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万人迷——鸽苏拉

时间:2020-02-14 15:09:02  作者:鸽苏拉

  「亲爱的旅客,本次深海航班已经到达弗洛拉星球埃弗拉机场,飞船正在降落,外面温度为24摄氏度,请各位旅客……」

  透过飞船的舷窗,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草原。那些草在风中浮动,像黄绿色的波浪。骑着巨齿象的皮肤黝黑的土著,手臂上佩戴着银色的草编织的臂环,吹着巨大的兽角雕琢的号角,在草原上开路,带着商旅行走在草间的黄沙上。
  弗洛拉星球。
  夜晚,繁星璀璨。
  巨大的铁网墙围绕着这片高山低草地区,低矮的帐篷像一盏盏被点亮的白灯笼零散坐落在地面。篝火前,穿着兽皮裙的汉子,在为坚硬的兽牙刀镶嵌最锋利的刃。
  一个提着银色提箱的青年在这片土地上穿行。
  他右手捏着一枝百合花。
  “……你觉得它美吗?”
  他询问遇到的每一个土著,她们或者戒备或者困惑地看着他。这些女人们的手臂上也戴着银色的草编织的手环,充满规律的编织纹路,在火光中明暗交织,十分美丽。
  他很年轻。
  他是贩卖花朵的商人吗?
  来到这个没有鲜花的星球,为了将普通的花朵卖出高价,或者换取什么稀有的物品?
  青年的身影穿过这片区域,消失在篝火所不能触及的幽暗之中。
  “如果花朵的美不是永恒的,那么永恒的美到底存在于哪里呢?”
  他坐在高高的山原边,坐在地衣一般的银色草地上,望着弗洛拉星球显得无限遥远的星空。低伏下去的山脊发出红色的散光。
  他抬起手,抚摸戒指上像宝石一样的传感玻璃,在他面前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全息光屏,上面显示的是一份短片设计草稿,主题是《最广泛、最持久的美》。
  他知道其他人是怎么为这个主题设计脚本的:当莎乐美出现在宫殿大厅中,男人们为她下跪;当莎乐美开始跳舞,女人们为她下跪;当莎乐美露出微笑,国王也为她下跪。
  一种王尔德式的美。
  这样的美,拥有多重层次,但征服人们最核心的美是哪一点呢?
  最重要的是,难以在现实中重构。
  他想要的是,更基础、更简单、更普遍的美。
  是构成美的元素。
  是美的规则,美的规律。
  只要他找到这样东西,当他将“它”放置于自己的电影中,就能确定“它”会让人们感觉到“美”。而不是借用虚构的东西,阐述“美”的概念。
  所以他选择“花”,因为在地球上,古今中外的人都赞美花朵的美丽;而任何时刻,人们都可以感受到花朵的美,不需要特定的情景,或者偶然的情感迸发才能感受到这种“美”。
  为了更有力地证明自己,他花费自己的积蓄来到这个远离地球的陌生星系,来拍摄自己的作品,但第一天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败。
  “越美的东西,越多人喜爱,有没有一种更高形式的美呢?”
  他心想,“或者有没有一种最高形式的美呢?”
  也许该称之为最低形式的美?
  “这种美是集合而成的,还是本源般的存在?”
  他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没有拿上提箱便准备转身回去。
  「永恒的美,这就是你所寻找的吗?」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一个男人的声音,带着微妙的机械般的冷感。
  「这就是你的梦想吗?」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你愿意抛弃现有的安稳生活,为此忍受孤独、挫折或更多吗?」
  「你是否愿意永远追寻它?无论你富裕或贫穷,疾病或衰老,无论结果对你而言是好是坏……直到你最终找到它之前,你都不会停下。」
  「你心中的答案在回响……」
  「你的一生只此一项事业,」
  「而我将穿梭于所有的世界,带你找到答案。」
  一阵汹涌的风,从背后涌来,如海浪一般。透明的海浪将他吞噬,透明的洋流,在他周身猎猎作响,银色的草地像被点亮一般涌出银色的光浪。
  风,更多的风。
  「呼唤我,呼唤我的名字……」
  青年转过身,仰望天空。宇宙的空间似乎发生了重叠,在青年面前,在半空中,凭空出现了一艘巨大的银色的船,首先是一个三角形的船头,像在布满浓雾的河面上滑行一般,慢慢地航出宇宙的腔体……而它的背后,是另一片星空——仿佛原本幽暗的夜空被撕开了一小片,露出了被包裹在外面的绚丽的彩色的星系宇宙。
  在靠近船头右侧,船身上镌刻着巨大的字体华丽的阴文符号:“???? ??”[注]。
  它的造型,如同地球古世纪的明轮船一般,古典而华美,船舱和栏杆都是银一般的雪白,好像它是一艘白银之船。舷窗像一块块蓝色的宝石,镶嵌于白银的舰身。它通体的光亮,比远处夜空的繁星更为闪亮。
  一艘巨大的银色的船,正穿过夜空的裂口而来。
  掀起透明的浪潮,悬停到他的面前。
  好像一艘无人驾驶的幽灵之船,一盏玫瑰色的水晶灯挂在船尾,寂寂地闪烁着。
  当它最终驶出宇宙的腔体,通过那个穿越时空的隧道,青年可以看清楚那些好像有拳头大的彩色的星星,是一个个带着旋转纹的,看起来小小的星系。
  在银色的船身上出现了一扇门,一把镂空的雕纹精美的银色的梯子一格一格地向下延伸。
  「那么,先生……」
  他的脑内又响起带着机械般的冷感的声音,
  「……请上船吧。」
  [注]:某个星球遗迹中发掘的外星语(本文设定);其实是希伯来语,Noah's Ark,诺亚方舟。
 
 
第二章 :AI
  “苏先生,请随我来。”
  眼前的男人穿着白色及膝的镶边制服,有着一头银发,一双猫眼石般的眼睛,通体的皮肤散发着淡而朦胧的幽光,这使他感觉不像一个地球人类。
  嘡嘡嘡——
  苏试听到银色的地面微弱地回响着自己的脚步声,但眼前高大而修长的男人,却无声无息地在前方引路穿行。
  苏试跟着男人往前走,他们一道穿过一座过道铺着红色地毯的银白大厅。一张张水晶桌上铺着红色的桌布,透明的白水晶椅上,靠背和坐垫的部位镶嵌着光滑得反射出牛奶光泽的粉色碎花皮垫,看起来就像是在椅子上嵌入上了釉的一大块珐琅瓷。
  这一切看起来像是虚幻的布景,以至于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也像是虚幻的投影——
  一个男人坐在靠近地毯过道的一张桌子边,左手用绷带固定住,吊绑在胸前,好像是左手骨折了一般。他的另一只手握着一个酒杯,面前摆放着简单但精致的餐点,似乎在享用……晚餐?
  苏试只来得及瞟上一眼,银发男人似乎并没有要和他打招呼的意思,而那个用餐的男人好像根本注意不到这边,仿佛他们是透明的空气一般。
  走廊十分狭长,银色的墙壁上间隔点着黑色的铁艺玻璃灯,散发着淡淡的琥珀般的光芒。走廊的地面似乎是一整块的暗红色的木板铺就的——不过苏试并不确定——带着如水的光泽,甚至随着走动,闪现出柔和而舒缓的金色波纹。
  苏试跟着银发男人来到了一个空间为半球形的大厅,大厅四面共有六扇感应门,墙壁上投放着几个全息光屏,其中一个像是电影院一样分列着不同的放映厅与上映的电影,其余几个光屏上全部都是上映中的电影的海报。
  在大厅正中,是一个直径超过三米的银色球体。
  银色的球体拥有着漂亮的方形镂空纹,镂空的长方形在球体表面分布成充满美感和规律的几何分布图。
  当银发男人走到银色球体前,球体旋转起来——好像它原来是一圈一圈拼接起来的——像一个被无形的手扭动着的魔方,所有错落分布的镂空长方形在一瞬间都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门”的形状。
  银球内部的地面是平坦的,同样分布着精美的镂空花纹。当苏试和银发男人走进那扇镂空的门,球体再次旋转成一个错落分布着长方镂空的银色球体,精美得像一个镂空银熏球。
  银球离开地面向上飞升,苏试才发现原来这是一部“电梯”。
  球形大厅的穹顶扇状旋转着打开一个圆形的出入口,球体电梯升入其中,消失在白色的大厅之中。
  最终,苏试跟着银发男人来到一个似乎是“实验室”的宽阔高旷的房间。
  尽管房间大得像个私人图书馆,而且四周的墙壁就是一面面嵌入式书架。但这里显然不是什么读书的地方。在房间里摆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银架,就好像是什么错落而精美的置物架一般。上面搁着大大小小的球体,有的是布满衔接纹路的银色球体,有的是透明的水晶状的球体。
  苏试站在一个齐腰高的银架边,透明的水晶球,就像是一个精美的观景球一般。透过带着光泽的透明晶壳,可以看到里面微型的大陆、海洋,海浪拍打着礁石,鸟群在迁徙……不,那不是鸟群,而是飞龙。眼前的球体似乎在演绎着一个古早的侏罗纪世界。
  在水晶球下,放着一本兽皮书籍,书籍悬浮在架子的四个银脚之间,在时不时显现的裂纹状的幽蓝色光芒中,无声地持续地翻动着书页,却永远也翻不到最后一页。
  尽管书页的翻动令人无法看清上面的内容,而书写的文字也是苏试所不曾接触过的外星符文,但还是可以看到红色在书籍之中蔓延……那些黑色的字体在不断地翻动中,正一行一行持续不断地变成红色。
  苏试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想到了博尔赫斯的《沙之书》,又想到自行运行的程序编码……
  在苏试的右手边,摆放着另一座更为高大的银架,上面的水晶状球体体积更加庞大。同样的,在水晶球里浮现着一个微观的世界,一个似乎是由钢铁和水泥构成的世界,并不像小架子上的世界那样充盈着绿意或者海蓝。遮天蔽日的飞行器在球内穿行,地面上腾起一朵又一朵黑色的蘑菇云。水晶球的表面不时闪过熔化了的金属般的金红电光,夹杂着黑色的边纹。
  在这个大水晶球下,也摊开着一本封面材质如铅灰色钢板的厚重书籍,纸张无声而快速地翻动着。红色像病毒一样将黑色的字符一个个接连不断地传染下去,当苏试看到代表着新篇章的字符加粗的大标题一闪而过时,大水晶球内的大陆也变了一个形状……
  水晶球看起来像是什么3D播放器,释放出奇妙的絮状蓝光的银架和水晶球,就像是电脑一般,将书籍扫描后,以逼真的3D全息的形式,重新演绎出来。眼前看起来简陋得像是原始的魔法球一样的东西,好像什么将二次元转换为2.5次元的高科技一般。
  如果真的是这样,将文字录入转换、构建成全息拟真动态场景,计算量一定非常庞大。
  即使是来自31世纪的地球的苏试,也没见过有这种操作的电脑。
  银发男子来到一面书架下,书架上摆满了装帧或精美绝伦或奇异独特的书籍,每一本都看起来那么厚重。银发男子白皙的仿佛在散发着朦胧光晕的手指掠过一道道坚硬而粗厚的书脊,停在一本沉金色的书脊上。书脊看起来就像一根精美的雕刻着花纹的复古黄金柱,上方有一块方形的深棕色的“铜版”,写着书名。和其他书不同的是,这本书时隐时现地流窜着幽蓝色的光芒。
  苏试穿过银架中间的过道,向他靠近。
  银发男子取下这本书,将它放到一个银色的架子下。
  书籍没有掉落下去,而是悬浮在四根银脚之间,在絮状的幽芒之中,开始缓慢地掀动扉页……
  在这个银架上,放置的球体是一个银球,随着书页的翻动,银球开始发光,像是被剥壳的鸡蛋般,逐渐变成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球体……书页的翻动速度逐渐加快,无数黑色字体书就的篇章翻过,这一次并没有出现那种蔓延的红色。
  苏试注视着水晶球里的景象,他看到一座密封的城市沉入海中,又看到一大块土地从迷你的大陆上腾空飞起,消失在缕缕白云之中。
  尽管所有的一切都微小得难以看清,但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苏试的目光。
  此时他仍然认为,这一切都是由更高科技所展现出来的。尽管宇宙中有无数看起来超自然的现象,但只是科学还不够发达,不足以解开谜底罢了。
  “我是诺亚,”
  这个时候,银发的男人开口,以一种微妙的冷感却不失礼的,充满理智感的声音,向苏试自我介绍道,“也就是这艘船。”
  这样的开场白,不得不令人感到惊奇。
  尽管眼前的男人看起来有些非人类,但苏试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并非是一个生命体,而是一个全息影像般的存在。
  银发男子模拟出“微笑”:
  “或者您更习惯宇宙飞舰之类的名称。”
  “这里是‘诺亚方舟’,您可以将我视为‘诺亚’的AI之类的存在。”
  银发男子并没有留下空隙,好让苏试说句话。
  他继续道:
  “我们的人手不够,时间拖得越久,对你越不利。”
  他看了像齿轮一样不尽翻页的书籍,苏试也下意识地跟着看了一眼,红色的文字又开始在书籍中蔓延了……
  银发男子的语速似乎均匀地加快了,但依然带着绝对的理性感,因而不易察觉:
  “我长话短说,请容许我的失礼——接下来你会前往另一个世界,你可以将其当做是书中的世界,在那里,你将要完成一个竞赛任务。”
  “请记住一点,尽管你变成了另一个人,但如果你在那里死亡,你本人也会消亡一次。”
  “如果竞赛取得胜利,你将获得一次重生的机会,还有其他奖励。”
  “至于其他的一切,‘随身助理’会告诉你。”
  银发男子退后一步,向苏试行了一个优美的抚胸礼:
  “苏先生,祝您一路顺风。”
  他以完美的节奏感占据了所有的言语空间,等他结束这一段独白后,苏试才找回了“终于可以说话了”的感觉。但是不等他提出哪怕一个问题,水晶球便发出了璀璨而耀眼的白光,将他吞噬。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