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被宠坏的替身逃跑了——缘惜惜

时间:2020-03-23 19:39:09  作者:缘惜惜

   文案:

  骚话宠妻忠犬攻×缺爱温顺绵羊受
  温简命不好,爹不疼妈不爱,好容易长到18岁,还要卖了给Alpha哥哥换钱娶媳妇。
  顾辞远命好,家境优渥爹妈宠,被要求强制性娶妻,对方还是他心心念念的恩人小美人。
  “简简,以后我来爱你。”
  拥抱住瑟瑟发抖的小可爱,打退他身边的恶势力,点亮他生命的星星,开启他幸福的未来。
  一家子吸血鬼?没关系
  可能会落下残疾?没关系。
  这个Omega不易怀孕?没关系。
 
  “简简别怕,因为我爱你,所以一切都没关系。”
  直到有一天顾辞远发现温简原来不是自己的恩人......
  “这张卡里有五百万,你走吧。”
  温简走的很干净,五百万没有拿,行李也没有拿,只带走了医院刚刚开出的怀孕化验单,揣着小崽子离开了顾家。
 
 
第1章 一夜柔情
  温简在混乱的燥热下,听到很有磁性也很温柔的声音在他耳旁拂过,那人说了什么他怎么也听不真切。
  费了很大的力气,撑起酸胀的抬眼去看,却始终看不清身上人的身影,
  凶猛的发·情期让他觉着难过极了,迫切的需要一个能解救他于水火之中的恩人。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匍匐在地板上,已经几乎不省人事的少年。
  这个Omega,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多久,他甚至连本能的扑过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尚且带着一点稚嫩的脸颊上,充斥着两团红晕,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迷茫的盯着他的方向,他的脸上很纯净,哪怕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没有什么勾人的动作。
  衣服不成样子的挂在身上,白衬衫的扣子已经崩开了几颗,只知道死死的攥着手里的地毯,越是不染风月越是吸引人的紧。
  顾辞远是个再正常不过的Alpha,他没有立刻扑过去强要了这么个正忍受着发·情期的Omega,已经是忍得满头大汗。
  他想起了那一枚漂亮的蝴蝶结,想起了之前温妈妈过来的时候结亲的意愿,嘴角扬了起来,雨后树叶间的清新味四散开来。
  漂亮的少年瘫软在地毯上,顾辞远弯腰把人抱在了床上,手指轻轻的挑开他的领口,暴露在空气中的后颈的腺体温简有些不适地皱眉,随即一个吻落在他的腺体上,烫的他一抖。
  牙齿咬破腺体,灌进去属于Alpha的信息素,身下的Omega恢复了一点点力气,但却也更加迷糊。
  他依旧头脑混沌,手脚并用的缠上眼前强大的Alpha,嘴里呢喃着无助的哀求:“帮…我……”
  雨后森林的信息素终于被这句话引诱更加浓烈了起来,勾着满屋的葡萄味相互缠绵,温简的身体愈发的软了下来,难以言说的部位泛起密密麻麻的痒,似乎有什么东西滑落,他说不清楚,口中尽是些含糊不清的声音。
  ......
  一夜柔情,温简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脑昏沉,入眼间是一片漂亮的镂花天花板,他茫然的转了转脑袋瞧见陌生的房间他骤然间清醒了过来。
  猛然间坐起,只觉着自己浑身酸软,浑身每一处骨头结的无力感,和难以启齿的地方使用过度的感觉,像是在他眼前放了个炸弹一样,提醒着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空气里还散发着不属于他的信息素的味道,原本的葡萄味,不知道跟什么融合在了一起,好像是走进了盛夏的葡萄庄园,让人迫切想把成熟到极致的葡萄摘下来,去酿最美的葡萄酒。
  半坐在床上的人骤然抖了起来,一低头瞧见自己身上的痕迹,更能想象到昨晚上,自己是怎么被人肆意玩弄。
  少年又气又羞,脸红得不像样子,他才刚刚十八岁,自从分化成Omega以来一直小心谨慎,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呢?
 
 
第2章 捞一笔钱
  温简感到头疼欲裂,他记得好像朦胧中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却总也瞧不真切,还未看清就又睡了过去。
  他紧蹙的眉头和手脚不安的蜷缩在被子里很慌乱,无论怎么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都遏止不住手脚的颤抖和狂乱的心跳。
  一天前。
  今年的初夏并不很热,柔和的阳光洒在老旧的居民楼的小窗户里,门前的梧桐树的上坠在的绿叶温柔又爽朗。
  宋云从衣柜里拿出了她最贵的那件长袖浅米色衬衫裙,又从鞋盒里取了如非重要场合决计不轻易示人的裸色细高跟皮鞋。
  拿上给温简准备的一身时新的T恤衬裤,到老太太家接了人,手上提着老早便准备好的一盒点心,一份云南邻居送的特产水果,带着温简去了顾家叙旧。
  说是叙旧,实则不过是想着最好把温简嫁过去,捞一笔钱罢了。
  大儿子温繁五年前分化成了一个Alpha,这孩子争气,上着大学就已经为以后打算了,搞大了有钱人家女同学的肚子,以温家那小门小户的那点子钱,砸锅卖铁也不够求娶的。
  姑娘家里颇为富裕,能傍上她那边是一家人攀上另一个阶层了,只是亲家张嘴就要的市区顶好位置的一套三室两厅的住房和四十万的彩礼,让温家委实承受不起。
  温家上下关起门来骂骂咧咧怨姑娘家为富不仁骂了几天,事情还是要解决的,想来想去,宋云和温向良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刚刚分化成Omega,一直养在宋云姥姥膝下的儿子。
  富人家对Omega争相追捧,穷人家的Omega却是最无用的,高薪工作指望不上他,小工作性别受歧视也不好找,不过是养大了随便嫁了人别再浪费了家里的粮食罢了。
  宋云高中时期有个很要好的女同学杨素梅,原本两人是差不多的,只是杨素梅的命要比她好得多,家里竟然肯供她一个女性Beta上大学。
  念了大学的杨素梅,嫁的极好,先生家上一辈是从政的,到了他这一代下海去做了生意,顾先生年轻有为眼界又好,没几年生意便做的风生水起,两家的档次拉的越发大了。
  人在金钱上过的太如意了,旁的地方总会不大好,这顾家瞧着风光,却有个半傻的儿子,这也正是宋云今天的目标。
  温简自出生后便跟着太姥姥,实在鲜少有这样单独跟着母亲一起探访亲友的时候,即便还不知道目的地,坐在公交车上,心底里也生出了几分喜悦。
  杨素梅从国外新搬回来不久,住在市区地势优渥的豪华独栋别墅区。
  这里的房子动辄几千万,住的人非富即贵。
  宋云在商场里坐售卖金银首饰的柜姐,自诩是见过世面的,走在这样豪华的小区里,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进门对着温简笑着叮嘱了两声:“一会少说话,多笑笑。”
  温简被妈妈温柔的动作和话语触动了心里柔软的地方,哪里有不应承的,还带着一点稚嫩的小脸上立即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来:“我知道了,妈妈。”
 
 
第3章 一起洗澡
  顾太太在客厅里迎接他们,要论长相,她并不见得比宋云要美,只是见惯了大世面,又多读了几年书身上的气韵高贵又柔和,像极了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豪门太太。
  宋云忙把自己一面把手里的拎着的一盒糕点和一篮子水果放在了桌上,又推了一把温简。
  “素梅,这红豆糕是咱们上学的时候你最喜欢的那一家。这是我儿子温简,温简还不快叫人。”
  温简规规矩矩的叫一声:“阿姨好。”便被顾太太拉在身前来说话。
  他生的白净,穿着虽不华丽,但看着很让人舒服,宋云的品味一向是不错,这是打上学期便有的眼光。
  两个多年未见的老友闲话家常,温简就在边上听着,太姥姥告诉过他,无论是什么时候,乖孩子总是没有错的。
  顾太太有个儿子,生在这样的家庭原是好的,父母亲又是这样的好模样,宋云原是不敢跟顾家这样的人说和的,只是早年间顾家的儿子伤了脑袋,听说智力有些问题,同等家境的孩子自然是不愿意嫁进来的,这才让温简有了机会。
  温简这孩子,正应了他的姓,温软的很,规规矩矩,也不怯场,很受顾太太喜欢。
  宋云在一边笑的正美,心想有门,一会子也好提一提。
  这时候客厅的门开了,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瞧着二十多岁,眉目精致,穿了一件普通的白衬衫,身上却散发着让人不敢高攀的清贵气质。
  他的容貌只有二三分像母亲,生的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睫毛很长,却并不风流,瞧着很有自己的规矩。
  阳光洒在他身上的时候,勾勒出宽肩窄腰的高挑身段来,竟跟电视上的男明星似的。
  “儿子,快过来,这是你宋云阿姨,这是你阿姨的儿子温简。”顾太太笑着指引,“这是我儿子辞远,刚刚在外头忙了点事情回来。”
  宋云瞧见这么优秀的小伙子,出于本能的一喜,而后一腔热血全部凉了下去。
  顾辞远礼貌又周到的同客人打了声招呼,陪着母亲略坐了一会。
  那一刻,温简不知道为什么,脸就红了。
  顾太太提议让顾辞远带着温简去参加年轻人的聚会,之后他似乎觉着有点不舒坦,到客房休息,再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
  身上是清爽的,虽然全部的衣裳被脱了干净,但似乎没有粘腻的感觉,明显是被人清理过。
  葡萄庄园的铺天盖地的味道,昭示着赤·裸裸的现实,却至少比一个Omega的发·情期引得方圆几里的Alpha都蠢蠢欲动的诱惑味道要好得多。
  温简闭着眼睛一声不吭的躺在床上,让他觉得像个荒诞的梦一般不真实,其实从昨晚到现在,他对发生的一切超出想象的事,都如坠梦中......
  他勉强强撑着身子,抖着腿去了浴室,妄图洗掉身上的味道。
  拧开花洒的开关,温热的水流自头顶浇下,温简晕乎站着,头疼欲裂。
  他拼了命的回忆着恍惚间依稀那人的眉眼,浑身包裹在水帘里,晶莹剔透的水珠,抚摸着少年美好躯体上的淡淡红色痕迹。
  温简贴上了瓷砖墙,冰凉让他清醒了几分,被咬破的腺体,泡进水里的感觉,让人下意识闷哼一声,从心底里冒出来的冰冷的绝望,委实支撑不住这身子。
  他意识渐渐模糊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下滑,就在要摔倒在坚硬的瓷砖上的时候,被一双有力的手握住了腰。
  “简简。”
  有个男人嘴唇覆盖在他的耳边上,嗓音低低哑哑,满是缠绵的意味唤他。
 
 
第4章 我会负责的
  顾辞远很喜欢眼前的少年,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只觉着纯情又舒服,长辈们谈话的时候,他垂着眼睛偷偷帮母亲系上了散开的蝴蝶结,一瞬间像是有什么柔软东西砸在了顾辞远心口上。
  那样特殊的手法,总让他想起,许多年前遇到了那个孩子,算算年纪的话,竟也是相当的。
  他喜欢温简床笫之间青涩的回应,像个人的信息素合在一起的时候,浓烈的有种葡萄酒的香气,似醉非醉之间,温简看迷蒙的眼睛是那样的可爱。
  怀里的少年猛然一抖,皱着眉茫然又惊慌失措看他,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的模样惹的心底一跳。
  顾辞远笑笑,忍不住想再度吻了上去,却又怕吓坏了他,只能亲了亲他的额头。
  温水顺着两人头顶淋下,他的手稳稳的扶住温简,手指还记得昨晚上顺着脊骨抚下,之后是尾椎,再往下时候的触感。
  顾辞远落在他额头上的吻,太过炽热,烫的人额头上的那块皮肤发疼。
  温简仿佛被溺在了水底,眼前模糊,呼吸困难,耳膜因为过快的心跳一下下刺痛着疼。
  昨晚上那张模糊的脸,骤然拼凑了出来,他倒抽一口凉气,本能的一把推开了侵犯者。
  顾辞远措手不及撞上了边上的洗手台,手腕上骨头磕碰在冰冷而坚硬的台面上,骤然间疼的厉害。
  “昨晚上,抱歉。”
  顾辞远抿了抿嘴唇,忍着倒抽了口气的感觉,望向温简时眼睛里藏着一点委屈多少让他有些不自在。
  其实温简很清楚,面对一个发·情的Omega,被引诱过来的Alpha控制不住自己,被本能所操控标记了他,这根本不是受理智所控制的。
  浴室里,一时无人言语,水流温和冲刷着少年的身体,他这样赤·裸裸的站在顾辞远面前,强烈的羞耻感逼的人眼圈发红。
  “能陪我洗掉标记吗?”
  “你能嫁给我吗?”
  安静的空间里,这两句话同时响起,四目相对,两人皆愣了神。
  一个光着站在水里,满身的青紫,一个穿着衬衫西裤,被水浸湿后,半透明的贴在皮肤上,也实在不成样子。
  原本处在极度的恐慌和愤怒里的人,在听见顾辞远的那句话之后,才骤然间反映过来,他本能的夹紧双腿,想隐藏掉身上的隐私部位,可这又有什么用的,昨晚上他们......
  顾辞远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一小步,刚刚被他标记过的Omega的玉体就这么横陈在他面前,任何一个年轻气盛的alpha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他极力的隐忍着要喷薄而出的信息素,红着耳朵尖,只敢把眼睛放在温简的稚嫩的脸上。
  拇指和食指不住的摩挲着,“我......我会负责的。”
  少年垂着脑袋,低头看着自己圆润的脚趾,磕磕绊绊的往外蹦字。
  “那只是意外,不是...不是你的错,你不用,不用......”
 
 
第5章 半遮半掩
  温简是个知道进退的,他那些话是说给顾辞远听的,也是安慰着自己。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不停的告诫自己,那只是个意外,自己现在应该勇敢的解决问题,不能退缩,只是他抬起头对上顾辞远满含深情的眼睛的时候,纯澈的眸光骤然泄了气,一瞬间浮现出如受惊小鹿般的惊慌。
  顾辞远只觉自己心跳一滞,水帘下的少年,清冷中带着纯净,纯净中泛着昨晚上刚刚被...被滋养过后泛出来的人面桃花的诱惑力。
  他浑身如初生婴儿般的光溜溜的暴露在他面前,润泽的肌肤莹莹生辉,顾辞远昨天抚摸过,亲吻过,知道那是怎样极致的诱·惑。
  顾辞远紧紧的手握成拳,定了定神,却又对上少年双眸潋滟,惊慌无措的样子,一想起昨夜的荒唐,在床上的时候,他委实把人欺负的够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