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由远及近[都市情缘]——度千岚

时间:2020-02-14 14:56:45  作者:度千岚

 文案:

     如果你相信缘份,那么你一定会认为那次小小的事故不是偶然。
刚开始,
王南望着他说:哥,谢谢你!
邵蔚然却说:是你自己命好,要谢就谢你自己命好吧。
后来,
邵蔚然望着他说:谢谢你!
王南却说:是我自己命太好碰到的你,要谢就谢命吧。
 
 
 
  ☆、第 1 章
 
  距离列车到站已经好一会儿了。从看到大批人群带着各种表情,穿着各种薄厚不一的衣服,操着各种口音的人走出车站一直到现在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出站口,仍然没有看到表妹的身影。
  邵蔚然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指针指在了12点半,心底一股不明的惊慌和担忧还有少许的恼火升起。他自从接到姑姑的电话就来到了车站,到现在已经在车站站了1个多小时了,站着的两条腿又酸又麻,好不容易等到车到站却怎么也不见人出来。
  『这小丫头片子不会耍脾气没上车吧?这可是她妈妈托了一大圈人才得来得进修机会。』邵蔚然暗想着,心里更加焦急起来。他这个表妹是家里的独生女,更是她们老李家这一辈唯一的一个女孩。平时被家里管的紧,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所以这性格难免会任性些。
  虽说表妹任性但却是整个家族中和他关系最好的,也是最理解他的,表妹她们这次来他在的城市学习进修,他是真心高兴的。
  就在他焦急的来回踱步几圈后,思忖着要不要进站台去找找的时候,看到一个小人影拉着一个大皮箱背着个背包急急忙忙的往外走。
  『芳苓』邵蔚然迫不及待的大喊一声。
  \"哎,哥\"芳苓边回应边又加快了脚步。
  『怎么回事?这么半天』等表妹到了出站口马上问道。
  『一不小心睡着了,刚列车员喊我,看着空荡荡的车厢吓我一跳,还以为穿越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芳苓用手揉了揉眼说到。
  『你穿越小说看多了吧,再这么没心没肺的说不定哪天不小心真穿越了,直接把你穿越到贼窝子里当压寨夫人。』邵蔚然边说着边接过了拉杆箱,又递给她一张面巾纸,『擦擦汗,都跑出汗了。』
  芳苓调皮的冲邵蔚然笑笑,『哥,你可别这么咒我,再咒我家里就连一个支持你的人都没有了。』转头看着身材挺拔高大,穿着一身帅气休闲装,走路都带着迷死人的表哥,忽然想起舅妈来。
  想起以前舅妈处处托人让介绍漂亮女孩子给他,当时有一个舅妈特中意,满脸表露的都是那种想直接把表哥送入洞房的表情……想着想着芳苓忍不住噗的笑出了声。
  邵蔚然看着她有点莫名其妙:『傻笑什么呢?快走吧都这么晚了,今晚就先在我那凑合一夜。』说着往停车场方向走去,转头又问芳苓:『怎么坐个车还睡那么死,到站都没听到?』
  『咳,别提了,都怪我妈。从昨儿开始就一直唠叨,让我注意这注意那的,我一共就在这学习也没多少天,又不是小孩子。听她唠叨了一晚上,害得我今天走路都闭着眼走,要不是这站是终点站我都得睡过站。』芳苓一脸郁闷又无耐的数落着。
  『你妈是舍不得你,谁叫你是你家的宝贝嘎哒呢,再说这是好不容易给你争取来得机会,我想要这待遇还没有呢。』邵蔚然轻轻地叹了口气。
  芳苓听了,心里不由的也叹了一下,转头看了看表哥,棱角分明的脸庞,高耸的鼻梁,浓密的眉毛更添几分帅气。不说别的,单凭这样貌,不知多少迷妹曾暗送秋波,可他却一直将人距之千里之外。其中缘由也只有他这个表妹能够理解。『哥,别想太多啦。舅妈他们也是关心你。老人的想法不就是娶妻生子,延续香火之类的嘛。』
  『没事,我好着呢。现在可算是没人管没人问了,多好。』说着冲表妹眨了下眼。到车前先打开后备箱把行李和包挨个放进去,又从后备箱拿了一瓶水仍给表妹。两人对视一眼默默上了车,芳苓知道这事对表哥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虽然现在表现的云淡风轻,但心里未必如此。
  『哥,明天我去报到,你去送我好不好?』芳苓边喝了口水边说到。
  『这还用说,我明天一天都没有安排事情,你这个宝贝嘎哒我不亲自送去,怎么向姑姑交差啊。我还得看看你学习环境,周边安全情况……』话还没说完,就猛地一刹车,同时方向盘快速往左打去,芳苓刚喝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幸好系了安全带才没因为惯性让自己去亲吻前挡风玻璃。
  因为这个时间点路上车很少,后面没有直行车辆过来,所以在邵蔚然看到右侧突然闯出一个人的时候下意识的把方向盘往左转了,但还是感觉人刮倒了,他迅速跳下了车,往右走过去。
  『怎么样?有没有撞到?』邵蔚然看到一个年轻人坐在地上,忙问道。
  『没……没事儿,就是刚我包袱撞……撞车上了。』年轻人惊慌的回答到,声音听上去有点抖,估计也是吓了一跳。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这样也太危险了,没看到斑马线现在是红灯吗?我这正常右转,你就是伤到了你本人也是有责任的』邵蔚然撇了一下这个年轻人,帅气的脸上露出些许怒气,气急败坏的甩出这些话。
  『哥,怎么样啊?』芳苓也着实吓了一跳,趴着窗子问了一句。
  『应该没事儿,你坐着吧别下来了』邵蔚然说完又把头转向了还坐在地上的年轻人。细细打量了一下,20岁左右,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色是那种营养不良的白,一件蓝灰色运动服,不,应该是蓝白色,白色是穿久了已经变得有点发灰,脚上蹬着一双布鞋。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应该是外来务工者,不过看样子应该是第一次出来。
  看到这个人这么个样子,邵蔚然又暗想『这个时候来这么一出,只要不是碰瓷得就好。』
  此时坐在地上的男孩挣着的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慌、茫然、不知所措,并没有流露出其它信息,邵蔚然才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坐在地上的王南虽还处于发懵状态,但还是感受到了来自对面这个身材高大的人的审视目光,更觉惊慌,连忙站了起来,勉强笑了一下,『对不起,我刚没看见,没把你车弄坏吧?』
  王南虽看似镇定说着话,可此时却是内心慌乱,如果对方车真刮蹭了,让他赔车钱,那简直就像掉进了又一个无底黑洞。他不想刚逃监牢又掉进黑洞。要知道此时的他可是捉襟见肘。因为惊慌使得王南体内五胀六肺紧紧的收缩在一起,缩的没有了一点空隙,仿佛再过一会儿就会窒息死亡。
  『划了一道,不过不严重。你这包袱里装的什么武器,这么硬?』邵蔚然摸了摸车上的划痕,甩头对王南说。
  『那…那怎么办呀?要修车很贵吧?』王南想着此时的重点问道,他觉得自己真的要窒息了,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虽然春天的天气还没开始热,但他手心里脑门上同时渗出了汗。
  邵蔚然眯了眯了眼看向他,『这车肯定你给我修了,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没钱吧。这是我名片,有钱了打电话给我,报销我的修车费。』邵蔚然随手从衣服兜里夹出一张名片甩手递了过去。
  其实他并不需要王南给他报销什么修车费,他的车有保险的,就算没有保险,这点小刮擦他也不会特意去修。他理智上觉得这个人一定是没有依靠的,由于某种原因到这里来讨生活。万一撞到身体有什么问题,也能方便让他找到自己。内心中却有一种戏虐的想法,那双明亮清澈、充满惊慌与恐惧的眼神像极了一只落入困境的小兔,想要逗弄一下。《咳咳,这个想法不该有。》
  此时王南却是内心憋屈至极,这刚刚下车还没怎么着呢又欠下了一笔债。那种祸不单行又无可奈何的无力感层层的罩住了他,使他想要大哭一场。强迫自己镇静的接过了名片,喃喃说道:『嗯嗯,我赚了钱一定会联系你,我会说到做到的。』说完还不忘回馈给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是他的习惯,因为生活太苦,日子太难熬,但是越是难熬越是痛苦就越是要微笑,要让那些希望他早日死掉的人失望,也是为了给自己快要活不下去的日子一点勇气。
  『那就好。奉劝你一句,下次过马路要看红绿灯,红灯停绿灯行,看清楚再走知道不?今儿算你运气好,这个点车少,没出什么大问题,如果是平时,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邵蔚然戏虐的说完看了看他的眼睛,亮亮的,清清的,像一弯幽谭清澈见底,让人想潜入一探究竟,还有那个大大的微笑,此刻心底生出了一种想接到他电话的期待来。
  王南听了这些话身子一愣,忽觉一阵感动,虽说这人说话语气不好,但却是一些关心的话,里面带着人情味。可知这些年他就像一棵野生小树春天发芽,冬天蛰伏,时不时还要遭到虫鸟风雨的侵害。想到这里他自惭形秽的搓搓手尽量咧开嘴微笑着说:『我第一次来,有些不熟悉,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谢谢你的提醒。』
  邵蔚然眼神一聚:猜的没错,果真是第一次来。想了想,从后背箱拿出一瓶水递给他,然后拉开车门上车开走了。
  望着快速驶离的汽车,在明暗交错的路灯下,只一会儿就在前方拐个弯消失不见了。
  
 
  ☆、第 2 章
 
  四周一下变得静谧,空中模模糊糊挂着几颗小星,不仔细辨认都无法发觉。王南怔怔的冲着车驶离的方向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看了看手中的名片:邵蔚然,销售部经理,安林国际大酒店……。看着名片一阵恍惚,半晌,用力捏了捏手中的那瓶水,才把名片仔细的收到口袋里。
  自从打算逃离的那天起,自己就一直处于惊慌无助迷茫当中,空荡荡的、轻飘飘的。这种感觉此刻正在慢慢淡化,让他逐渐变得真实起来,重新有了活着的感觉,就像在冬眠中的动物,听见春天的召唤,慢慢转醒。
  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刚刚那个人,那样的样貌,那样的穿着,那样的工作。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很大,大到能让自己安全的隐藏起来,藏在这些连绵不断的高楼大厦和形形色色的人群里……
  他理了理已经有些半湿的头发,用袖子抹了一下额头,紧紧的握了握拳头,心里暗暗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逃离。
  抓起地上的行李,用力甩到肩上。又小心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的是下车后从车站问询处问来的路线,仔细辨认了一下路牌,确定现在走的方向是对的,才又把纸片放回了兜里。
  其实问询处的那个小姑娘很好心的告诉他打个车只要十几块钱就能到,但他连想都没想就决定走着去了。现在别说是十几块钱,就算是1块钱他也是舍不得的。他这次能成功出来多亏了唯一能帮到他的一个人——肖伟。
  那天晚上一直紧张的望着黑黑的夜空,他仍有些茫然无措,只知道再这样下去他就要被困死在这个小屋里了,今天是唯一的机会,因为二婶父亲去世了,他们都去参加葬礼,明天就要回来了。
  他呆呆的手脚冰凉的一直坐到半夜,终于听到窸窸窣窣的开锁声音。 
  肖伟慌乱而急迫的塞给他一张火车票、几个馒头还有几十块钱,里面夹着一张字条。『你快走,到这个地址,外面的大黄狗已经被我毒晕了,直接去火车站』。他二话没说,拎起早已收拾好的简单行李,转头看了一眼肖伟,肖伟紧张的说到『快走啊,被发现就完了。』眼里流露出的满是焦急。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他用力拍了一下肖伟的手臂。然后踏着夜风冲进黑暗开始急速的奔跑……
  这个城市还真是大啊,他边看着路牌边往前走着,也不知走了多少时间,眼前终于出现那个送水站的牌匾时,才猛的呼出一口气,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他紧跑了几步来到跟前。确定无误后,看了看门紧紧的锁着,里面很黑。但也能隐隐的看到里面堆着好多桶装水。
  现在天还没亮,路上没有行人,只是偶尔有一两辆汽车从路上疾驰而过,汽车驶过时那车轮划过地面的声音异常刺耳,而这刺耳声却让他觉得安宁。离天亮还有段时间,于是他走到台阶上放下行李,慢慢打开那瓶水喝了一口,又掏出一个馒头慢慢的啃了起来……
  仿佛听到有人在说话时,王南猛地睁开了眼睛。竟不知什么时候他睡着了,现在天已大亮,天阳已经升的很高。面前站着一个中年人,个头不高很瘦很黑,正在有点怒气的低头看着他。
  看到他睁了眼,中年人又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睡我店门口了?我要做生意了,感紧换个地儿呆。』一边说话一边往外喷着唾沫星子。然后转身去开店门,边开边喃喃道:这人睡的也太死了,踢了好几脚才醒。
  王南猛一醒来,不知身在何处,蒙了一会儿才突然惊觉,忙站起来冲对方笑了一下解释道:
  『叔叔你好,我是王南,我同乡肖伟介绍我来的,他之前打电话确认过这里需要帮工。』
  中年人审视的转头看着他,有些发黄的眼球还布着几条红血丝:『哦,是肖伟介绍来的呀,他倒是打过电话。』中年人又转回头把两扇门推开,『不过肖伟没和你说这是体力活吗?就你这小体格能行吗?这送水楼上楼下的跑你有力气吗?身体要是出个什么问题我可不负责。』中年人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不过对王南身体素质的怀疑也是有道理的。王南虽说身高还行,但由于营养不良脸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全身上下估计都没二两肉,用文弱来形容也不为过。
  但对于王南来说这里是他迈出的第一步,是他新生命的开始,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份文弱里透出了一股强劲的倔强和迎接风雨的坚强。
  心里一急,他差点吼出来:『可以的,叔叔我可以的,别看我人瘦,但我很有力气的,我不怕吃苦,我一定能干好。』说完心头猛的一紧,又赶紧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中年人似乎吃了一惊,怔了怔随即说到:『行吧,那你就试试。以后你叫我王叔就行,进屋来吧。』说完招招手转身往店内走。
  王南赶紧抓起行李,跟了上来。
  『你现在找到住处了吗如果没有可以暂时住在店里,一楼这儿有个小房间,平时是放杂物的,肖伟以前也在这儿住过。』这个王叔进屋后随手把门锁放到旁边一个小茶几上,又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小门『你要是住就收拾一下,把身份证拿给我看看。』
  『好的,谢谢王叔。』王南连忙把身份证找出来递了过去。
  他慢条斯理的拿着身份证看了看,喃喃道『王南是吧,行,身份证我去复印一份。你先收拾收拾,一会儿有人订水就要送了。』
  王南应了一声,看了看四周,走进了小屋。里面乱七八糟的堆放着各种杂物,靠墙的旁边放了一张单人床垫,上面已经布了一层灰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