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缺陷——蔷薇骑士Sora

时间:2020-03-20 08:08:32  作者:蔷薇骑士Sora

 

 
  文案:
  带有科幻色彩的世界,复制品与人类之间永无止尽的争斗。
  受伤的少年该如何选择属於自己的未来。
 
 
缺陷 序言
  首先我要说的是这部小说的第一部 已经完结,所以请放心地看下去好了,大概字数也就7W多,现在陆续发上来的是整理版。[一日三更的速度发,大概一个月可以发完,因为可能还要花点时间修改。] 
  《缺陷》是全年龄女性向小说,主题是有一点严肃的人类伦理,但是剧情还是很有意思的,虽然是带有科幻和奇幻色彩的,但充满了奸情= V =[邪恶地微笑。。。]
  另,这个小说有一个番外长篇,有时间的话我会贴的,不知道为什麽觉得写的越来越象《间之楔》。。。。OTL
  Sora是後妈,所以绝对不要指望BE的主角或者配角可能翻身……(瞬间被群殴出去~)
  另请多多支持《黑死神》,这个小说其实是一个游戏的衍生,但是也可以作为独立的故事来阅读。当然小攻小受的命运都在我这个後妈的一念之差间,另,《黑死神》小说上部即将完结,看完记得给我留个感想,为了下部更好地开发小受──不,是更好的调教。。。OTL。。。《糖果》有灵感的话我会尽量把它完结掉的,今年的计划就是酱紫了OTL。。。
 
 
第1章 少年
  人们为了掩饰自己的柔弱 去伤害他人--题记
  背景:西元4205年,人类的足迹已经踏遍整个银河系。各个国家的领土疆域也不再局限於只在地球上扩展。同年一月份,银河星系联合国大会在“亘古”行星上 召开--共同商讨合作事宜。由於大国常年施行霸权 义和强权政治,多级格局下存在著诸多不稳定性,再加上近年来恐怖组织“WORLD”的壮大,引起了不少国家的民众对自己的政府产生了不信任--大规模的暴 动、游行示威活动屡见不鲜。当然由此引发的诸多矛盾又令法西斯主义的死灰复燃。
  至此,没有人可以预料人类的未来将会走向何方,战争无可避免的要发生,如同在弦上蓄势待发的箭,将恐慌埋在了人类的内心深处─
  “……倘若说最初创造人类的是神,那麽令神犯罪的就是人类。
  但是,人类不会灭亡。
  我们在背负著前人的罪孽的同时,自己也在犯下新的罪孽,而我们的罪过又将由後人所背负。
  世界也就在这样的循环里不断的运动,净化,被玷污,之後又是净化,再次玷污……
  所谓正义,只是站在某个角度的部分人类的说辞。
  所谓邪恶,也只是相对於正义而言。
  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邪恶。
  就因为我们在过去将对和错区分得过於明显,一种名为恐惧的东西支配了我们的心灵。
  是的,并不是只有“WORLD”组织才在向我们证实了这一点--想想我们的祖先们犯下的过错,想想我们所犯下的过错,是不是都源於这样一种迷惘?
  现在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弥补前人的过错,更重要的是我们要避免再次犯下雷同的错误。
  能改变我们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能让我们犯罪的同样不是别人,而是我们自己。”
  来自卡尼斯的代表罗尔在一片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了发言。她微笑著一甩自己乌黑亮丽的长发,坐回了自己的原位。
  [人类在时间面前永远都是渺小的。但是,在短暂的一生里却创造出了历史的存在--真正能改变的不是世界本身,而是人类自己。]她颇为疲惫地 合上眼帘,微吊起的嘴角在一瞬间又恢复了原状。[我的力量的确做不了什麽,但至少,可以让卡尼斯赢得宝贵的时间做好一切可能发生的准备吧……相信其余联邦 不会轻易地就这麽放过我们。]
  “……前面罗尔代表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麽我就只做一些补充吧,”代表瑞西尔出席联合国大会的路易?金开始了他的发言,“但是,说要纠正错误也好,说要避 免犯前人同样的错误也好,那只是冠冕堂皇的说辞。没有人不希望完美,但事实上,完美的理想终究只是理想、幻想……正因为幻想是现实被创造的基础,所以看上 去才那麽醉人。没错,其实每个人都何尝没有梦,但是我们要正视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
  大家睁大眼睛看看--为什麽在渴望安宁、和平的人类中会存在名为‘WORLD’的恐怖组织?这是时代的产物,亦或是人类对於未来的幻想破灭後的不安?!我想任何人都没有夺走他人生命的权利吧--尤其是象自称自己是权利属於人民的所谓的一党专政国家!
  为什麽这些国家至今没有受到‘WORLD’的伤害,为什麽当别的国家倍受恐怖的困扰可以置身危险之外?!只要稍微想一想就清楚了--有人在庇护著他们!
  当然,我们不是将他们视为邪恶的源泉,至少有一点可以表明,这些国家里民众是热爱和平的,但有人却在支持著恐怖,因为害怕而产生的恐怖只能用人类的鲜血来慰藉自我。为此我国对成立国际反恐纠察组织举双手赞成!”
  又一阵热烈的掌声席卷全场,惟有躲在主席台帷幕後的摄影师面无表情地扛著摄象机从讲台一侧走到了场下。
  “无趣透了,居然要我做这种白痴的事情。是任务的话就……”他轻轻地喃喃自语著将镜头对准了观众席。
  [来了吗--里昂?亚森?]
  正闭眼休息的罗尔忽然注意到了台边的摄影师,双方的目光交接了,[开枪吧,里昂……一定要按照原计划让我死在你的枪下,卡尼斯的未来就全在你手里了。所以,拜托了,里昂?亚森……]她微微绽露出了笑容,将手指拢起了遮住眼睛的长发,甩到了背後。在那一刻,镜头的闪 光转向了罗尔的方向--
  枪声响了,先倒下去的是坐在罗尔身边的路易--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就直直地向一侧摔去,与此间隔一秒,罗尔捂住了不断喷涌著鲜血的胸口也伏在了桌上。
  “抓住那个摄影师!!是他开的枪!”
  不知有谁在会场里喊了一声,场上顿时变的混乱起来。无数士兵从各个入场口涌了进来,少年将摄象机砸向近前的一名士兵,随後高高跃起,踩著人们的头顶,在子弹集中於他身形的瞬间,消逝在了其中一个出口的白光中。
  “……记者从现场发回报告,卡尼斯和瑞西尔各有一名代表身受重伤,制造这起袭击事件的摄影师已经逃跑,但监视器上留有他的背影。有关部门正在尽全力展开抓捕行动,据悉这起袭击事件与恐怖组织‘WORLD’有关联,但目前该组织并没有发表对此次事件负责的声名……”
  这是一间地下室,四围的墙壁上都嵌著巨大的屏幕,俨然像作战指挥场所。
  “呼……又是那家夥,老那麽嚣张。要是被抓住了不知有多麻烦呢!稍微也考虑一下我们这边本来就缺乏人手的苦衷哪!”龙?迪兰移开了停滞在屏幕上的视线,用拳头捶了一下键盘,恨恨地小声骂道,“卡尼斯有问题的话看我怎麽收拾你!混帐小子。”
  “算了,龙,那家夥你就是再教育也不可能有所成效了。别忘了他本来就不是正常人嘛。”红发少年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
  “切,我从没把他当成正常人看待!”龙倒回了椅子里,望著头顶上的大屏幕冷哼了一声。
  “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少年懒懒地咽下了最後一口面包,“我可是想吃龙做的菜已经快要想疯了,再吃面包之类的东西真会送命的。”
  “宾果,那我就等你快咽气的时候再考虑这个问题吧……”龙冷冰冰地答道,转瞬又转为了狮子怒吼状态,“我叫你给我找的东西有找到了吗?!”
  少年触电般地一下子从椅子上跌了下去:“哇……没……还没有……”
  “有工夫想其他事没有空干活!!”
  “是是是,我这就开始!”哭丧著脸的少年乖乖地坐到了屏幕前敲起了键盘,“干嘛要我侵入卡尼斯的国防机密数据库,要被发现的话,可就死定了啊!‘WORLD’的老巢会被端掉的!”
  “吵死了,快干活!”少年的脑袋上顷刻鼓起了一个大包。
  “呜--把我打傻了怎麽办啊,痛死了!”
  “傻不了,你的优点我可是很清楚哦--再说不疼干吗打你呢?!”龙双手抱在胸前冷然道。
  “真不会说笑……亏你长著一张比女生还漂亮的脸。”少年捂著受伤的脑袋继续敲著键盘。
  龙对少年的抱怨置若罔闻,径自看著银屏“看来要突破他们网络的防线还挺麻烦的呢。这样时间上就有点紧张了……黛拉啊……一定要等我们。”
  “已经突破第一层防线!”
  “线路正常!继续潜入第二层!”
  “正在读取数据!导入--按计划正常潜入!第二层突破!”
  “开始解读密码…… ……解读完毕!”
  “待机--一切准备就绪!有内部信号发出,要接收吗?”
  正当少年要将脸转向他询问的时候,龙开口了:“接通它。”
  “可是不知道是谁发来的啊,万一……”
  “我说接通!还要重复吗?”龙打断了他的话,“是黛拉,不会有错。”
  “是……”他摁下了面前的红色按钮。
  屏幕画面一下子在乱飞的的雪花跳出了清晰的图象--那是位身著卡尼斯军装的青年女子,从肩章上闪闪发亮的三颗星可以看出她的军衔很高。女子象是迟疑了好一会儿,几十秒後声音才从扬声器里传出。
  “我是黛拉?雪上将,恭候多时了,龙?迪兰。”
  “这家夥怎麽我从没见过……”红发少年呆呆的注视著女子的影象。
  “好久不见,黛拉。原谅我的卤莽,因为别的时间根本找不到你,只能……”
  “呵呵呵,我就猜到是你,除了你和我之外没有其他人会干这种事,”音箱里传出了嘻嘻的笑声“我啊也一直在等你来找我呢,有好多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我也是,”龙点了一下头。
  “这个军事网络并不是100%安全的,随时有可能会被窃听,所以我就长话短说吧--今天的袭击是你的手下干的好事吧?真漂亮,这样其余三国 应该也有所松怠了,因为没料到‘WORLD’居然连民主国家也要攻击……但他们也会认为这是在演戏。我们没能力阻止他们成立国际反恐纠察组织,龙。这里的 ‘WORLD’必须要尽早撤离了。”
  “已经在进行了。但如果我们离开的话,卡尼斯的左翼实力势必会大大削减,这样也很麻烦哪。”龙说。
  “别无选择。尽快到宇宙中去吧,那东西差不多快完成了……”
  “等等……!”画面忽然变得模糊不清,“有人想要侵入主线路?!怎麽会这麽快……”
  “对不起,龙,果然不安全哪……”黛拉向他挥了挥手,“只好再见了……”
  --黑屏。
  “混帐!偏偏这种时候……格雷,给我查一下干扰波的来源!”
  “好…… ……目标锁定!在亘古行星东十六区坐标A,偏差值在0.036左右,从地图上看,应该是在L大街的一所民宅……”格雷拂去了遮到眼睛的红色刘海,“要追踪吗?”
  “给里昂下达指示,调查这所民宅!”
  …… ……
  “咳,”躲在墙角阴影里的里昂在包扎完手臂上的伤口後又站起身,“是任务吗……东十六区坐标A的民宅--调查?”
  检查完子弹是否上膛後,他走出了暗处,强烈的阳光刺得他不得不眯起眼睛,隔了好一会儿才大步向前走去。
  这颗位於银河系另一端的行星与地球无异--街道也好,建筑也好。因为隶属卡尼斯,所以环境相对平静,然而今天也发生了袭击事件。想到这里, 他的嘴角不由拉出一道下弯的弧线。像定时炸弹一样的战争很快就会爆发了吧……与其说人们心底害怕战争倒不如说是期待的情绪鼓动著他们。他也不例外--“鸟 儿只有在天上才是最自由快乐的”,他是战士,只有在枪林弹雨中才能感觉到充实,才会有存在的感觉。这就是他想战斗的理由,从小的训练告诉他,生命就应该是 这样的。
  几滴水珠落在了里昂的脚下,抚著润湿的面颊,他微微张开了嘴-- “我……为什麽、会哭?我的想法有什麽不对的吗?我的生命就是战斗,直到在战斗中消失。这样想有什麽不对?!”他仰天大吼。
  看了下渐渐西沈的夕阳,血色的天空下,他抬起了手腕,从天空上方射下一条红线,指向坐落於一处街道的房屋。
  “是那里?”
  他迈开步子向光线指示的方向跑去。
  街市的上空霓虹亮了,五光十色,此起彼伏地辉映著。笼罩在名为和平的世界里不安也蠢蠢欲动,仿佛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一切就此会崩溃。
  “在名为时间的障碍面前,永远渺小的人类一刻不停地忙碌著,穿梭著,生生不息--这就形成了人类的历史,留下了人类战斗的痕迹。所以,里昂,你也要战斗下去 哟,因为大家都在战斗,为了能以最好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风将记忆里的声音再次送回到他的耳边。
  --最好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吗?
  不知走了多久,仪表泛起了红光,他摁去了指示灯,在公寓楼前停下了脚步,“是这里。”他走了进去,突如其来的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
  “啊……”
  他捂住了头 部,摇摇晃晃的走上楼梯,准确无误地在一户人家门前站住“啊……这是……”他无力的贴著墙滑到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