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京城风华录——夭桃子

时间:2020-03-16 07:49:29  作者:夭桃子

   文案:

  许风华很头痛,他怎么把整日要拿自己试药的坏人邀进府里。
  许风华一脸嫌弃:“本王又不是银子,别用那种肮脏的眼神看着本王。”
  谢墨:“我救了你两次,你难道不考虑考虑做我的……”
  许风华:“试药人?本王没把你赶出府算不错了。”
  谢墨:“我要你做我的……夫人!”
  许风华倒吸一口气,无妨无妨,谁让他是自己养的人。
 
  
 
 
第1章 遇刺
  隆冬已过,细雪消融,白雪与绿芽交映的初春透着一股浓浓的寒意。
  许风华从皇上寝宫里走了出来,突如其来的凉风让他不自觉地拢了拢衣襟。外面天色已暗,寒月的银辉更是添了些许落寞寒凉。
  现下这景致,喝几壶烈酒暖暖身子再合适不过了。冲着这兴头,许风华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此时还未宵禁,在京城的长街上还零零散散有十几人,但大多为成年男子。
  想想也知其中原由,京城各种势力混织交杂本就不安分,夜色中这些势力便更加肆意猖狂。
  听闻前一月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还出现了三具死尸。即便有朝廷施压试图掩盖此事,可终究也抵不过百姓的那张嘴。
  许风华没走多久便见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人正在货摊里买茶叶。
  他立刻上前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那人似受到了惊吓,身子本能地抖了一抖。
  身穿官服的人转过身,一见是他,面色一软松了口气,“王爷,你可吓坏老臣了!”
  许风华一笑,一双桃花眼在亮眼的一袭红衣的映衬下格外妖艳,“怕什么?本王又不会吃了贺中郎。”
  贺慕言拿过茶叶包,回道:“王爷说笑了,只是最近这京城乱,臣有些害怕而已。”
  许风华点了点头,只是平日这个时候文武百官理应回府了才是啊,他不解道:“既然贺中郎害怕,那为何要这么晚才回府呢?”
  贺慕言讪讪一笑,“方才皇上留老臣商讨了一些事。”
  许风华面露了然之色,想必是在他进宫之前,皇兄早早便召见了贺慕言。
  “是关于丽妃一事?”
  贺慕言重重叹了口气,“是啊…对了,天色已晚,宵禁将至,王爷又为何会在此处?”
  许风华咂了咂嘴,回味了一番口中残存的香甜,“方才皇兄邀本王共饮佳酿,本王没忍住,便多喝了几杯,这才耽搁至此。”
  “原来如此。”
  两人一路走至一家酒馆门口,许风华停下脚步,“贺大人,天正寒,要不要同本王进去喝杯酒暖暖身子?”
  贺慕言摇了摇手,“王爷的好意老臣心领了,只是府中还有妻儿相候,老臣怕惹他们担忧。”
  许风华爽朗一笑,“那本王便不强求贺大人了。”
  许风华转身进了酒馆,叹了口气,这种有人牵挂的感觉不知他何日才能体会到。
  酒馆老板刚忙完手上的活计,抬眼便见到那身格外亮眼的红衣,他连忙弯着腰迎了上来,脸上的笑灿烂得像朵菊花,问道:“王爷,您这次要喝几壶琼花酒啊?小人尽早给您备上。”
  许风华抬了抬手,“这次不喝琼花酒,本王听皇兄说近日出了新酒,叫什么果酒,味道还不错。”
  老板听后笑得更灿烂了,“许淮王可真会品酒,浆果酒是小人店里出的新品,没想到竟能得到皇上和许淮王的青睐,真是小人有幸啊!”
  许风华听腻了这些话,转身便上了三楼,背着身子对酒店老板吩咐道:“本王要三壶,送到楼上来!”
  酒馆老板动作很利索,许风华并未多等,老板就亲自抱着三壶酒进来了。
  酒的醇香夹杂着甘甜的果香,浓郁芬芳。
  许风华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躺在软椅上小酌起来。酒一下肚,身子顿时暖和了不少。
  门外有阵阵敲门声传来,“王爷,小店昨日出了些新式糕点,老板差小人给您送来。”
  许风华正好未用晚膳,肚子倒真有些空了,“进来。”
  许风华闭着眼懒散地躺在软椅上,听见门被打开了,紧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声,声音离他越来越近。
  他眼皮也懒得抬,吩咐道:“放在桌上就好。”
  那脚步声最终停在了他面前,迟迟没有动静。
  许风华终于感觉有古怪,睁开了眼。
  入眼便是泛着森冷气息渐渐向他逼近的剑尖。
  许风华闪身一躲,站起身来,同时庆幸着自己及时睁开了眼,否则他连自己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不出片刻许风华的心便平稳了下来,毕竟这隔三差五就得经这么一遭。
  起初他还害怕自己被杀,总想着去抓出凶手,可这遇刺的次数变多了,倒真也习惯了。
  只是他也不知道凶手究竟是何人,怎会这么有耐心,一次不成又来一次,反复折磨。可笑的是,派来的这些刺客每次都被他的银两所收买。他也算信了那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许风华眉眼一弯,打算和这些刺客好好玩玩。他长眉一挑,“你们为何要行刺本王?莫不是看本王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便心生嫉妒?”
  两个刺客愣了愣,互相交换了眼神,下一刻便一同持剑朝着许风华刺来。
  许风华东躲西闪,撞倒了桌上的酒壶,酒撒了一地,许风华暗叹可惜。
  他尽力躲着两个刺客的剑,无奈还是被剑刺伤了几处。伤口处有血流出,正愈合的旧伤疤上又添了几道新疤,伤口处也不时隐隐作痛,许风华皱了皱眉。
  “你们不劫财吗?若是缺银子尽管来淮王府向本王要,本王定会给你。没有必要舞刀弄枪,这样多伤和气啊!”
  对面一个褐衣刺客停了下来,另一个见同伴停下,自己也停了下来。
  褐衣刺客小心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许风华满眼真诚,“当然是真的,你还在犹豫什么?”
  褐衣刺客一脸兴奋,拉着同伴的手道,“太好了,我们有无穷无尽的银子啦!”
  同伴给他一记白眼,没好气道,“你是不是傻啊,要是你到他府上,不就是自投罗网吗,谁会给你银子?别做梦了。”
  褐衣刺客缓了一会,这才反应过来,失落道:“是这样啊!”
  两个刺客再拿剑正欲继续杀许风华时,许风华早已下了楼。
  他跑得太快,一个没注意,便撞到一个人的身上。方要道歉,低头却见那人拿着一把青剑。
  许风华如见了亲人般抓住那人的衣袖,抬手刚要说话,看见那人相貌时,却愣了一下,好看是好看,但许风华并不是因为那人长得好看才发愣的。
  却不料面前的少年先开口了,“是你,许风华。”
  许风华一惊,没想到这人还惦记着他。不过他一点也欣慰不起来,他可清楚地记得这人瞧他就像是在看银子,眼睛亮得可怕。
  可谁让他体质特殊就适合试药呢。大敌当前保命重要,许风华顾不了那么多。
  “几年前谢公子救过我一回,今日你便再行行好,救救我。之后我定乖乖同你回去试药。”
  眼见那两个刺客从楼上一跃而下,顷刻之间便到了他面前。许风华不待谢墨作答,转身就躲到谢墨身后,虽然说谢墨身形单薄,可许风华却觉得只要有他在就特别安全。
  “这可是你说的?并非我强求。”
  许风华只管点头,“你若怕我逃跑,大可住在我府中看守便是。”
  “好,才愁着没落脚处,打尖还要银子,我带的盘缠正好不够。那便有劳了。”
  “……”本王就是客气一下,你个臭不要脸!
  谢墨拔出剑,那两个刺客一见这阵势,立刻持剑向谢墨冲去。
  几个回合下来,刺客处处落得下风,再继续打下去,小命都要栽倒谢墨手上。
  夜间酒馆里的人并不多,有胆大的围着看热闹,有害怕受牵连的,忙跑回家。
  酒店老板也没消停,每跌落一壶酒,都要抱着破碎的酒壶“哎呦哎呦”叫个不停,不晓得内情的人还以为被打的人是他,然而谢墨与刺客斗得正厉害,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权衡利弊之后,两个刺客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
  褐衣刺客为保住面子大声道,“快撤,杀错人了!”
  这一句话惹得看热闹的几个人哄堂大笑。
  谢墨合剑入鞘,拍了拍手,看了一眼凌乱不堪的酒馆,对跟在身后的许风华道,“这摔坏的酒你自己赔,我可没银子。”
  许风华心里暗道一声小气,掏出一袋银子递给酒店老板。
  作者有话要说:  排版
 
 
第2章 得逞
  许风华十五岁时,生了一场怪病。起初太医把了脉,以为只是发热,便开了些散热药。
  可许风华服了药后身体却愈来愈烫,热的时候如置身火炉,其后不久便又开始发凉,身体凉的时候又如置身冰窖。
  眼看许风华倍受折磨,一直跟在许风华身边的秦总管便向先皇介绍了自己在老家时认识的山间神医。
  秦总管说这神医向来不喜欢为权高势重的名门望族诊治,故而出行时只有秦总管和许风华二人。先皇担心两人安危,特意安排了暗卫一路上护送他们。
  然而到达神医住处之后,许风华和秦总管并未见到神医。只听得他的小徒谢墨说神医去云游了,约要等到三年后才回来。
  秦总管以为自己是要无功而返了,所幸谢墨看了许风华的情况后,想出了能抑制这种病的方法。
  谢墨说,许风华只是阴阳不和,时而阳盛阴衰,时而阴盛阳衰,这与他独有的敏感型体质有关。
  谢墨还说,这种病以后还会再反复发作没有定期。
  三年过去了,许风华的病一次都未发作过。可正是因为没有定期才显得可怕,许风华不知自己又要在何日再次经受这怪病的折磨。
  不过好在如今谢墨在他府上,倒也不必抱着病一路跋山涉水地去找他。
  有谢墨在,许风华也算是安心多了。
  许风华带着谢墨赶在宵禁之前便回了淮王府。在门外等候多时的秦总管一见到许风华就在他耳边开始了唠叨:“王爷,您去哪了?”
  “王爷您怎么又受伤了?快,去宫里传李太医!”
  “王爷,老奴说了多少次出门要带几个侍卫您偏不听。”
  许风华哭笑不得,“本王是去逍遥不是去打架。还有,今晚不必麻烦李太医了,本王身后这位便是位妙手回春的神医。”
  秦管家这才注意到许风华身后的谢墨,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谢墨,只觉得分外熟悉。“这位公子是……”
  许风华回头看了一眼谢墨,“他便是三年前为本王治病的那位公子,名唤谢墨。”
  秦管家大惊,“竟是谢公子,怪不得老奴看着分外眼熟。谢公子真是生得越来越俊了。”
  许风华看了谢墨一眼,发觉他果真是变了。肤白唇红,一双眼睛格外灵动,倒似一个小姑娘。
  嗯……长得也比他高了。
  “秦总管,为谢公子安排一间好宿处。”
  “王爷,府中的空房间里许久未住过人了,多处地方蒙了灰尘,老奴先带人去仔细清扫一番。”
  许风华挥了挥手,“去吧!清扫干净些,可不要怠慢了谢公子。”
  许风华便同谢墨一道进了他的房间,两人在茶桌旁坐下。
  许风华沏了一壶温茶,缓缓将茶倒入杯中,一杯推向谢墨面前,一杯留自己。
  许风华小啜了一口清茶,慢斯条理道,“你这次来京城是为何事?”
  谢墨的身子前倾,脸凑近了许风华,“想知道?”
  许风华好奇地点头,耳朵也凑了过来。
  谢墨一脸正经,环顾四周见没什么人,靠近许风华的耳朵认真道,“不告诉你。”
  许风华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他忍住拿热茶泼谢墨的冲动,佯装不在乎的样子靠在椅背上,扭头道:“嘁,本王还不乐意听呢。”
  三年过去了,许风华觉得面前这人还是一副讨打的性子。他在山中休养的那两年可没少受这人的气,每次被气哭的都是自己,许风华觉得当时自己的脸都丢大发了。
  谢墨问道,“你可知道谢意远住在何处?”
  许风华这才意识到这两人都姓谢,想必是亲戚关系,毕竟谢氏一脉上下也只剩三人,一是谢意远,二便是他的侄子,最后一个则是谢墨的姑姑丽妃谢盈香。
  对于谢家的事,许风华也有所耳闻。据传闻谢家是远古时期的一大宗族,掌管着能预言下一任君王和揭示当朝气运的天书。当时便有“得天书者得天下”的说法,历代朝堂中有野心者个个眼红此书,谢氏一脉也因此成为民间最特殊的存在,虽居身远地却与朝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正因为谢氏掌管着最重要的天书,也才引起众王公贵族门阀的仇视。终是在某个夜晚,谢氏一族被人所灭,一夜之间,谢家上下几百人就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而谢墨因为在外拜师习医躲过一劫,谢意远则因为被征召入宫为官免了一难。而丽妃谢盈香正在宫中参与选妃。
  关于谢府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尘封已久的传说,而天书亦不知去向,有人说是在谢氏仅存的三人手中,有人说是早在几年前便被人偷走了,也有人说天书从未存在过。
  “喂,问你话呢?”谢墨屈指敲了敲桌子,抬眼望着正在沉思的许风华。
  许风华回过神来,“谢将军就住在将军府中。”
  “那改日你带我去看看。”
  “好。”
  秦总管走了进来,对许风华道:“王爷,房间清扫好了,那老奴便带着谢公子去看看。”
  许风华放下手中的茶杯,“好,本王便随你们一道去,也便以后随时去找谢公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