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盖总绝赞摸鱼中[甜文]——阳华六出

时间:2020-03-18 08:13:11  作者:阳华六出

 

 
  文案
  作为一个南极洲黑恶势力没良心骂死他,眼睛一睁一闭,突然发现自己到了一个极其印~象~深~刻~的地方。
  嗯,头发是白的,厚得就像羊毛一样。
  手上纹着大花臂,带着暴发户一样的十个戒指,还有一群任劳任怨的小弟,挺好的。
  好,好个鬼啦,为什么是盖提亚啊!
  CP为盖总X医生,JJ脖子以下不能写所以攻受无意义
  PS:医生我能磕一辈子,落地我就五宝百级310氪爆!二设和OOC是我的,好评是原作的!
 
 
第1章 
  “盖提亚,能麻烦你去商店里买几块蛋糕吗?唔,草莓味的和瑞士蛋糕卷都要……什么?我今天不加班,所以就早点回来啦。”
  黑皮金发的青年把手搭在车窗上,看着视频对面套着白大褂的粉毛挂着那种迦勒底废柴特有的微笑,心情沧桑到甚至想学切嗣吞云吐雾。
  “王啊,作为您的仆人,我不得不劝诫你,蛋糕这种高糖高脂的东西并不健康,吃多了小心变肥宅。瑞士蛋糕卷可以让桀派适当买上两个,但那不是给你吃的,我会监督你回来吃完晚饭的。”
  “呜哇,盖提亚你真是太残忍了!”
  对面的青年顿时夸张地大叫起来,趴在桌上用那对碧色的眼神使劲卖萌。
  嗯,本质还是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
  盖提亚无声评判道,装出来的冷硬模样不由自主地软化了些许。
  “如果你能把饭吃光的话,我或许会考虑让卫宫士郎做几块,商店里的蛋糕用料可不会有多好。作为医生的你,本该最了解那些东西该多摄入,哪些东西该少吃,我从前可没见过你挑食。”
  “我从前连自己喜欢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喂!再说了,草莓蛋糕确实,确实很好吃啊……”
  越说越小声,最后连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
  “要是还坚持吃蛋糕的话,那么,原计划在网上预订给你的被炉就没有了。”
  于是粉毛青年继续苦着脸小声恳求,一顿讨价还价之后,终于以每天晚上两百克蛋糕,不许喝咖啡为代价,成功挽回了即将远去的被炉。
  盖提亚放下手机,深刻反省自己当初是怎么一顿骚操作,搞成了如今的局面的。
  地点回到时间神殿。
  闭眼,再睁眼,面前的世界截然不同。
  如果它没记错的话,之前应该是隔着薄薄的手机屏幕,对着背刺cg大声讨伐酷爱麻婆豆腐的某神父。
  玉座都刷完了,新年也到了,竟然还要让骂死他无迦可归,四处流浪。
  人王追车追了多久了,还没落地,简直不能好了。
  然后无所不能的大宇宙意志(或许该叫根源?)就给它腾了个地方。
  面前的景象看起来莫名眼熟,它愣了一会,接着后知后觉发现那些黑红色树根一样缠绕纠结,但又黏滑温热,有点克系风格的玩意儿是什么了。
  好像……似乎……这是……
  它从座位上站起来,望向身后座位。
  映着高远苍穹的希腊式神庙尽头,是那座无数人都心心念念的洁白玉座,只是玉座之上不曾有那轮散发着无穷热力的可怖宝具。
  也没有十个空落落的戒指。
  它抬了抬手,眼睛自然而然地分辨出了手中十戒的真伪。
  九枚由上帝所赐,拥有无穷威能的神戒,其中混杂了一枚由魔神王?盖提亚制作的赝品。
  所罗门,不,盖提亚。
  然后魔神王?伪?盖提亚,陷入了深深的忧郁,要不是形象不能崩,估计连失意体前屈都能现场做出来。
  虽说是很喜欢迦勒底,每次活动都能肝到硬化,材料多到溢出,一出新英灵就算非成千石零宝也是好几单砸下去强行满图鉴,不代表他想直接穿到型月这个日常核平的世界啊喂!
  盖提亚并不想发动人理烧却并向咕哒扔了一个玛修学妹。
  他可不想最后被医生自爆,被混沌恶手撕,他现在更想的是回家,然后舒舒服服地喝上一杯肥宅快乐水。
  说到底,他只是叶公好龙罢了,根本没有面对那个未来的勇气。
  等等,他家在哪儿,父母又是谁?
  来源未知,逻辑矛盾,无解。
  虽说这样有点丢脸,盖提亚还是本能地逃避了这个问题。
  反正他现在是盖提亚,是所罗门都未能到达的全能者,拥有自我意志的魔术式,也是持有怜悯之理的兽,或许有一天真的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回家也说不定?
  唔,要是在这之前能好好看看座以外的世界也不亏,就当是出去旅游一圈,如果能请医生吃个草莓蛋糕什么的就更完美了。
  怀着这样的想法,盖提亚小心翼翼地把愿望深深埋藏起来。
  对了,作为所罗门生前亲自编纂的统扩式,他应该是有自由驱使七十二魔神的力量的。
  盖提亚刚刚想到几个名字,视野立刻就被什么遮天蔽日的东西给占满了。
  “统括局?”
  既像肉块,又像果冻,黏黏糊糊的柱形物体发出了疑问,那浑身的眼睛实在看得人有点掉san。
  盖提亚努力克服看见真人(柱?)的不适感,并在脑子里将其等比缩小,转化为一堆金光闪闪的材料。
  果然顺眼多了,毕竟可是技能等级的主要材料呢。
  不过,让这群二五仔和丢人玩意儿去搞事情,还不如他自己亲自动手烧烧烧来得快,还不会搞出星际玩家的乌龙。
  或许是盖提亚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以为他是在思考什么极其严肃的大事,魔神柱们扭动了几下,最终白皮红眼的巴巴托斯跳了出来:
  “管制塔报告,七个楔子已布置完毕,假想第一宝具——光带收束环启动计算。”
  等下,都这个时候了么,是不是再迟一点就直接烧却了?
  被人类最后的御主殴打毫无意义,注定失败的未来,不如让它在诞生之前就结束好了。
  盖提亚神情严肃的开口:
  “不用了,我决定取消人理烧却。”
  !!!
  被一堆大小眼珠子盯着的感觉有点惊悚,简直让人密集恐惧症发作。
  “那是注定失败的未来。吾等的王已然失去全能,堕落为了懦弱的人类,并和吾等注定烧却的人理站在一边。当吾等燃尽人理之时,就是王发动第一宝具,抹杀自身一切存在痕迹的时刻。”
  arsnova——决别之时已至,以此舍弃世界。无论是所罗门,还是某个喜欢摸鱼吃蛋糕的死宅医生,都会连同七十二魔神一起灰飞烟灭。
  就连在超脱时间与空间的“座”上,也不再有其痕迹。
  “届时王将重现临死时将戒指归还上天的场景,吾等将会同王一齐毁灭。”
  不得不说所罗门不愧为“魔术之王”,完全已经把施法固定成了一种本能,就连他这种从没接触过魔术的家伙也能顺利施展。
  没有绚丽的光效,也没有震撼人心的轰鸣,只是单纯的“看”,就以剧情为线索,将时间神殿崩坏的结局尽收眼底。
  还是3d真人版的。
  然后他把这段3d大作发给了每根柱子,在一片暴动的噪音里淡定说道:
  “原定计划取消,改为去现世追查王的下落。”
  人理烧却什么的是不会搞的啦,等冻结的时候再说吧。
  反正天塌了有座上其他冠位六骑顶着,摸鱼一时爽,一直摸鱼一直爽,反正先摸够了再说。
 
 
第2章 
  冬木市。
  “……想必从远坂家女儿的腹中能够诞生出优秀的魔术师吧,作为容器她有着相当高的潜力……”
  怀着对名义上的父亲,实际上是“先祖”的某个男人的厌恶和恐惧,背弃了了魔道之路的记者再一次回到了那阴沉的老宅。苟延残喘了数百年之久的间桐脏砚不紧不慢地拄着拐杖,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阴暗而不祥的魔力翻涌着,不断压迫着灯火的光明,黏腻而隐晦的窸窣声在空气里游走,仿佛有无数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阴影里潜伏着。
  不,那不是幻觉。
  间桐雁夜掐紧了手心,用尽全身力量,才忍住自己往脏砚那张皱巴巴的脸来上一拳的冲动。
  间桐……脏砚的魔术,是虫。这栋屋子里到处都爬满了该死的虫子,甚至他怀疑那个吸血鬼本身,是不是也化作了一条丑陋不堪的大虫子。
  愤怒与悔恨的火焰几乎立刻吞没了间桐雁夜。
  “喏,到了。”
  男人的瞳孔陡然紧缩,跌跌撞撞地走到栏杆前,徒劳地伸出手。
  间桐脏砚拄着拐杖,像是在讲什么平常事物一样叙述着。
  “……天刚亮就把她放进了虫仓,就想试试她的极限,没想到她竟然撑到现在都还没有断气……”
  如果,如果……他当时没有像个胆小鬼一样地逃跑,而是接受了间桐家当主的位置,会不会就不会有今天这个结局?
  手链明明还放在口袋里没有拿出来,但间桐雁夜已经失去把它送给远坂樱,不,是间桐樱的勇气了。
  神经在颤抖,灵魂在恸哭,最终汇成了一个名字。
  远!坂!时!臣!
  “我要救她。”
  男人坚定地轻声说,怕自己反悔般又重复了一遍。
  “我要救她。”
  间桐脏砚嘿嘿笑了几声,但间桐雁夜怎么也觉得那是夜枭的嘶鸣。
  “如果你要为间桐家夺回圣杯,总归要拿出点成果吧。这个礼拜,你就来当虫的温床吧。”
  直到房门咔嗒一声关上,间桐雁夜才从这地狱般的体验里挣脱出来,无力地靠在了门上。过了好一阵,才如梦初醒地爬起来。
  屋里行李不多,就只有几件常穿的衣服和摆弄的相机。尽管如此,雁夜还是以郑重到庄严的态度把他们一件件收拾起来,拿起一本笔记时,里面夹着的照片忽然飘落了下来。
  “这是——”
  那是一张空空如也的哭墙照片。
  间桐雁夜猛然想起一桩陈年往事。
  那时候他好不容易逃脱了间桐家的大网,到外地当了一家报社的记者。虽然不算富裕,但没有脏砚这个男人,也不用学习堪称挑战人类底线的虫魔术,他感受到了久违的自由气息。
  也就在那时候,为了抒发和葵有缘无分的郁气,他发展出了摄影和旅行的爱好,于是就在空闲时间四处旅行,顺便写写稿子稿子赚点稿费。
  就在他旅行到以色列,准备为圣城耶路撒冷写一篇专题的时候,在哭墙下遇到了一个奇异的男人。
  其他人也好,还是他这个异邦人也好,都遵照习俗戴上了特制的小帽,伏在墙上默默祷告。那个男人既没戴上帽子,也没披上特制披肩,而周围的工作人员却像没看见他一样走来走去。
  那时他极力想要撇清和间桐家的关系,拼命遗忘着魔道世家该有的常识,竟然傻乎乎地凑了过去。
  然后在一双非人的金瞳下硬生生止步。
  仿佛被某种可怖凶兽盯上的感觉让间桐雁夜立刻就出了一身冷汗,手里的相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砸在了地上。
  咔嚓一声,仿佛是镜(钞)头(票)碎掉的声音。
  “原来你身上居然有巴巴托斯的因子,难怪会看到我。”
  虽然听不懂那个“巴巴托斯”是什么东西,但身上的压力算是切切实实地减少了。间桐雁夜抬手擦了擦快滴到眼里的汗水,看向那个给他带来强大压力的人。
  严格说来,那个发声的人也并没有比间桐雁夜高到哪里去,但却有种异常强烈的气质吸引着人的目光。
  就像是神明行于地上,凡人只能匍匐在地,又仿佛魔鬼从地狱上升人间,人类飞蛾扑火般向魔鬼涌去,而间桐雁夜就是被那个捕获的凡俗存在。
  “对不起,巴巴托斯是什么?”
  雁夜干巴巴地问道,接着后知后觉地想起可能触怒了对方。
  “那不是你应该了解的东西,间桐雁夜,你只要知道你遇见我,是来自你先祖和我的因缘。”
  对方挥了挥手,无所谓道。
  他身形挺拔有力,面容俊朗雍容,有种超脱于时间长河的奇异魅力。
  无论是巧克力色的皮肤,染黑的指甲,还是手上的九枚戒指,都在彻头彻尾地诠释着非同凡响这个词。丰茂的白色长发顺着动作滑下来,看起来非常温暖。
  尤其是那双金色的眼睛,简直如镜面般反射着见到的一切。
  等等,先祖,间桐脏砚那个老不死!就连跑到国外,都还是逃不脱脏砚的手心吗?
  间桐雁夜立刻警惕地弓着身,露出一副困兽的表情。
  “不要把我和那种东西比较,我存世的年代,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对方露出像看见什么脏东西的嫌恶表情,间桐雁夜这才发现自己竟不知什么时候把真实想法给说了出去。
  没有再次理会间桐雁夜干巴巴的道歉,对方看向趴在哭墙上祈祷,又或者把小纸条塞进哭墙缝隙的人,微微露出怀念神色。
  不,与其说是在看人,不如说只是单纯地看着那堵“墙”而已,流露出的神情也像是在追悼什么一样。
  间桐雁夜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但却没敢在那双仿佛看破人心的金瞳下继续猜测下去。
  不过对方似乎是位非常宽和的长辈,一边伸手轻抚着哭墙的墙面,一边向他问道:
  “你知道,哭墙的来历是什么吗?它又有多少故事?”
  既然要把这里写成专题,他还是有好好查过资料的。间桐雁夜放松下来,书本上的知识就源源不断从他脑子里淌出来。
  “公元前11世纪,古以色列王大卫统一了犹太,建立了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以色列王国。公元前10世纪,那位古以色列的第三代王,也是创造了古代以色列鼎盛繁荣时期的伟大的王——所罗门,在锡安山上建造了首座犹太教圣殿所罗门圣殿,也就是第一圣殿。”
  “但在公元前586年,所罗门圣殿在巴比伦人的入侵中,不幸被付之一炬。在半个世纪的流亡之后,以色列人终于重返家园,在当年所罗门圣殿的废墟上重建了供奉上帝的圣殿,即为‘第二圣殿’。此后数千年中,哭墙历经风雨,始终在此屹立不倒,成为了所有犹太人的精神家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