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高兰】政治婚姻——长江厨房

时间:2020-03-19 13:34:44  作者:长江厨房

 

 
 
 
第一章 Chapter 1
  大概是在神代还未结束的时候吧,不列颠群岛上诸小国林立,北方蛮族自海上入侵,战火连绵。亚瑟王拔出天选的石中剑,征战十年,终于一统不列颠的人类王国,筑起名为卡美洛的白垩之城,令群岛重归和平。
  亚瑟王迎娶桂妮薇儿为王后,幸福美满,国家和平,虽然一直没有生下后嗣,但因为夫妇双方都是女性,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幸好国王的姐姐摩根与去世的丈夫路特王之间育有五个孩子,都已经长成优秀的骑士,其中长子高文尤为出类拔萃,无论武艺还是统率力,又或是谦和的美德,在不列颠全境,都获得贵族与平民一致的赞誉。亚瑟王视他为继承人,对这个侄子极为喜爱。
  自古王子们的婚姻都不由自主,高文也是如此。他今年二十六岁,尚未寻找到合适的妻子。彼时不列颠群岛的土地上,空气中还残留着浓郁的魔力,人类与精灵、巨人、龙种和魔兽们比邻而居,冲突时有发生。摩根是国王的姐姐,也是稀世的魔术师,令人畏惧的魔女。她向亚瑟王进言,建议卡美洛与湖之国联姻,建立同盟,从湖中迎娶一位精灵少女,作为高文的正妻。
  精灵们居住的湖之国向来与卡美洛友好,王所持的誓约胜利之剑和高文的转轮胜利之剑,亦是来自湖中仙女的赠礼。因此王爽快地接受了姐姐的建议,无视宫廷魔术师的悲鸣(如果要说卡美洛和湖之国有什么嫌隙的话,那一定是梅林在男女关系方面太过轻浮的原因),修书一封给湖中仙女薇薇安,为侄子高文求娶精灵的新娘。
  七日之后飞鸟送来了回信,说是新娘的车马队伍已经出发。
  事情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卡美洛上下立即陷入类似于战争总动员的婚前恐惧症当中。婚礼的仪式是要按照精灵的传统还是人类的方式来进行?人类的话又有大约五种信仰和风格可以选择。不列颠共主继承人的婚仪,七宗氏族八方诸侯必定都会前来观礼,这些人一个安排不好就是政治事件,同时又必须彰显卡美洛的威仪。还有迎亲的仪式,每个结过婚的男人和女人似乎都突然在这件事情上充满了指点江山的权威和兴致。至于新娘来到卡美洛之后的衣食住行……啊,那些暂且可以等到婚后再来考虑……
  总之,除去新郎高文本人之外,其他人似乎都全身心的投入了这场盛大的、充满表演性质的婚礼筹备之中,忙得不可开交。至于高文自己呢?他始终对这场婚事表现出沉默顺从的接受态度,虽然兴致不高,但毕竟是他要和一位容貌姓名年纪一概不知的少女结为夫妻(是的,不知是出于疏忽还是精灵们的矜持,或是神秘的避忌,回信上并没有提及这位新娘的姓名),将心比心,大家也可以理解他的恐慌或是故作镇定。这并不影响会婚礼的筹备进程,毕竟,王室的政治婚姻从来都和新郎新娘本人的意愿没有太大关系。高文只需要在新娘的送亲队伍到达的那一天,梳洗打扮完毕,穿上擦得锃亮的白百合铠甲,拿上他的太阳之圣剑,骑上妖精马格林格雷特,站到卡美洛门口去等着就行了。
  往返的飞鸟每天都在报告着新娘的临近,终于,到了送亲队伍应当抵达卡美洛的这一天。
  为了表示卡美洛的诚意,新郎高文一大早就和他的兄弟宗族,以及参与迎亲的几位地方诸侯一起,全副武装等候在卡美洛的城门外。五月的阳光灼热照人,汗水沿着骑士的盔甲缝隙滴滴答答往下淌,马儿焦躁地喷着响鼻,摇晃鬃毛,直到太阳升到了天顶,他们才看见视野尽头的道路上扬起马蹄的烟尘。
  精灵的马队果然与众不同。十二名骑士穿着纯白的铠甲,十二名少女身着雪白的轻纱,分乘二十四匹雪白的骏马,护送着新娘嫁妆的马车,蜿蜒而来。领头的那一位骑士,更是生得高大俊美,仪容不凡。他有着人间罕见的鲜明紫色头发和眼瞳,配上银白的铠甲和蓝色披风,仿佛昭示着精灵的身份般,显得过于纯真而美丽了。
  高文的视线不自觉地就被紫发的骑士所吸引,随着队伍的行近,他发现对方年纪尚轻,俊美的面容中透出几分稚嫩,身材却很高,骑在马上,粗略估计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
  该说不愧是来自精灵的国度吗?竟然有这样漂亮的骑士,高文出神地凝视着他,甚至没留意到自己身边的队伍里已经响起了窃窃私语。
  “喂,高文。”奥克尼五兄弟里面最小的莫德雷德推了她的长兄一下,“你看,对面没有新娘乘坐的马车哎。”
  “啊……哎?”
  高文回过神来,仔细一看,对面的车队当中,确实没有可供新娘本人乘坐的马车。骑马的十二名少女也都穿着一模一样的纱裙,看不出到底哪位会是他的新娘。难道这又是什么精灵的考验吗?高文微微皱起眉头,在马上踹了莫德雷德一下叫她闭嘴。
  此时对面的队伍已经走到离他们只有几十步远的地方,十二名骑士和十二名少女以及装着嫁妆的马车都停下,唯有领头的那位紫发骑士走上前来,在高文面前翻身下马。
  “初次见面,不知您是否就是奥克尼的路特王与摩根王后之子,亚瑟王的侄子与继承人,太阳之骑士,高文殿下?”
  紫发骑士的礼数周到,声音也很动听,柔软、低沉,虽然还含着少年的青涩,却已经不自觉地流露出魅惑的气息。高文也急忙下马来,向他回礼。如果这位送亲的骑士能在卡美洛逗留一段时间就好了,他甚至有点恶趣味地想到,就等着看那群无聊的贵妇们为他打破头吧。
  “初次见面,在下正是高文。可否请教您的姓名?”
  年轻的骑士似乎喜出望外,露出一个天真灿烂的笑容,然后他在高文面前单膝跪下来,手捧在胸口,低头向他深深一礼。
  “我是湖上的兰斯洛特,精灵之子。因为亚瑟王的请求,我从湖之国来到卡美洛,前来成为,成为……您的妻子。”
  什么玩意儿????
  如果精灵能够读心的话,兰斯洛特想必可以听见对面迎亲队伍当中如海潮般此起彼伏的咆哮声。事实上,呆若木鸡的高文已经听见莫德雷德第一个狂笑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高文!你老婆是——”
  高文本能地又是一拳朝后挥去,堵住了莫德雷德的嘴。
 
 
第二章 Chapter 2
  兰斯洛特独自呆在新房里面。
  当时,不列颠人生活贫瘠。即使是在精灵与矮人工匠协力修建的白垩之城中,装饰与家具的风格也以简朴、粗犷、实用性胜于趣味的凯尔特样式为主。对于从小生长在七色泡沫和水草飘摇的湖之国的兰斯洛特而言,触目所见的一切都十分新奇。他蹲在地上,满怀兴趣地将整块兽皮鞣制的地毯、原木钉起来的桌椅、以及铸铁床架上栖息着的那两只线条简略而狂野的飞龙都研究了一遍,又吃光了侍女送进来的晚饭——和追求实用主义的审美趣味一样,是分量相当丰盛的烤肉、面包和蔬菜浓汤。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他开始觉得有点无聊了,但外面喧闹的典礼似乎完全没有结束的迹象。
  今天早些时候在卡美洛城门口发生的小小骚动,被高文用铁拳毫不犹豫地镇压了下来。金发的骑士转而以温柔的笑容欢迎他的到来,并对湖中仙女的盛意表示感谢。见此情形前来送亲的精灵们也放心地回转,将兰斯洛特留在卡美洛——不管凯尔派还是温蒂妮们,都差不多快要在路上被晒干了。
  那位太阳骑士的笑容比阳光更加耀眼。一想到这个,兰斯洛特就有点兴奋起来,同时又为妮缪们之前莫名的焦虑而深感叹息。卡美洛的白马王子明明是很好的呀!高文与他并辔而行,一同穿过卡美洛的街道,接受民众的欢呼,兰斯洛特从未见过这么多人类,高文便侧过头来,对他微笑,示意他不要担心。他们一同去拜见了亚瑟王、王后、以及高文的母亲,这些高贵的人们脸上都挂着得体的微笑,亲切地关怀他,以及问候薇薇安的近况——这让自作主张跑出来的兰斯洛特很是不好意思回答,而且呆在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幸而高文又一次为他解了围,将他带到新人们的房间,告诉他不用参加晚上的庆祝典礼,只需要在这里等他回来就好。兰斯洛特在无聊和被陌生人围观之间权衡了一下,决定听从高文的话。虽然对“人类世界会有很多人”这件事早有了心理准备,但他觉得自己还是慢慢适应为好。
  总结下来,兰斯洛特觉得高文什么都好,容貌性格、言谈举止、温柔体贴,不管哪一样都无可挑剔。为何妮缪们一说到和人类王国的联姻就悲叹哭泣起来,这可真是个迷。女士们就是爱担心,兰斯洛特想。出发前妮缪们送给他的精灵的祝福,现在看来大概也是多此一举。
  想到这里兰斯洛特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全黑了,王宫前面的巨大广场上燃起熊熊篝火,合着人们饮酒狂欢的呼声,在白垩的城墙上投下舞动的影子。夜晚降临,精灵的祝福即将再一次发挥作用。兰斯洛特深深吸了口气,再吐出来,尽管在路上已经过去了好几天,面对昼夜的转换他还是有一点不习惯。
  雕花的沉重房门发出响声,兰斯洛特警觉地抬头,像只猫一样灵巧地弹起来,一溜烟藏到了布帘后面。但进来的人并非侍女,而是高文。骑士或许是喝多了酒,金发遮掩下的脸颊醉红,碧绿的眼瞳越发明亮。他一眼就看到了躲开的兰斯洛特,高文皱了皱眉头,关上身后的门。“你在做什么,兰斯洛特?”
  “啊!请……请稍微等一下!……高文殿下……”
  是错觉吗?高文觉得布帘后面传来的少年音调似乎变得高而纤细了,他晃晃头,将沉重的酒意从脑子里甩出去。“叫我高文就好。”
  “好、好的……稍微等一下高文……”
  兰斯洛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慌张,高文走到床边,甩开新郎沉重的盛装,坐下来,将脸埋进手掌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酒气反扑到他的脸上,那帮地方诸侯们是真的凶狠。这精灵的少年有多大?换算成人类的年纪能有十五、还是十六岁?这位男性的新娘来得太过突然,今天上午他自报家门的那一瞬间几乎连高文都以为这是恶意的羞辱。不,重要的不是他怎么想,而是在场的和不在场的、听闻此事之后的诸侯们的想法。不管这群精灵们有什么毛病,如果兰斯洛特是来和他结婚的,那么高文就必须和他结婚……
  纷乱的思绪被帘子后面悉悉索索的响声打断了,高文抬起头,疑心地看着那边,不知道这孩子又在搞什么。没多久,声音停了下来,兰斯洛特在后面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拉开布帘,从后面走出来。
  少女穿着雪白的长裙……
  少女。
  高文慢慢地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他是喝了酒,但还不至于看不清几步之外的人。有着鲜明紫发和眼瞳的少女四肢修长,长发垂肩,胸部以这个年龄而言发育得过于完美,敞开的领口之中,大片雪白肌肤露在外面,细瘦腰身裹在精致的束腰纱裙里,越发显得玲珑浮凸,窈窕可人。
  兰斯洛特微微咬着嘴唇,似乎是有些担心地看着高文,他——她漂亮的小脸倒是没有太大变化,变成少女之后反而多了几分英气。高文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就猛烈加速,噼里啪啦在他胸腔上一阵乱撞。他喘了几口粗气,想要开口,喉咙却被酒精灼烧得滚烫。“你——”高文努力地将声音挤出来。“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精灵的祝福……”兰斯洛特害羞地低下头,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高文提高了的声音打断了。“那你白天为什么不以这个样子出现?!”
  于是兰斯洛特向他复述了精灵们的赐予。
  据兰斯洛特所说,亚瑟王替高文求婚的信函被飞鸟送到湖中之国后,被称为妮缪的精灵少女们就陷入了悲叹之中。精灵是从光与爱中生出的种族,不事生产,亦无须繁衍,终日游玩,无忧无虑地享受快乐与爱情,大限一至,就又回到虚空中去,化为无知无觉的光芒。要让这样的她们去嫁给一个人类,忍受尘埃、劳作、争吵与分离的忧愁,实在是难以想象的痛苦。
  “我是湖上的骑士。”少女——兰斯洛特仰着头,坚定地说。变成女性之后现在她得仰视高文了。“保护少女们免于悲伤和痛苦是骑士的职责!而且虽然我是由薇薇安抚养长大的,但从血缘上来说我也是人类,薇薇安也说早晚有一天我会回去人类的世界。既然如此,还不如由我来代替她们嫁给人类,也可以报答大家的养育之恩。”
  “但要是那个人欺负你怎么办呢?”听到兰斯洛特的提议之后,有位精灵少女担心地提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打他?”兰斯洛特也不是很确定。
  不行,我们也不能让你去受苦。从小看着兰斯洛特长大,对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和弟弟一样,溺爱兰斯洛特的精灵少女们纷纷表示反对,就在此时有人提出了一个天才的想法:我们可以用精灵的祝福来检验兰斯洛特的未婚夫(她们已经飞速地将高文的代词从“卡美洛的人”换成了“兰斯洛特的未婚夫”)是否真心对他。
  “精灵的祝福可以让你每天当中有十二个小时保持男性的姿态,而另外十二个小时则变为女性。你可以让他选择,是白天忍受你以男性的姿态作为他的妻子出现,晚上同享闺房之乐呢?还是白天在人前有位漂亮夫人,晚上却要空对着一个男人。”
  “但如果他真心爱你的话,一定会尊重你的意志,让你自己做出决定。人类是非常倔强的生物,不会像精灵一样随波逐流,让风儿决定我们的去向。他们想要的,是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兰斯洛特讲到这里停了下来,少女目光灼灼,充满期待地凝视着金发的骑士,似乎正在等待他的回答。
  然而也不知道是因为喝多了酒,还是因为心脏难以抑制的狂跳,高文面对着这在不列颠律法上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少女,却只觉得浑身焦躁,连平时的骑士风度也快要维持不住。他“哼”地笑了一声,“然后呢?”
  “…………?”
  兰斯洛特茫然地看着他。
  “如果我不是真心爱你呢?你打算怎么办?打我?还是自己跑回湖之国?”
  兰斯洛特张了张嘴唇,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知道如果今天白天,我但凡表现出一点愤怒、受辱、不愿与你结婚的态度,卡美洛就只有与湖之国开战一条路了吗?”
  少女清澈无暇的紫色瞳孔越发茫然,高文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为什么要和一个不谙世事的精灵少女说这些?自己真是喝多了。不对,兰斯洛特是人类,男性,是薇薇安溺爱的养子……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猛地浮现出来,惊得他一个激灵。“兰斯洛特!”高文骤然抓住了少女的手腕,“你必须诚实的回答我,你嫁……你到卡美洛来,到底是湖中仙女薇薇安的意思,还是你自作主张,薇薇安并不知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