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芥敦】合久必分——子夜终焉

时间:2020-03-22 19:13:46  作者:子夜终焉

 第一章 01

  芥川龙之介头一次听说中岛敦这个名字的时候正好是公司周年庆,行政部负责布置年终酒会会场,中原中也作为行政总监必须在场确认物品清单,芥川作为经理也有责任帮衬着,在休息的闲暇中也似乎突然想起来有这样一码事,于是顺口对芥川提起来。
  “太宰那边新招了一个实习生,叫做中岛敦吧好像,听说是太宰直接从人事部把档案调走的,不知道他怎么考虑。”
  “中岛敦?”芥川龙之介想了一想,确定自己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可能太宰先生有自己的想法。”
  “这谁说得准,”中原中也指挥着立原道造把横幅再往左边挂,“我是听说他干活不错,在业务部那边口碑还可以,就是刚刚大学毕业,未免太年轻了点。”
  年纪轻轻就一头扎进私企公司的996漩涡泥沼,也不知道这孩子有什么想不开的。
  这个话题很快揭过去,中原中也翘着腿坐在桌上判断横幅位置有没有摆正,倏而发觉少了点什么,仔细琢磨后才发觉是桌上没有摆果盘和饮料,光秃秃的令人有点不适应。
  “有点奇怪,”他小声嘟囔,“这部分工作没人做吗?”
  梶井基次郎刚好搬着一箱啤酒回来,把箱子搁在地上后也抬起头来看了看,若有所思:“今年可能真的没人做。”
  “啊?为什么?”中也奇怪地问。
  梶井耸耸肩,朝芥川龙之介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中原中也看过去,没跟芥川的眼神对上,后者处变不惊,语气淡淡:“往年都是樋口负责这部分的。”
  哦,这下中也心下了然。
  要么有些公司明令禁止办公室恋情,这规定不是没有道理,能够做到在保持恋爱的同时也不影响到工作的确实只有少数人能做到,芥川龙之介和樋口一叶显然就不是那种天选之子,
  樋口一叶喜欢芥川龙之介是办公室里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芥川入职比樋口早一年,樋口一叶打从进公司第一天起便每天都前辈长前辈短地跟在芥川身后,语气表情中满满是崇拜和欣悦。都说女追男隔层纱,行政部整个办公室全都嗑着瓜子看戏打赌,赌芥川龙之介能在这种热情攻势下坚持多久;然而芥川龙之介不愧是芥川龙之介,竟然就冷着脸不理不睬,叫樋口一叶整整坚持了一年还毫无收获。
  其他人多多少少对樋口一叶有点同情和怜爱。摸着良心讲,樋口这小姑娘人长得俊秀清丽,品性也不错,虽然业务能力上比起其他人相对较弱(大家都怀疑这是芥川龙之介对樋口一叶感觉一般的主要原因——毕竟众所周知他们的行政经理是和工作结了婚的人),不过业务能力这东西是需要锻炼的,新人刚入职稍微有点瑕疵无可避免,芥川龙之介的做法未免有点不近人情。
  最先对樋口一叶伸出援手的人是梶井基次郎,他算是一路跟着芥川升职的,还能稍微跟芥川龙之介多聊几句;而他本人恰巧又好多管闲事,对芥川的终身大事也操着心,于是趁着某天中午一起去员工食堂打饭的时候,梶井基次郎特地选了紧挨芥川龙之介的位置坐下了。
  彼时樋口一叶刚刚在芥川那里碰了个软钉子,她从家里做了便当,特地给芥川龙之介也带了一份;但是后者直截了当拒绝掉,当着她的面去窗口买了一份鳗鱼饭。
  梶井基次郎把一切看在眼里,樋口一叶显然被拒绝习惯了,坐在隔壁桌不见多么泫然欲泣,只是对着饭盒发了一会儿呆便默默吃起饭来。戴着橘黄色墨镜的男人摸了摸下巴,低声对芥川开口:“芥川,你是不是特别不喜欢人家小姑娘?”
  芥川龙之介吃着饭没有回答,只是不冷不热瞥了他一眼。
  梶井的兴致丝毫没有减弱:“其实你没必要,樋口人不错的,你要实在不想叫她做女朋友认个妹妹也行。”
  芥川龙之介对此毫不领情:“我有妹妹。”
  “你有妹妹这没关系,哪个男人没几个……等会儿你有妹妹?亲的??”
  芥川龙之介懒得搭理他,端起餐盘往旁边挪了一格,岂料梶井不屈不挠,追着坐过来:“哎哎,刚刚的不算,重新来重新来。是这样子,樋口一叶这段时间表现得怎么样大家都看在眼里,你看我们行政部男女失衡这么严重,难得能内部消化一对也算喜事,你不如就答应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你还有别的事吗?”芥川龙之介一边收拾自己的餐盘一边问。
  “……”
  这说不动啊,梶井基次郎心想,我尽力了樋口妹妹,可别说我不帮你。
  他悻悻摇头:“那应该就没有了。”
  芥川龙之介于是站起身,转身欲走。但是离开的前一秒他想了想,似乎有些想法似地,回头问道:“是樋口叫你来的?”
  “天地良心,你别误会人家,是我自己,”梶井啧啧摇头,“你可真是铁石心肠。”
  芥川不以为意,他向来是效率至上工作第一,冷酷无情铁面无私,男女情长这种事从来没在他的人生计划表中存在过,梶井基次郎说他铁石心肠,那倒未必,这样的状态完全是他每日常态罢了。
  但是梶井还没沉默多久,看到芥川龙之介真的打算离开了,突然沉稳地吐出一口气。
  “其实芥川,这也不单是樋口的问题,”他撑着下巴说,“你总是一个人在前进,所有人都被你甩在后边。或许你觉得这样挺好,但是你手下那些人——你总得给他们一个追赶你的机会。”
  一个人离群索居、踽踽独行,虽然未尝不是一种好的生活方式,但对于想要给予支撑和善意的人们来说却实实在在是一种蔑视。
  从来不回望身后的人大抵都有些傲慢,而这种傲慢总要有人来打破戳穿,至少——至少那些想要为你做些什么的人们值得被注视着。
  芥川龙之介停住了动作。
  他回头看梶井,梶井基次郎无所谓地耸下肩,两手搭在椅背上也抬头看他。芥川龙之介沉吟一下,说:“假若我给予其他人机会又会怎么样?”
  “这就是你的事情了。想知道答案的话,最起码要有一个开始才行。”
  芥川若有所思。梶井基次郎自觉任务完成,也准备起身走人;没想到芥川龙之介却当着他的面转身,往樋口一叶的位置径直走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站定于樋口面前。他甚少主动和樋口上前搭话,这简直是破天荒头一遭,以致樋口一叶吓得马上立正站好,就差给芥川龙之介行个标准军礼了——
  “行政经理秘书的职位有一个空缺,”芥川龙之介说,“如果你能通过审核,那么这个位子就是你的。”
  这话的冲击力和震撼力不亚于往深海里丢了个鱼雷,一直偷偷听墙角的员工们被炸得瞠目结舌,梶井基次郎更是满脸wtf,墨镜差点在脸上都挂不住了——我寻思我也没希望自己的劝诫能这么快就见效啊???
  樋口一叶小心翼翼地眨了下眼睛,屏住呼吸开口确认:“前……前辈?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做您的秘书?”
  “前提是要通过公司的正规审核。”芥川龙之介点头。
  先前提到过,樋口一叶的业务能力并不是很强,其实她成绩也不算高,当初进公司是勉强擦着边捡漏入职的,在行政部只负责些不紧要的杂活,想要晋升着实不够容易;但是如今芥川龙之介这样开口,她理想也拔高了觉悟也深入了,整个人熠熠生辉有了新的人生目标,于是挺直身板,眼睛里冒着小星星坚定而喜悦地回应:“——是!我会努力的,前辈!”
  她能踏出第一步自然就能踏出第二步,“樋口一叶怎么追到芥川龙之介”是后来整整一年里都为办公室津津乐道的话题,但真的跟芥川龙之介细究起来,其实他本人的态度也足够耐人寻味。樋口在那之后果然凭着自己的努力考上经理秘书的位置,每天肉眼可见都在背景里开小花,连带业绩都往上提了一个点。
  这当然是好事,谁公司里多一个得力干将都是好事,只不过中原中也一直在背后了解着这码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他找了个空闲时候在员工休息室拦住了芥川龙之介。
  “你跟樋口,”他措辞一下,“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芥川龙之介表情有点疑惑:“没有怎么回事。”
  “……”
  没怎么回事你好端端提拔人家做你秘书干什么,是别人也算了,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喜欢你,这还没怎么回事?
  行政总监决定有话直说:“你是不是对人家也有意思?”
  芥川龙之介没有说话。他垂着眼睛把弄手里的搪瓷杯,像是在思索。
  ——他对樋口一叶是什么感觉?
  假若有一个人每天追在你身后,擅自将全部的爱意与关怀都奉献给你,小心翼翼对你嘘寒问暖,全部的热情好感都摊开在明面上给你看,对这些感情作出回应的你又是何态度?
  倘若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喜欢的表现,那么大抵便是。
  他不否认,中原中也便点点头:“行,既然你是那个意思,我也不会多说什么的。你们都加油好好干吧。”
  于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就这样确定下来。但确定关系对樋口一叶来説几乎没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她和芥川龙之介的相处模式仍旧一成不变,虽然对方接受她的便当、会主动与她一起同桌吃饭,甚至节假日会送她一点礼物,但总归少了点什么。
  她不能说自己不满意,其实芥川龙之介是她大学学长,刚进校门的那天开始樋口一叶就已经对他一见钟情,从校园追到社会再修成正果已经是很完美的一段童话,流程熟悉得有点像恶作剧之吻,樋口一叶自己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只是……她偶尔在夜深人静时醒来,会恍然觉得“自己在和芥川前辈交往”这件事不过一场黄粱美梦,总有一天她要失去那个人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
  都说女人的直觉最准,隐匿在她大脑最深处的那件“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最终还是成为了现实。
  两人在一起整整一年后,芥川龙之介果然提出了分手。
  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依据只是没来由的、盲目出现在心底的恐慌感,但她一早预感到这天必然会到来。只是做好准备是一码事,真正面对时境况却又迥然不同。
  “我做错什么了吗?”樋口双手背在身后努力掐着手掌心,好让自己不至于难过得哭出来。
  她表情倔强而隐忍,泪光在眼眶中一闪一闪,叫芥川龙之介也不免心下一软,于是语气也难得柔和:“没有。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和理念不兼容。”
  “我的理念就是芥川前辈您,您喜欢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我就可以实践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樋口一叶鼻头发酸,努力仰起头,“即便这样也不可以吗?”
  芥川龙之介看着他,不说话。半晌他轻叹一声,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樋口一叶;而后者在意识到这个举动的真正含义——芥川龙之介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之后,终于没有忍住一直憋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小声哭起来。
  “……谢谢,”她接过纸巾低头抹眼泪,声音还抽抽噎噎,“是我还不够优秀。”
  ——其实你已经很优秀了,只不过与我不合适。芥川龙之介想要这样说,但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无疑是雪上加霜,于是他难得情商在线地沉默不语,一时间整间屋子只剩下樋口呜咽的哭腔。
  过了一会儿樋口一叶平复了情绪,只是语气十分低落:“这段时间以来感谢前辈的关照。”
  芥川也不知说些什么回应才算合适,生硬地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樋口一叶显然被他问得一愣,她鼻尖红红的,神情疑惑:“您的意思是……”
  芥川龙之介本来没什么意思,然而现下被这么揣摩了心思,没有意思也得强行给这句话赋予一点内涵;好在人最容易自己说服自己,芥川还没想到要编排一个什么内容,樋口一叶倒渐渐想通了一样抬起头来:“公司之前的那个巴黎项目,我想去做。之前没能够下定决心,现在反而有了突破自己的理由。”
  “——我不想放弃,我想要成为更好的人,能够堂堂正正站在前辈身边的人。虽然被拒绝了,但我还是希望前辈能够不要剥夺我再次追求您的权利。”
  她语气和眼神都很坚定,与刚进公司时那副怀抱爱恋与幻想的模样截然不同。
  到底也成长为这样的程度了,芥川龙之介想,其实樋口一叶没必要执着于他,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未缩短过——人生的信念、眼光的长短、目标的深浅或者更多东西——只是,梶井基次郎的那句话却在此时突然浮现在他脑海中。
  “你总得给其他人一个追赶你的机会。”
  不要拒绝,要试着注视其他人。
  所以芥川龙之介沉吟一下,点了点头:“好。”
  樋口一叶入职三年,要参加项目是够格的。手续很快批下来,第四年年初她就拎着行李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巴黎实地考察;她本职是芥川的秘书,本来是对行政部整个部门没什么显著影响的,结果到了公司周年庆这时候竟然猛然令人发觉她这个位置着实还很重要。
  芥川龙之介跟樋口一叶分手的事情也没保密,整个行政部都知道,现在话题进行到这大家都有点尴尬,好在当事人看起来不甚在意,场面还算和谐。
  但是大家很快就和谐不起来了,当中原中也心下出现不好的预感时太宰治早已经笑眯眯在会场门口站了不知多久,他猛一抬头看去,火气瞬间就上来了:“业务部的不去跑业务,来我们行政部看什么热闹?”
  芥川龙之介也跟着抬头看。太宰治当初从行政跳槽到业务之前曾经带过他一段时间,算是他的直属上司,他对对方尚且保有很高敬意,于是微微弯了下腰。
  “中也,别这么紧绷绷的,我来看看会场布置得怎么样而已,”太宰治背着手慢悠悠踱步进来,“虽然还顺便听了一下你们的谈话。”
  中原中也给他翻了个不屑的白眼,听墙角还能这么光明正大的,怕不是全公司只能找出太宰治一个人。
  “我听说你们人手是不是有点紧?”太宰治摸着下巴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