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大家一起来重生[快穿]——涂图画画

时间:2020-03-22 13:48:57  作者:涂图画画

   文案:

  洛幽是最高等级位面的魔族,法力仅次于自己母亲魔王。当她修为遇到瓶颈的时候,无意间听到来自各个位面不同灵魂的声音,或是恨或是怨或是不甘。
  本着入世历练的念头,洛幽和她们达成了交易,只要对方可以给出让她感兴趣的东西,她就扭转时空送她们回到过去。
  当然,入世的时候那个死正经不在就更好了。
 
  【高亮】:重来一次,所有的遗憾都会圆满!甜不虐啊!!!
  暂定:
  直到将军遇刺身亡,女皇才明白所谓天下不过是一场笑话。
  白手起家的总裁接到医院的电话后才明白,比起富裕的生活,爱人更喜欢的是有她的陪伴。
  拥有过亿粉丝的影后,在爱人飞机失事后幡然醒悟,再多粉丝也比不上身边的一个她。
  武功再高也不如有人陪伴,武学奇才×小药罐子。
  因为一个疏忽导致好友被拐的学霸。
  一个因为怯懦导致女友对自己失望的小职员。
  等等等等
  一句话简介:重来一次,定不负你。
 
 
 
 
第1章 这天下不及你一人【一】
  “辰光,等我击退了陈国的军队,我就回来陪在你身边……”
  穿着银白色的盔甲的女将军笑盈盈的说着,眼里仿佛有星辰在涌动,但刹那间又被鲜血染红……
  “报,陛下,赵将军回程时被刺客偷袭,不幸殒……”传讯兵八百里加急回京,硬撑着一口气回禀。
  在龙椅上的帝王震怒,猩红色的瞳孔更是衬得她脸上的苍白,“杀!把陈国的俘虏全部杀了!不计一切代价给我攻城!朕要陈国皇室陪葬!”
  “辰光,等我击退了陈国的军队,我就回来陪在你身边,看着你成为盛世明君……”
  女将军的身影渐渐的消失,恍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切都没入了黑暗。
  “赵墨!”躺在床上的人突然惊醒,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汗珠。
  “陛下,陛下?”听到寝宫内的动静后,守在外头的青柠马上走进来,拿过一边的帕子仔细的擦拭着夏辰光额头上的汗珠。
  “陛下是不是做噩梦了?”青柠柔声问道。
  夏辰光愣愣的看着青柠,看到她眼角一丝皱纹也没有后瞳孔微缩,而后又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手背的皮肤白皙光滑,掌心也没有丝毫的伤痕。
  是了,自己同那人做了交易,她答应让自己重来一次的。
  “青柠,如今是何时了?”赵墨很快就收敛好神色,脸色如常的问道。
  上辈子她在攻破了陈国的皇宫后,还勤勤恳恳的当了十一年的皇帝,早就把年轻时候外放的锐气打磨到了骨头里,变成大臣口中阴晴不定的帝王了。
  “回陛下,再过半个时辰就是早朝的时间了。”青柠恭敬回答道,熟练的搀扶起在床上的帝王,伺候她洗漱穿衣。
  夏辰光轻轻的嗯了一声,墨色的瞳孔不留痕迹的打量着自己的寝宫,一遍又一遍的确认,自己是真的回来了,而不是像那难熬的十几年一样,黄粱一梦终为空。
  “青柠,现在是什么日子了?”夏辰光凝神问道。
  青柠自小就负责她的衣食起居,一直陪在自己走到了最后。谈起信任,她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也就只有赵墨和青柠了。
  “陛下是睡糊涂了?今天是辰元二年十月,今日正好是月末。”青柠笑着答道。
  十月三十日?夏辰光的瞳孔微缩,不由得想到了一年后的今日,那个传讯兵的声音依旧在她的脑海里回荡。
  陛下,赵将军回程时被刺客偷袭,不幸殒命……
  一想到那个画面,夏辰光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这一次,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赵墨。
  赵墨,只能是她一个人的,永远都是她一个人的!
  到了上早朝的时候,大殿下臣子很快就察觉到了龙椅上那位的异常,单单坐在那边就给了他们不少的压力。
  今天的陛下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啊,他们还是少说话免得触到陛下霉头的好。
  “陛下,边境捷报,赵将军带领苍云城将士出击,连破陈国三座城池!”兵部尚书喜气洋洋的说道,“陛下,如今我国的疆土已经悉数收复,还打下了陈国边境重地。还请陛下下令,一鼓作气夺下陈国边境五城!到时候陈国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再出兵了。”
  听到捷报后,龙椅上的夏辰光脸色好转了一些。
  “这事不急,先守好攻下的城池。”夏辰光微笑着说道。墨色的瞳孔显得愈发深沉,把主人真实的情绪完美的掩藏下来。
  上辈子自己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是开心,同意了兵部尚书的建议。赵墨也没有辜负自己的期待,花费了一年的时间彻底攻下了那五座城池,逼得陈国率先和谈。
  但那时上辈子的事情了,城池固然重要,但却不急于这一时。
  更重要的是赵墨就是以为陈国和谈放松了警惕,最后才会被那些所谓的和谈使者谋害了性命。
  “韩将军可在?”夏辰光轻声问道。
  “回陛下,臣在。”韩堂从武将的队列中走去,恭敬的行礼。
  “三日后你出发去边境,代替赵将军的职务,帮朕守好边境。”夏辰光淡定的开口,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话语里的威严一点都没有少,“把攻下来的城池打理好,继续训练士兵,暂时按兵不动。”
  如此强势的命令一下来,韩堂本人都是愣了一下才跪下来接旨。
  虽然他不明白陛下的用意,但作为臣子他需要的只是服从而已。是陛下给了他新生的机会,他自然愿意为陛下做任何事。
  “陛下,如今边境战事正吃紧,这样临时更换主帅……似乎不太妥当。”兵部尚书站出来说道,眉眼里满是疑惑。
  陛下怎么突然就让韩堂去边境了呢?赵墨这一次打得可是漂漂亮亮的胜仗啊?难道是陛下忌惮赵墨了?
  “无碍,我相信韩将军。”夏辰光淡淡的说道。
  上辈子在赵墨离开后,她就是任命韩堂为主帅,花费了整整五年,彻底的踏平了陈国。
  夏辰光是在夏朝皇子内乱中脱颖而出的,以着公主的身份力压所有的皇子登基为皇。
  在登基之初夏辰光就力挽狂澜解决了朝堂里许多麻烦事情,把上一任皇帝的烂摊子收拾得非常妥当,不管是理内政还是御外敌都颇有建树,在文武百官里面还是颇有威望的。
  见到夏辰光的态度鲜明,兵部尚书只得把疑问埋在肚子里,任由她任命韩堂为边境主帅,拎着抽调出来的二万士兵去接替赵墨的位置。
  半个月后,韩堂带着大军抵达了边境,当场宣布了夏辰光的旨意。
  赵墨先是惊讶了一下,在确定这是夏辰光的旨意后,也就顺从的接旨把手里的兵权交了出去。
  “赵将军,陛下希望你尽快启程回京。”韩堂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恭敬。
  韩堂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他虽然自视甚高,但也是打心里佩服赵墨的。
  赵墨是夏辰光登基后直接指派的边境将领,直接把边境二十万的兵权悉数交付给她,可以说把夏国的安危都交给她了。
  而赵墨也没有辜负夏辰光的信任,在夏朝内忧外患的时候几乎以着一己之力挡住陈国军队。
  如今夏辰光驻守在边境已经有两年的时间,在这期间不仅却夺回了夏国被侵占的五座城池,还反攻下了陈国三座城池。这样辉煌的功绩是以前的老将军都不能比肩的,更不用说他这个没有什么功绩的将军了。
  “好,等我与韩将军交接完成,即刻就启程回京。”赵墨说道。
  赵墨并不是贪恋权势的人,她的满腔忠心给了夏辰光。不要说是兵权了,就算是性命她都是舍得的。
  可赵墨愿意放弃边境的兵权,却不代表其他将军愿意。
  两年前在边境将士的眼里赵墨不过是一个出生好的女子罢了,虽然看起来有些武艺,但总归是被教养的女子,上不了台面。
  在这两年里赵墨完全是靠着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实打实的战绩征服他们的,让他们打心底的信服这位女将军。
  “将军,陛下之前的旨意明明是让我们一鼓作气攻占下陈国边境的八城,怎么短短几个月陛下就改变主意了?一定是有小人看不惯将军,在陛下面前乱说话!”刘副官一脸愤懑的说道。
  而且还什么解释都没有,就夺去了将军的兵权,难道是将军的名声太盛,让陛下觉得不满了?
  “好了,陛下这样做一定有她的用意,我们听从便是了。”赵墨对自己失去兵权并不在意,心里反倒对回京有了些许期待。
  她已经离开京城两年了,不知道辰光现在的情况如何,朝堂上的大臣还会不会揪着她女子的身份不放。
  还有,辰光,会不会想念自己呢,哪怕是那么一点点的想念……
  “可是将军,以前的何老将军就是这样被先帝召回京城……”刘副将依旧愁眉不展,想要继续说服赵墨。
  何老将军是先帝时期镇守边境的名将,可惜最后被先帝猜忌,落得一个抄家灭族的下场。虽然现在登基的是夏辰光,但指不定哪天她就会走先帝的老路呢。
  “放肆,陛下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赵墨皱眉打断了刘副官的话,语气里带上了不悦,“你无需多言,以后陪同韩将军守好边境就是了。”
  刘副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到赵墨一向说一不二后,只好低头说是,默默的离开。
  既然将军心意已决,他们做下属的也只能听从了。
  不过要是将军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就……他就要带着兄弟去落草为寇了,再也不帮夏国的皇帝镇守边境了!
  在赵墨的配合下,边境军队的管理权很快就移交到位。挑选了十几个护卫军后,赵墨也就踏上了回京的路。
  等到赵墨抵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底,有些寒冷的西北风吹拂着她的脸。
  赵墨抬头看了一下城门,恍惚间看到了城墙上有着斑驳的血迹,就和自己刚刚离开时一样。
 
 
第2章 这天下不及你一人【二】
  大皇子弑君弑父,三皇子谋逆逼宫,五公主临危受命,带领御林军平定叛乱,遵先帝遗诏斩大皇子三皇子于京城城墙,借此威慑皇室。
  华昭二十年,原五公主夏辰光遵遗诏应百官登基为帝,改年号辰元。
  “陛下,赵墨将军已经回京,如今正在外等候。”青柠站在夏辰光的身侧,传达着消息。
  夏辰光批阅奏折的手一顿,直到笔尖上的墨水要滴下来时才开口,“请赵将军进大殿等候,朕马上过去。”
  在赵墨真的到了自己眼前后,夏辰光才后知后觉的生出了一些退意。
  自己这样临时把赵墨从边境传召回来,她会不会不开心?会不会在心里埋怨自己这样做?
  对夏辰光来说,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她见赵墨的最后一面就是送她去边境的时候。一别三年,在两人再见之前就已经永别。
  夏辰光记得,赵墨在边境的三年送给她的是数不清的捷报。而自己呢,当时忙着收拾先帝的烂摊子,好像就只给出了几道表彰的圣旨而已,都来不及送上写什么。
  犹豫着把手上的奏折批阅好后,夏辰光呼出了一口浊气,起身去了大殿。
  “臣赵墨参见陛下,陛下万岁。”看到夏辰光后,赵墨的眼里染上了一抹惊喜,掀开衣袍跪地行礼。
  看着大殿里还穿着盔甲,一脸风尘仆仆的人。夏辰光才敢在心里确认,是真的,赵墨回来了,安全的回来了。
  “起来吧。”夏辰光压下眼底的情绪,合格的扮演着一个君王的角色,开始细细询问其边境的情况。
  谈及政事的时候,赵墨是无比认真的,有条不紊的把具体的情况一一阐述出来。
  “现如今陈国虽然暂时避退,但臣觉得陈国的狼子野心未消,尤其是即将登基的陈国太子,更是一个好战且不择手段的人。”提到陈国的时候,赵墨的态度尤为严肃。
  这两年自己虽然收复了失地,但这是无数夏朝的将士用自己的性命换来的,自己可不能辜负了那么将士的期望。
  “陛下,臣觉得必须继续增派兵力,这样才可确保边境无忧。”赵墨说道,不经意间视线掠过了前方。
  赵墨挑眉,她怎么觉得陛下刚刚在发呆?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陛下?”赵墨轻声唤道。
  “嗯?”夏辰光回神,把视线从赵墨的脸上收回,“确实,陈国现在的太子是个包藏祸心的,肯定不会安分的。”
  当时赵墨被刺杀,就是陈国太子搞得鬼。就算事后自己踏平了陈国皇宫,把陈国太子除以极刑也难消心头之恨。
  “不过赵墨也不用担心,新兵我在一个月前已经开始招收了,到时候你慢慢训练他们就是了。”夏辰光慢慢的说道,嘴角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弧度。
  “是,臣定不负陛下所托。”赵墨抱拳领命。
  夏辰光深深的看了赵墨一眼,开口,“赵墨。”
  赵墨下意识的挺直腰杆,“陛下,臣在。”
  夏辰光轻笑,“喊我的名字。”
  赵墨一愣,有些艰难的开口,“这,陛下、臣不能冒犯……”
  夏辰光眼里的笑意加深,话语里带上了一丝不容置喙,“朕命令你,喊朕的名字。”
  赵墨:……
  过了良久以后,赵墨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辰、辰光。”
  “嗯,赵墨,我在。”
  赵墨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大张旗鼓,京城的百姓在听说赵墨被认命为北大营新兵将军的后,才知道把陈国打退的大将军回来了。
  危难时受命,带领将士在缺衣少粮的情况下死守边境三月,救夏国于危难之时。后又调兵遣将,夺回边境失地,乘胜追击连破陈国三座城池。
  这是夏朝百姓对赵墨的普遍印象,赵墨回来的消息传开后,许多仰慕赵墨的青年男子决定投身兵营,一下就把北大营的新兵营地填满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