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师今天掉马了吗[玄学]——弦三千

时间:2020-03-23 11:56:05  作者:弦三千

   文案:

  原名《鬼王今天掉马了吗》
  沈天师下山那天,救了一只弱小的鬼魂,收为鬼侍,带在身边细心将养着。
  之后变故频生。
  沈知晏除鬼时,话都没说完,恶鬼跪地求饶抱大腿哭泣。
  沈知晏驱邪时,剑都没出鞘,邪祟成群结队的飘到空中比个心。
  沈知晏:“……”
  背后操纵一切的鬼王深藏功与名。
  ------
  某日,鬼王背着沈知晏出门除恶鬼,刚把恶鬼打得灰飞烟灭,扭头就见沈知晏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鬼王看看那一缕飞烟,再看看自己的手,果断朝着沈知晏扑了过去,“嘤嘤嘤,那个鬼突然就变成烟了,吓死鬼了。”
  沈知晏:“……”
  我家的鬼侍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鬼王忠犬戏精霸道攻X冰山冷漠遇事贼淡定武力值爆棚受
  邵崈(chóng)X沈知晏
  【戏精鬼王在线骗妻】
  玩脱了媳妇儿带球跑了怎么办?
  那必须把媳妇儿抓回来把球打一顿,没出生就不学好,单拎出来好好教育!
  球:“???”
  你看瞧瞧,这是鬼能干出来的事吗?
 
  避雷:
  1,生子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怀孕生子,鬼王分裂自己一部分力量融合出来的孩子。
  2,鬼王在受面前会怂逗比一些,在外人面前——老子就是爸爸。
  3,内有极品亲戚打脸环节,不喜可跳(会在内容提要上标注)
  4,老规矩(爱你们啾咪~)
  一句话简介:那个天师和他的顶头上司隐婚了!
 
 
 
第1章 除鬼
  ‘叮咚’
  空荡荡的街道回响着门铃声,清脆悦耳的响动却因为风声泯灭。
  女子一袭白衣,修长的墨发过肩,她将油纸伞背在身后,眉眼含笑道:“公子,奴家应约前来找你了。”
  淅淅沥沥的水声从女子伞上落下,紧闭的房门却没有打开的痕迹,女子却没有任何不悦,素手轻抬,铁门顷刻间覆灭成灰烟。
  “公子,奴家……”
  女子的话没说完,屋内骤然飞出一串黄符!
  女子侧身躲过,黄符却仿佛有所指引顺着她移动的路线紧紧贴合!
  四散纷飞的黄符有规律般将她团团围住!
  女子撑开油纸伞抵住黄符,却见屋内一名男子缓缓走了出来,女子瞳孔猛的瑟缩,骤然后退。
  男人展开手中黄符呈扇形,红纱描绘的符纸带着特有的清香,清定安神。
  随着指尖黄符掷出,男人轻抚眉间,一滴眉间血定格在黄符之中,化作阵眼,黄符赫然变成法阵将女子团团围住。
  女子奋力挣扎却仍旧不能突破法阵,咬牙切齿的看着来人,喝道:“谁!?”
  男人一身黑色风衣与墨色融为一体,半长的黑发止于耳后,被雨水打湿头发缠在一起,却丝毫不显狼狈,精致如画的眉眼微微上扬冷漠的像是镀上一层冰霜,语气漠然道:“特查处处长,沈知晏。”
  女子咬了咬牙,“臭道士,你敢坏我好事!”
  沈知晏手腕一抖,百折扇骤然散开,“特查处办事,可以异议?”
  女子一双凤眸恶狠狠的盯着他,要不是身形被阵法克制,只怕现在已经冲上去咬人了,“我又没有做错,凭什么抓我?!”
  沈知晏抿起嘴角,折扇轻摇,说:“一周之内害死三个人,这还不算错?”
  “那是他们该死!”
  “那你也该魂飞魄散,尽早上路了!”沈知晏不欲多言,直接打出一串符咒,爆破的声音在符咒落地处响起。
  ‘砰、砰、砰’
  三声巨响,伴随着女鬼凄厉的惨叫声,美艳绝伦的女鬼骤然变成一缕灰烟,随着一阵风吹来,消散了。
  女鬼解决以后,沈知晏重新拿出一张新的黄符,把女鬼的往生以及罪孽写在上面,指尖燃火,墨绿色的火焰点燃黄符,随后丢在女鬼消散的地方。
  做好这一切以后,沈知晏从怀里取出一根烟,正想点火,却不知想到了什么,复又捏在指尖,只是闻了闻味道,没有点燃。
  沈知晏离开以后,周遭温度骤降,女鬼消失的地方那一抹绿色的火焰始终没有消失,直到白色的身影渐渐显形,素白的手缓缓伸出,一把握住了绿色火焰,火焰登时泯灭在她手中。
  女鬼的嘴角开裂到脸颊两侧,精致的容颜不复存在,垂垂老矣的面容之上尽是垂下来的细纹与皮肉。
  女鬼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沈、知、晏。”她恨不得把沈知晏生吞活剥了!吃他的血骨!
  “我媳妇儿的大名,也是你能直呼的?”
  身后突然传来轻佻却暗含杀意的话语,女鬼没等转身,就感觉一股强大的鬼气直穿胸口!
  “呃啊……”女鬼茫然的睁大了双眼,缓缓低头,却见鬼气化剑,刺破了她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生气。
  女鬼艰难的调转头颅,身子僵硬无法动弹,回首之间却见男人浑身都被鬼气包裹,英俊的面容被阴森的鬼气渲染,整个人看起来亦正亦邪,女鬼张了张嘴,语气艰涩:“鬼……鬼?!呃!”
  话未说完,邵崈猛的加剧了鬼气,锋利暴躁的鬼气直接穿透女鬼全身!
  “啊!!!”
  女鬼仰天长啸,浑身被鬼气充斥,当累积到一定程度时,顿时爆炸开来!
  这一次,女鬼泯灭的干净彻底。
  邵崈缓缓收手,手绢擦了擦指尖,确认自己身上没有一丝鬼气以后这才转身回去。
  京都特查处内。
  凌晨时分,整个特查处就只剩下任漫漫一人值班。
  坐在办公桌前,任漫漫止不住的打哈切,都这么晚了,能有什么事,非得让她这个青春期的小姑娘在这干耗,睡眠不足可是要长痘痘的!
  就在任漫漫昏昏欲睡的点头,与睡眠战斗过程中惨败,即将倒下的时候,突然当空一声闷雷。
  ‘轰隆隆!’
  夹杂着闪电划过,顿时把任漫漫给吓醒了。
  一睁眼,就看见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门前,那过膝长摆风衣随着风四下摆动。
  任漫漫当即跳了起来,速度极快的窜了出去,“处长,你回来了!那个‘女鬼’怎么样了?是不是完美解决,不留一丝痕迹。”
  面对任漫漫的热情询问,沈知晏只淡定的说了几个字:“嗯,解决了。”
  任漫漫听沈知晏这么说,简直比自己亲手除了恶鬼还要开心,“哇!我就知道我们处长是世界最强的天师!”
  沈知晏脱下风衣,刚才一路走回来,风衣上面沾上了不少雨水,索性挂在了风干机里面。
  沈知晏说:“少来,国外除鬼的不叫天师。”
  任漫漫:“……”
  “没事,即使他们叫的名字不好听,但是目的还是一样的!”任漫漫丝毫没有被沈知晏的话打击到,反而饶有兴致的看向他身后,问道:“沈处长,你家那个小鬼侍呢?”
  见任漫漫一副看见邵崈就要冲上来撸鬼的模样,沈知晏说:“他胆小,你别老闹他。”
  任漫漫见状,娇羞的锤了他一拳头,“诶呀,人家这不是没见过鬼侍嘛,要知道,鬼侍这种东西,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要不是我碰不到我的那个命中之鬼,我肯定也要契约一个!拼了我全身修为!”
  “你可闭嘴吧。”沈知晏忍不住嗤笑道:“你哪来的修为?”
  就你那画符都能给自己画岔气了的精致的身体,还修为,你现在有气都不错。
  “咳咳……话虽这么说,但是我还是会努力的嘛!”任漫漫忍不住哼了一声,正想说话,却见沈知晏拿了烘干的风衣又灵取了一个雨伞,竟然是打算走的样子!
  任漫漫都惊了,难道你不是看长夜漫漫姐一个小姑娘在这太危险过来找我的啊?!
  在任漫漫惊讶的目光中,沈知晏解释道:“湿着衣服回家会被磨唧,就先来这烘干了再回去。”
  任漫漫目瞪口呆:“……你这那是鬼侍啊,简直就是家里有个小老婆。”
  沈知晏墨色的身影眨眼之间已经走远了,并没有听见这句话。
  ------
  回到家,屋内的灯光并没有打开,沈知晏透过玻璃看着里面昏暗的景象有些奇怪。
  邵崈不在家?
  不应该啊。
  今天是邵崈月休,难不成是出去了?
  沈知晏心下奇怪,掏出钥匙开门,进屋以后还没等他摸索开关的位置,就感觉一道温热的气息将他包裹。
  沈知晏浑身一僵,正想出手却察觉到熟悉的气息,顿时松懈了,转身环住男人的脖颈,“在家怎么不开灯?”
  邵崈比沈知晏高出半个头,此刻将人抵在门上,单手搂着他的腰肢,轻轻松松的将沈知晏困在自己身下,邵崈俯身埋首在沈知晏颈肩,鼻息之间全是雨水湿漉漉的气息,没有半点血腥气,邵崈的手紧了紧,沉声问道:“去哪了?”
  这个动作有些危险,沈知晏不由得往后退了些,却已经紧贴门板,退无可退,随手摸了摸男人的头,说:“捉鬼。”
  邵崈的手顺着腰线缓缓下滑,轻轻揉捏着,抬头啃食他的耳廓,“然后呢?”
  “唔……”沈知晏缩了缩脖子,邵崈的动作让他感觉有些痒,“然后就回来了啊。”
  邵崈不满的轻拍一下,“撒谎。”
  “喂!”沈知晏眼角泛红,骤然抬头瞪他,虽然不疼,但是这个动作在两个成年人之间发生未免太过于羞耻。
  邵崈亲吻他泛红的眼角,不厌其烦的又问了一遍,“去哪了?”
  沈知晏叹了口气,破罐破摔的说:“特查处。”
  邵崈不满的对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尖锐的牙齿留下一个深深地齿痕,却很好的的掌控着力度,没有出血,“不是说除鬼后就回来吗?”
  “嘶!”沈知晏倒吸一口凉气,“你属狗的吗?”
  “说,怎么回事。”邵崈骤然靠近,双目对视间隐约带着鬼气,“不说,办了你。”
  “……”沈知晏浑然不惧,反而打了个哈切,“我除鬼之后衣服湿了,不想让你担心就去特查处烘干了才回来。”
  邵崈一愣,下意识的摸了两把,“衣服湿了?”
  “嗯。”沈知晏点了点头,还没等说话却感觉男人放在身后的手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当即浑身一颤,反手扣住男人的手腕,咬牙看向他,“邵崈!”
  “嗯?”邵崈挑了挑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怎么了。”
  沈知晏面色泛起红晕,垂眸将额头抵在男人肩上,一手攥紧了邵崈肩上的衣服,声线颤抖,“手……”
  “嘘。”邵崈亲吻着他的脸颊,“衣服湿了,继续穿会感冒。”
  “我自己脱。”沈知晏手忙脚乱的想把风衣脱下来。
  邵崈却按下他的动作,直接将他打横抱起,“我帮你。”
 
 
第2章 命案
  次日,沈知晏醒来的时候身边温暖的热源还没有褪去,他先是顿了一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邵崈昨晚没有离开。
  邵崈在沈知晏醒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转过头侧身看着他,“醒了?”
  “唔……”沈知晏揉了揉眼睛,不小心牵动了劳累过度的腰,忍不住皱起眉头,“不是说鬼界有事吗,你怎么没走?”
  邵崈凑到他身边,手劲时轻时重的按压着腰间,帮他缓解酸痛,说:“事情都解决了,这几天能好好陪陪你。”
  沈知晏熟门熟路的在男人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腰间的按摩手法十分精妙,沈知晏忍不住眯起眼睛,像是满足的大猫趴在暖洋洋的日光下,“可别。又不是生了什么大病,因为这个浪费假期不值得。”
  邵崈:“这不是假期,算提前完成任务调休。”
  沈知晏:“呵,你们那个什么部门,比我们特查处剥削的还狠。”
  邵崈起身倒了杯温水给他,“今天不是还要去特查处吗?我陪你。”
  沈知晏懒懒的打了个哈切,捧着温水稍抿了一口,说:“女鬼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去不去意义不大。”
  邵崈下床穿衣服,边说:“好歹打个卡,让他们知道是你办的,要不然奖金都落实不到你卡上。”
  沈知晏单手撑着下颌,看着男人后背秀美的线条,薄薄的一层肌肉覆在身上,不夸张,但是却无时不散发着强劲,邵崈的身材很好,或者死前就是这种身材,所以在死后成了鬼以后也就定格了,沈知晏平时也很注重锻炼,却怎么也达不到邵崈这样。
  或者是沈知晏的眼神太过于炽热,邵崈穿上衬衫,没来得及系扣子,便扭头凑过来亲吻他的嘴唇,“好看吗?”
  “唔……”沈知晏被动的接受,而后更用力的吻了回去,且笑弯了眼睛,“好看。”
  这两个字轻而易举的赢得了鬼王的欢心,邵崈在他颈间狠狠地吮吸一口,“今天晚上还给你看。”
  沈知晏:“……”
  总感觉你话里有话。
  吃过早饭,沈知晏便带着邵崈去了特查处,鬼魂并不能见光,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沈知晏脖子上的那块千魄玉的挂坠里。
  在路过早点摊的时候,沈知晏买了几屉包子打包一起带了过去。
  任漫漫在特查处忙的脚不着地,一扭头就看见沈知晏进来,而且手里还拎着疑似是给他们的早餐,任漫漫当即把手里的文件一甩,像是饿狼看见猎物一样朝着沈知晏冲了过来,“啊啊啊!沈处你简直就是天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