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共济失调[成长]——夏天看星星

时间:2020-03-22 13:49:55  作者:夏天看星星

   文案:

  二十岁的心动和四十岁的心动有不同的分量。
  他爱他成熟稳重事事周全,是他学医生涯最明亮的灯塔;他爱他年轻漂亮善解人意,是他带过最聪明也最得欢心的学生。
  不对不该不能够,不甘不平不足以。
  他们之间横跨十八年,明知荆棘、遥远伸手不可及,却按捺不下想靠近的心意。
 
  一句话简介:老房子着火
 
 
第1章 运气胜过实力
  九月末的黄昏前短促而躁烦,整个空气有些模糊,阳光照到的地方使人头热,树荫下的阴凉使人瞌睡。所有人都堆在实验楼下的小广场,焦急地等待着面试的录取结果。
  舍友心态轻松地宣传“研究生院会安排好每一个人”的论调,宋辞紧张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什么也听不进去。
  他的第一志愿填了曾承锦导师,但今年选择曾承锦的同学一共有五位,名额只有三个,他不一定能够选上。
  听说其它三位同学已经提前走过关系了,他之前以为能凭借班级前五的成绩和每日勤快跟诊打动导师的心,现在想来还是天真。
  “宋辞!”
  他一慌,落选的人被单个叫进去调剂谈话,大概率是没办法去离家最近的二院了。更糟糕的是剩下的选择不如人意……不说穷山恶水,条件也都过于朴素艰苦。
  进了面试房间,先前好几位面试老师已经不在了,只坐着曾承锦和韦泓两位主任。他心里大概有了底,要是入了韦主任门下也不是坏事,毕竟都在二院。
  “小宋,”曾主任还是笑眯眯的,语气里有几分惋惜,“我帮你推荐到容主任手上,你觉得好不好?”
  宋辞没顾得上想清楚人物关系,只知道自己能有个不错的去处,死命点头:“谢谢曾老师谢谢韦老师,很好很好很好……”
  韦主任也含着笑,“容主任今天没来,我帮他答应这件事了,现在是在二院实习吧?下周一带份简历去见容主任,我会提前和他说的。”
  宋辞额头上汗津津的,听到“容主任”三个字感觉有些晕眩:“容川良主任……好的好的!”
  出来时他的衬衫已经微微透湿,所有人都围上来问他的消息,宋辞懵了懵,木讷地又重复了一遍,“容川良。”
  “二院大佬啊天!宋辞你是怎么做到调剂还能调剂一个更好导师的!”
  “宋辞你家里和容主任有交情吗不然他愿意接受你的调剂?”
  “这次没人敢报他呀,我们班第一第二去找都被拒绝……小宋还是你厉害!”
  风微微吹动他额前的刘海,他的心依旧不能平静下来。
  容川良是二院康复科主任,也是科教科科长,把二院康复科带到了全国有名的地步,成为二院重点科室。宋辞刚到二院实习时,看到主任介绍写了一长串的头衔,想过报他的研究生,正好碰上容川良板着脸训学生,凶得能吓哭小孩。
  和学长学姐一打听,“二院没人不怕容主任,他的学生也个个凶神恶煞……啊不对人高马大,一看就特别扛骂”,于是转头就把简历递给了曾承锦主任。
  结果阴差阳错,他成了容川良的研究生。
  “我运气好,”宋辞勉强自己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容川良老师非常有名,非常厉害。”
  ……也非常吓人。
  半个小时后每个人的结果都出来了,班级前五名全部落选,大多被调剂到条件一般甚至差的医院,除了宋辞。
  在人情、金钱与权势背景之下,各方利益角逐,成绩与能力只是牺牲品。
  我是真的很幸运,宋辞想。
 
 
第2章 师兄
  周一下班前半小时,宋辞跟带教请了假,提着简历去见容川良主任。
  门诊二楼第一间诊室门口的牌子上好像又多了几行字,他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发现加上了康复协会会长的名头。这样的大佬将成为他未来三年的导师,宋辞心里仍浮着一层朦胧的不真实感。
  检查一遍仪容仪表有无不妥,等最后一个病人出来,他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进门,走到桌子面前鞠了个躬:“……主任好,我是今年录取的研究生宋辞。”
  犹豫片刻又加了一句,“韦主任替您去的面试。”
  这是他第一次站在容川良的面前,四十三岁的男人身材高大,鼻梁高挺眉骨突出,戴着一副银边眼镜,湛蓝色.网球衫外套着一件短袖白大褂,麦色的皮肤衬得精神状态极好,散发出一丝不苟、成熟稳重的气质。
  然后对方抬头看他,皱了皱眉头,“今年的研究生?曾主任又随便替我收了个学生。”
  这句话让面皮薄的宋辞直接红了半张脸,他知道自己不是容川良属意的学生类型,今年没有人填容川良的志愿,所以宝贵的名额阴差阳错落到了他头上。他怯怯把简历递过去:“……老师,这是我的简历。”
  容川良粗略扫了一眼,“六级过了就可以,我要求不高,你的主要问题……”
  宋辞挺直了腰板,态度十分乖巧。
  他的目光在眼前这个身形纤细、眉清目秀且唇红齿白的男孩身上掠过,眉头皱得更紧:“……太瘦了,我的学生要很能吃苦,明年九月正式报到是吗,回去以后给我多吃一点饭。”
  “好!”
  “还有一年的时间准备,”容川良放下手中的笔,正好压在桌面上一堆凌乱的挂号小票上,“找你师兄师姐加学习群,他们会给你一套书单。”
  “好!”
  顿了顿,容川良又重复了一遍他的第一印象:“你这么瘦扛不住我们科室的强度,回去饭多吃几口。”
  宋辞有些发窘,他是吃不胖的体质,别人导师都是叮嘱回去自学专业课程六级赶紧过,怎么到他这里只有多吃饭呢。
  “好的。”
  沉默了片刻容主任看他:“还有什么事情?”
  宋辞想了想,“老师我可以来跟诊吗?”
  “我不用跟,”容川良直接拒绝了他,语气里的肯定不由分说,“来科室了再说。”
  “……好。”
  又是一阵略尴尬的沉默,容主任重复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了老师。”
  容主任从黑色皮质转椅上起身,“回去吃饭吧。”
  宋辞懵地一下也跟着站了起来,“那……那我先回去了,老师再见!”
  他僵硬地走出诊室,一大段路后才发觉手心里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在容川良面前他莫名紧张,生怕说错一句话就要被骂个狗血淋头。
  当时容主任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学生,又高又壮像男女保镖,加上黑着脸训人,场面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现在他也是保镖队一员了。
  ·
  十二月份宋辞轮转到了外科,早上八点十分示教室里主任正在开早会,他在医生办公室里等查房,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同学,总带教是哪个?”
  他回头一看竟然是保镖师兄,最大号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仍有些短小,宋辞瞟了一眼他的胸卡,“现在医生都在开早会,一会儿人出来你看那个秃头的中年男子就是。”
  杨河闲着没事站在他旁边玩手机,半小时后一群人出来,秃头的总带教格外显眼。宋辞抱好病历跟着自己的带教谢茫正要去查房,杨河从身后跟了上来:“谢老师,我跟你。”
  谢茫看了他一眼,“轮转多久啊,哪位主任的研究生?”
  “容川良。”
  “诶正好,”谢好朝宋辞抬了抬下巴,“小宋也是容主任的学生,算你师弟吧。”
  宋辞没想这么快和保镖师兄相认,被点名的时候还怔了怔,倒是杨河很快亲热搂住他的肩,显得他身形更为娇小:“老容今年眼光不错啊!”
  “……师兄好。”
  查完房回来谢茫开始开医嘱,安排杨河带宋辞,宋辞推着换药车跟在师兄后头,杨河利落换了一个病人,第二个病人就要让他自己动手。
  宋辞实训课上用假人练习过,贺银成的视频也看过好几遍,真正在病人身上操作还是有些紧张,努力控制了手还是微微发抖,换完一手的汗脸烫得要命。
  “刚刚做得不错,”杨河夸了他一句,“有悟性,老容就喜欢有悟性的。”
  宋辞笑得有些憨厚傻气:“谢谢师兄。”
  比起容川良,师兄看起来还是挺好相处的。
  今年杨河已经通过医院的招聘笔试,后头面试的事情有容川良基本不需要担心,规培结束后可以直接入职,是他还未毕业最大的师兄。等宋辞明年规培回科室的时候,说不定能当他的带教。
  活干完了杨河坐在电脑前写病程,宋辞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开口问学习群的事情:“师兄,老师让我找你们加一下学习群……”
  “哈?”杨河一脸莫名其妙,“我们容门从来没有学习群这回事,都是放养自力更生。”
  “……这样的吗。”
  见他薄白的脸又开始发红,杨河忍不住调笑道:“我有一个容主任韦主任加上我的群,你要不要加,要的话我拉你进来?”
  宋辞连忙摇头,“不用不用不用。”
  他还以为师兄是个好性子,没成想第一天就被揶揄,他这样软绵绵的处事方式,往后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医院里关于容川良的风言风语数也数不清,省里教学水平抓得最好的科教科科长,一手带出全院最挣钱的康复科,铁血铁腕铁石心肠,院长也要低头敬他三分。手下的学生个个继承他的风格,气势上一脉相承,一眼能看出来不简单。
  宋辞有些丧气,和师兄一比,他不仅做不了保镖,还一看就像捡来的。
 
 
第3章 可说不可说
  杨河早是个老油条,第一天教会了宋辞换药,第二天还来晃荡几下,第三天说是回科室帮忙,后边几乎见不到人影。
  谢茫让他写的病程也推给师弟写,结果宋辞被谢茫抓着耳提面命:“你要替你师兄担着这骂也得背,高考语文是不是不及格?怎么写得乱七八糟的。”
  宋辞抿着唇看起来怪可怜的,虽然一开始不是他的分内之事,但事情做得不好是事实,该说还得说。
  眼见元旦快到了,谢茫好不容易逮着杨河,和他说了假前值班的事情,杨河一口答应,结果当天给宋辞打了电话:“谢老师让你晚上跟值,我今天有事请了假,你先过去看看。”
  “啊?”宋辞刚刚吃过晚饭,事情来得有些突然,“嗯嗯我现在过去……”
  他换了衣服戴上围巾就出了门。
  南方的冬夜冷得透皮刺骨,风像刮刀一层层削过,宋辞的眼睛被吹得直流眼泪。街道上洋溢着新年的庆祝气息,行道树的落叶被卷成一堆然后又裹挟着四散带走。
  到了科室谢茫一见他,“怎么是你?”
  宋辞摘下围巾,眼眶还红着:“我师兄说你叫我过来的。”
  谢茫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或者提醒他,“说好了今天他跟班,我只给你师兄打过电话。”
  言下之意就是告诉宋辞他傻,是个免费劳动力,师兄不想值班直接把他诓了来。
  “师兄面子大,”宋辞哽了哽,他不是猜不到,可杨河是最得容川良青眼的学生,他指着师兄以后替他说几句好话,好让他在虎穴狼窝里有个倚仗,“……以后也有要麻烦他的事情。”
  谢茫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故作坚强与自我安慰,忍不住调侃道:“听说容主任手下都是猛将,你这么个软包子不被你那些财狼虎豹的师兄吃了才怪。”
  其它的师兄师姐不清楚,宋辞在杨河身上已经见识到了,他忍不住苦笑:“起码说明我还有被吃的价值呢老师,得到点什么总得付出点什么。”
  “看得开是好事,医院里不公平的事情多了去,保持心态良好不会有坏处。”
  这句话不能更对。
  他轮转过小半个医院,奖金与绩效挂钩,医生护士多少都得互相扯扯头花,工作量的分配以及值班安排,每个科室都有几件「不可说」。油水多的地方人多,人多的地方声音也多,自然少不了纷争。
  主任掌舵科室发展方向,二线医生不用写病历甚至不用值班,底层的只有一线医生,科室大小事情都堆在身上,很容易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有时候护士为了工作量闹点小脾气,患者为了得到特别照顾闹点大脾气,自己血压血糖都得高。
  从实习到规培再到住院医师,只是刚刚完成了学医入门,接下来是主治医师到副主任医师再到主任医师,一级一级职称考核评选,年限学历论文工作表现,哪一个都不能掉链子。
  熬下来都要十几年,心态不好怎么行。
  ·
  结果晚上来了好几个打架斗殴的病人,警察还来医院做了笔录,宋辞写首程开医嘱都不熟练,十一点多谢茫处理完病人回来,大手一挥放他回家:“活干不麻利还黑,赶紧回去赶紧回去!”
  宋辞换下工作服扒着门说了句“老师新年快乐”,然后蹦蹦跳跳走了。
  不论上班辛不辛苦,下班路上的快乐都是一样的。
  舒舒服服躺了三天再见到师兄时,倒是谢茫先替他说了句话,“小宋太黑了,我以前还没晚上接过这么多病人,那天晚上他折腾到十一点多才回去。”
  杨河没有想到真坑了亲师弟一把,倒生出几分愧疚来:“收了几个病人?”
  “我还好,主要是谢老师比较辛苦。”
  “真不错,”师兄又夸他,宋辞觉得师兄的夸奖不是什么好事,“有机会师兄请你吃饭报答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