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绝对宠溺[电竞]——炸毛冰

时间:2020-03-22 19:16:58  作者:炸毛冰

 

 
  文案一:
  顾寒捡到过一个小孩。
  小孩不爱说话,但是长得很漂亮,喜欢用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看他,守在家门口等他回家。
  但顾寒万万没想到,长大后和小孩重逢,他居然会被小孩压在身下。
  文案二:
  大魔王·刚枪王·顾寒带领UMP战队在世界冠军联赛上夺冠之后,宣布退役。
  但顾寒却在退役后的第二个月,宣布加入名不见经传的KOG战队,担任主教练。
  电竞圈炸了,粉丝也炸了。
  面对镜头和疑问,顾寒只是笑笑,什么都也没有解释。
  入队的第一个晚上,顾寒的房门被推开了,KOG战队队长江璟站在他的身边,冷冷的问:“你来干嘛?”
  顾寒俯身,在他耳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我、来、招、惹、你、啊。”
  *
  世界赛上,江璟凭借精湛的枪法一战成名。
  回国后,有人扒出了他早期的采访。
  记者问:“请问你对电竞神话顾寒的看法?”
  江璟淡淡的说:“我会找到他,超越他。”
  然后,压倒他。
  文案三:
  顾寒表示,自己招惹的男人,被弄哭也要抱紧他。
  *
  KOG:King of GU(GU是顾寒的ID)
  “你是宠溺,是首选,是独一无二。”
  混世温柔直球狂撩受x沉默寡言有一丢丢傲娇攻
  【年下年下年下!!!】
  甜!爽!苏!宠!甜度+++++++++
  攻受站好,不拆不逆!
  阅读指南:
  1.双向暗恋,【年下年下年下年下!顾寒受顾寒受】日常向。
  2.无逻辑,无原型,非正经电竞文,游戏是瞎编的,就是写着玩,不要代入啊啊啊啊啊求求你们了!!!!
  3.哒哒,加一句,反弹所有ky,造谣,人身攻击,写作指导,弹弹弹!
 
第1章 今天早饭吃肉包
  “比赛现在还剩下最后一分钟,我们可以看到,场面陷入僵局,UMP战队只剩下机械师和狙击手,而对面AE战队还剩下三个人,人数优势,UMP很吃亏啊。”
  WIT纽约冠军联赛场馆中陷入一片寂静,无人出声,在场所有人目光紧盯场馆正中巨大的沙盘,通过模型和3D投影技术共同还原出一张雄伟壮阔的游戏地图,能够清晰明了的看到每一位选手的动向。
  男解说:“AE战队相当沉稳,在烂尾楼蹲守……他们行动了!!”
  女解说:“AE战队Hey朝颜九冲过来,颜九避开,击飞!好可惜,放歪了,颜九居然把技能放到顾神身上……”
  男解说打断女解说的话:“不对,不是放歪。”
  沙盘上,机械师释放机械手臂,掠过地面,卷起黄沙,烂尾楼顷刻坍塌,顾寒操控狙击手借这股力向后反跳,越过战士和法师的人墙,一举飞入对面时间领域。
  战士连续发动多轮强袭,颜九身亡,UMP战队只剩一名狙击手——顾寒。ID:GU。
  女解说:“顾神借力进入AE战队的时间领域!一发精彩的瞬狙!Hey被击倒!AE减员!”
  男解说:“GU架枪了!他直接在AE战队时间领域中架枪!这是要放手一搏的节奏啊!狙击手血量极薄,只能抗住两次时间领域的伤害,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
  话音未落,场馆内传出两声枪响,震耳欲聋,久久回荡。
  第一枪,顾寒狙倒对方赶来的机械师,第二枪,狙穿战士,而时间领域的第三次反噬即将降临。
  女解说叹气:“很可惜,我们可以预料到,GU将被最后一击击倒,如果双方全员阵亡,时间领域还未拆除,这一局可能将会成为和局……”
  大屏幕切到顾寒的脸。
  一对极其锋利漂亮的眼睛,眼尾点缀一枚泪痣,轻狂又张扬。
  他微微勾起嘴角。
  寂静中,传出一声清脆拆环声。
  男解说按捺不住激动情绪,猛地瞪大眼:“是□□!!机械师第二段攻击!!需要十五秒的蓄力时间!顾神什么时候接下的!!”
  GU将□□丢进时间领域之内。
  第三次反噬没有落下来,在一片火光与爆破声中,AE战队时间领域顷刻粉碎!
  大反杀!
  从2V3,到1V2,再到结束,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十秒。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顾寒的手速爆发到多少,甚至没人看清他什么时候接下机械师的技能,每一击每一秒,以极为精准无可挑剔的操作,一瞬间反杀对局。
  场馆安静片刻,接着爆发出穿云裂石般的尖叫声。
  两个解说同时站起,热血沸腾:“赢了!!世界冠军!WIT冠军联赛总冠军,属于中国的UMP战队!!!”
  那一瞬间,尖叫声与呐喊声交融,响彻整个场馆,中国国旗飘扬,鲜红似血,赤色张扬。
  解说A:“我们的顾神,我们的神话,我们的UMP战队!!!”
  “……”
  “是我们的顾神!”
  纽约皇后区某酒吧包厢中,液晶屏幕正在播放当晚WIT冠军联赛回放,沈天跟着解说一同欢呼,下一秒,熊扑到顾寒身上,整张脸通红,一身酒气,几乎是哭着哀求道,“顾神,不要退役好不好……”
  顾寒扒开沈天的手:“……”
  沈天是UMP战队经理,刚来一年,原来的经理苏宁宁休产假,把他介绍进战队里。
  沈天用力拍打顾寒后背:“六年,三次出征世界,三次夺冠。”
  “从入围赛,小组赛,淘汰赛,从WCIP到冠军联赛,一整年时间,二十八场比赛,无一败绩,你是唯一一个让WIT改变规则的男人!”
  沈天醉得迷迷糊糊,一连串战绩报下来嘴却不带瓢的,他揪住顾寒的领口,酒气喷他满脸,“你、你就不该给别人机会。明明整个世界都是你的……”
  顾寒用力捋了几下他背后:“你喝醉了。”
  另一边,HOHO又抱住顾寒的手臂:“队长……”
  他同样喝得烂醉,“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狙击手我、我会好好练的……”
  包厢里,灯光绚烂,沈天喝醉后打开所有灯,灯球亮得晃眼,七个人,倒了六个,抱着酒瓶瘫倒在沙发上。
  刚得了世界冠军,这些人都开心疯了。
  劲爆吵闹的音乐从门缝里涌进来,顾寒倒了杯冰桶里的香槟,一饮而尽,眉头皱了皱。
  好苦。
  包厢里只有他一个人还清醒着,屏幕上继续播放当晚比赛的视频,UMP战队全体站到领奖台上,聚光灯投射在战队成员身上,摄像头一一扫过他们的面庞——
  金,颜九,老K,红心。
  最后是他,UMP战队队长,顾寒。
  镜头久久定格在顾寒的脸上,全场无一人出声,都在等他的获胜感言。
  但顾寒要说的却不是这个。
  他手捧奖杯,身披国旗,站在聚光灯之下,宣布他的退役。
  “我从十七岁接触电竞,现在二十三岁,整整六年,用了整个青春。”
  “在这里,我要给大家说声抱歉,这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没有太多话要说,只有一句——”
  “谢谢。”
  顾寒说完,同队友们一起,站到领奖台上。
  他始终带着笑。
  一如他刚踏入电竞圈的轻狂笑容,赢得胜利之后的张扬,即使要退役,也没人能打破他这份落拓不羁。
  顾寒喊来服务员,结账,把这群醉汉搬回去酒店。
  第二天醒来后,微博炸了,前十条都是关于这次WIT纽约冠军联赛,十条中有九条,是关于GU退役。
  顾寒刚醒,昨天喝了点酒头还有些疼,看到几千条的私信和艾特消息,再看到热搜榜上的#GU退役#,#顾神别走#,#顾寒,不要退役好不好#,话题之后还跟着红艳艳明晃晃的“爆”,顾寒眉角一跳,头更疼了。
  【顾神只是太贪玩,打比赛对他来说太容易,他并不是真的要走,我相信过一段时间他还会回来的。】
  【23岁还是电竞黄金年龄,再加上刚拿到全球冠军,顾神不可能平白无故的退役,是不是战队或者资本逼迫他了?!】
  【这么多年,顾神的状态一直很好,你太厉害,你能做太多的事情,电竞圈并不能束缚你,你应该去更好的舞台。但是,答应我们,如果玩累了,就回来,好不好?我们还想看你打游戏,还想看见你的笑。】
  【我们的大魔王,不要走好不好。】
  顾寒什么也没发,关闭微博,把手机塞进口袋,下楼。
  复式酒店公寓一楼倒了一群醉汉,各个姿态豪迈,顾寒把滚到地上的沈天扶回沙发,走进厨房给自己煎了个蛋,在餐桌上支起平板看直播。
  点进去时,比赛正好开始。
  顾寒看的是一场国内小比赛,小到连主办方都不怎么重视,画质不清晰,甚至还有点抖。
  画面迅速切换,少年的脸在镜头中一闪而过。
  “KOG战队,队长江璟,主攻狙击位。”主持人极为简短的介绍参赛的队伍,迅速开始比赛。
  “砰。”沈天醒了,一翻身滚下沙发,在地毯上发愣半晌,丧尸似的爬上餐桌,用下巴支撑脑袋,“你在看什么?”
  顾寒:“WIT线下城市赛,KOG对……对谁来着?算了,不重要。”
  直播中,KOG以无法超越的优势碾压对面,一场平均三十分钟的比赛,六分钟火速结束,解说甚至没来得及说多少话,比赛就已经分出胜负。
  沈天说:“这个狙击手,有你早期的风格。”
  简单粗暴,暴力输出,不留余地。
  说完,沈天黏到顾寒身边,张嘴讨食:“啊。”
  “滚。”顾寒嫌弃的推开这颗圆脑袋,“没刷牙。”
  相当冷漠。
  除了开始的那一瞬间,少年的脸再也没出现在直播镜头里,顾寒索然无味,关闭直播,打开已经炸了的微博……
  打不开。
  私信太多,在登陆界面卡了许久。
  顾寒把手机递给沈天,过程中,私信依旧不停的往外蹦,信息提示音响得头疼:“你买热搜了?”
  沈天还没睡醒:“没有啊。”
  他接过手机,在界面滑了几下,滑不到底,“现在电竞圈大环境变了,经济效益增高,粉圈化趋势明显,热度高本来就很正常。”
  顾寒说:“微博带个节奏,把话题正过来,别老关注我退役这件事。”
  提到“退役”两个字,沈天的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下来。
  作为顾寒最早一批的粉丝,有幸沾师姐的光,进入战队和男神共事,沈天一直认为自己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
  顾寒起身活动活动手腕,把碗筷一起拿进厨房里冲洗。
  热水蒸气升腾,沾在窗子上,蒙上一层薄雾薄的水雾。
  纽约的雪停了,晨光跃过水雾浇进来,视线一片朦胧。
  指尖随手在窗户上一擦,满目银花。
  顾寒将碗筷放进消毒柜中,回头对沈天说:“机票改签了,我一会先回去。”
  “为什么?”沈天一愣,“不和大家告个别?”
  “又不是死了。”顾寒上楼,声音渐远,“过一段时间还会再见的。”
  沈天的眼神亮了,搬开睡成猪的HOHO,追上顾寒,在他房间门口等着:“你会回来?!”
  顾寒说:“教练。”
  沈天:“什么战队?”
  顾寒:“KOG。”
  这名字有些耳熟,沈天想了想:“你刚刚看的那支小战队?”
  “小战队?”顾寒拎出行李箱,放在沈天面前,倚靠门框整理袖口,“很快就不是了。”
  尾音上扬,语气一如既往的轻狂。
  顾寒一向如此,随心所欲,一年前忽然告诉他们冠军联赛打完就准备退役,隔天开始培养二队HOHO,带他参加各大赛事。
  仿佛退役只是很随意的决定,冠军拿腻了,想换个身份换个职业换个玩法而已。
  沈天不会忘记顾寒那时候的模样,一队刚结束一轮训练赛,十五只战队,包括五只欧洲战队,通通被UMP战队暴力碾压,无人能翻身,全都倒在顾寒手上一把大狙上。
  他靠在电竞椅上,揉着自己的手腕:“太无聊了。”
  太无聊了。
  顾寒是电竞圈最任性的大魔王,拿了无数比赛冠军,鲜有败绩。有媒体把他誉为神话,电竞之光。他果断,强大,耀眼,所有人只能仰望他,在身后追逐,却无法赶超半步。
  对他来说,从零开始一定比一直站在高处来得更有意思。
  “魔鬼。”沈天说。
  比起神话,这个形容词更适合顾寒。
  “是我。”顾寒一笑。
  沈天一路送顾寒走到门口,看他一点点走远,脚印落在松软的雪地里,他还是没忍住,冲顾寒大声喊道:“我还是你的粉丝!”
  顾寒没有回头,摆摆手,留下背影:“知道了。”
 
 
第2章 今天午饭喝牛肉汤
  纽约飞往江城要整整一天时间,从天亮飞到天黑再到天亮。
  顾寒晕所有交通工具,尤其是飞机,二十二小时简直要命,他在飞机上强行睡了一觉,一下飞机,就收到林初发来的消息。
  一小时前。
  林初:我到了。
  五十八分钟前。
  林初:我走了。
  林初:你一会自己出来啊。
  林初:A楼3口,新车,红色大奔,车牌尾号636。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