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扯淡鬼[欢喜冤家]——小清椒

时间:2020-02-14 15:06:36  作者:小清椒

 

 
  文案
  离家出走的公子哥钟从余在一个破烂堆里找到了想要私定终身的人。
  高冷学神攻VS不良学渣受
  堂堂校霸被新来的学神制服了,不仅如此,校霸还发现这位新同学还有另外三个标签——“我同桌”,“我邻居”以及“我不得不养的小白脸”
  当全校都在好奇这两位属性完全不同的人是怎么从天敌走到一起的时候,校霸给学神递了一张小纸条:搞对象吗?
  学神淡定地回了一个字:搞。
  真香。
 
 
 
第1章 序章
  总是“说一不二”的天气预报说,今天下午有大雪。
  结果就真的下雪了。
  猫咖里的客人比往常多了一倍,闹腾的声音更是翻了一翻,麻麻杂杂的。顾迟取下挂在门口的羽绒服,胡乱往身上套去,拍了拍,快速将自己收拾出一副人模狗样的外表,搭在门把手上的掌心刚准备用力,大脑就对身体发出一个急刹车似的指令,让他先冲玻璃门上哈出一口热气,然后顺着某位特殊路人的背影,勾勒出了一个干瘪瘪的火柴人。
  水蒸气很快就被室内暖气蒸发掉,只剩下几滴圆滚滚的水珠歪歪扭扭地下滑。
  就是这么眨眼的瞬间,那位“火柴兄”就在人群中找不到了。
  “不成,追没有用,我确实应该去他家堵人。”顾迟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便转身对店里正在添猫粮的胖子说道,“你刚才说的那地址呢?用手机发给我,速度,我赶时间。”
  胖子姓王名大串,长相和身材十分符合,虽说是一副五大三粗的模样,其实肥肉里裹着一颗粉嫩嫩的“少女心”,早些年被初恋敲碎过,花了几年的时间才重新粘回来。等他听清顾迟说了什么之后,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立马笑成了两条细缝:“哟,时隔多年,顾老板终于要把老板娘接回来了啊?”
  这话说得顾迟眉头一紧。
  什么老板娘?
  他分明就是一位开膛手,随意的一个眼神和动作,就能把人活生生的剖心掏腹,让受害者以卑微的身躯,主动祭献出所有的爱慕,既而以乞怜的姿态,去奢求那微不足道的回应。
  大概,就是“求求你回头看我一眼”的爱情吧。
  想到这里,顾迟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看吧,我尽力,毕竟这也得别人想回来才行。”
  王大串懒得听他多愁伤感,三加五除二地把他踢出了店。
  夹着雪花的风从四面八方灌进自己的脖子和手腕,明明全副武装,却还是能冷得顾迟直打哆嗦,明显感觉到温暖从体内流逝,心脏像个玻璃碎片似的嘎嘣晌,木讷的喇叭声和脚步声交相辉映,整条街都似乎行将断气。这时候,他突然想到,那人刚刚走得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受。
  吃惊,意外,逃避,烦躁。
  不过除了这些,好像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多爱恨情仇,更不用来一场生死交锋。
  手机突然突然响了一声,是王大串发来的地址,后面还附加了一句话:“要不要借你钱?兄弟挺你,这次去买一颗鸽子蛋送他。”
  “……”
  “滚蛋!”
  这是顾迟认识钟从余的第十个年头,从一开始,他俩的命格里面似乎就八字带冲,做过朋友,做过敌人,甚至还做过爱人,将人世间所有能拥有的关系都携手走了一遭,山盟海誓说过,问候十八代祖宗的话也骂过,可到底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后来变成了失去联系的陌生人。
  结果呢?
  相隔几年,被一扇小小的猫吧门给重新牵连了,背道相驰的两条线居然发现自己所在的纸面是个球形。
  直到听见楼道间有传来脚步声,顾迟才把自己从回忆里面拉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强行按住喷涌而出的质问,注视着眼前人,故作淡定地扬手道:“你走这么急,我都还以为我……”
  钟从余想也不想就接话:“见到怪物了?”
  “……”顾迟有点无语,“我是想说我脸上是不是长刺了,没有在针对你。”
  连臭脾气都这么熟悉。
  不过,把“怪物”二字放在从前,确确实实是在形容钟从余,这人打小身上就披了一层“闲人勿扰”的低气压,自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万般皆下品,唯有我最高”。说好听一点,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男子,难听一点,就是中二晚期无药可医。
  而后被顾迟一闷棍打回了原型,发现自己也就这么一回事儿——英雄做不了,狗熊自己又嫌弃,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个普通人。
  短暂的安静之后,顾迟先妥协了,无处安放地手挠挠脑袋:“行吧,我们换个话题。”
  接下来的这一句话,就变得十分正经了,顾迟顿了顿,不由自主地笔直站立,收敛了装出来的嬉皮笑脸:“钟从余,我们,我们重来一次好吗?”
  闹疼没用。
  赌气没用。
  撒手离去更没用。
  重来一次,如果还是不行,我们再做打算。
  半响没听到对方的回答,顾迟恍然发现自己十分可笑,大老远的追出来,像个小偷似的蹲在别人家门口,天气将他冻成了一条瘦骨嶙峋的老狗,奄奄一息,明明已经断了这么久的联系,还非要旧事重提,到处丢人现眼。
  顾迟心道:还是算了吧。
  可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钟从余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楼道昏暗的灯光下,嘴巴好几次的准备说些什么,可惜都被忽略掉了,只能听见一个哽咽的声音缓缓发出:
  “我也想和你一起,继续敬仰特殊爱情。”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阅读
  题材类似于校园+成长类,反正不是纯校园
  喜欢的话暗戳戳地求个收藏T^T
  开篇第一句那个“说一就二”的原词是“说一不二”,故意改的,谁叫天气预报这位爸爸经常坑我。
  下本预收是古耽《乌合之众》,一个非典型性的白月光黑化故事,明骚vs闷骚,感兴趣的小可爱们可以去瞅瞅呀。
 
 
第2章 豆浆 第一
  十二年前的那个暑假,刚升上高二,诸多未曾听说过的重任还没来得及压在少年们的肩膀上,他们还可以在这一片步入倒计时的树荫下,抓紧时间往自个儿脑袋里面添加地沟油和豆腐渣,放肆浪荡。
  那时候,钟从余还不认识顾迟。
  还没当上扯淡鬼之中的一员。
  所以,在看到前者接下来的这一幕时,便很自然而然得将顾迟划分进入“王八捣屎棍”这个类别。
  “抓好了没?走,拖进厕所里面去,留一个人在门口守着老师,眼睛放尖一点儿,别等到走近了再提醒,我们尽快解决。”
  钟从余上完厕所,刚准备从厕所隔间里面出来,就听到了门外的这句话。
  说话的好像是这群混混的领头,他很有威信,在下达指令的时候格外顺溜,也没人敢吭声反驳,一听就是习以为常了。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就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起来,效率奇高。
  被拖进来的人发出一声很小的闷哼,显然是不打算呼叫求救的,给人一种“江湖事儿江湖
  了”的傻逼作风,但至于到底是恶狠狠地盯着霸凌人还是可怜兮兮的摇尾巴,那就不得而知了。
  钟从余把放在门把上的手插回了裤兜,摸出一个东西,然后懒洋洋地靠在隔板上,慢条斯理地理好刚打完架的耳机线,将线头插进了耳机孔。
  外面传来体育生打篮球的撞击声和女孩子们的嬉笑打闹声。
  有趣。
  总有些傻子以为自己有了一群小弟,就能所向披靡了。
  钟从余一边这样想,一边按下录音键,在充斥着氨气味道的小空间里,皱着眉头闭目养神起来,准备捏着鼻子听这场好戏。
  方才那位霸凌头头的名字叫顾迟,是被一位小弟身份的人叫脱口的,他用鼻孔对人,扯着嗓门吼道:“顾迟哥,就是这孙子欺负小红帽的。”
  男生发出一声野鸡脖子般的哆嗦,往后蹭了两下,还是没说话。
  整个局面都散发着单方面压制。
  突然,前面传来“咣当”的巨响,估计是受害者被竖着拧了起来抵在隔板上,整个屋子都随之颤了颤,分量肯定不轻,紧接着,蠢猪似的哭声终于爆发了。
  那位顾迟也终于开口说话。
  “我们家小红帽没招惹你吧?”
  被抵住的男生僵着脖子疯狂摇脑袋,喉咙里面发出断断续续的哽咽声:“没……,我错了……”
  “错了顶个屁用。”顾迟嗤笑了一声,语气很不友善,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在场的人都看得提心吊胆的,却迟迟等不到下一个动作。
  男生:“我,我向他道歉,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看大家都这样我才……”
  肿了半边的嘴巴还没把话说清楚,就不知道哪儿触碰了顾迟的逆鳞,只见后者突然伸手抓住男生的头发,猛地往一旁撞去,连续好几下,边撞边道:“哦,原来不止一个,还有‘大家’,是吗?”
  眼瞅着就要酿成一场血灾,门口的守门小弟就探了一个脑袋进来,压着声音插嘴道:“大哥,有人上来了!”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听着多半是老师。”
  “老师”两个字就像是一坨参了大便的炸/弹,放哪儿被哪儿嫌,也被哪儿怕,刚刚还在撸袖子的一群暴徒立马就阉了气,诺诺地发表建议:“顾迟哥,要不改天吧,反正左右都在学校,跑不了。”
  “对啊对啊,万一被抓到了就麻烦了,那个什么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下次再约就是,不急于一时,今天教训了他,小红帽以后肯定都不会再受欺负了。”
  “他还可以留着钓更多的鱼,对吧。”
  “……”
  烦!
  顾迟提起膝盖就冲对方肚子来了一顶,打得男生嘴巴里面酸水翻涌,本想再来一次,结果就被三五人拉住了。顾迟两胳膊一甩挣脱开来,气压被活生生禁锢,于是扔下一句狠话:“明天午休之前,把你知道的欺负过小红帽的人头名单全部列给我,否则有你好看!”
  旁边立马有人附和:“诶诶诶,那个谁,你听到了吗?”
  男生感觉天地眩晕,靠着下意识不断点头答应:“嗯嗯嗯……”
  “行了行了,快走,还不把顾迟哥拉着走。”
  一阵乱麻的脚步声逐渐远离,钟从余这才从厕所隔间走出来。
  那位传说中的老师还没路面就没声了,多半不存在,是那守门的小子怕出事讹人的。
  被打的男生在地上又弓着背躺了一会,等血压心率平静下来之后才踉踉跄跄的爬起来,他伸出湿哒哒的双手往脸上一抹,也不知道是自带墨水还是地上太脏,愣是画出一幅姹紫嫣红山水图,捏着歪鼻子正了正,刚准备离开,就看见了钟从余站在门口盯着自己。
  男生吸溜一下鼻涕,声音带雾,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刚才不是打完了吗?还来啊?”
  钟从余:“……”
  钟从余把手机从裤包里面拿出来,拔掉了耳机线,略微调大音量,顺势就将刚才那一段录音放出来给他听了。
  从顾迟一行人拖着自己进门,实施殴打到离开,都一字不差地录好了,除了自己的哭声有点煞风景以外,这简直就是揭露广大校园暴力的罪恶现场啊!男生听得感激涕零,感觉自己遇上了拯救世界的天使,立马双手十指相扣放在胸前,抽抽涕涕道:“这位哥哥,您就是……”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躲在那里面听你们的破事。”钟从余一开口,冷冷的声调就把人拒之千里,“臭死了,衣服都染上味了,你也离我远点。”
  男生闪闪发亮的表情顿时卡成一张PPT,还不知道该如何切换,只得保持暂停。
  钟从余侧眼看见他这幅样子,嘲讽道:“你以为我录下来是帮你告状的?”
  钟从余:“不,我只是录着自己玩,与你无关,明天好好交名单吧,走了。”
  他拍平了手腕上压墙太久压出来的衣服皱着,扔下男生一自己懵逼,面无表情的走了。
  顾迟一行人的身影从楼下的操场掠过,钟从余站在走廊上望了一眼,内心对着那位领头翻了个白眼,掂量着那条录音,冷笑道:“傻逼玩意,接下来有你好玩的了。”
  直到目前为止,顾傻逼玩意迟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刚发完一通脾气,连头发梢都还在做引体向上,没人敢惹。小弟们夹着他灰溜溜地逃离现场之后,为了避免引火上身,三五成团地找理由离开,等走到教学楼的时候,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顾迟,你后面还跟着一条流浪狗!”楼上的一个胖子冲他招手喊道。
  流浪狗本来只想远远地跟在后面,趁机偷要吃的,不料被一语戳破,呜咽了两声,低怂着脑袋夹尾巴,退了两步——它舍不得溜走。
  楼上胖子很欠揍的对着狗咧嘴一笑。
  其实像这样的流浪狗在学校里面很常见,后山连着一片正待开发的宿舍楼,施工队只草草的围了个布袋子栅栏,食堂每天做饭飘香十里远,吸引了大片物种来解决剩菜剩饭,促进生态循环。
  渐渐地,流浪狗们发现,除了捡漏,还可以找一些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同学去讨一点吃食。
  可惜这条狗“瞎”。
  顾迟本来就压着无名火,当下就转头恶狠狠地盯着它。
  楼上胖子嫌事不够乱:“哎,听说殴打小动物也是要遭说教的,不过我现在有地理位置的优势,能帮你盯着,方圆百米没有红色预警人物出没,这位侠士,您可以动手了。”
  话音刚落,流浪狗就跟听得懂似的脚底抹油,跑了。
  “你今天是吃了你家烤肉的签子吗?不带刺会死?”顾迟气急败坏地上楼,看见一坨立在自己眼前的肥膘就感觉油腻,“王大串,你怎么跑到高二这边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