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冰秋】结局之后——温热冰冷

时间:2020-03-22 13:50:34  作者:温热冰冷

 

 
第1章 
  ——书里的角色,在结局之后,就没用了。
  沈清秋有些懵逼。
  他是被有些刺目的光弄醒的,在一张舒适的,雪白的床上睁开眼睛。沈清秋刚想呼唤洛冰河将竹舍的帘子拉上,却猛地发现了不对劲。他身上穿着纯白的病号服,手上插着两根透明的软管,里面有蓝色的液体顺着吊瓶缓缓流入他的身体。他抬头看看天花板,发现弄醒自己的不是竹舍窗外的阳光,而是现代社会再普通不过的白炽灯。
  卧槽。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隐隐作痛的头,习惯了数年的长发突然变成了陌生又熟悉的短发。他试着下床,却发现自己的下肢基本上没有知觉,上半身的行动也非常费力。沈清秋转动僵硬的脖子环顾四周,床头柜上一排呼叫按钮,床边上和他手上相连的挂水架子,右手边有心电图和生命维持机。这是他前世再熟悉不过的病房设置,而且还是高级的VIP病房。
  沈清秋第一反映是洛冰河这厮又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梦。他叹了口气:“又闹什么脾气了?有什么事情咱们不能睡醒了再说吗?”
  然而洛冰河没有像往常一样委委屈屈地从某个地方冒出来抱住沈清秋,泪眼汪汪地诉说着自己的少女心。病房里依旧是令人心慌的寂静,吊瓶滴管里蓝色的液体悄无声息的落下来。
  沈清秋反应过来了,洛冰河根本没有去过现世,怎么可能创造出这样的梦境?沈清秋自己也没有前世住院的印象,或者是住在这种房间的记忆。这应该不是他或者是洛冰河的梦。梦魔跑出来捣鬼的可能性也排除,这老家伙自从洛冰河和他一起满世界浪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怕是非常不情愿去围观一对基佬谈恋爱。
  这就有点糟糕了。沈清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性。
  “系统,”他在脑中敲敲:“什么情况?我又穿了?”
  这种情况其实沈清秋不是很陌生,刚穿到《狂傲仙魔途》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不过那时他是被岳清源和系统一起叫醒的。而现在别说是岳清源了,连那个讨人嫌的系统都没有了声音,连升级或者维修的提示音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艹。”沈清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看了看床头柜,那里摆放着一瓶还沾着露水的小白花,旁边有医院必备的呼叫键。沈清秋一巴掌糊了上去。医生也好护士也好,至少要来个人吧!
  几分钟后,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沈清秋的房门被礼貌地敲响,一个西装革履的白发男子打开了房门。
  “您终于醒了,沈先生,”男子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向沈清秋的床边走来,并伸出了一只手:“久仰大名,在下无名。”
  无名?无名氏?沈清秋心里诽腹,但是装逼多年的沈仙师并没有表现出来。他表情淡漠地上下打量着来人。无名虽然是一头白色短发,但是面容依旧年轻英俊。他鼻梁上架着一副做工考究的黑框眼镜,看上去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像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
  但是沈清秋看了一眼他的眼睛,深黑色,没有一丝光芒。
  沈清秋并没有和他握手,脸上倒是挂起了疏离的笑容:“不知阁下的久仰大名,是指沈某什么?”
  无名好像不觉得尴尬,他收回手,脸上的笑容分毫不减:“那当然是ID绝世黄瓜的沈垣沈先生,将一本YY种马小说改成一本绝佳的耽美小说的穿越界奇才了。”
  舞草!沈清秋瞪大了眼睛,老底被掀了的他脸上装逼的表情再也有一瞬间崩不住了,但他很快调整过来:“阁下是如何得知……”
  无名拉过一旁的椅子在沈清秋床边坐下,坐姿端庄优雅:“沈先生也不必惊慌,您是本公司的VIP贵宾,我们并不会对您做出任何不利的举动。下面请听我解释一下现在发生的事情。”
  沈清秋面色不改,在被单之下的拳头紧紧握住,他莫名感觉接下来的话他不会太喜欢。
  无名开口道:“不久之前,沈先生在死亡前说出了验证码‘傻逼作者傻逼文’,成功与本公司的人渣反派系统绑定,进入小说《狂傲仙魔途》修改内容。在补充剧情和人设这一方面,不得不说,你完成得出乎意料的优秀。”
  “……那还是谢谢了。”沈清秋想着自己那段为了剧情赶死赶活又是受伤又是死的日子,决定坦然地接受了这份赞美。
  “虽然这部小说最后的走向令人……出乎意料,”无名继续说:“但是还是成功提高了作品的质量和知名度,沈先生也排上了本公司最佳穿越者的前三。”
  原来我这么牛逼。沈清秋默默地想。
  “所以经过本公司高层的一致同意,我们希望能和您继续签约,完成下一部小说的修改和提升项目。为了和您面谈这件事情,我们就终结了您在《狂傲仙魔途》的任务,将您带到了这个空间。”
  “等等,”沈清秋突然捕捉到一些关键信息:“什么叫做终结了我的任务?”
  “啊,那个啊。”无名笑容不变:“就是您在那个世界的身体强行陷入沉睡,元神则来到这个空间。”
  沈清秋松了一口气,他差点以为自己又死了。还好只是沉睡,只是沉睡的话,洛冰河应该也不会太发狂。
  ……大概。
  “贵公司面谈合同的方式还真是特别,”沈清秋一脸皮笑肉不笑:“在没有经过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把别人的元神抽出来塞到一个奇怪的世界,当真是……诚意满满。”
  “我为我们的失礼道歉,但是我向您保证这是为了确保我们双方最大利益的必要举动。”无名向他微微低头,语气依旧不卑不亢。
  沈清秋不想和他在这里说这些客套话,就直奔主题:“合作我可以考虑,但是你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沈先生请讲。”
  “第一,我在那边沉睡之后,洛冰河,还有尚清华柳清歌岳清源他们如何?”
  “他们还在自己的世界安然无恙。”无名迅速回答道:“如果您关心ID为向天打飞机的《狂傲仙魔途》作者的话,请不要担心,作为《狂傲仙魔途》的创始者,他的元神在《狂傲仙魔途》的世界具有一定的保护机制。”
  “我不是说这个,”沈清秋有些烦躁,但语气还是保持一贯的清冷自持:“我是说我昏迷之后洛冰河他怎么样?”
  他还记得那次假死之后洛冰河疯狂的模样,也记得那次他为洛冰河渡过魔气时落在自己脸上的眼泪,还有无数次萦绕在耳边的,几近恳求的呢喃:“师尊,不要离开我了。”
  不要离开我了。
  无名对于沈清秋的情绪波动似乎是有些不解,他的语气第一次出现一些犹疑:“这个‘怎么样’是指?”
  “就是他有没有突然想毁灭世界啊,或者有没有被苍穹山派围攻啊,有没有和柳清歌干架这样的。”沈清秋想了想他上次假死时那五年的情况,啊,蛇精病恋爱脑真的是很危险。
  “请稍等。”无名按了一下自己黑框眼镜,镜片上浮现了密密麻麻的文字。沈清秋在那里暗自感叹他不过走了十几年,现代的科技就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
  “《狂傲仙魔途》世界一切正常,主角与配角的生命值处于正常水平。”无名关掉了眼镜上的文字。
  沈清秋心里一块大石落地,但他依旧没有放松。他盯着无名墨色的眼睛,缓缓开口:“第二个问题,这个世界是什么?或者说,《狂傲仙魔途》到底是什么?”
  “这个世界和《狂傲仙魔途》一样,是由总世界分离出的小世界。”无名语调平淡,像是在背书:“小世界由文学作品构成。当一部作品在主世界人们脑中留下非常深刻的记忆时,世界就会成形。而每一个世界都会由一名来自主世界的穿越者去守护和填充剧情和ooc。”
  什么乱七八糟的。沈清秋感觉自己的头更疼了,他皱着眉头:“好,第三个问题。我好歹也算是这本书的主角了吧?或者女主什么的咳算了当我没说。总之,我就这样离开了那个世界,不会造成什么奇怪的影响吗?”
  “哦,”无名似乎明白了:“请不要担心,您的昏迷是《狂傲仙魔途》大结局之后的事情,已经不会影响主线剧情和番外的发展了。而且主角和配角等人在大结局之后的行为不属于我们的管理范围。”
  也就是说,《狂傲仙魔途》这本书在洛冰河和沈清秋happy ending之后就是完结了。作者留下一句“从此他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就撒手不管了,谁在乎书里的人物后来是不是在结局之后的几千年后是嗝屁了或者是老死了。
  书里的角色,在结局之后,就没用了。
  “我的问题结束了。”沈清秋说:“让我回去。”
  无名愣了一下。
  “我可没有说我问完问题就开始谈合同。”沈清秋说“我之前那个世界过得好好的,干什么要过来干活?”
  “本公司会提供丰厚的……”
  “我的家人朋友都在那里,何况还有洛冰河,他是我徒弟,是我的家人,也是我的先生。”沈清秋一字一顿地说:“他现在大概已经玻璃心碎成渣渣了,我再不回去他就要开始闹了。安慰我徒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不和你们公司合作,让我回去。”
  无名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地消失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沈清秋,似乎是困惑地歪了歪头。“可是,”无名慢条斯理地开口:“洛冰河的师尊,家人,伴侣是沈清秋,不是沈垣啊?”
  “……你什么意思。”沈清秋皱着眉头。
  无名神色淡漠只维持了一秒钟,他很快又露出了那种完美的,温和的微笑:“沈先生,”他的声音低沉好听,但那双薄唇吐露出的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您怕不是入戏太深,忘了自己是谁吧?”
  沈清秋微微一怔。
  “你想说你是沈清秋吗?”他的语气彬彬有礼,却带着一种不容反驳的强势。“可是在第一版的《狂傲仙魔途》中,那个凌虐弟子的人渣反派也是沈清秋啊。现在第二版的那个待洛冰河无比温柔的师尊,也是沈清秋啊。”无名微笑着,黑色的眼睛里却有着比冰还冷的温度。“你若觉得自己是沈垣,那你可曾告诉洛冰河你的真名?你可曾告诉他他生活在一本书里的真相?告诉他你的来历?”
  “我……”沈清秋被他的话噎住,他有些慌乱的偏过头,视线定在床头柜的花瓶上,
  “沈先生,看着我,”无名的目光透过镜片锁定着沈清秋的眼睛,让他有一种无处遁形的感觉。“沈清秋只是一个角色,”
  “只要公司想,他的人设随时可以修改,他可以是德高望重的掌门,一心问剑的峰主,高傲冷漠的魔界长老,甚至,还可以代替主角成为世界中心。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找到对应的人来扮演这个角色就可以了,”无名的话越发让人心惊胆战“更何况在公司原本的企划里,就是要把沈清秋打造成一个正人君子来修补剧情的。”
  什么!沈清秋心里一惊。
  “是的,《狂傲仙魔途》那时候已经动画化决定了,但是因为洛冰河的原先的三观太歪,不符合国家的教育政策,必须改他人设。但是那时候世界已经成型,上面就觉得需要一个人来教教他做人。所以……”
  所以沈垣来了,成为了沈清秋,那个公司所要求的沈清秋。
  所以洛冰河就变了,变成了公司所要求的洛冰河。
  他突然觉得胸口堵得慌。
  “沈先生,你是沈垣。”无名语气轻柔,墨色的瞳孔暗暗沉沉,里似乎有黑色的旋涡:“你不是沈清秋。”
  “不,”沈清秋低低地说。“不……”
  他的声音减弱。沈清秋质问自己,当真没有吗?
  他想起自己刚来这里时,还把洛冰河的主角定律当做挡箭牌,任凭剥皮魔一掌拍向洛冰河天灵盖。他想起自己过剧情时用系统的提示和奖励,把这个世界当成游戏。
  他知道无名说的是真的。《狂傲仙魔途》对于无名和他的公司来说就是一部电视剧或者是电影,沈清秋洛冰河都是里面的角色,而他沈垣,就是个演沈清秋的演员。
  但是……但是……
  无名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沈清秋:“这是本公司的具体介绍和操作体系,看了这个之后沈先生应该对本公司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沈清秋咬住嘴唇,双手微微颤抖着接过了小册子。无名的笑容真诚了些,他温声道:“您能想明白是最好。您现在这个身体是本公司按照您生前的样貌创造的,与您的灵魂适应还需要一些时间,请好好休养。无名改日再访。”
  “……”沈清秋没有答话,他怔怔地看着手上的那本册子,封面上用烫金的花体字印刷着“Time travel”。
  穿越。
  “对了,沈先生,”已经走到门口的无名停下脚步:“如果您实在是无法割舍在那个世界的感情,本公司的服务里是包含记忆清除这一项的。”
  沈清秋的手一颤。
  无名轻轻地关上了门。
 
 
第2章 
  ——“毕竟师尊对我的好,是多得记也记不清的。”
  那魔头今天很开心。
  苍穹山派上下都是这么认为的,其理由也不言而喻——百战峰峰主柳清歌昨天刚刚带着百战峰十几名精锐弟子离开苍穹山派,去一个偏远山村降妖伏魔,短期内是回不来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不就是说没人和洛冰河打架了吗?这不就是说那对gay佬就可以天天腻歪在清净峰上闪瞎一群单身狗吗?
  这对冤家对不上,苍穹山派的弟子们还有点失望。真是的,本来瓜子花生小板凳都准备好了呢!仙姝峰那几个以柳溟烟为首的女弟子也是脸上难言失落之情,只得一步三回头,提着画板和手稿回了峰。只有清净峰的弟子松了口气——妈的,安定峰终于不用往这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