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小贼,别跑[因缘邂逅]——云中雪下

时间:2020-03-23 12:01:15  作者:云中雪下

   文案:

  一本正经傲娇县尉×十分任性御姐飞贼
 
  安陵雪:小贼,别跑!
  钟离云:县尉大人,你来追我呀!
  安陵雪:我一定会抓到你的!
  钟离云:呀~我就喜欢看你拼命想追我却又怎么都追不上我的样子~
 
  然后,县尉大人晃了晃手上的铁链……
 
  安陵雪:追不到?嗯?还跑么?
  钟离云:呵呵,别,县尉大人,求放过——
 
  文案轻松(无能),内容正剧向
 
 
 
第1章 她
  月黑风高夜。
  李府内,灯火通明,人影错乱,“大、大大大人,是大盗云中飞!”
  “混蛋!”李大人一拳砸在雕花精美的红木桌上,金雕玉砌的宝匣里,现在空余下一锭银子,正是大盗‘云中飞’每次偷完东西都会留下的标志,居然偷到他头上来了,“来人,报官!”
  钟离云一身白衣悠闲地躺在房顶,单手枕在脑后,半阖眼瞧着下面李府里的人灯乱影错,吵吵嚷嚷的,嗤笑一声,对着从云缝中透出来的一点月光晃了晃手中的龙纹玉横,眼底浮现一抹笑意,这个,能值多少钱呢?
  “安县尉!不好了!”一声由远及近的叫声打破了上洛县衙安静的氛围,“大盗云中飞回来了!”
  晦暗不明的西厅里,安陵雪趴在堆着一堆公文的公案上睡的正香,闻言惊得抬起了脑袋,“什么?!”
  “安大人!”跑腿的衙役气喘吁吁地赶到安陵雪面前,愣了一下,慌忙转过身,大喊道:“安县尉,李大人家的宝贝被大盗云中飞偷走了,你快去看看吧!”
  安凌云听到“云中飞”三个字本来都要站起来了,听完打了个哈欠,复又坐了下去,含混道:“李大人啊……”那个肚子撑得看不到脚面,天天拿鼻孔对人的八竿子皇亲,唉……
  小衙役偷偷偏过来瞄了一眼,脸红了大半,支支吾吾道:“安安、安县尉,司法大人已经带人先过去了,你也快去看看吧……”
  “嗯?”安陵雪瞧见他红着的脸,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后知后觉地把半敞的领口拉了起来,遮住了一片雪白,“少见多怪……”
  她经常在这里批公文批到半夜,有时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难免衣衫不整,在这满是男人的县衙里确实有些不妥,不过她都已经习惯了。
  本来女子不入仕途,但是据说十几年前大周的镇北将军一朝启奏,竟是女儿身,朝野动荡,却被大长公主强硬压下,无人敢有闲话,更是令皇上下诏立制,女子也可参加科举入朝为官,她,安陵雪,这才当了上洛县的县尉,主追捕盗贼,侍察奸非。
  说起来,这镇北将军云翊还是大长公主锦阳的驸马,其身份揭露后,二人也未和离,甚至出双入对,俨然夫妻情深模样,知其中缘由者艳羡之,不知者厌恶之,女子间倒是因此掀起一阵潮流。
  那衙役见她还是慢吞吞的样子,越发着急,这李大人说起来还沾着点皇亲呢,可不敢怠慢,只能催道:“安县尉,你可快点吧,被偷的可是李大人家的传家宝,先皇赐予的龙纹玉横,去晚了贼都跑没了。”
  “你急什么?”安陵雪套了自己的深青袍衫,系好瑜石革带,抓了横刀在手,“要真是云中飞,这会早没影了,往哪追去?还有——”
  安陵雪走到他面前拿刀柄敲了敲这个新来的衙役,一本正经道:“我姓安陵,不姓安,叫我安陵县尉,或者雪大人,记住了么?”
  小衙役揉了揉脑袋,“哦……哦。”
  “走吧。”虽然心里万般不想和这个目中无人的狗屁李大人打交道,但谁让她是专管追捕盗贼的县尉呢,“惟盗是御”,她责无旁贷。
  不过,几个月不见,你居然回来了啊,小贼云中飞,这次,一定抓到你!
  小衙役看着县尉大人半张似笑非笑的脸,打了个寒颤,前辈们说的没错,咱们县衙里的两个县尉都不大正常……
  不紧不慢地来到李府,在外面粗瞥了一眼,安陵雪摇了摇头,这座宅子修得是真气派,五进五出,放在大周都城长乐京里也算得是个大户了,更何况是这上洛县里,除了崔尚书家的老宅,这里可说是县城里最大的宅院了。
  “不过是个散官,也不知哪来的钱?”安凌云小声嘀咕了一句,前面带路的管家脸色变了变,等到了书房,便退到一边了。书房里,挺着大肚子的李大人正背着手等着她。
  “安县尉,希望你明白,这丢的,可是先皇赐给我们家的,龙纹玉佩。听说你和大盗,云中飞打过几次交道,但东西是一次也没追回来过,这次,你可得好好出力,明不明白!”
  这人说话一惊一乍的,吓唬谁呢?还没文化!安陵雪一把把他拽到旁边,不耐烦道:“官府办事,闲杂人等一律退散!”
  说话间便有几个衙役上前要请人,李大人气急败坏,甩了袖子警告道:“区区九品县尉,你最好能把东西追回来,否则,我要你好看!”
  安陵雪瞅了眼自己身上深青色的官袍,扶了下头上的官帽,她其实是八品官来着,虽然……是从八品下,不过那又怎样,她爹可是正三品的刑部尚书,真论起来,她可不怕这个狐假虎威的李大人,再说了,这可是在她的地界上!
  总算把书房清理出来,安陵雪正了脸色,上前把匣子里的银锭拿出来,上面果然镌刻了一朵隽秀飘逸的云纹,这是大盗‘云中飞’的习惯,每次偷完东西,都会留下一锭刻了云纹的银子,美其名曰:交换。
  这也是世人为他取名云中飞的缘由,他轻功卓绝,踏雪无痕,无人觅其踪影,又只盗取富人之家的不义之财,为他赢得不少美名,兼得“侠盗”之誉,更有尚未出阁的大家小姐,颠倒黑白的说书先生赞其“翩翩公子,温润无双”。
  呸,只有与他交过手的安陵雪知道,这厮,分明就是个登徒浪子!想到之前这人的轻浮话语,和被他占去的便宜,她就忍不住一股火气往上冒。
  长出了口气,定了定心神。这人已经几个月不曾出现过,时刻被他搅乱的心思终于平静下来,无论怎样,既然是贼,那就要抓!
  安陵雪拿起银子凑在鼻尖嗅了嗅,有一阵幽香,如雪中梅,谷间兰,虽然不喜此人,但对这香味,安陵雪还是很喜欢的,也就是说,这人身上也是这种香味的了?
  安陵雪还沉浸在对云中飞的人像刻画中,她要收集一切信息,了解这个对手,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然而她对他却是知之甚少,只是若是见到此人,她就定不会认错。
  突然一声微小的响动自头顶传来,安陵雪放下银子,屏息凝神,瞬息之后,疾驰而出,飞身提纵,上了房顶,果然在这,这人偷了东西居然没走!还穿着显眼的白衣,生怕别人看不见他么?
  “呀,县尉大人,好久不见啦!”钟离云蹲在房脊上单手撑着脑袋,偏头笑着对慢慢走上来的安陵雪打招呼。
  安陵雪一步一步走近钟离云,左手按在腰间的佩刀上,拇指已推开刀鞘,待到三步之外,方才停下,沉眸敛息,吐出两个字,“玉横。”
  钟离云见她走来,不避也不躲,把手里的东西抛了抛,不意外地看到她脸上的愤怒与担忧变换,手腕一翻,把东西收到怀里,“不给~”
  “大胆!”刀已出鞘,直奔面门,却轻易被躲闪过去,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攻击与闪躲,安陵雪却是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可恶,这人的轻功身法还是这么厉害,简直天愤人怨。
  “哎呀,咱们才刚见面,县尉大人就这么热情,可真是让我吃不消啊,难道我不在的时候,县尉大人一直都在想我么?嗯?”
  一记横劈,又是落空之后,安陵雪没有再出手,持刀立于身侧,这样打下去只是被他耍的团团转而已,要另谋它策。
  安陵雪侧眸瞄了一眼下面,底下的人发现了他们两个,已经围住了这里,伺机而动。左手背在身后打着手势,一边问:“为什么这次没有跑?”不仅没跑,还如此招摇地留在这里,和她说什么“好久不见”,简直就像是在故意等她一样。
  “我在等你啊。”
  安陵雪想对着那张笑眯眯的脸来一拳,实在是猖狂,哪有贼偷了东西不离开还在这里等着官府来抓?简直不把人放在眼里!总有一天,一定要抓住这个人,叫他明白她的厉害!
  “大胆!你究竟想怎样?”
  钟离云早已发现聚拢过来的人群,自然不能坐以待毙,脚尖轻点,把被风吹乱的长发别在耳后,下一刻来到愣住的安陵雪耳边,“县尉大人,我们换个地方,如何?”
  宛若轻羽拂过,温热麻痒一闪而逝,微怔之后,安陵雪回神提步跟了上去。
  钟离云的轻功说是天下无双也不为过,踏雪无痕,安陵雪自然也修习过轻功,但真论速度,完全比不上他,这也是她每次都让他逃脱的原因,不过,若是手脚功夫,钟离云不过平平,安陵雪有绝对的自信能拿下他,所以抓住云中飞的关键,就是想办法不让他施展轻功。可是,谈何容易啊……
  现在前面的人显然放慢了速度,保证安陵雪能跟上来,同时甩掉后面一大帮闲杂人等。
  步法移行变换间,安陵雪见下面有一片竹林,心思一动,停了下来,对前面的人道:“还要去哪?再走我可不跟了。”
  钟离云见她兀自一人落于竹林中,环顾一圈后,唇角微勾,也不废话,同她一道,落了下去。
  安陵雪先行落地,面前人一身白衣,衣袂翻飞,今夜月光正好,虽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这人生的确实好看,往常此人也不像今日这般招摇,通常一身夜行衣,还要用面纱蒙了半张脸的,今日得见全貌,确实不负公子如玉之名。
  可惜,只是张皮囊罢了。这人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这鸡鸣狗盗之事,管他生得如何貌美,既是贼,那便照抓不误!
  只待他落地瞬间,再次拔刀,瞬息欺近,这次使得是扣在腰间革带后的短直刀,长度不过一尺,正适合近战。这把直刃短刀是她专门打制的利器,几乎从不离身。只因她的缠人功夫最是厉害,连她爹安陵辰都说,一旦被她欺身,便极难逃脱,这也是她能做这“捕贼尉”的原因,至今为止,被她缠上的盗贼无一例外,全被送进了刑部大牢!
  而今天,安陵雪特意选在此处,便是看这竹林中翠竹密集,他的轻功必然施展不开,如此,定有胜算。拿下“云中飞”便在今日!
  钟离云也是无奈,她大抵猜到了小县尉想做什么,但借此就想捉住她,未免太小看她了。轻功身法施展不开,步法变换也足够应付,只是小县尉实在缠人,她的手上功夫确实远不及她,双方来往之间,体力不济,渐处下风。
  一滴冷汗自额边滑下,钟离云扯着嘴角,调笑道:“县尉大人,真是无情,叫人好伤心哪,我只想与县尉大人好好叙叙旧啊……”
  安陵雪也看出他的弱势,自不答话,欣喜之间,干脆收回刀势,只与他较量手上功夫,再出一掌,眼见便能取胜,谁知脚下疏忽,被他一绊,掌风难收,整个人便不可抑制向前倒去。
  “诶诶诶诶——!”
  “咚——!”
  两具身体落地,荡起了一地灰尘,轻飘飘的竹叶飞起又落在重叠的两人身上。
  钟离云向后仰倒,安陵雪摔在他身上,片刻之后,撑着身下人起了身,却感到一丝违和。
  再看身下人的反应,唔……长发散落,脸红了大半,牙齿紧咬着下唇,明眸盯着她,一脸羞愤的表情,除了脑袋上沾着一片枯黄的竹叶,显得有些可笑。
  “呃……”
  “还不拿开!”
  “哦哦哦……哦!”安陵雪连忙把双手撤回,却又不知道该安放在何处,刚才自己是撑着这人的胸膛起的身,自然是碰到了……但是那个触感……她记得自己好像还捏了两下,应该……是真的……
  “你你你、你……”安陵雪“你”了半天,也没问出来,因为答案不言而喻,江湖上传言的“侠盗”“如玉公子”……竟是个女子!
  此言一出,不知要伤了多少闺中少女的春心了。
  不过——安陵雪此时跨在这人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知道这张脸其实是女子之后,倒是越看越顺眼了,皮肤白皙红润,应是保养得极好,明眸皓齿,相得益彰,朱唇微启,呼出淡淡热气,尤其是含羞带怒的眼神,真是惹人怜爱……
  “登徒子!”钟离云脸上红晕未退,任哪个女子被人揉捏了……那里,还被赤裸裸地盯着瞧,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自己之前虽然一直言语轻浮于她,却从未做过逾礼之事。现在倒先叫她占了便宜,实在是可气!这个人居然还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难道这么久了,都没发现她是女儿身么?她竟一直将她看作男子的么!
  简直让人生气!
  “我我我……我……”安凌云平生第一次被骂作“登徒子”,也不知该如何辩解,无论怎样,确实是自己轻薄了她,可可可……可谁能想到大盗“云中飞”竟是个女飞贼,说出去也没人相信……的吧……
  等等!没错,就算“他”是“她”,那也是贼,就得捉!
  安陵雪收了心思,把躺倒在地准备起身的人重新摁了下去,“不不不、不管怎样,我都要抓你!”
  “哦?”钟离云眼神微眯,迅速出了手。
  “啊——!你你你……你!”安陵雪捂住胸前,飞速起了身,看着另一边悠闲地从地上爬起来的人,面红耳赤,她,也是女子啊……何时被人如此轻薄过,偏偏此刻她还说不得什么,自己刚才也做了同样的事,可,无心和有意,能一样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