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R76】潮波——夜莺与破晓歌

时间:2020-02-13 17:45:00  作者:夜莺与破晓歌

 

 
第一章  1
 
“人类王子落下泪来,眼泪从眼眶里滚落瞬间就与海水溶成了一片。但是人鱼公主没有看见,她的眼中只有那个由邪恶女巫变成的英俊新郎。小人鱼今天是那么漂亮,头上戴着用红宝石与珍珠串起来的发钗,鲜红的宝石在耳垂上跳跃,红火的鱼尾拍起一串细小的水泡,那模样像一团温暖的火焰。
王子突然开始想念他在大陆上的国家来,他的家乡,父母与还有人民——但巫婆用他的容貌和声音幻化成今晚的新郎。这是将腿换成鱼尾的代价,没有了双腿,王子无法再次回到干燥的世界。
‘只要杀死人鱼公主魔法就会失效。你也看见了吧,她并不爱你。’女巫的声音一直回荡在王子脑海中,他痛苦地看着公主脸上漾开幸福的笑容,‘杀了她,你就解放了。’
人类王子握紧手中女巫给他的匕首:传说它与海神的三叉戟一样都是用陨钢打磨而成,可以夺走任何生命。王子下定决心,他用全身的力气去追逐小人鱼与她的未婚夫,然后将匕首插进了女巫的心脏。
就在女巫惨叫着恢复原形而死去的时候,魔法消失了。其貌不扬的人鱼被金光所笼罩,灰色暗淡的鱼尾慢慢蜕变成人类的双腿——王子想张开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人类的身体使他顷刻间就被大海压垮了,海水侵肺部、咸涩水流将他的视线弄得模糊不清。
 
这一刻人鱼公主终于明白了,当时下令撕开渔网拯救自己的人究竟是谁。
 
在公主悲伤的眼神中,王子感觉时间停滞了,变身成人鱼时亲切温柔的海水,现在看起来令人恐惧而又陌生,身体在下沉,一直下沉。不过很快,他的背脊就触及到了坚硬的海床。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未降临,王子却觉得那种酥麻的感觉像儿时母亲的怀抱。
他用人类的眼睛最后凝视着深爱的小人鱼,王子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异变:爱意从身体里钻出来,蓬勃而盛大,如同陆地上的绵延的绿色植物,冲破他被海水泡得发白的皮肤,他的骨骼化成数不清的珊瑚,而他的血,将珊瑚染得比人鱼公主鳞片还要鲜红。”
 
杰克·莫里森觉得以后念睡前故事的话,自己有必要提前确认一下内容——当情节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已经捕捉到了小小的啜泣声;而现在他将书本合上,眼前两个小家伙已经哭花了脸,床铺上掉了一堆闪亮亮的泪水结晶。
“爹地,”哈娜一眨眼,又有粉色结晶从脸颊滑落到柔软水草制成的被子上,女孩抽抽搭搭将头发上的红珊瑚发卡拿下来,把这个小玩意儿高举到莫里森眼前,“我的发卡也是人类王子变的吗?”
 
不,人类根本不可能变成珊瑚,童话都是骗小鬼的。排外的海巫师只会把误闯海底世界的人类变成蠕动的海参,再把他们赶到礁石边上等着人类渔夫捉了做菜。——可是这个解释莫里森并不能说出口,残酷事实会瞬间打碎眼前孩子们天真的幻想。
 
然而莫里森拼命找理由而紧皱着眉头的样子,明显让哈娜会错了意。女孩子眉心发红,又是一副要大哭一场的架势。而被她的情绪感染,身边的黑影同样小脸皱成一团,小章鱼的足腕不安分地搅动着身下用的海葵床铺,其中一条还紧紧勾着哈娜浅粉色的尾鳍。
“当然不是了,我的小宝贝。”莫里森连忙回答,女儿哭个不停已经够他恐惧了,要是把女儿朋友一起弄得哇哇大哭,那今晚的危机指数大概等同于灾难,“王子变成的红珊瑚已经和人鱼公主一起埋葬在海底墓中,灵魂永远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再也不会有坏巫师破坏他们之间的爱情了。”他编着蹩脚的谎言,“你手里的就只是普通红珊瑚而已。”
“真的吗?”小章鱼怯怯地发问,她脸上也粘着薄薄的紫色晶片。
莫里森上前用手指将姑娘们的脸颊擦干净后,顺手将水草上的结晶掸到地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现在故事时间结束,该睡觉啦孩子们。”
莫里森的补充结局明显缓解了故事本来那份悲剧感,虽然还有些半信半疑,但姑娘们总体对此也颇为满意,本来愁眉苦脸的哈娜翘起嘴角,缺了角的门牙也让莫里森觉得特别有趣(她最近正好处在换牙期),小姑娘快速啄了一下养父的侧脸:“晚安爹地。”
黑影揉揉自己哭红的眼眶,很有礼貌地对人鱼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莫里森叔叔晚安。”
 
 
男人和姑娘们道过晚安后将砗磲的白色扇壳缓缓关上。
 
他一如既往地在边上游动——这两个小祖宗可不是什么乖宝宝,好几次莫里森前脚刚关上贝壳,后脚小姑娘们就偷偷溜到游戏房玩玩具了。虽然莫里森也不介意喊着“我看到你们了”这种奇怪的名台词追得她们满屋子又窜又笑,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依旧是‘孩子们必须早起早睡’理论的忠实执行者。
 
女孩们还在窃窃私语刚才的悲剧童话,同情着为爱付出的人类。莫里森在贝壳外听着那些幼稚的对话,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角正在微微上扬。
 
他伸了一个懒腰,潮水在人鱼身边形成无数带着气泡的漩涡,它们擦过皮肤,最终变成一条条细细的白线朝着悠远的海面不断延伸,莫里森盯着水泡,等他回过神来,才终于意识到除了远方潮涌的细微声音外,贝壳里的夜谈会已经结束,哭累了的小孩子们在海葵的簇拥下安稳地进入梦乡。
直到这时,男人才大松一口气地从女儿房间里退出来。他将刚才的童话书塞进自己背囊里,确认大门锁好后,年长人鱼晃动着蓝色背鳍,一头扎进大海幽邃深远的黑暗里去了。
 
 
 
※※※ 
 
 
 
莫里森时常会想,为什么章鱼巫师喜欢住在如此险恶的环境里——岩浆在近乎透明的海床底下翻涌着危险的橙红色泽;粘满巨型藤壶的古怪岩石随处可见;鲸鱼骨刺作成的牢笼悬在半空,不知道犯了何等过错的囚犯早已化成看不出来形状的白骨。莫里森放松身体,让洋流推着他前进——此地的海水也与人鱼所住的区域有着天壤之别——特别温暖的水温使微生物不断滋长,数量之多就连本来清亮的水质也呈现出粘稠又混沌的墨绿,腐坏的腥味通过鳃口一波一波传达到鼻腔。莫里森强忍着不适,当标志性的海底山峰出现在眼前时,男人用力拍打着尾鳍从潮流里脱开身,快速绕过呈尖角状耸立的岩石,靠水流与惯性将黏在鳞片上的寄生物甩出去后,俯身潜入海底洞穴幽暗的入口之中。
 
通往目的地的隧道长且狭窄,数量庞大的钟乳石与石笋使得每一次摆动鱼鳍变得愈发小心翼翼,在前进的过程中莫里森没少擦碰到身边游动的鮟鱇鱼群,一时间莹莹烁烁的光点几乎是在瞬间就将路照亮了。
 
 
 
 
 
“杰克,你今天不仅迟到,而且东西又没有带足。”恶名昭彰的章鱼巫师懒洋洋地坐在宝座上,八条足腕嫌弃地翻动着莫里森的背囊,“之前的约定?‘每周你为我带七个魂球,而我祝福哈娜平安长到成年’现在只有四个,这就意味着下周我要饿三天肚子。”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像黑影一样吃点龙虾或者蟹类?”莫里森有点暴躁,作为一条雄性人鱼,长时间在别人的地盘逗留,就算对方自己并不讨厌,不过神经还是本能地处在高度紧绷的状态,“该死的,我受够每周都要进行这个白痴对话了。”
“她是她,我是我。不要抱怨,造成现在这种状况都是因为你基本没有达成过目标。一周七个要求也并不过分。”戴着白骨面具的章鱼从巨型海螺上下来,他的足腕在莫里森身边围城了一张柔软又危机四伏的大网,将无路可退的人鱼圈在里面,“发挥种族的优势,朋友。”巫师用手臂揽住莫里森的腰,将他拉到自己面前。“去海面上唱唱歌弄几场海啸,或者用你们的泪水结晶诱惑采珠人,再不济还可以操控鲨鱼去咬死几个出海的渔夫,杰克,弄魂球的办法多得是。而你明显是在消极怠工。”
死神——也就是章鱼巫师的名字——他说的不错,弄魂球的方法实在太多了,莫里森却一个都不想尝试。
 
和那些把人类当做假想敌的同类不一样,莫里森对人类一直持中立态度,只要双方互不侵犯,那么人鱼完全没有必要扮演深海恶魔的角色,去夺去无辜人类的性命。
 
于是只剩下一个办法。
 
人鱼每天在离海面很近的地带游动,冒着被猎人发现的风险,搜寻溺亡人类留下来的红黑色魂球,有时候他能找到遭遇海难的渔民,有些是被海盗杀死后抛下船的旅人,也有些是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的亡魂……但幸运女神也不是每天都伴随身旁。更多时候,莫里森就今天一样,底气不足又焦躁不安地与死神对峙。
“哈娜现在四岁。也就是说我已经和你进行了四年这样的不对等契约,”漆黑触须开始裹上人鱼苍蓝色的鱼尾,空闲着的足腕则将莫里森的手臂绑到背后固定住,他们凑得很近,死神几乎能看见对面家伙侧颈上小幅开合着的鱼鳃裂痕,“我想是时候可以取消了。”
 
莫里森瞬间表情僵硬起来。
 
他刚捡到哈娜的时候她还是一尾又小又弱在死亡线边缘挣扎的鱼苗。小姑娘尾巴上的鳞片尚未长成,透明鱼鳞下的骨骼与跳动的血管清晰可见。她被遗弃在莫里森领地的水草丛中,当人鱼发现她的时候完全慌了手脚,莫里森根本没有带小鱼的经历。
 
大海虽然是人鱼们的家,但在看不见的黑暗中总涌动着太多凶险的暗潮。
 
莫里森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找安吉拉,不过这个唯一可以帮助他的善良医生早就不在了——她爱上了人类,用金色尾巴换了一双修长的腿,跟着深爱的褐肤姑娘一起去了那个满是沙子的炎热世界。
 
万般无奈,莫里森只能去求助海底巫师。
 
 
 
 
 
愿望的效果的确和死神所承诺的一样显著,哈娜努力活了下来。活力调皮的小人鱼一直健康成长至今,就像童话故事里说的人鱼公主那般天真可爱,尾鳍光泽饱满,疾病二字仿佛与她形同陌路。
“那就请你好好完成约定,”巫师的声音将莫里森的思绪拽了回来,章鱼触手悬在人鱼的心脏上来回划着圈,“之后两周要是你再无法带齐魂球的话,魔法时间就要结束了。”死神讥笑道,“还有劝你打消把契约内容替换成其他东西的念头。向我许愿的人鱼太多,鳞片与眼泪早就不值钱了。”
 
“我替你照顾黑影那么长时间,难道连句感谢都没有吗?”
 
“少拿你们人鱼的一套来衡量我。章鱼从出生后就是完全独立的,并不需要父母保护。”死神顿了顿,“还有不要以为把黑影捡回来的是我。完全是她自己游到我的领地还霸占了那个不小的螺壳。别搞错了杰克。”
 
说完这些话后,章鱼很快从人鱼身边退开,那股让莫里森无法呼吸的压迫感随着对方离去的瞬间而消失无踪。死神将视线移到白发人鱼带来的背囊上:“来还书了?”他的口气如同认识数年的老友(他们的孽缘的确持续了挺长一段岁月)开始和莫里森攀谈,好似刚才的对峙不存在一般,黑色触手挥了挥从背囊中翻找出来的童话故事, “什么玩意?《大地之子》?”
人鱼活动着被松绑的手臂,除了一些较浅的红色吸盘印子外,死神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更多的伤痕,这个阴晴不定的巫师今天心情大概不错。
莫里森不是没有见过死神向其他许愿者收取报酬的模样,尤其是在他曾经硬生生地扯下了一条人鱼的大半块背鳍后,苍蓝色的人鱼愈发觉得自己还是被幸运女神爱着的,毕竟比起哀嚎与惨叫,多游几十海里的“寻宝”任务还是较为轻松。
“一本悲伤的爱情童话。除了不适合这个年龄段的小家伙们听之外,都挺好的。”
 
TBC
 
第二章  2
 
哈娜手臂下垂,尾鳍一副无精打采地拍着水花,些许本来被冲散的浮藻又难缠地黏上女孩粉色鳞片。爱漂亮的小姑娘这就有点脾气了,她加速摆动尾巴,借着水流的推力游出好长一段,在确保讨厌的绿色物质被水流走后,人鱼小脸一瘪冲着身前的朋友小声抱怨:“黑影,我累了。”
 
这是实话——平时领她去找黑影玩的都是杰克。哈娜喜欢双手撑在爸爸的肩膀上,然后故意用脸颊去顶年长人鱼侧颈鳃口呼出来的水泡,脆弱小圆球“啵”地在皮肤上碎开,水波痒痒的触感总能把女孩逗得咯咯直笑。而当他们搭乘上洋流的顺风车时,还不太会控制平衡的小人鱼老是调皮地松开手,放任自己被水流冲得七扭八歪。习惯她胡闹的莫里森先生则会在小家伙要被冲出水道的时候一把把她揪回来。
 
现在这些乐趣都没了,因为杰克·莫里森要出趟远门。
 
他很早就得离开了,有多早呢?哈娜没有概念,不过那时大概连太阳都还没来得及从海浪做的被窝中爬起来吧?就更别提温暖的金色光芒穿透水层了。
 
出发前一天晚上,杰克告诉哈娜(黑影也在场,不用说小章鱼又来过夜了),她下一周得借住在死神的那里。哈娜看起来明显有点儿不开心,女孩子默默下手拔秃了几簇海葵,又将撕开的触须丢到地上,半天都不吭声。小孩子闹脾气也情有可原,毕竟自从她有记忆开始,从来没有和杰克分开过那么久过。
 
男人瞥了一眼地上的海葵残骸:“乖乖,我的小甜心。”杰克·莫里森挖空心思想让哈娜快乐起来,他对她罗列出一条条暂住的好处,“这次可以和黑影玩上整整一周!还有,你以前不是总吵着要试试看睡海螺吗?可以去试试看。”他说,“章鱼巫师巢穴也是个寻宝的好去处,而且还没人管你们。”到底有没有人管其实莫里森心里也没底,但是据他对死神的了解,难以相处的章鱼巫师可不是一个会唠唠叨叨管束幼崽的家伙——他只希望小烦人精们离得越远越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