感叹一边望着宫守的侧脸。这时,宫守突然一副顿悟的表情迅速回头看向凉花。
 
「我说我说,小凉花……」
「什、什么,突然间」
 
没有放过一时被打乱的凉花,宫守接着说。
 
「假如小凉花的纸飞机飞得没有我的远,那小凉花就替我去看看来者是谁吧!」
「哈啊——!?」
「嗯,那就行了!好主意!」
 
之前一脸愁容的她,表情顿时明亮起来。
宫守老是这样、凉花不由得抱怨一声。经常性异想天开的宫守也不是一次两次这样折腾身边的人了,无论是在好的方面还是在坏的方面。
 
「不,我说啊……」
「假如!!!」
 
强行打断了凉花的宫守,得意洋洋地提议道。
 
「假如小凉花的纸飞机飞得比我的还远,小凉花的暑假作业就全~部交给我负责好了」
「好,我答应那个条件」
 
思考时间用不到0.001秒。凉花以超越人类极限的反应速度答应了这个提议。一边吞着口水想着这种好事可不容易碰到,凉花一边拿着之前折的纸飞机反复演练投掷的动作。
(宫守的纸飞机之所以能飞那么远,纯粹是占了屋顶高度的便宜而已。纸飞机方面不会有差别的。还是身高占优的我比较有利!)
凉花尽可能地把纸飞机的头部捏尖,鼓足力气往手指夹着的纸飞机送劲,最后用力把纸飞机往前一投。
 
「唔,咦咦咦!?」
 
但是,结果却适得其反。被用力甩出的纸飞机没有乘着气流而去,只是凄惨地作自由落体运动往下面掉。那副模样简直像在教育凉花『作业要自己完成!』一样。
 
「啊!!!小心!!!」
 
宫守这时慌了起来用手指住了骄阳下的操场。顺着她指的方向去看,只见在凉花那架陨落了的纸飞机下方(迫降点)有一名女生。
虽说是纸质的,但是一路从屋顶破风直落而且头部尖端向下的物体坠落到脑袋上的冲击有多大,还真不好想象。会扎进去吗?会痛吗?凉花在惊慌之余也只能坐视事情的发展。
 
终于那个时刻到了。
 
伴着“咯跶”一声在屋顶上也能听到的悦耳声音,纸飞机以头部撞歪了的代价漂亮地降落在女生的头上。
确认到飞机平安无事(其实还是有的)落在了女生头上的宫守对此投以担心的目光。而凉花面对一头撞毁了纸飞机的女生则一时语塞。
下一瞬间,女生有动静了。她单手抓住纸飞机,用快要把它撕破的力气摊开了纸。听到凉花「……那张、是不及格的来着」的嘟囔,宫守苦笑了。
 
女生抬起了头来往这边看。宫守不禁吃惊。凉花则是看懵了。
 
从远处也能看出的鲜明、仿佛看穿一切似的眼眸。修长的手脚,娇小的面孔,胜似白雪的肌肤——那份美可谓“脱离现实”。
凛冽的气场甚至让人忘记了夏日的暑气。
 
简单来说,在那的是一个美得让凉花的脑袋宕机的美少女。
 
仿若童话里的公主的她随着风刮起她那美丽的黑色长发,目不转睛地望着这边。
在看到愣在凉花身边的宫守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以后,随即便向凉花投以不怀好意的视线。是在瞪着这边。明确带着敌意。全身顿时冒出冷汗。不是因为夏天。不是因为不舒服。是大脑依照本能发出了红色预警信号。一动都动不了。SOS。身体每一寸,甚至连同眼珠,凉花都被她给"冻"住了。
被烈焰晒得火辣辣的身体迎来剧烈的恶寒,凉花仿佛被带到绝对零度的世界般完全冻结了。
她快速地嘀咕了几声。在这个距离上,声音根本无法以嘀咕的音量传过来。是传不过来,可是,她说了三个字。对于胆怯的凉花来说尤其暴力且猎奇的三个字。
 
“宰了你”
 
足以令人认识到明确的杀意。那就是她对胆寒的凉花说的话。
凉花双腿一弱当场坐倒。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迫力这么惊人的女子高中生。还是说那属于魑魅魍魎之类是我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呢。
 
对,譬如说“雪女”。
 
干嘛夏天会出现雪女啊、不争气地渗出眼泪来的凉花发出哈哈的干笑。近乎死心的感情一下子似雪水融化般渗开来。
 
「呜哇……和雪代同学对视了」
 
最初发声的是宫守。
宫守与坐倒在地的凉花对望一眼,说了声好可怕呢露出表面上的笑容。虽然那也是宫守的一份好意,但她自己也像刚出生的小鹿一样双腿都在发抖。光是站着就很吃力了。
 
「那、那是谁……」
 
凉花尽全力挤出声音发问,立即就引来了惊讶的声音。
 
「咦!?小凉花,不认识雪代同学!?」
「什么认识不认识的,不是我自夸,我连课都没正正经经地上喔!?就连同班同学的脸也认不全,怎么可能还认识高年级的!?」
「不对不对,雪代同学是同年级的」
 
有点被凉花的发言发吓到了的宫守继续说道。
 
「雪代同学,可是隔壁班的名人喔?你没听说过么?“雪女传说”」
「啊啊……呃,一对上视线就会被冻结,一旦在她眼前走过哪怕是教师也会化成灰啥的,是这个学校的七大不可思议吧?」
「说的没错但不是那个啦。不是七大不可思议而是实际存在的人。雪代同学!」
 
哈?凉花不由得惊叫一声,惹来宫守扑哧一笑。笑完了她还说小凉花原来一无所知啊。
 
「才貌兼备却冷酷无情,入学3个月已经甩了超过100人!不论同级生或高年级生只要来告白就统统击沉三天!!才貌双全又是恐怖代名词的酷冷寒冰雪女!!!」
 
宫守激动得又是手舞又是足蹈,带着莫名的得意说了一通。看她说得那么流利,这番描述应该挺有名的吧。接着宫守又说道。
 
「听说两周前她把同班同学送进了医院所以停学了,原来是停完了么……」
 
(喂喂,那是什么怪物啊……)
凉花带着要偷窥地狱般的神色,战战兢兢地透过铁栏往屋顶下看。只见刚才的恐怖已然消失不见,那里只剩下太阳光下的一片土。
 
「太好了已经不在」
 
呼的一下凉花长舒一口气,冷静了下来。
不知是托盛夏烈日的福还是拜宫守带起的节奏所赐,刚刚被雪女冻结的全身感觉像冰雪溶解一样恢复正常。
那种怪物简直不讲道理啊、凉花带着股兴奋劲的接着说道。
 
「怎么想都很奇怪对吧,世界上怎么会有迫力那~么惊人的同级生!?简直是恶的化身!!吓人吓得不浅啊!」
「不过我和雪代同学说过一次话,感觉她不太像坏人啊。虽然很可怕」
 
一边晃着那颗浅栗色的脑袋,宫守一边嘻嘻笑着凉花。居然跟那种怪物说过话,宫守也是另一种怪物么,凉花不禁愕然,愣住不动。
对凉花的感想毫不知情的宫守,接着又多管闲事地加上一句暑假结束以后记得要来上课,认住大家的脸喔。
除了容易想歪,偶尔会冒出异想天开的发言以外,宫守基本上是个好操心又值得信赖的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