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和我的死对头看了百合文之后[甜文]——落沉倾城

时间:2020-03-20 08:11:38  作者:落沉倾城

   文案:

  互为情敌的两人看了百合文之后,世界变了…
 
  作天作地小公主x她的情敌周小姐
  甜宠,双c,作者是个文案废,欢迎给出意见!
  一句话简介:送本百合小说给情敌之后…
 
 
 
第1章 我和我的死对头看了百合文之后①
  故事要从苏白甜在雪国写的第一本百合小说开始。
  百合可以有很多种,有相爱相杀的,有皇后妃子的,有小姐丫鬟的,有青梅青梅的,有因缘际会的,也有别后重生的。
  总之,把有爱的小姐姐们凑成一对,对于百合作者们,真是乐此不疲。
  可现实生活中,真正的两个颜好根正的小姐姐们,是只有相杀没有相爱的。
  例如,高无忧和周水洛。
  高无忧其人,乃是雪国当今圣上与皇后的唯一嫡女,皇后多年只有这么一女,皇上又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所以帝后二人几乎把整个雪国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
  从小到大,除了皇位,几乎没有什么是她得不到的。
  除了郭将军家的三公子郭云飞。
  他舞剑的时候,英姿飒爽,骑在白马上,可以说是震慑万千,让所有人为之倾倒。
  郭云飞绝对可以称之为万千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
  可惜的是,他不喜欢她,可恨的是,他的表妹也喜欢他,而且仗着他们是表亲,所以处处和她显摆。
  从十三岁时第一次看见周水洛缠着郭云飞的时候,高无忧就在想,这辈子,她大概最讨厌的人就是周水洛了。
  长到十六岁,三年来,她们争风吃醋,针锋相对。
  周水洛并不因为面对的人是公主而退避三舍,反而,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光明正大的倾诉对郭云飞的爱意。
  不过那时候,郭云飞不在京城罢了。
  郭云飞常年在外,经常奉旨赈灾剿匪,他似乎常年在外,是以,和周水洛吵架并吵赢她,是高无忧心中的一件乐事。
  直到那一日…
  “公主,探子来报,说是郭先锋回京了,还给周小姐送了东西…”
  原本因为春困而昏昏欲睡的高无忧,瞬间来了精神。
  “云飞哥哥向来不理会她,怎么会忽然给她送了东西,她一定又偷偷写信给他了,可恶!”捏紧了拳头,高无忧大声道:“备马,我要出宫。”
  “公主不可,前几日你们争执之间双双落水,皇上给您下了禁足令,您忘了?若是惹怒了陛下,迁怒于郭将军,那就不好了!”说起那次落水,她就生气。
  周水洛的力气还挺大的,一下子就把她给按在地上了。
  不知道为什么,周水洛总是不怕她。
  她可是雪国最尊贵的公主啊!
  最后,高无忧还是出宫去了。
  这一次,她在周水洛的家里,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
  不过这些闲杂人等,自然是入不了她的眼的。
  “周水洛在哪?让她滚出来,本公主要见她。”那陌生的女子瞬间用惊异的目光看向她,高无忧猛地怒吼道:“叫你家主子出来。”
  还未等那女子移动,高无忧眼尖的看见不远处,郭云飞对着周水洛含笑的模样。
  他揉了揉周水洛的头,眉眼含笑。
  那模样,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似水。
  周水洛手里捧着个东西,是他那把从不离身的护身匕首。
  这一切,都证明了一件事!
  他们竟然在一起了,明明两个人一起追求他,两个人都付出了全部的真心,可是,郭云飞却只喜欢她。
  失去很痛,被周水洛打败,她更难堪。
  “云飞哥哥!”高无忧猛地冲了过去,一把抢走了周水洛手中的匕首:“你为什么喜欢她,不喜欢我?”
  郭云飞的眉头狠狠地皱了一下:“无忧,请你把匕首还给我,不要再这样刁蛮任性。”
  “我刁蛮?我任性?那周水洛呢?她没有在我身边炫耀你是她的表哥么?她没有在和你出去玩的时候对我笑的得意么?前两天,我们争执,还一起掉到了水里呢!可你回来,却先来看她,不去看我。这匕首,是你贴身的宝物,你给了她,是不是代表,你喜欢她?我不要,云飞哥哥,你应该喜欢我啊!”高无忧气的浑身颤抖,手里的那把沉重的匕首,被她紧紧的护在身前。
  “你和水洛永远都不一样,她最起码比你善良,比你宽容。”得到这样一个评价,周水洛不知道是喜是哀。
  她得到他的赞美,确是在永久的失去他之后。
  “不是的,不是的,云飞哥哥,我很喜欢你,我愿意为你改变我自己。可是…可是…”高无忧泪盈于睫,这倒是周水洛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
  “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不是水洛,我会和她在一起,请你不要胡搅蛮缠。这把匕首是我送给水洛的礼物,请你还给她。”郭云飞走上前欲要拿走那把匕首。
  高无忧却猛地把匕首拔出,横在了自己的脖子前面:“你骗我,你喜欢的人是周水洛。我不要你和她在一起。”
  “你要是和她在一起,我就死给你看。”
  “公主,请放下匕首,其实,我才是…”身后女子接近的瞬间,高无忧猛地转身,扬起匕首一划。
  “啊…”却是周水洛先一步冲了过去,猛地抱住了那陌生的女子。
  随之而来的,匕首闪着寒光的尖刃,在周水洛的脸上,划上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鲜血,蜿蜒而下。
  郭云飞和那陌生的女子,瞬间冲了过去:“水洛…”
  “水洛姑娘…”
  周水洛用手捂着脸,片刻,她将手放下,怔怔的看着自己掌心的猩红。
  ‘当啷’一声,高无忧手中的匕首滑落在地。
  郭云飞直指着高无忧,怒道:“高无忧,你太过分了!”
  却是周水洛连忙站出来阻止:“表哥,别…”
  事情闹大了,又有什么用?皇上追究下来,高无忧纵使伤人,又能得到什么惩罚呢?
  左不过是禁足或罚俸。
  而她,毁掉了最重要的东西,不过还好,白姑娘没事。
  她不过是比高无忧早一个时辰见到郭云飞罢了,见到他时,他身边,已经有了如花美眷。
  那是山中一个如花的精灵,救了重伤的表哥,然后,两情相悦,打败了她们两个三年来的痴缠。
  她叫白雨,是生长于乡野之间的采药女孩。
  表哥终于动心了,可却不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她的骄傲让她无法像是高无忧那样痴缠不休,死不放手。
  既然他不爱她,她就只能祝福她。
  她甚至,还答应帮他暂时照顾白雨,等他平息边境与风国的战事归来的时候,请皇上赐婚。
  他明知道皇上疼惜无忧公主,可是,还是喜欢上了一个普通的民女。
  这才是真正的感情,喜欢了,就付出所有。
  作者有话要说:  忍不住开坑啦,我双开中,加油!
 
 
第2章 我和我的死对头看了百合文之后②
  眼见自己表妹被毁了最引以为傲的容颜,心上人又满眼的惊慌,郭云飞道:“高无忧,请你离开,离开这里,从此以后我郭府和周府都不欢迎你!我已经有了心爱的人,请你不要再多做纠缠。”
  这些话,刺激的高无忧瞬间吼了一声:“啊,云飞哥哥,别说了,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我今天没来过,我没有来过这里!”高无忧猛地跑了出去。
  白雨和郭云飞无暇再去理会她,他们更需要照顾的是周水洛。
  “水洛,都是表哥不好,让你承受了这无妄之灾。”
  “表哥,我没事,再深的伤口总会愈合的…”她的情伤,也是如此。
  有的人,比她更痛苦吧!
  “我这就进宫,把这件事禀告给圣上。”
  “不,不要闹大。我没事,我姐姐在摘星楼,相信她会寻觅到良方为我治脸,所以,你们完全不需要有什么顾虑与愧疚。还是快点想办法成亲,早点让高无忧死心吧!”
  “表哥,等不到圣上下旨赐婚了。你回家和舅舅商量一下,直接造一张婚书好了,就说,在军营中,你们从简成婚了,如今回来,再补办一个仪式。”舅舅其实一直希望她可以嫁过去,不过,一切都是梦幻泡影了。
  真心祝福这对新人吧!
  “舅舅他不反对白姑娘和你在一起,那你们对外说已经礼成,历朝历代,谁也没有贬大臣之妻为妾,再迎娶公主的先例。”
  高无忧,你要气的跳脚了吧。
  这一下,真的让我很疼呢!
  我本该恨你的,可是知道你心里爱而不得,我也有了一丝感同身受。
  一切,早在月老的姻缘线上注定了。
  三日后,郭将军府门口。
  一身朴素的装扮,高无忧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也没有鼓起勇气让人去敲门。
  他怎么会成婚了呢?
  新娘,不是周水洛…
  她竟误伤了人?
  在门口,足足有一个时辰了,时间久的,她的脚都已经发麻了。
  可她,还是没想好怎么说,事实上,回到皇宫里,第一时间,她就去和母后告罪了。
  母后气的打了她的手心十个板子,并罚她一天不许吃饭。
  可是,她知道,周水洛的脸,好不了了。
  今日她来,只是想证实这件事。
  他们骗她的,周水洛和云飞哥哥明明就有情有义,他怎么会忽然取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呢?
  直到,大门打开了,郭云飞揽着一个一脸恬静的女子走了出来。
  是她?!怎么会是她!
  那天,周水洛为她挡了匕首的女孩,她才是云飞哥哥的心上人?
  一时间,高无忧心中复杂万分。
  周水洛是为了保护她而受伤的,而自己,是因为想要伤害她而划伤了周水洛的脸。
  所以,一切分明了…
  在云飞哥哥心中,一定恨死她了。
  “云飞…哥哥…”她吞吞吐吐的叫着他的名字,可这一次,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没有臣下行礼,没有冷声质问。
  他无视了她,揽着那个女孩的腰身,骑上了一匹白马。
  白马依旧,可以后,她梦中白马上被他拥抱的女子,再也不会是她了。
  臆想,怕都是一种奢望了。
  郭云飞没有与高无忧说任何的话,就离开了她的视线。
  也彻底,离开了她的世界。
  其实,如果真的要嫁给郭云飞,不是没有办法,可是,她知道,强求,也得不到他的心。
  他只会更厌恶她的。
  这样的婚姻,得来又有什么用呢?
  是以,高无忧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落寞的回到了皇宫。
  她因为情伤,整个人得了一场大病,引得帝后都对她怜惜不已。
  雪皇原本知道周水洛的脸受伤了,想要好好惩戒女儿一番,如今,也都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了。
  一场大病断断续续了一个月,也还是不见好。
  太医晨晚各请一次脉,整个屋子里都很大的药味,直让她作呕。
  有时候,她真想,就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在屋子里,大哭一场也好,发呆也好,只有她就好。
  可是,侍从和宫女们把她当做眼珠子一般紧紧的贴着,跟着,看顾着,容不得她有一刻,独身一人。
  “公主,您要按时喝药啊!不然,病怎么能好呢?”所有人都在劝她,可是,她真的不想喝药。
  不是嫌弃药苦,而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了。
  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他娶了别人…
  还有周水洛,她呢?
  她到底是怀着什么心理去救郭云飞的心上人呢?
  难道,真的可以伟大到,宁可毁容也要去救自己的情敌么?天知道,她以前,都巴不得周水洛瞬间消失的。
  “太医院有冰肌膏吧?是不是多深的伤痕,都可以不留疤痕?”毕竟,是她害了周水洛,以后,周水洛也要嫁人的。
  只要她不嫁给云飞哥哥就好…
  “回公主殿下,只要伤口不入骨髓,皆可治愈。”
  “那馥儿,你去取一瓶,然后,送到…周府去…”馥儿闻言,瞬间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送到周府?
  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高无忧高声惊叫着,馥儿闻言一个激灵,随即猛地点了点头,跟着太医去了太医院。
  一旁的郁儿也是欲言又止,那模样,活妥妥的见了鬼。
  “惊讶什么,既然她不跟我抢云飞哥哥,我又害她受了伤,就赐给她一瓶药,这样有什么不对么?”郁儿连忙摇头:“公主宽宏,是周小姐的福气。”
  “你们都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会。”赶走了丫鬟们,高无忧躺在床上,裹着被子胡乱的翻了几个个。
  她真的,很想静一静。
  眼见公主郁结于心,痛苦不堪的模样。
  宫里的所有人,都在为公主的心情而发愁,皇上赏赐了很多珍宝,皇后寻了杂技班子来宫里表演,可是,谁也没能让公主的心情变好。
  于是,有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献上了一本书。
  “这是时下最流行的话本,整个京城,有很多的人都在阅读。兴许是故事情节有趣,不如让公主看看,或许可以排解苦闷。”于是,高无忧的床前,多了一本书。
  这本书和普通的蓝底黄页的书籍不同。
  书的封皮,是一张彩图,上面有两个漂亮的女孩子,一个含羞带笑,另一个轻轻的为她带上发簪。
  看着这两个人,高无忧就不禁想起了周水洛还有郭云飞的娘子。
  讨厌讨厌讨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