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公子嫁到[甜文]——明识

时间:2020-03-20 08:04:25  作者:明识

 (本文已完结,接档文《攻略反派妖尊[穿书]》写叶明非的师兄云昭和师侄林思阳的故事,感兴趣的专栏收藏哦)

本文文案:大将军柳啸禹,绰号“柳恶狼”,被传得邪恶暴戾凶残霸道,一双大眼就能吓死人。
皇上竟赐婚病弱不堪的相府公子嫁与这头恶狼?京城瞬间炸开了锅,活不过一天,生不如死,死无葬生之地......各种议论纷至沓来,丞相府一片愁云惨淡。
“我嫁——”刚刚归家的二公子叶明非坐进了花轿,新婚当夜脸都没露便勾得柳恶狼念念不忘,第二天便收服下人令将军府改弦易主,随后便让全京城的人再也说不出他的闲话......
 
夫夫互瞒身份,一路巧遇同行,抓鬼降妖寻宝贝,虐渣打怪除恶人,互撩互宠不自知。
身份揭穿时,已情深意笃。
有人眼红,有人幸灾乐祸:“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双双绝后?”
叶明非淡笑,他是天赐百花一族,生来便能繁衍子嗣,会绝后?
(强强 先婚后爱 另类生子)
 
==================
 
  ☆、公子出嫁(一)
 
  纯白色台阶一路从南天门延伸至巍峨庄严的宫殿,平日里祥云缭绕的地面此时清晰可见。
  随处可见的天兵尸首,蜿蜒流淌的天降鲜血,将原本的端严打破,只剩满目疮痍,一片死寂。
  战神啸禹一头刚硬的黑发胡乱披散在肩头,无风自舞,仿佛幻化成万千黑刃,在浓厚的血腥中飞扬。
  他手中握着那把红光弥漫的嗜灵神刀,自台阶最下层步步走来,刀身上的鲜血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然后一滴滴滑落,发出“滴答,滴答”的响声。这滴答声很轻很轻,若在平日微不可闻,但此时此刻,却无比清晰地传入了在位者耳中。
  天帝陛下坐在御座里,勉强维持着浩荡天威,仍然那般高高在上,蔑视一切,面上却是一团死寂。
  放在御座上的手带着怎么藏都藏不住的颤抖。
  “你果然反了。”一开口,天帝陛下不禁绝望,因为这声音仿佛不是他的,颤抖而无力。
  啸禹走进宫殿,举起手中神刀,遥指天帝面门,清冷的嗓音无波无澜,却让人胆寒,“我说过,谁伤我心,我会让谁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天帝握紧御座扶手,才能勉强坐稳,再开口泄出几分示弱情绪,“他不过是魔界一株小树,值得你背叛你我万年君臣之谊?”
  啸禹冷笑,“不过是?一株小树?他是我心爱之人,我尊他敬他爱他护他,你却偏偏鄙视他伤害他。你心里始终这般想,哪里值得当我的君上?”
  “好,算我说错话,他如今不过是被贬下凡,你若喜欢,我可以......”身为天帝,统领天界上万年,他从不曾这般低声下气,可如今,为了性命,他已经顾不得了。
  可惜,话未说完便被啸禹打断,“不过是?你还是这句话?”从不将他人生死荣辱放在心上,视所有人为蝼蚁,为尘土,可真是他的好天帝。
  啸禹再次跨步上前,清冷的面上升起几分杀意,“你命人伤了他,丢他入轮回,这是你的罪孽,不可饶恕,如今只有一个下场,死———”
  天帝自知难逃一死,绝望般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眸子里多了几分临死前的自傲,“看在君臣一场的份上,可否让我自行了断?”
  啸禹虽是天界战神,位列众神仙之首,但却性情古怪,狠起来比任何妖魔鬼怪都可怕,每次出手必让人死得很难看。天帝只想死得有尊严。
  “哼——”啸禹不言,只从喉咙中挤出一声气音,天帝便什么都明白了,认命般闭上了眼睛,更放弃了为家人求情的念头。
  天界所有人都知道,啸禹出手必斩草除根不留后患,挫骨再扬灰,从不给敌人任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机会,求也没用。
  天帝魂飞魄散,天界改朝换代,所有神仙坐立不安,颤颤惊惊等着新天帝即位。
  没想到最后上位的不是步步为营诛杀天帝的战神啸禹,而是他的结拜兄弟——水神玄泽。
  水乃生命之源,是世间万物生存之根本。水神玄泽身为司水之神,无论在天界还是人间,均地位尊崇,备受敬仰。但天帝之位非同寻常,水神能担任?
  满天神仙不解,玄泽更不解,“大哥为何不亲临帝位?”他与战神啸禹乃八拜之交,感情甚笃。
  啸禹:“我不过一莽夫,当不了天帝。你不同,性情温润,处事圆融,比我更适合。”
  若不是身在严肃场合,玄泽真要冒星星眼了,心中暗想:不愧是战神,太酷了,难怪众仙娥纷纷为之倾倒,痴迷不已。连天帝之位都能弃若敝履,试问,这天上人间谁还能有这番决断,这般气魄?这样的人不当天帝,谁有资格?他玄泽不过小小水神,可坐不稳那位置。
  玄泽推脱,“大哥灵力高深,无人能及;深谋远虑,用兵如神;学富五车,无所不知;手段高明,无所不能......比任何人都能胜任天帝之位。”
  说到最后,玄泽觉得自己的牙有点酸。虽然这些都是事实,但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这般让人难为情?嘶——
  啸禹神情冷然无波,不以任何恭维话而喜,“你我兄弟,向来亲厚,不分彼此。大哥说你能胜任你便能,不必推辞。”
  玄泽面上一本正经,内心却已在暗暗吐槽:大哥,你运筹帷幄浴血奋战流血流汗终于除掉天帝却不想当天帝,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啊?难道就是为了把他这个兄弟推上那高处不胜寒的帝位吗?虽然那个位置真的很诱人,但他是水,坐上去会被冻成冰的。
  玄泽:“大哥放弃天帝之位,可是另有打算?”
  啸禹:“他已下凡,不知身在何处,我要找到他。”
  提及那人,玄泽再无理由推脱,“......既如此,小弟便暂代天帝之位,等大哥携他归来,再行归还。”
  玄泽知道,在啸禹眼中,天帝之位听上去光鲜,不过是千年万年处理天界人间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为别人而活,纯属浪费时间,还不如跟心爱之人相濡以沫来得重要。
  再者说了,天帝之位,若啸禹想要,无论何时何地在何人手中,他都能抢过来,并非什么珍贵之物。
  既然大哥有重要之事,身为兄弟,为大哥分忧责无旁贷。玄泽,你记住了,你只是暂代天帝之位,千万不要生非分之心,否则,早晚死无葬生之地。
  想通这些,玄泽释然,“大哥,可用我等相助?那人是被丢入轮回的,不知去了哪里,若要找到,恐怕要费一番功夫。”
  啸禹:“不必,我会跟他一样,入轮回,转世投胎,凭一己之力找回他。他不是说我木讷蠢笨不解风情嘛,这次,我一定会先一步找到他......”
  送走啸禹,玄泽差点一屁股坐地上,不是累的,也不是吓的,不知道怎么的,反正就是啸禹一走,他整个人突然没力气了,瘫软下来,心中万般感慨:就大哥这压倒所有人的气势,本来就是当天帝的料。
  玄泽缓过神后,问身后同样松了一口气的侍卫,“你说,凭大哥那榆木脑袋,能找到那株小树吗?”
  “我看悬。”心眼实诚的侍卫摇了摇脑袋,刚摇到一半,突然惊觉自己非议的是心狠手辣诛杀天帝的那位,吓得一个激灵,赶紧闭嘴。
  他可不像水神仙上这般没品,人在跟前狂拍马屁,人刚走就说坏话。
  “唉,明明是大哥,却总是让人这般为他操心。通知轮回台那边,给大哥脑海中留下一幅画面吧。哪幅好呢......就大哥被小树暴打的那幅吧,那可是他们的定情之战,意义非凡。”
  身为战神,万年来所向披靡,从无败绩,唯一的一次挨打,对手竟然是一株刚化形成人,偷溜进天界的魔界小树,战神啸禹会忘了才怪。虽然,没人知道当时情况如何,更没人知道啸禹为何甘愿挨打。
  侍卫:“只是,他会不会把那株小,那位当成仇人?”
  玄泽:“怎么会?大哥爱他至深,肯定一眼认出,哪舍得当他是仇人?要相信他啊。”
  侍卫无语凝噎:呃,要相信榆木脑袋吗?
  ******
  叶明非刚进城门,便被一则奇葩传闻惊下鹿背。
  “相府公子明日便要嫁入大将军府。”
  相府公子?大哥要嫁人了?
  跟他同年同月同日出生,惊才绝艳诗画双绝,人称“明月公子”的大哥何时变成大姐了?
  他虽出生那日便被云仙门的仙尊抱走,十八年来从未归家,但爹娘每月一封信寄至云仙门,每次写得都是“你大哥如何如何”,从没说过是大姐?而且刚才人们口中说得是“相府公子”,果然是大哥吗?
  叶明非侧着头,挠了挠下巴:男子嫁人?听起来似乎不太妙。
  虽历朝历代皆有男子与男子结契为兄弟之说,且本朝民风开放,男男相恋不知凡几,却从未有如此高调嫁作他人妇者,更何况出嫁者还是身份尊贵的相府公子,岂不是自贬身份?
  皆因人们虽无法阻止男男相爱,心中却总对此藏有几分鄙夷。身份尊贵者偶尔玩乐一番无妨,却无人愿以身犯险高调嫁娶,以免受世人指点。
  大哥为何要嫁给大将军?还闹得这般人尽皆知?
  叶明非觉得脑袋有点晕。
  附近面摊的老板娘心善,见一位小公子目光呆滞,摇摇欲坠,赶紧迎上前去,“公子,你没事吧?”
  仔细一看,这位小公子长得真是好看,姿容潇洒,眉眼如画,该不会是神仙下凡吧?
  只见他头上一根玉簪红光闪闪,身上一袭红衣飘逸翩然,腰间一把金剑熠熠生辉,手中一只金葫芦流光溢彩,打扮风骚而张扬,浑身上下给人一种“爷有的是钱来劫我吧骗我吧偷我吧欺负我吧”的诡异气场。
  老板娘甚至已经感应到周围几个惯偷激荡的心情,他们发光的眼孔中似乎写满了“傻白鱼啊,冤大头啊,财神爷啊,这次要发财了,发财了......”的兴奋。
  只是这位风骚小公子眉间一点朱砂明媚艳丽,看上去甚为慑人,不似神仙般仙风道骨超然物外,难不成是妖精降临?
  他身后还跟着一头牛,还是一头鹿?长得膘肥体壮,跟个大团子似的,那肥厚的肌肉都快把皮给撑破了,头上还有两只威风凛凛的角,若是鹿,必是神鹿无疑。
  诡异的是,这“神鹿”正紧紧盯着她手里的面碗,双目炯炯如恶狼......等等,她好像听到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一人一鹿颇为诡异,吓得老板娘后退两步,暗暗心惊:娘啊,她有点怕——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熊猫暴君又在人间卖萌了》欢迎戳专栏收藏——
旻星暴君祁阳,穿成地球上一脑残男星,家产被人抢,事业被/操控,恋爱遇渣男,活得不如狗。
祁阳穿来后,一撸袖子,亮出巴掌,打退算计他的人,打翻利用他的人,打废玩弄他的人,从此荣华富贵,随性风流,只觉人间太美好。
顺便捂好马甲:地球人竟疯狂迷恋一种黑白花纹圆滚滚肥嘟嘟名字叫熊猫的生物?而他穿越之前,跟这种生物长得一模一样。
更无语的是,他每晚都会现出原形......
一次拍戏,他就那么在地上滚了两圈,竟收到无数杀人尖叫,“啊啊啊,好萌好可爱——”
从此后,观众们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只觉得祁阳的任何表情和动作都巨萌无比,好像滚滚......啊啊啊,好想包养他。
短短几个月,祁阳的粉丝从原来的负几千,蹭蹭蹭涨到几千万,每天微博里一片尖叫,“阳阳,快来卖个萌。”
祁阳:哼,这些疯狂的人类又想用噪音杀死我,很好,看我大巴掌。
——————————
卫辞死了几千年,尸身不腐,谁知道会被施工队挖出来,重获新生,一路扶摇直上,成了实力派影帝。
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就喜欢圆滚滚傻呼呼的熊猫,这几天夜里,他经常在顶楼看到一只熊猫打滚卖萌,憨态可掬。
跟踪之后才发现,这熊猫进了对门。对门那小美人儿分明很蠢萌,还偏偏摆出一副霸道总裁范儿,每次黑帮出行似的,领着他手底下那群流氓样的艺人招摇过市,勾人着呢。
他看上的小美人,他最爱的大熊猫......很好,对门那个家他进定了,倒插门都没关系。
某天晚上,卫辞把祁阳堵在小黑屋里,一脸痞相,“宝贝儿,逗我开心我养你啊。”
然后,他眼睁睁看着怀里的小美人一点点变大变肥,光滑的肌肤长满了黑白相间的毛,大圆脸,黑眼圈......然后,冲他亮出了毛茸茸的胖巴掌......
(两个非人类在人间各种炫酷拽的故事)
受:外星暴君穿越 一心想靠巴掌征服人类最后却只能靠卖萌的美强受
攻:千年邪神重生 无所不能 最善扮猪吃老虎 仙男攻
 
  ☆、公子出嫁(二)
 
  老板娘到底见多识广,先抬头望望朗朗青天,再四周看看人来人往,这才略定定神,颤巍巍拉过一条长凳,“公子,你若身体不适,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可别晕倒了......一旦倒下,必会被周围这些心怀不轨的惯偷地痞们弄走,劫财劫......,最后再被卖到那种地方......总之,下场会无比凄惨。
  叶明非扶着凳子缓缓坐下,取过金葫芦,喝了一口酒压压惊,“大娘,请问相府公子和那大将军是怎么回事?”
  此话刚出,面摊附近的三名脚夫,四名乞丐,两名闲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围拢过来,七嘴八舌打开了话匣子。
  显然,大家对这门亲事甚感兴趣。
  叶明非见状,拍出一张面额不小的银票,“大娘,我请这几位大哥吃饭,面和小菜管够,顺便给我的鹿来几碗面,多的不用找了。”
  爹娘每月给他寄一张银票,一寄寄了十八年,银票多到花不完。这一路归家,每到一处,叶明非便会拍出银票请客吃饭,交到不少朋友,听到许多趣事。如今,已是驾轻就熟。
  老板娘盯着银票目瞪口呆,合不拢嘴,她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未见过银票长啥样儿,这一张,顶她卖好几年面了吧?正好给小孙子报最好的私塾。
  这些日子为了攒私塾钱,她起早贪黑不得闲,有了这张银票,终于可以休息两天,陪陪卧病在床的相公,去给早世的儿子媳妇烧些纸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