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喻黄】人海潮汐——海月虚空

时间:2020-02-14 15:00:38  作者:海月虚空

 

 
第一章 01
  听到喻文州说他想结婚了的时候,黄少天结结实实地愣了半分钟。
  消息是当事人亲口告诉他的,在一个和平常没什么不一样的傍晚轻描淡写地就说了出来。
  那天他们刚从港口送走一批货,下车回来坐下,杯子里的茶还没喝一口。
  他愣得笑了出来:“我说你开什么玩笑呢?”
  “我没开玩笑。”喻文州倒是很认真,他坐在那里,惯常一派从容的样子:“我没跟你开过玩笑。”
  “跟谁?”他皱了皱眉又问,“和顾青青?我就说,你们那时候肯定有……”
  “是。”喻文州说,“但和那时候的事情没关系……我就是觉得有点累,该到时候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专注又认真,黄少天的眉头却皱得更狠,在一块儿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喻文州是不是开玩笑他当然分辨得出来——但是去结婚?这是在开什么国际玩笑?他们一天里没有八个小时也有六个小时同进同出,他怎么不一点都没看出来喻文州已经悄无声息地做了这么个终身打算?
  更何况……
  “最近事情是有点多。”他抿了抿嘴说,“不过快忙完了,等完事我们出去散散心……”
  “不是这回事,少天。”喻文州很干脆地打断他,“你知道我说的不是指这个。”
  “你明天再和我重说一遍这句话。”黄少天忽然站起来,“你想好了,我明天早晨过来听。”
  他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声音沉沉地从牙齿里迸出来砸在地毯上:“今天晚上和微草那边你不用管了,我自己去就行。”
  今天送的那批红货其实不是他们自己的,就是借了蓝雨起家的水路给人行个方便。这路子是掌在黄少天手里的,本来他就一直看微草当家的王杰希不顺眼,自己也不太乐意管这些交易算计你来我往的事,喻文州劝了他好长一段时间他才肯松口,本来说好是一应后续都喻文州自己来处理的,谁承想今天这么一搞,这差事落到他头上。
  黄少天心想,喻文州这家伙不是想躲懒故意用结婚炸弹炸他的吧?要是这样的话,他可得好好跟这家伙说道说道了。
  ——真宁可是这样呢。
  他恨恨地把嘴里的槟榔壳子嚼碎,浑然不觉地咽了下去。
  约的时间是晚上八点,他把取货时间和收货方式跟人对好就想走人,没成想又被微草那位当家喊住。
  “喻文州怎么舍得让你来了?”
  “我来怎么了?我来是给微草面子。”黄少天从鼻子里出了一团气:“我和你说啊王大眼,这事没下次,找谁说情也没用。”
  王杰希但笑不语,盯着他打量了一会儿又说:“今天你怎么杀气腾腾的。”
  “看见你就心情不好。”黄少天皮笑肉不笑地瞥他:“你把你自己欠的人情记好了就得,别人的事别瞎管。”
  微草的当家只是耸了耸肩:“你以为我想欠你们蓝雨人情?喻文州讨还的时候会剥掉人一层皮。”
  黄少天哼了一声:“知道就行了,就这样,赶紧散了吧。”
  他转身就走,却又被王杰希从后面叫住。
  “喻文州没来,你黄少心情不好……难不成他去和漂亮姑娘约会了?”
  黄少天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乖乖,一直传言微草的王大眼会算命难道还是真的?还是他妈的这事儿真的全天底下都知道了只瞒着他黄少天一人?很多话很多念头都缠在脑子里,但在别人跟前他还是只能梗着脖子,先喷一句关你屁事,再嘟囔一句关我屁事。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笑了笑,挥挥手示意手下送客。
  他心情不顺这事儿就连给他开车的小弟都看出来了,上了车就问他黄哥是回家还是去哪里转转散个心,黄少天差点就想回一句散个屁,又转念想说,去春河堤。
  喻文州就是他在春河堤捡的。
  那年他十二岁,聪明灵活利索好斗,是蓝雨老大魏琛最喜欢的小少爷,名义上是小弟,但道上的人都知道,魏琛根本就是在把他当儿子养,就等着把整个蓝雨交到他手上。
  小少爷逃学去春河堤抓鸟散心,没成想鸟没抓到,倒是捡到个饿昏的少年。
  热心肠的小少爷把人拎回了家,想着喂个粥给个零用钱人醒了就让他去找爹妈,把人带回去的路上他还在想之前话本里看的故事,不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吗,这家伙长得还凑合,没准他醒了之后会跟自己说黄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有个双胞胎妹妹不如……
  十二岁的黄少天越想越美,在车里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不过很可惜,魏琛虽然把他教得很好,却也把他当宝贝一样护着,导致小少爷从来没有理解过“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句话,喻文州醒来是当天晚上的事,小小的少年无论怎么问都抿着嘴唇一言不发气得黄少天想打人,但想到打死了就没有漂亮妹妹可以娶了,又堪堪忍住。
  后来魏琛来了,把包括黄少天在内的所有人都轰出了房间,他扒门缝翻窗户都没能搞清楚那两个人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半个小时之后魏琛出来了,喻文州垂着头跟在他后面,黄少天蹿过去想问话,却被魏琛一个眼刀瞪了回去,让人拎他回去睡觉。
  黄少天本来没觉得什么,但转天一整天他问了所有人,谁都不知道喻文州给带哪儿去了。小少爷给弄得心里直犯嘀咕,不能吧,没听说过魏老大爱吃小孩啊,就算要吃小孩也不能吃这个,自己好不容易救的人,还等着娶他妹妹呢……
  他越想越急,跳起来就要去找魏琛理论。大晚上的月黑风高,他连个亮也不照一路就往魏琛的院子奔,路过祠堂的时候随便瞟了一眼,脚就跟生了根似的黏在了地上。
  祠堂里有亮。
  天灵灵地灵灵,祖师爷大晚上的没事瞎显什么灵?
 
 
第二章 02
  这个念头在黄少天脑子里浮现出来的下一瞬间就被呸呸呸地驱散了,他一边叨叨咕咕地念着祖师爷这院子翻修了您是不是不认得路啊我带您去找魏老大一边往祠堂里面摸,等到真看到人影又下意识地想缩脖子。
  哎不对,这人不是他找了一天的未来大舅哥吗?
  他嗷地一声就蹿了进去,垂着头的喻文州抬起眼睛来看了他一秒,眼神就又落回了他膝盖面前的那块青砖上,祠堂里的灯火幽幽暗暗的,但也足够黄少天看清他乌黑的眼珠和苍白的脸,他下意识地去抓喻文州的手,冷得像刚从江面上凿下来的冰。
  “你怎么回事啊?”他在喻文州跟前蹲下来,又急又快地问:“你怎么在这儿呢?”
  “魏老大让的。”喻文州仍然没看他,答话的声音也挺轻。
  “原来你会说话啊。”黄少天松了口气,下一秒发现不对:“哎等等,这儿我们祠堂,魏老大让你来这儿干什么?你又不是我们蓝雨的人。”
  “我想留在蓝雨。”喻文州说,“魏老大说要投名状,但我没有。”
  他抬起了头,凝视着面前祖师爷的塑像和那占了半面墙的牌位,黄少天试着想看他的眼睛,但里面的东西太沉了,看不清。
  “我求他,他就让我在这儿跪着,说心诚则灵。”
  “放屁!”黄少天一下子生气起来,“你从昨天晚上就在这儿?一整天都在这儿?吃东西了吗喝水了吗?”
  喻文州又不说话了。
  “我去找他!”他跳起来想往外冲,却突然被喻文州抓住手。
  “不要去。”喻文州终于正眼看她了,甚至还能扯出个笑容来,虽然在黄少天眼里,那笑容让他整个人更显出三分摇摇欲坠的鬼气森森。小小的少年抿着嘴唇,又低声把那救命稻草一样的四个字重复了一边:“心诚则灵。”
  “灵个头!”要不是怕一下子把人敲死了黄少天真想敲他脑壳:“你给我记住了,显灵的是你黄少我,不是祖师爷!”
  “给我在这儿等着!”
  喻文州当然抓不住他,他兔子一样地蹿出去了。
  十分钟后穿着睡袍叼着烟的魏琛被他牛拉车一样拖进祠堂,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地上的喻文州,冷笑一声不说话。
  “魏老大你这比吃小孩还过分啊!”黄少天愤愤地控诉,“你说我好不容易捡回来这么一个人,你就这么折腾他?你看看他这么个鬼样子,我要是今晚没看见,没准明天就得来收尸了!”
  “少天,规矩不可废。”魏琛吐了个烟圈,竟然难得地认真起来:“这小子想破我蓝雨的规矩,我总得让他拿点代价吧?”
  黄少天气结,回头看向喻文州实指望他能蛇随棍上地求两句情,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一脸认同地点了点头。他气得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眼珠一转看见放在供桌上的筊杯,一手抓起来,跪在喻文州旁边的蒲团上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头。
  “行吧,不是说心诚则灵吗?”他抓着筊杯,一脸发狠的样子,“祖师爷总不会也喜欢折腾人吧?”
  魏琛嗤笑一声,耸了耸肩请他自便。
  一掷,笑筊。
  “……重来!”
  一掷,圣筊,
  二掷,怒筊。
  “我说祖师爷您可看清楚了,大晚上别一会儿一变的,实在不行我回头烧个老花镜给你哈?我再丢!”
  一掷,怒筊。
  魏琛噗地一声笑了出来,黄少天瞪他一眼,恨恨地表示事不过三。
  ……
  结果魏琛一盒烟都抽完了黄少天也没丢出个所以然来,他打了个喷嚏,不耐烦地大步走过去,抢了黄少天手里的筊杯丢给喻文州。
  “小子,你来问。”他说,“祖师爷看着,连掷出三个圣筊,老夫收你。”
  “连丢三个会不会太过分了魏老大?你看我刚才丢了至少也有一百次了都没丢出来!”黄少天哇哇叫:“随便丢三个就行吧?两百次内丢三个?一百五十次内丢三个?”
  魏琛结结实实地凿了他脑门一下。
  “你给我闭嘴!”
  喻文州握着筊杯,抬眸看他。
  “如果丢不出来呢?”
  “你当蓝雨的祖师爷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劳动?”魏琛似笑非笑,“你掷了筊,要么入我蓝雨,以自家人的身份走出去。”
  “要么……”他做了个手抹脖子的姿势,“老夫给你个面子,亲自送你横着出去。”
  “魏老大!”
  “再不闭嘴我现在就把他扔进江里去!”
  “当然,你也有第三条路。”魏琛从上到下地打量着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他说完这句话,祠堂里的空气仿佛冻住了一样,黄少天被魏琛捂着嘴,看看跪在地上的喻文州又看看他魏老大,完全搞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他简直想骂喻文州死脑筋,没事非要进蓝雨干什么?虽然说这是个好地方,但是再好能有小命好?
  魏老大也是,平日里没个正经抓猫逗狗抽烟喝酒的,怎么这时候忽然一副要办大事的样子了?不就是个和他一样大的孩子,收了就收了……
  “我丢。”喻文州最后说。
  他双手合十,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摇手掷筊。
  一掷,圣筊。
  魏琛吹了个口哨。
  二掷,圣筊。
  黄少天眼都不敢眨地看着他,生怕自己气出大了把那筊杯再吹翻过来。
  最后一掷,生死由天。
  “哎哎哎!”黄少天这时候又跳起来了,一把从喻文州手里把筊杯抢了过来。
  “第三下我来丢行吧?”
  “你丢算个怎么回事?”
  “他是我捡回来的也算我小弟,当然我来丢!”黄少天昂首挺胸,“魏老大,我发誓我只帮他掷筊,是圣筊算他的,不是圣筊也算他的,我是不会替他去沉江的!”
  他一边说一边拼命和喻文州挤眉弄眼,完全没注意到魏琛听他这么说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的样子。
  “行了就这么定了!”
  趁着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他合掌摇手,掷了筊杯。
  咔哒。
  一只筊杯正落在地上,另一只却滴溜溜地滚出去好远,一直到碰到了喻文州膝盖才停下。
 
 
第三章 03
  ——也是正的。
  三掷,圣筊。
  “你看你看!”黄少天跳起来,“魏老大,这就行了吧?”
  他一把拉起喻文州:“他就是我们蓝雨的人了,是不是?”
  “当然。”魏琛睨他一眼,“老夫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
  “小子,你记住。”他一只手点在喻文州的额头上,“这最后一筊,是少天帮你掷的,你的命,是他给的。”
  喻文州点了点头。
  “今儿晚了。”他打了个哈欠,“明儿吧,或者后儿,摆香案,拜祖师爷。”
  “还有,少天,自己该去什么地方知道吗?”
  黄少天心里一抽抽,也点了点头。
  “行了,老夫回去睡觉了,真是,一个个的,不让人省心……”
  魏琛叉着手走了,留他们两个人在那里面面相觑,最后不知道是谁先笑了起来。
  “哎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黄少天!”
  “喻文州。”
  “啥玩意儿?哪几个字?”
  喻文州在他手心写给他。
  他的手指仍然冷得像冰,但这样却让笔画的触觉更清晰,黄少天撇了撇嘴,好难写的名字。
  “天晚了我们回去吧,今晚你就睡我房间,对了你饿不饿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跪了这么久明天我给找个推拿大夫!”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