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医生和外卖小哥——闻人澈

时间:2020-02-14 15:07:25  作者:闻人澈

 

 
 
 
第1章 
  炎炎夏日,每一片树叶都被太阳燎得发亮,浓荫之下,蝉一刻不停地嘶叫,鸣声回荡,更令听者心烦气躁。
  医院停车场外,周昱急匆匆将电动车停在路旁,他动作迅速且平稳地将后座上的外卖箱拿起,将其抱在胸前,游鱼般穿梭在前行的路人中。
  “您的订单即将超时。”机械的电子女声从周昱的裤兜里传出。
  周昱抱着外卖箱,跑向医院大门。他的汗水打在路面上,接着便迅速蒸发,发出细微的滋滋声响。
  外卖箱很沉,里面装有近十份带冰镇饮料的外卖,周昱每跑一步彷佛都能听见饮料里冰块下沉融化的声音。
  医院的大门近在咫尺,周昱三两步迈上阶梯,有人出门时掀起了厚重的帘子,丝丝凉气扑在周昱被烤的通红的脸上。
  “琪琪小心!”一妇女的尖叫在周昱耳边响起——此时,一蹒跚学步的小孩儿正踏着鸭子步从周昱面前走过。
  由于将箱子抱在身前,周昱的视线受阻,他这时才看见即将相撞的小孩儿。
  ——“天啊!”妇女又是一声惊呼。
  ----------
  同一时间,护士台。
  “咱们的外卖怎么还没送到呀?”赵小雨放下手中的医院座机话筒,转头问道。
  她的同事王珊珊闻言划拉了两下手机,说道:“这上面显示骑手距离咱们只有100米了,应该快了。”
  “啊,我要饿死了。”赵小雨往后一仰,瘫在椅背上。“不过超时是不是有赔付啊?我们这单点得多,赔的钱是不是也多?”
  “是哦!我看看……这单还有1分钟就超时了!”
  “你们两个就知道超时赔付,这大热天的外面四十多度,人外卖小哥给你送个外卖容易吗?”护士长调侃她俩。
  “但我们花钱就是买了服务的呀,我们怎么就……”赵小雨皱眉努嘴,但下一秒她的表情又云开雨霁见彩虹了,“哎,严医生您来啦。”她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手。
  只见一身穿白大褂的挺拔男子向护士台走来,他朝赵小雨笑了笑,算作回应。
  “外卖还没到呢?”严之文在护士站外站定,右肘搭在护士台上。
  赵小雨扭头,目光直接黏在了严之文脸上,她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护士站里其他小姑娘的目光也被严之文吸引了。
  只有儿子已经上大学了的护士长回答了严之文的问题,护士长王姐笑着说:“外卖快到了。”
  毫无疑问,严医生也参加了护士们的外卖拼单,不过是被赵小雨邀请的。
  ----------
  “您的外卖到了,不好意思我来的有点迟了。”周昱气喘吁吁地跑来。
  听到周昱的声音,赵小雨才转回头,下一秒,她看到周昱,当即愣住了。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张被太阳烤得通红的少年的脸,那张脸有着成年男子利落的骨骼结构,紧致而柔韧的皮肤之下却是满满的胶原蛋白,这平端为这张脸添了一些稚气,更别说那双水灵的眼睛,那瞳仁像淋了水的黑珍珠,此时正带着五分天真三分小心翼翼又两分的惶恐看向自己。
  少年喘着气,他稍长的黑发被汗水打湿了,贴在泛红的面颊上,领口的衣服也变成了大片的深色,全身向外散发着太阳的热度,整个人像极了在阳光炙烤下的、汁水淋漓的、半熟不熟最是脆嫩的桃子。
  周昱一边打开外卖箱,一边低头说道:“实在不好意思,饮料可能有些洒了……”
  他说着,汗水从鬓角滑下,淌过流畅的下颌线,在脖子上留下一道细细的汗痕。
  ----------
  几分钟前。
  奔跑中的周昱生生在小女孩面前刹住了脚,却一个重心不稳,外卖箱脱手而去。但外卖箱打翻在地的惨剧却没有发生,周昱用双手接住了箱子,取而代之的是他整个人摔在了台阶上,撑住外卖箱的右肘结结实实磕在了台阶边缘。
  中年女人惊呼后着急忙慌跑来,一手紧紧牵住小女孩儿。
  “都说了走路要看周围!说了多少次了还记不住!”女人低头训斥孩子,孩子小嘴一咧就开始哭。“哭什么哭,就知道哭!”等女人抬起头来,将目光放到周昱身上时,周昱已经紧咬牙关从地上站了起来。
  周昱眨掉了睫毛上的汗水,他确认了小孩平安无事后,轻声向女人道了歉,便跑进了医院大门里。
  “哎小伙子你的手……”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周昱的身影就跑远了。
  ----------
  此时。
  周昱用左手将饮料从外卖箱里取出来,四分之一的橙汁都洒在了装饮料杯的塑料袋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路上摔了一跤……我把饮料钱赔给您,或者我再去店里买一单再给您送来好吗?真的对不起能不能不要给我差评……”周昱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他抬起头,用惊慌的眼神看向护士台的诸位护士。
  赵小雨正要张口,护士长却抢先说话了:“没事儿,你不用赔钱给我们,我们也不给你差评。”
  周昱吃惊地张了张嘴。
  护士长接着道:“她们这帮小姑娘各个都减肥,我平时负责督促她们,这些套餐里的含糖饮料我都是统一收缴,统一倒掉。洒就洒了吧,反正她们也喝不着。”
  周昱闻言,却还是皱着眉,说道:“我还是把钱赔给您吧,毕竟是我的失误……”
  “哎不用,真不用。”王珊珊连连摆手。
  周昱却还是坚持赔钱给护士们。
  僵持中,赵小雨和护士长交换了一个眼神,赵小雨站起身来,趴在护士台上,拿起手机亮出了微信收款码。“那你把饮料钱转账给我吧。”
  在赵小雨凑近他时,周昱微微后退了一步。他一边用左手操作着手机,一边点头道:“好的,好的。”
  转账完毕,周昱背上外卖箱,正要转身离开。
  一直站在护士台边不发一言的严之文却突然皱了眉头。“等等。”他上前两步,一手握住了周昱的右手手臂。
  一瞬间,周昱脸上的表情触了电般扭曲。
  严之文一惊,赶忙松开了手,他很清楚周昱的反映意味着什么——那是伤患痛到呲牙咧嘴的神情。
  “你的手……”严之文出声道。
  周昱赶忙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刚才磕在台阶上的地方青紫一片,蹭破了皮的位置可以看到一片鲜红,一道血痕顺着手臂往下蔓延,一滴血顺着指尖滴落到了医院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上。
  刺目的鲜红附着在白色的大理石地面上,分外显眼。周昱霎时手足无措地在自己的衣兜、裤兜里翻腾。
  严之文皱眉看着他。
  两三秒后,在衣兜里一无所获的周昱猛地蹲下身,扯起自己的衣服下摆。严之文这时才察觉周昱的意图,他快了周昱一步,拿出了自己的手帕,将地上的血迹擦了干净。
  周昱抬起头,惊讶地看着严之文。
  接着,严之文将手帕对折,用干净的一面轻轻擦掉了周昱手臂上的血痕,但他的手帕在碰到周昱破皮的伤口前停下了。
  “你的伤口需要处理。”
  “但我还有下一单要送……”周昱急忙说道。
  严之文却打断他,道:“还有,你的胳膊可能骨折了。”
  周昱瞪大眼睛,说:“不会吧,我就是刚摔了一下……”
  这时,周昱的手机响起了让他前往某商家的提示音。周昱赶忙用左手划亮了手机屏幕。“医生谢谢您,但我现在没有时间……”说着,周昱迈腿就要离开。
  严之文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左臂,严肃道:“你受伤了,现在需要治疗,创口清理之后要再拍个片子确认是否骨折。”
  周昱听到这话,眼里的神情变得很复杂,像是惊慌中带着苦涩,甚至还有些哀求的意味在。“医生真的谢谢您,但现在是中午的高峰期我这边已经爆单了,超时一单客户投诉了我就要赔200块,耽误一个小时我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赔的……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我,等我下班了就来看病好吗?”
  严之文看着他。
  “你把订单送完了就过来。”
  “嗯嗯。”周昱疯狂点头,接着转身就跑。
  “你要是不来医院我就给你差评。”严之文对着他的背影喊道。
  周昱在奔跑中惊讶地回头,他先是连连摇头,然后又点点头。片刻后,他的身影埋没在了医院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严医生真是医者仁心啊!”严之文回身,赵小雨一边咬着橙汁的吸管,一边感叹。
  王珊珊放下手中见了底的饮料,点头附和着。
  严之文无奈地看了一眼这些年轻的护士姑娘,说道:“你们不是减肥吗?含糖饮料怎么都见底了,王姐您监管疏忽啊。”
  护士长笑了笑,回话道:“她们我哪管得住啊。天天奶茶橙汁的,减什么的呀。”
  “我们今天减肥了呀,这杯橙汁外卖小哥不是洒了吗,我们顶多喝了半杯,今天比昨天少喝半杯,就是今天比昨天多减了半杯饮料!”
  “对!不过那个外卖小哥好可爱哦……”
  “是啊是啊,他看上去年纪很小还可怜巴巴的,而且还把胳膊摔烂了……我收他红包都不好意思,我甚至想给他打钱。”
  “哦对了好像是可以打赏骑手的!”
  “是吗要怎么操作……”
  严之文听着她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默默摇了摇头,拿着自己的那份外卖走远了。
  ----------
  即使太阳已经西沉,天空变成了蓝黑色,蒸腾的暑气也还未退去。
  周昱送完了最后一单外卖,也耗完了第二个电瓶。此时,他单手推着自己破破烂烂的电动车,抬起头,看见了树缝间的“B市人民医院”几个大字。
  好巧不巧,他送的最后一单外卖就在今天中午的医院附近。
  周昱将电动车靠在树下——他的车太烂了,连小偷都不愿意偷去卖废品。
  他站在医院停车场外,低垂着眼睛,皱着眉头。最终,他还是迈进了医院大门。
  来到医院并不是因为周昱信守承诺,(他知道看次病的钱或许比200差评钱还多),是因为他的手臂太疼了。
  这一下午,他的手臂一直在隐隐作痛,周昱还以为过一阵这痛楚就会退去,但用右手拎了几次外卖箱后,这痛感愈演愈烈了。
  然而,迈进医院大门后,周昱愣住了,这里大部分的灯已经熄了,只有抽血化验区还亮着灯,母亲怀里婴儿的哭声分外嘹亮,这哭声在整个大厅回荡。
  周昱在门口愣了一会儿,一闲下来他就感觉胳膊更疼了,一时间酸劲冲上了鼻子。
  正当周昱打算转身离去时,他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一条走廊深处有光,有道身影背着光走来。
  那身影很修长,肩膀很宽,倒三角的体型,腿很长,似乎穿着衬衫和休闲西装裤,也似乎……有点眼熟。
  “你怎么现在才来?”
 
 
第2章 
  直到来人走到身前,周昱才看清他的脸。
  “严医生?”周昱张大嘴巴,惊讶道。
  “嗯?你怎么知道我姓严?”严之文抬眼看他。
  “啊,您今天中午穿白大褂的时候,衣服上别了那个,名牌?”周昱伸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长方形。
  严之文笑了笑。“观察力不错啊。”
  周昱挠了挠头,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说:“您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医院?”
  “夜班啊,刚下班。”说到这里,严之文将周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接着道:“我看你也是下班了,总不能还是来送外卖的吧?”
  “呃,我来看病的。”周昱小声道。
  “你还知道来看病呢,我以为你伤口自己痊愈了呢。”严之文说完,转身向前走去。
  周昱愣在原地。
  “你干嘛愣着?”严之文停下脚步,扭头。“走了,我带你去挂急诊。”
  ----------
  穿过一条漆黑的走廊,周昱看见了一处明亮——急诊挂号处,此时有一些人站在窗口前排队。
  “现在其他科室都下班了,你先看急诊吧,一般晚上来的急诊病人都是从医院侧门进。”严之文说着,指了指挂号处前的侧门。
  周昱点了点头。
  排队挂号时,严之文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本病历。
  “你不是左撇子吧?”严之文问道。
  “不是。”周昱摇了摇头。
  “那我帮你写病历。”严之文将病历本放到了旁边桌子上。
  “姓名?”
  “周昱,周瑜的周,日立昱。”
  “年龄?”
  “18。”
  听到周昱的回答,严之文偏过头,略微吃惊地看了眼他,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填完基本信息后,严之文将病历本递给了周昱,周昱接过后一愣——病历本上的字苍劲有力,虽然是拿挂号处的圆珠笔写的,但却写出了硬笔书法的气势。
  “严医生您练过书法?”周昱仰头问道。
  “也不算,小时候跟着爷爷瞎练过几年。”严之文对他笑了笑。
  “哦……医生真的好厉害啊。”周昱小声感叹道。
  ----------
  挂了号后,两人来到了候诊区。
  说是候诊区,其实就是一条过道,这过道两旁摆了两排铁质座椅,有病人坐着挂吊瓶,更多人还在候诊。拄着拐的老人哼哼唧唧,老人身边站着的几个家属正低声嘀咕。脑满肠肥的中年人喝多了酒,高声嚷嚷着,周昱也听不清他说的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