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信白】七日游戏——捅刀bot_

时间:2020-03-18 08:00:01  作者:捅刀bot_

 序章

  国庆前夕,9月30号的下午,全公司都在躁动,几乎无一人坐得住。
  然而躁动归躁动,在大老板面前还是得做做样子的。比如现在,下午四点,在所有人都闹作一团的时候,轮值防风的同事忽然大声咳嗽着跑了进来,全体人员心领神会,瞬间安静如鸡,恢复认真工作的假象。
  富有节奏的脚步声踏进办公室,一众员工接连打了招呼。
  “李总。”
  “李总好。”
  一年前刚接任执行总裁的董事长独子李白,上任之前以普通员工在公司潜伏了半年之久。
  可谓是忍辱负重的半年。由于出众的外表与卓越的能力,即使没有亲爸后台也被一路提拔,因而招致不少祸患。不过性子使然,李白总以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释然,云淡风轻,仿佛丝毫不在意那些刻意的刁难。
  导致上任后震惊上下,公司多达十二人主动请离。其实自己离开还算体面,总比被秋后算账撵出公司好,毕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从那以后,公司就开始了暗无天日的帝王统治,李白荣获封号,小魔王。
  一年后,小魔王成功继承衣钵,将亲爹昔日的大魔王的称号光荣交接。
  新任大魔王身高一米八三,玉树临风,面如冠玉、目若朗星,学位双博起步,往上未知,举手投足自带翩翩公子的贵族气息,处事果断而决绝、雷厉风行,颇有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狠厉。但相对的,这也让他带领公司杀出了一条血路,大抵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所以现在,公司全体员工看到他就害怕,自动龟缩。
  “一个个都干嘛呢?”
  刚才还在下属面前狐假虎威的部门经理瞬间怂成一团,毕恭毕敬地弱弱道:“老板还有两份文件需要你签——”
  嗯?总裁为什么拉这着个行李箱。
  李白西装革履,健步如飞,拉着个黑色行李箱步履匆忙,仿佛有什么急事,听见有人喊自己,略微不耐烦地侧过头:“到办公室来,速度快点。”
  “您有急事?”
  “嗯,今天就都提前下班吧。”
  什么?
  “都回去吧。”
  大魔王居然会宣布提前下班?
  不知道哪个不怕死的吊儿郎当嗖地站起来,带头起哄大喊了一句:“谢谢李总!”
  于是其他人也跟着放飞自我附和了:“谢谢李总!”“李总万岁!”
  大魔王出乎意料地没有教训众人聒噪,只是摆了摆手,一边侧身准备离开,“把文件拿进来,我签完就走,狄仁杰呢?狄仁杰!”
  狄仁杰是公司里的副总,平时在公司里都是大魔王唱白脸副总唱红脸,刚柔并济软硬兼施,不过自从李白的助理被他亲自开除且暂时找不到代替的人选后,狄仁杰就凄惨地沦为临时打杂了。
  天地良心,堂堂一个副总活得不如普通职员。
  “来了来了!”
  狄仁杰一脸“老子怎么那么命苦”的怨气从副总办公室蹿出来,转眼就跟着李白进了办公室。
  “这么猴急,”不过办公室门一关,狄仁杰就皮起来了,毕竟怎么说两人也十几年兄弟情了。大摇大摆坐上李白的办公桌,将方才部门经理说待签的文件递过去,“提前下班还是头一回吧?干嘛去啊?”
  大魔王从笔筒里抽了支笔,拔开笔帽,龙飞凤舞地签下大名,一边淡淡道:“约炮。”
  狄仁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几下,一脸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李白从容不迫地又重复了一遍:“约炮。”
  “……去年那个?”
  李白没点头也没回答,算是默认。
  “哟,可以啊,都快一年了你还惦记着,看来当时一定印象深刻。”
  “下班了就开始跟我皮是吧。”
  “我有说错吗?能让你记那么久,说,是不是器大活好。”
  ……
  沉默即是答案了。
  他跟“「无双」”的认识,是一场孽缘。
  自古天才多闲暇,李白很早便能自食其力,日子过得太舒服,找不到有趣的事情,生活索然无味。
  直到五年前他意外投资了一个不被看好的敏感项目,一个专为BDSM爱好人士提供交流平台的app策划,「Misty」,迷雾。
  这个项目在被自己投资后虽然有了起色,但仍然逃不过被刻意打压,李白不觉得这会是赔钱货,五年以来从未放弃对其的支援。
  反正钱放着也是积灰。
  去年,「Misty」终于熬出头,通过率先打入外国市场在渗透国内市场的策略,一跃成为情色app排行第一,还有了专属的俱乐部。
  「Misty」的成功离不开幕后投资者的不离不弃,也更是因为它避免了沦为约炮骗炮的低俗软件,「Misty」所贯彻的,是绝对平等自愿,互相尊重的主奴游戏。
  游戏开始,我心甘情愿被你践踏,游戏结束,我们同样为人,平等互相尊重。
  稀里糊涂地成为了该app终身会员,放着也是浪费,于是去年那个夏天,指尖按下登录的那一刻,他也正式踏入了无法回头的深渊。
  李白发现自己竟然意外地痴迷于此,随着慢慢深入了解,他开始不满足于仅仅“纸上谈兵”,开始陆续购进相关的道具,但是从来没有使用的机会。
  一来他找不到可以跟自己玩这个游戏的对象,二来,实在无法对自己下手,心里总是觉得隔应。
  社区有一位人气火爆的资深BDSM爱好人士,ID「无双」,“历龄”长达十六年。资料显示他今年三十三岁,身高189,体重70kg,属性,绝对的不可逆S。
  当真是个极品尤物。
  「无双」是个很有品味的男人,虽然他从不露脸,但以他平日里分享的日常,也算是李白“英雄惜英雄”,感觉得出对方条件并不差,否则也不会有资本支撑他玩这个那么多年。
  「无双」毫不吝惜晒出自己的身材照片和分享健身计划与食谱。
  他对自身的身材管理严谨到近乎变态的程度,自控力极高,一天多少卡路里,就不多不少。
  这样的一个男人,真的很容易让人无条件信任,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他掌控。
  李白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着他的照片都会不自觉脸红了。
  只知道在每一个被公务缠身心烦意乱的失眠夜,只有那个男人能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看着「无双」的近照,指尖隔着屏幕摩挲,渴望能穿越到对方身边,真真切切抚摸对方的肌肤。想到这里,他顿时感觉身体在发烫,下身隐约有了一点反应。
  李白在自己社区资料填写的属性是未知可逆性S。
  他生来不喜欢被他人主导,更何况他人生的二十八年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从未脱轨。
  他也动用过自己幕后投资者的硬台身份,给俱乐部提出了不少刁钻的要求,比如要求体验游戏,但是拒绝让M触碰自己,也拒绝让M看见自己的脸,尽管特殊爱好的大有人在,但至今为止,李白还是无法完整地进行完一场游戏,甚至,连开头都熬不过。
  他总是会提前喊出代表结束的暗号,然后认真又诚恳地向对方道歉,俱乐部宗旨游戏结束同而为人,大家相互理解,故而也并没有人为此生气。
  大半年前,俱乐部迎来成立一百天的纪念日,包下了市中心最豪华的酒店作为聚会地点,举办长达一周的体验活动。
  「Misty」的老板刘邦——当年被自己帮助过的男人,比自己还大了几岁,这几年两人也算是混熟知根知底了,李白知道他有一个共患难的恋人,马上就要结婚了——亲自过来问过自己是否想要参加活动时,李白当时第一反应便是问:“「无双」会去么。”
  “……啊?……什么?”问得太快也太突然,刘邦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无双」。”李白又重复了一遍,念完这个名字,他恍若真的有了微妙的悸动。
  “喔……!你说咱们社区里的大红人啊,我当然是第一时间就邀请他了,他答应了,不过……”
  李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十分躁动,他等不及地飞快追问:“不过什么?”
  “他也提了个特别李白的要求,他希望把这次活动改为假面舞会。”
  “……”
  他还是不肯露脸吗?
  李白近乎喃喃自语的低声,还是被刘邦捕捉到了。
  “你……看中他了?”大老板秒秒钟get到金主内心的小九九,“但你们两个属性都是S,到时候是要在床上打架吗?”
  一点都不觉得好笑,李白冷冷看着他。
  “……我知道了,我会重新给他寄一张特殊标记过的邀请函,到时候他一入场,侍者给他的手链颜色是全场唯一一条,我会再通知你的。”
  金主大人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其实假面舞会主题,也刚好顺遂了李白不想被其他人认出来的心思。所以某些方面上,他跟「无双」还是挺有默契的。
  有些奇怪的地方是,那天晚上竟然是「无双」先找到了自己。
  他差点拒绝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熟悉的陌生人。
  “可以请你喝一杯么?”
  “抱歉,我在等……”
  说话的时候,李白看见了那人手上戴着的暗红色的手环。
  「无双」。
  李白顺着对方精致的西装纹路向上看去,「无双」的头发的也是红色的,扎了低马尾。
  被面具遮住的上半张脸,单单一双眼就足以英气逼人。颀长的身形,宽阔的肩膀,压倒性的身高,几乎要把自己整个人笼罩进黑暗的深渊。
  “你在等谁?”
  对方独树一帜的低音炮,一下子将李白拉回现实。
  “……我……”
  “是在等我?”「无双」刀锋削过般的薄唇微扬,又走近了一步。
  他似乎对自己异常自信,未经允许便伸手环住了李白的腰,半强迫地让李白逼近自己。
  两人的脸距离不到十公分。李白闻见了对方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 用力地,吞了一口唾沫。
  “我听俱乐部老板说,”「无双」从容不迫,另一只手将香槟往边上一放,旋即梭巡进了李白西装裤里,
  “有位跟我一样属性的同好非常希望这一次活动跟我一组,”
  修长的五指张开,肆意妄为地捏了几捏紧致的臀,嘴巴径直凑到了李白耳边,
  “所以想好了吗?关于这一礼拜,我们是要在床上打架呢,还是你不介意当M?”
  李白耳根子一酥,从头麻到尾,双腿直发软,口干舌燥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后索性一把环住了对方的脖子。
  代替那难以启齿的回答,和半年以来深埋在心的欲望。
  也就是在这一刻,李白才发现,自己手上的金色手环,也是唯一一条。
  两个人在床上整整待了一礼拜,除了吃饭睡觉洗澡,几乎都在做淫靡之事。
  电梯里就已经欲罢不能,进了房间更是盛情难却,一个主奴的无性游戏,生生被两人搞成了约炮,李白对此表示十分惭愧,希望此事别让其他人知道,否则坏了刘邦俱乐部响当当的名声。
  虽说这一切都是双方的自愿自由,但在这样一个活动里,总归不妥。
  考虑到两个人都是S,「无双」没怎么用道具,只是性至高潮偶尔捂住李白的嘴,或者绑住李白的手不让他有趁机拽下自己面具的机会。
  不过自己倒是把李白的脸看了个彻彻底底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到后面,为了断掉自己千方百计想看脸的阴谋,「无双」直接上了眼罩。
  还大言不惭道:“不是说好了互相尊重吗?”
  好吧。
  李白被伺候得太舒服,迷迷糊糊就答应了。最后七天期限到了,前一夜「无双」刻意使坏,把自己来回折腾不肯放过,导致李白最后直接被操晕过去。
  于是等李白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躺在别无他人的大床上了。
  「无双」把套房收拾得一丝不苟,乍一看仿佛丝毫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但记忆与身体是不会骗人的。
  甚至更加深刻。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在那七天的黑暗里,有人温柔地抚摸过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有人亲吻着自己,缱绻缠绵。那个人抱着自己到浴室洗澡,再把自己擦干净裹好抱到客厅吃饭。
  当然是他喂。
  「无双」绑得很轻,但李白装也要装得手酸无力。
  集会一别,之后的大半年里,「无双」突然沉寂了许多,不再如从前频繁分享日常,有时候一礼拜都不见得活跃一次。最后甚至开启了社区朋友圈模式,只有共同好友才能看见动态下的评论。
  而李白只加了「无双」一个好友,自然对他那边的世界一无所知。
  直到今天下午,9月30号下午三点,「无双」突然发了一条动态,表示在寻找国庆假期七日调教游戏的游戏伙伴,有意向者可以私信他。
  李白不清楚「无双」之前拥有过多少游戏伙伴,调教过多少人,但那一刻,他脑海里浮现的念头只有,不愿意这个席位属于其他人。
  自己已经因为这个男人失魂落魄,甚至将现实与次元混淆了。
  要知道自己从前从来不会在上班时间打开那个app的。
  大脑一片空白,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坐在办公室里的李白发现自己已经给「无双」发送了私信。
  并且对方那边显示,已读。
  “对方正在输入”
  “你可以吗?我可能更需要一个M。”
  “我想试试。”
  “好吧,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明天下午六点之前到就行。”
  “我现在就可以过去。”
  “机票我报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