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王爷失忆之后[天之骄子]——比卡比

时间:2020-03-17 08:42:23  作者:比卡比

   文案:

  王爷失忆之后,原本的高岭之花成了温温柔柔的美人,然后被卖到了青楼
  被魔教的人抓去双修
  恢复记忆之后,王爷很生气,后果——很平静。
  某人:阿礼,我错了。
  王爷:你在魔教如此说,在王府又如此说,你以为本王还会信你?!
  某人:阿礼,我喜欢你。
  王爷:本王不断袖。
  某人:可是你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王爷:放肆!
  某人:阿礼,我穿女装嫁给你做王妃可好?
  王爷:……本王考虑考虑。
 
  失忆前高冷失忆后软萌受 x 自以为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遇到美人受甘愿认栽攻
  渣攻,狗血,非常狗血,有伪生子情节!不喜勿入啊啊啊啊
  一句话简介:王爷失忆之后,很惨
 
 
 
第1章 
  大楚皇宫,皇帝寝宫内只点着两盏宫灯,除了周围小片区域,整个寝宫都笼罩在晦暗不明的灯光中。龙床前早早地就点上了安神助眠的凝神香,然而并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
  年仅八岁的小皇帝趴在龙床上,头埋在软枕里,整个人缩成一个圆滚滚的球,嘤嘤哭个不停。
  “陛下,”守在一边的乳娘心疼地直掉眼泪,“陛下莫哭,奴婢已经派人去请太后了……”
  小皇帝哭闹着:“我不要母后!不要母后!我要小叔,阿彦要美人小叔……你们把小叔给我叫来!”
  “陛下,您小心闷坏龙体呀。”乳娘试图把小皇帝抱起,无奈宫里的营养太好,小皇帝才八岁就和十几岁的宫女一般重,乳娘尝试了半天,小皇帝还是原来的姿势,纹丝不动,无奈放弃,继续劝道:“陛下,太后已经派人去找摄政王了,说不定王爷马上就来了呢。若王爷看到陛下这模样,肯定会生气的。”
  小皇帝闻言终于不嚎了,短手短脚地坐起身,用两只肉嘟嘟的手抹眼泪,打了一个嗝,努力憋住眼泪的样子别提多委屈了,“阿彦不能哭。如果美人小叔知道阿彦又哭了,肯定会骂阿彦。”他已经能想象到美人小叔冷着一张脸,罚他抄一百遍《国策》,一天不吃饭的情景,忍不住瑟瑟发抖。
  “你小叔不在就没人骂你了?!”
  乳娘连忙跪下磕头,“参见太后。”
  沈太后点点头,不施粉黛的脸上写满了疲惫,却不掩佳人风姿,眉若轻烟,清醒淡雅。她早已在自己的长信宫内睡下,一直辗转难眠,听闻小皇帝又在寝宫大哭大闹,只批了一件白色外裙便赶了过来。
  小皇帝撇撇嘴,眼睛泪汪汪的,“母后……”
  “谢明彦,你忘记母后和你小叔是怎么教你的了?”沈太后严肃道,“陛下已经登基两年了,怎么还和六岁时一样,遇到点小事就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可是,母后,”小皇帝怯生生道,“阿彦今年才八岁,八岁和六岁差很多吗?”
  沈太后冷声道:“你还敢顶嘴?”
  小皇帝马上用手捂住嘴巴,“呜呜”地摇摇头。
  “太后息怒。”乳娘心疼小皇帝,忙劝道:“陛下也是太想摄政王才如此。您别看摄政王平时对陛下万分严厉,但他的好陛下心里都记着呢,什么好吃的都要给王爷留一份,有的时候还嚷嚷着要和王爷一起睡。现在王爷一消失就是几个月,陛下是着实想念啊。”
  沈太后面色稍霁,在龙床边坐下,摸摸小皇帝的脑袋,“阿彦,你小叔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再耐心等等。”
  小皇帝扬起头看着沈太后,“母后,你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
  沈太后一愣,闭了闭眼,“你小叔他……罢了。阿彦,你最喜欢小叔是不是?”
  小皇帝用力地点点头,“阿彦最喜欢美人小叔了。”
  沈太后边用帕子给小皇帝擦哭花了的脸边道:“你小叔他临走之前可交待过你什么?”
  “美人小叔要阿彦用功念书,要听母后和太傅的话,至少背五篇文章。还有……”小皇帝低下头,轻声道:“他要阿彦至少瘦十斤。”
  沈太后轻笑一声,忍不住道:“摄政王说的不错,就是宫里的人太宠你,把你养成这副德行。老谢家无论男女,模样都是一等一的出挑,俊美非常,怎么到你这儿……”
  小皇帝鼻子一酸,忍了又忍,又开始大哭:“美人小叔嫌弃阿彦,母后也嫌弃阿彦,呜呜呜呜……阿彦、阿彦也不想肉嘟嘟的……”
  “好了好了,”沈太后柔声道,“既然不想,就减减肥,等你小叔回来也让他高兴高兴,如何?”
  “那小叔什么时候回来……”
  “你瘦了他自然就回来了。”
  小皇帝眼睛一亮,“母后此话当真?”
  沈太后轻咳一声,“母后何时诓过你。夜已深,明早你还得早起去弘文馆上学,早点歇息吧。”
  乳娘看到这母慈子孝的一幕,总算松了口气,含笑道:“闹腾了这半天,陛下饿不饿,想吃什么奴婢去做。”
  小皇帝纠结地直咬手指,半晌才摇摇头,“阿彦不吃,阿彦要减肥。”
  沈太后欣慰道:“阿彦总算长大了。”
  把小皇帝哄睡着后,沈太后在龙床边守了片刻,才招来自己的贴身宫女,“长歌。”
  “奴婢在。”长歌轻声道,“太后可是要回长信宫?”
  沈太后摇摇头,叹息一声,“这事儿恐怕瞒不住了。”
  “太后的意思是?”
  “请剩下的两位王爷连夜入宫吧。”沈太后轻捏着眉心道,“本宫在御书房等他们。”
  “是。”
  御书房内,沈太后已穿戴完毕,略施粉黛,正襟危坐。一夜未睡,她眉眼之中难掩疲惫之色,喝了一口浓茶强打起精神。
  沈太后名沈芍蓉,虽贵为太后,也才二十六岁。两年,武帝因疾病英年早逝,谢明彦时年六岁,作为嫡子且是唯一的皇子,顺利即位。武帝临终前自知幼儿尚小,无法主持朝政,便任自己的胞弟,当时的淮王为摄政王,代幼君处理政事。两年来,摄政王不负众望,小到小皇帝的体重,大到国家大事,无一不尽心尽力,鞠躬尽瘁。前朝后宫,对这位年纪轻轻就担此大任的王爷敬畏有加,小皇帝更是黏他黏的要紧。只是……
  “哈?皇兄失踪了?”
  沈芍蓉蹙眉,“你嚷嚷什么!生怕大家都不知道么!”
  谢玄乐做出生吞鸡蛋的表情,“不不不,我只是太吃惊了。好端端的,皇兄怎么会失踪呢?是不是被皇帝气得离家出走了?”
  “延王!”沈芍蓉怒道,“本宫叫你们来是为了想办法,不是要听你瞎扯的!”
  “太后息怒,息怒。”谢玄乐忙赔笑,“只是臣前阵子还听说皇兄因为皇帝半夜尿床气得几天吃不下饭,人瘦了一大圈呢……”
  “罢了罢了,”沈芍蓉无奈扶额,“本宫也是急坏了,才这么病急乱投医,找你又有何用?”
  谢玄乐,小皇帝三位叔叔之一,年纪最小,正是翩翩少年的时候,长相俊美,高挑秀雅,只可惜平日里没个正经,成天吃喝玩乐,不务正业,早早就表明自己只想当一个闲散王爷。
  谢玄乐伸了个懒腰,“太后这么说,臣会伤心的。”
  沈芍蓉瞪了他一眼,转向另一位王爷,“临王,你认为此事?”
  临王谢玄文,不太爱说话,性格孤僻,长相又有几分阴柔,给人难以亲近之感。沈芍蓉和这位小叔子交往不多,可直觉告诉她,他至少比谢玄乐靠谱。
  果然,谢玄文沉吟片刻,“刚刚太后说,摄政王是在南疆失踪的?”
  “南疆从年初开始就闹旱灾,朝廷拨了几次款,也派了杨大人去赈灾,可几番折腾下来,情况依旧没有好转。摄政王三个月前决定亲自去南疆看看,本来一个月前就该回来,可到现在还没有音信。”
  “一点消息都没有?”谢玄文问,“跟着摄政王的那些人呢?”
  沈芍蓉摇摇头,咬牙道:“没有,跟着摄政王的那一行人,至少不下五十个,可却没有一人回来报信。整个队伍,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还有这等怪事?”谢玄乐睡意全无,“难不成皇兄遭遇了刺客,然后全军覆没?”
  沈芍蓉气急,“闭上你的乌鸦嘴!”
  谢玄乐耸耸肩,“本来就是啊,皇兄这两年为了肃清朝纲,可得罪了不少人……”
  “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摄政王。”谢玄文打断自家弟弟,“太后可有加派人手去找?”
  “这是自然的。不过南疆多是崇山峻岭,茂密丛林,搜寻难度不小。”沈芍蓉声音微微发抖,“本宫担心,万一阿礼他……”
  “太后担心得极是啊!”谢玄乐诚恳道,“听闻南疆民风开放,常有易妻互娱之事,皇兄那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若是流落民间,那不还得被……我早年就说了,皇兄那般的佳人就该好生待在皇宫,切不可出去祸害人间。”
  “阿乐。”谢玄文警告地看着谢玄乐,“够了。”
  “那我也是担心皇兄嘛。”谢玄乐小声嘀咕着。
  “摄政王那帮本宫会继续加派人手,生要见人,死……”沈芍蓉说不下去了,她擦了擦眼角,“还有一事,摄政王失踪之事,还是不要大肆宣扬为好。”
  谢玄文点点头,“臣明白。”
  谢玄乐一脸迷茫,“啊?为什么啊?!”
  沈芍蓉懒得理他,“阿彦还小,过往都是摄政王主持朝政,现在他不在了,国事是一日都不能耽搁的,本宫一个妇道人家,后宫事情又多,你们……”
  谢玄乐和谢玄文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太后辛苦。”
  沈芍蓉哭笑不得,“你们就不能主动为本宫分担?”
  谢玄乐一脸惭愧,“太后,其实臣少时没好好学习,字都认不太全,国事上臣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沈芍蓉:“……”
  谢玄文面无表情:“太后,臣最近正在专研长生不老之术,正是紧要关头,此事若是分心,多年来的心血就前功尽弃,臣实在走不开。”
  沈芍蓉:“……”
  要你们这些男人有何用!
 
 
第2章 
  落崖村,坐落在千峰崖山脚下,因此得名。
  村中的一间茅屋,木制的门被风吹得嘎吱嘎吱作响,门后一张破旧的床榻上,躺着一个美人。
  美人白皙的脸上显出一种病态的苍白,他双目紧闭,细碎的长发覆盖住他光洁的额头,垂到了浓密纤长的睫毛上。
  胭脂坐在床边看了半日,也呆了半日。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比村头的村花好看了不是一点两点,这样的美人又怎么会晕倒在村后的河边呢?
  胭脂自记事起一直生活在落崖村,今年十五岁,由于长期在外劳作脸颊被晒得通红,皮肤也有些粗糙,好在她五官不错,浓眉大眼的,平日里扎着两条大辫子,倒也活波可爱。
  “你赶紧醒过来罢。”胭脂趴在美人耳边小声嘀咕着,“不然我爹回来,我就没有办法一直守着你。”
  美人反射性颤动了一下眼皮,微微蹙眉,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
  胭脂惊喜道,“美人哥哥,你醒了?!”
  美人眨眨眼睛,慢慢地在屋内巡视一周,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水光。“这是哪里?”他许久没有说话,声音都是嘶哑的。
  胭脂体贴地给他倒了一杯水,“这里是落崖村,你现在在我家呢。”
  美人喝下一口水,“请问姑娘是……”
  没想到美人落魄至此还如此彬彬有礼,胭脂耐心地解释:“我叫胭脂。今天早上去捕鱼发现你晕倒在河边,就把你带回了家。美人哥哥,发生了什么事?”
  美人愣了愣,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你家在哪?”
  “不知道。”
  “那你叫什么名字?”
  美人低头沉思,“不记得。”
  “哦,”胭脂恍然大悟,“美人哥哥是失忆了罢?”
  美人点点头,“也许。”
  “那可怎么办?”胭脂为难地抓抓头发,“美人哥哥什么都不记得,我怎么带你回家呢?”
  美人微微展颜,唇边笑容艳若桃李,温和道:“胭脂,无论怎么样,谢谢你救了我。”
  胭脂被美人的微笑晃得脸上一红,半晌才回过神,“哦,对了。”胭脂从枕头下拿出一块玉佩递给美人,“我发现你的时候,这块玉佩就挂在你腰间。”
  玉佩握在手中冰凉润滑,颜色剔透,绿色分布均匀,上面还刻着一个字。
  胭脂好奇道:“美人哥哥,这个字念什么呢?”
  “礼。”美人把玉佩收好,柔声道:“胭脂,你以后便唤我阿礼罢。”
  “好呀好呀。”胭脂高兴道,“阿礼哥哥,你饿不饿?我去煮点东西给你吃。”
  阿礼不好意思道:“谢谢胭脂。”
  如今南疆大旱,赤地千里,村民一整年颗粒无收,家中米缸早已见底,饥不择食。野无青草,十室九空,村无吠犬。落崖村背靠一条大河,人人都指望着河里的鱼虾撑过去。好在落崖村人口不多,只要勤快一些,忙活一天还是能抓上一条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