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在灵异游戏里生崽崽[甜文]——路归途

时间:2020-03-19 07:55:50  作者:路归途

   文案

      某天,陈采星穿到了灵异恐怖游戏世界里
  什么都没少,反倒多了个‘五月大’的啤酒肚
  陈采星望着自己隆起的肚子陷入了沉思
  他是男的啊所以这是附送的金手指吗?
  金手指不金手指的陈采星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个啤酒肚它会变大!
  就像……怀孕
  怀孕是不可能怀孕的,大着肚子伪装孕妇更是想都不要想
 
  后来
  陈采星:嘤嘤嘤人家只是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孕妇
  鬼怪:大着肚子你一人追着我们五个鬼跑的孕妇???
 
     作品简评
     母胎单身弯男陈采星有一天突然被拉进了灵异世界游戏,这个世界鬼怪横行,只有解密游戏才能活下去。在游戏中,陈采星多了一只五个月大的‘啤酒肚’,同时结识了小弟,进行第二个世界时,迫于肚子太大只能使用伪装道具成为了美貌的孕妇,从此带着小弟在灵异世界骗吃骗喝升级打怪,但没想到随着世界推进,他的肚子越来越大,还有胎动,陈采星开始慌了,他什么时候有的崽崽?
本文是无限流灵异题材,讲述两位主角解密每个世界,拳打封建糟粕,脚踢迷信害人鬼怪,为灵异游戏世界真善美做出巨大贡献。作者笔下文章活泼可爱轻松沙雕,攻受互动温馨甜美,是一篇搞笑的小甜饼,值得一尝。
 
 
第1章 蜡像馆1
  黑雾层层吞噬着废弃小镇周边。
  破败的蜡像馆,一楼亮着一盏灯。
  “……孩子们,有个坏消息,你们的汽车零件要从市里调货,需要一周的时间,希望不会耽误你们的毕业旅行,这一周你们可以住在我的蜡像馆里,等零件到了我会帮你们修好汽车送你们离开继续旅行的。”
  “二楼有客房,一楼厨房里面有食物,你们可以自己做。对了,凌晨之后千万不要出门,还有三楼锁着的房间别进去。晚安,孩子们。”
  说话的男人是个中年白人,褐色头发,皮肤惨白,两颊深陷。说话时眼神盯着客厅中的一群人,嘴里说着友善的台词,可语气像是迫不及待要宰了他们。
  感受不到半分友好。
  阴阴沉沉的说完既定台词,自称蜡像馆老板豪斯先生便离开了蜡像馆。
  屋外浓浓的黑雾很快吞没豪斯先生的背影,在众人眼前消失。
  ‘砰’的一声,门被风吹的闭合。
  像是惊醒客厅里的人,慢慢响起哭泣声,女孩子们抱团瑟瑟发抖。套路炸毛发脾气说什么‘绑架’、‘拍节目’、‘恶作剧’、‘自己回家’这样的话一小时前已经发生过,其中一位暴脾气的大叔冲出蜡像馆要回家。
  一分钟后尸体挂在一楼玻璃窗外,风一吹,血淋淋的晃动。
  现在没人觉得这是个恶作剧,即便是恶作剧,也是要人命的。
  “吵死了,哭你妈的哭。”沙发上金哥骂了声,不耐烦说:“猴子你跟这群废物说。”
  猴子是个瘦小的年轻男人,脸上挂着老好人的笑,解释说:“蜡像馆老板哦也就是NPC不是说了,咱们是一群高中毕业自驾游的学生,汽车路过这儿抛锚需要换零件,换零件需要七天时间。游戏条件给的很明白了,大家也别紧张,厨房有食物,咱们把这儿当度假小心点平安活过七天就能回去了。”
  “真、真的吗?”
  “就这么简单?那我们不出门,听老板的话就可以活下来了吗?”
  新人一一提问。
  猴子笑的老实:“当然了,这是中低等游戏世界,难度不会太大的,至于窗外那位——他太冲动了。”顿了顿,给这群新人说:“金哥是这游戏的老手,只要你们听吩咐,保准没事的。”
  刚吓成鹌鹑六神无主的新人找到了领头羊,十万个为什么询问着猴子。
  唯有角落一大一小安安静静的没上前。
  大的二十三四的男人,模样很出挑,皮肤白,一双眼略微狭长上挑,有几分桃花风流相,可眼神冷冷清清的,红唇微薄,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旁边蹲了个小的,七八岁读小学的小男孩,黑色短发略微自然卷,粉雕玉琢的婴儿肥,眉目深邃混血的感觉,英俊又可爱。
  此刻小男孩不着痕迹的往男人胳膊贴近了几分。
  男人低头,冷清清的眼对着小男孩猫儿似得眼。
  小男孩露出个讨好可怜叽叽的笑。
  陈采星:……
  算了。
  挨就挨着吧,谁让是他先招惹的。
  一小时前,陈采星结束完加班,回家堵车的路上突然到了这么个蜡像馆。一楼地方挺大的,但蜡像占了许多位置,同真人大小,做的栩栩如生,跟真人没什么区别,身处其中让人毛骨悚然。
  其他人断断续续出现,没一会吵闹起来。
  陈采星占据了客厅一张单人沙发,冷静的观察着四周,就对上角落蜡像中小男孩眼睛了,他当初乍一看还以为是蜡像,没想到是真人。
  然后这孩子就粘了上来。刚开始离他还有一两步距离,乖乖站着,也不说话,就是盯着他看。像是被吓到了。这也正常,他一个成年大男人突然到了陌生地方也一头雾水,更别提小孩了。
  等那位找路出门的大叔尸体挂在玻璃窗外,鲜血划过玻璃,客厅里哭闹不休的众人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鸡,陷入诡异的安静。
  陈采星也被吓到了,没想到会真的死人。
  也是那个时候小男孩靠过来了,像是汲取温暖。
  客厅一众人最大的四十多,最小的七八岁,就这样那位NPC能睁眼说瞎话强行认定他们是一群高三毕业生。陈采星被平白年轻了几岁,只能认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出也出不去。
  “……金哥一共十二个人,除了我们四个,八个新人,四男四女,包括窗户外头挂的那个,哦还有个新人小孩。”猴子扫到沙发旁的小男孩不在意添了最后一句。
  金哥:“九个新人啊……那没什么难度了。”
  其他新人听老手这么说,紧张惶恐的心略微放松了下。
  “时间不早了,去二楼早点休息。”金哥旁边的中年男人说道。
  金哥:“行。”
  四个老手率先上二楼,其他人紧巴巴的缩着跟上。楼梯口的灯坏了,客厅余光照射过来,昏昏暗暗的,越往上越黑,像是一张怪兽的口,扶手旁边还站了一排蜡像,面朝楼梯,像是目送一行人上楼送死。
  陈采星走在最后,小男孩巴巴跟在他后面,没两步,后头伸出一只小手试探的小心翼翼拽着他的袖子。陈采星察觉到小孩有点颤抖,想到这里种种诡异之处,没多说什么,只是回头看了眼小男孩。
  “哥哥。”小男孩露出个乖巧软糯无助的表情。
  即便是陈采星这种不喜欢孩子的,此刻也没办法铁石心肠。但他也是个新手,到了这里看着冷静,其实也是一头雾水,无法保证什么。
  “随你。”陈采星扭过头继续上楼。
  背后,陈采星看不到的地方。小男孩牵着陈采星的手轻轻的颤抖,却不是因为害怕,男孩一双眼亮的发光,显然是心情很好,嘴角也微微上扬,乖巧的跟在陈采星身后一步步上楼,察觉到什么,慢慢回头,原本乖巧可爱的神色变得死气沉沉,阴戾扫了眼楼梯下方。
  漆黑的楼下。
  那排死物的蜡像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活了一样,一双双眼充满恶意的盯着楼上一行人,却猛然对上男孩的目光,一瞬间的僵硬,发出轻微的咔咔声,带着几分害怕的低下了头颅。
  陈采星脚步停了下,刚刚好像有什么声音?
  他回过头。
  “哥哥?”小男孩杏核眼湿漉漉的,四周看了下,跟小松鼠似得,紧张小声问:“怎么了哥哥?”
  陈采星:“没什么,你走前面。”
  楼梯很窄,能并排容纳两人。陈采星让男孩跟他一起走。小男孩立刻露出讨好的笑容,乖乖巧巧说:“哥哥你真好。”
  陈采星还是第一次收小学生好人卡,拍了下小男孩脑袋,没说什么。
  有人开了二楼的灯。光线一下子明亮,有了光人好像有了底气。新人们从胆战心惊中略微找回几分理智,有人提议说:“我们能不能住一起?”
  “金哥我能和你一起住吗?”女孩楚楚可怜的声。
  “对对对,人多力量大。”
  金哥根本没看女孩,挑了间中间的客房,跟中年男人说:“赵哥,咱俩一间。”
  “王哥那我和你一间。”猴子语气急了些,转头笑呵呵的跟新人说:“人多挤一间睡不好,明天也没精力查事情,大家两两一间,多注意点就没事……”
  四个老手两两一间,挑了房间很快进入,剩下新人在原地对着空房间犹豫,也有聪明的抢先占了老手们隔壁。陈采星想到NPC说过的凌晨之后千万不要出房间,看了眼腕表,时间不动,停在十一点四十六分。
  这是他下班回家堵在路上的时间。
  陈采星记得清楚。看来外面和游戏里时间不同步。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不再耽搁,就近挑了间,正要进去,有个女孩站在门外,楚楚可怜说:“你好,我能和你一间吗?”
  门口小男孩顿时紧张起来,水汪汪的眼巴巴看着陈采星,却没有开口求助。
  “不好意思,我们人够了。”陈采星拒绝了女孩,拍了下门口站着的小男孩,“进来吧。”对还站在过道的女孩提醒:“你还是尽快回房间比较好,晚上不要出门。”
  现活着八个新人,四男四女,另外两位成年男人早都被挑组队,剩下的七八岁小学生男孩一看就是死得快没什么安全感,两个女孩自然不可能找小学生组队,过道的女孩将目光移到了陈采星身上。
  即便这个男人有些漂亮纤细,但毕竟是男的,她真的太害怕了。
  没想到被拒了。
  女孩咬了下唇,还要在开口说什么,就看到小男孩将房门关上,关上时还看了她一眼,那眼神让她打了个冷颤,再仔细看时门已经紧紧关上,像是刚才那死气的眼神是她的幻觉。
  房间贴着壁纸,碎花款,泛着暗黄,即便开着灯,整个房间也透着陈旧的气息。靠窗户墙角处摆着一张一米五的小床,床尾是两扇门的柜子。
  这种环境下,那两扇门的柜子总让人有种不好的联想。
  像是睡着后柜子里会爬出个什么来钻进他们的床。
  陈采星皱着眉,伸手打开了柜子,除了一些旧衣服没别的东西。
  “哥哥,你在找什么?”小男孩站在陈采星背后歪着脑袋询问。
  陈采星松了口气,说:“……没什么。早点上床睡觉。”总不能说被自己脑洞吓了。
  “哦。”小男孩乖乖巧巧的点头,一边往床上爬。
  陈采星现实中很少看恐怖片,后遗症太大了,看完两三天还会根据电影恐怖点自动脑补剧情,身临其境,每天睡觉吓得半死。只是恐怖片能选择不看,现在身处这样的环境没法选择,身边还有个小孩指望他,总不能在小学生面前丢脸。
  他能怎么办,当然是要像个男人一样顶上去了。
  陈采星一边想NPC给的信息,一边脱外套,嘴里闲聊问:“小孩你叫什么?几岁了……”
  “哥哥,我叫元九万,今年七岁上二年级……”
  过了几秒,陈采星也没回话,对着床的背影僵在原地。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
  陈采星这会脸色跟刚才死了人差不多,甚至更难看。一手拿着刚脱下宽松的羽绒服,低头目光停留在自己肚子上,久久移不开视线。
  “沃日——日照香炉生紫烟,你学过吧?”
  想到房间还有小学生在,陈采星面色难看同时又机智的将脏话变成了问答,但目光还是没从自己的肚子转开,根本不想元九万回话,另一手颤抖的跟得了帕金森症的老人一样,颤颤巍巍的摸上了自己的肚子。
  “!!!”
  ……真的是鼓起来的。
  他练了半年四块腹肌为什么会变成啤酒肚?
 
 
第2章 蜡像馆2
  现实世界是冬天,陈彩星穿的宽松,骤然到了蜡像馆整个精神都是紧绷的,压根没注意到自己身体哪里不对。再说这个啤酒肚也没有累赘感,就很浑然一体——
  陈彩星被自己用的浑然一体给惊住了!
  “这游戏世界还给改身材的?”陈彩星不死心,想着他练了半年好不容易的四块腹肌,不死心问:“小九,你在这里和外面有什么区别吗?”怕小孩不理解,陈彩星举着栗子走到床边:“就是在外头你又高又帅,在这里你矮了胖了?”
  元九万乖乖巧巧坐在床上摇头:“哥哥,我不知道,我没照镜子。”
  是啊,到了这个世界大家都在客厅。陈彩星觉得自己被啤酒肚降了智,在看床上小学生,强撑说:“你现在小小年纪就很酷帅了,别担心。”
  四块腹肌归一且圆乎乎的已经成为既定事实,再纠结也改变不了。陈彩星失魂落魄的躺在床上,不过因为这个原因,对这个恐怖世界恐惧转移了。
  反正满头问号暂时没了,爱咋咋,先睡觉。
  “小九,你睡里面。”陈彩星和着毛衣躺在床上。
  “好的哥哥。”元九万听话往里挪。
  房间灯昏暗,陈彩星连续加了一周的班,到了这里精神紧绷,现在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犯困,迷迷糊糊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声响,可困的睁不开眼,就说:“小九,快睡吧。”
  窸窸窣窣声立即停了。
  “知道了哥哥。”
  不知道是不是迷糊了,陈彩星总觉得小学生的声音又轻又冷的,不像之前乖巧软糯。他翻了个身,被子太久没用,有一股潮湿味道,起不到多少保暖效果,越睡越冷。陈彩星很困但睡的不怎么安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