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荼毘说他真不是轰灯矢[少年漫]——奥特姆

时间:2020-03-24 11:41:17  作者:奥特姆
他是个学什么都很快的天才,只能让人看着他的背影朝远方走去。
青谷雾十情绪低落,沮丧地说道:“小云你是被长老选中的勇者,可以去王城……”
“任何事情只要想做就可以办到的,小十,你跟我一起走,我证明给你看!”
轰乡海云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更加耀眼无比,青谷雾十几经挣扎,不顾母亲的劝阻,决定和他一起前往王城。
“呦,勇者们,你们好啊。”
路上,一棵大树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倒立着的人,他的背后长着一双巨大的翅膀,脸上笑眯眯地,态度很友好。
轰乡海云和青谷雾十说明了来意,那人思考了一会,说道。
“要去王城啊,从这里右拐,直走,再z路口左拐,一直走到头就到了呦!”
轰乡海云和青谷雾十二人依言而行,走到半中央的时候,一个路人向他们搭话了。
“你们要去哪里?”
“去王城。”
“……可这不是去王城的路啊,你们完全走反了。”
“那怎么办啊……快到期限了,小云你会不被记录在册的!”青谷雾十急得团团转。
“那交给小十你来想办法好了!”轰乡海云倒是晃晃悠悠的,一点都不着急。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等一下!”
“?”
“我想到了,竹蜻蜓!”
“竹蜻蜓?是小十你的发明吗?”
“嗯!我们用这个就可以在一天之内到达王城了……把这个戴上,对,这样就好啦!”
“咦咦咦!慢……让它慢点啊小十,太快了!”
画面在轰乡海云难得的慌乱中结束。
真不愧是荼毘老师。轰夏雄在心里感叹道。
第一话就这么波澜起伏,还有差点走错路的勇者……噗,真是第一次见。
“夏,吃饭了!”
“来啦,姐!”
“欸?”
“怎么啦,老姐?”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我找了一份兼职嘛,”轰冬美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大体上是白色其中夹杂着几缕红发的马尾随着脚步微微晃动,她把盘子放在桌子上,从侧面扶了一下眼镜,“就在jump编辑部。”
“真…真的吗?!老姐!”
“是啊,”靓丽的白发少女笑得眉眼弯弯,“今天编辑部的前辈打电话来说,因为负责荼毘老师的编辑住院了,所以让我到时候负责去取稿子——不能每次都麻烦荼毘老师亲自去送,还有一些需要当面说的通知,以后就由我来告诉荼毘老师啦。”
“好…好啊!”轰夏雄十分欣喜,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但是老姐你不是兼职吗?编辑应该不只是干这些零碎的活的吧。”
“是啊,本来是这样的,但是编辑部缺人手,而且荼毘老师是成名已久的前辈了,人又认真负责,有没有编辑审查对于他来说其实影响不大……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这样啊,”轰夏雄点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那姐你去的时候能不能帮我要份签名啊,有没有签绘都可以的!”
“我尽力吧。”轰冬美歪歪头,很是俏皮可爱,“前辈在电话里说荼毘老师性格比较冷淡,说不定不同意这种事情呢。”
“也是啊,”把自己的头发染成白色的大男孩失望地低下头,“要是愿意签名的话,在之前热度那么高的时候就会露面举办签售会的……”
“好啦好啦,别这样了,夏,等会儿我会帮你问问老师的!”
“……等会儿?”轰夏雄抬起头来,神情有些诧异,“新刊不是才出吗?”
“听说是因为编辑住院了,所以荼毘老师提前多画了几话的name,我可以少跑几趟,高桥编辑的时间也可以宽裕一些。”
“这么厉害吗?”
“重点错了啦,夏,难道不是荼毘老师会体贴人吗?”
“是是,姐说的对!老姐说的都对!”
“夏!”
轰家姐弟相处融洽,气氛和睦,但此时轰家长子这边就不一样了。
“我这辈子,都不会给安德瓦画一幅画。”
“在我的画纸上,绝对不会有安德瓦的存在。”
荼毘站在那里,如此宣言道,语气坚定无比。
说句实话,霍克斯听到这些话其实恼火得很。
他难得求他一次,拒绝得这么坚定也就罢了,可偏偏不愿意告诉霍克斯为什么。
到底是什么原因荼毘你告诉我呀,说不定我能帮你解决问题呢。
他们两个……是朋友没错吧。
是朋友的话……为什么不能彼此理解,互相帮助呢?
打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明明不拒绝霍克斯的交好,却从始至终都不愿意和他分享问题和痛苦。
他……一直在旁边看着呢……
霍克斯此时忽然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猛然间看到了一滴滴血珠从荼毘垂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上流下,溅落在地板上,绽放出一朵朵鲜红色的小花。
那些愤怒的火焰转而消失殆尽,留下的是些许无奈和心疼。
“好吧,”霍克斯叹了口气,笑了笑,“你不愿意就算了,不过有件事情我得说一下。”
“你说。”
霍克斯靠近荼毘,一手拿着绷带,另一只手托起荼毘的手,然后往上面缠上绷带。
荼毘愣住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任由他往上面绑绷带。
“再怎么喜欢画画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荼毘。”
“……真是啰嗦,大英雄。”
“还不是你害的,我以前可没这么啰嗦。”
 
 
第3章 冬美和织田作
“叩—叩—”
“嗯?你今天有客人?”霍克斯拿起一个绿色的水粉颜料摆弄。
“应该是来拿name的新人,听服部编辑说是个小姑娘……还有,霍克斯,不要乱动我的水粉颜料。”荼毘说着,从工作间里拿出了一个装好的文件袋,里面有三话的name和台词。
“哦,知道啦。”
他走到门前,打开门。
“抱歉,久等了。”他说道,然后看向对方。
门外站着一个女孩,她有一头漂亮的白色头发,右侧稍微有几缕红色夹杂在其中,扎了一个马尾,干脆利落。见他看过来,漂亮俏丽的面孔上露出一个略显腼腆的笑容,依稀还能看出来与他记忆里女孩幼时稚嫩的面容有几分相似。
“是荼毘…老师吗?”
女孩有点犹疑,不太确定的样子。
“嗯,抱歉,因为幼年的时候经历过一场大火,所以……是这副样子,吓到你了吧?”
“其实没有啦,”轰冬美有些不好意思,“就是有些惊讶。”
还有就是……觉得荼毘老师你……出乎意料地……有点眼熟。
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但是想啊想,轰冬美都没有想起来是在哪里见过荼毘,于是只得就此作罢。
“荼毘老师好,我叫轰冬美,是编辑部的新人,来取name的。”
“……嗯。”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还可以这么冷静,说话声音很平稳,一点都不抖,和平常的时候一模一样。
“给你,轰…小姐。”
中间稍微有一阵短暂的停顿,不过无妨大雅,至少轰冬美没有听出什么异常来。
“麻烦您了,荼毘老师。”
“没事。”
“呃……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麻烦您,我弟弟很喜欢您,能请您给他签个名吗?”
荼毘差点绷不住自己想要问一问是谁,是夏?还是焦冻?
应该是夏吧,焦冻……被那个男人压住训练应该没时间看。
“好,那签绘想要什么?”
“看您吧,”轰冬美有点不好意思,“我对您的漫画其实不太熟悉。”
“没关系,”荼毘把签绘板递给她,“好了。”
“真是谢谢您了!”
“没事,我就不送你了。”
“嗯,好,荼毘老师下次见。”
等那个白色的身影离去之后,荼毘站在原地,忽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四肢逐渐感受不到控制,发麻。这个时候呼吸也逐渐加重,无法连贯说话。
“…呼…呼呼……”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虽然是在不停的大口喘气,但是本身有种窒息的感觉让荼毘不得不继续强迫自己喘气。
荼毘顿时觉得头晕目眩,眼睛看不清眼前的东西。
“喂!荼毘!你还好吧!”
忽然有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过对方有注意留出一些空隙,以便荼毘可以正常呼吸。
霍克斯揽着荼毘,神情焦急,“听我说,荼毘,你现在是过呼吸的症状,冷静下来,跟着我的节奏,一二三,呼呼吸……”
“呼……咳,呼呼……好了霍克斯,放开我吧,我没事了。”
荼毘含糊不清的声音从他手掌下传出,带着呼出的潮湿的热气。
“好,我说你倒是注意一点自己的身体啊,画漫画都画到过呼吸了,”霍克斯一脸无奈,“我们等会还去不去看织田作和孩子们了?”
“去,只是过呼吸而已,我没事的。”
“真是固执啊,你这个家伙。”
“好吧,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横滨可离这不近。”霍克斯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膀,赤色的羽翼也随着他的动作晃动了一下。
“你一天到晚不巡逻吗?”荼毘看着他,“九州不算小,管起来可不轻松吧。”
“你是在担心我吗?”霍克斯露出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我可还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听我说以后要把九州作为我自己的地盘,你还说我说大话。”
“那是以前,”荼毘没好气地还嘴,“你那时候国中都没毕业,不是大话是什么?”
“那你不是还和我一起去了横滨吗?要不是我说要去横滨旅游,你肯定还不会认识织田作,更别说有一大群弟弟妹妹了。”
“是是,你最好,行了吧,我的大英雄。”
“这还差不多。”
荼毘哼了一声,“瞧你那得意样,翅膀都快飞到天上去了。”
“你夸我了,还不允许我高兴一下吗?”
“……白痴。”
“喂喂,你这么说可就伤害我幼小的心灵了。”
“……”
“别不说话,理我一下啊!荼毘!”
……
就如霍克斯先前所言,织田作之助是荼毘和霍克斯刚认识不久的时候,在横滨旅游的时候遇到的。
那个时候他们发现有几个孩子被关在公交车里,荼毘和霍克斯果断采取了行动,救下了孩子们,还差点被炸弹炸伤——幸好霍克斯飞得快,不然荼毘可能就面临再度重伤的风险了。
在公安局做笔录的时候,他们才得知原来织田作之助是这几个孩子的监护人,那两个绑架孩子的人是冲着他来的。不过听说后来这件事情被织田作之助的朋友——那个名叫太宰治的少年解决了。
再后来,织田作之助和荼毘他们就熟悉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织田作之助会给人一种很淡然的感觉,仿佛任何事情到他这里,就都一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而已。织田作之助的嘴很紧,不会什么事情都和别人说,也因此,霍克斯和荼毘都跟织田作之助相处的很愉快。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是吗?
“荼毘,你叫什么名字啊?”
当时在横滨住的有一天,织田作之助忽然这样问他。
“嗯,怎么突然问我这件事情?”
因为知道他不是什么好奇心特别重的人,所以荼毘对于织田作之助问出这个问题的原因比较好奇。
“啊,安吾在帮我和孩子们办户口,我想着你也是黑户,就想让他顺手帮你也办上,但安吾说荼毘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假名,要换一个才行。”
安吾……应该是织田作之助的朋友吧。虽然很想拒绝,但是考虑到要是有一个身份会方便很多,荼毘想了想,说道:“跟你一个姓吧,就叫织田萤,萤火的萤。”
“真名叫轰灯矢,但是我不想用,也不想听到别人这样叫我,而且这个身份在身份证明上已经死了。”
面对织田作之助,这种事情荼毘似乎很轻易地就能说出口,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织田作之助是不一样的……硬要说的话,荼毘想,这大概就是父亲的感觉吧。
在织田作之助面前,说什么都可以,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会包容你的一切。
燃烧着的灯已经被人熄灭了,那么就请让萤火虫那星星点点的光芒闪烁着吧。
……
现今已经过去九年多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荼毘从地铁上下来,落后霍克斯一步,不着边际地想着。
他离开轰家也有十年了。
织田家里地铁站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
“萤哥!”
幸介——这几个孩子中最大的那个,兴冲冲地跑过来,欢呼道:“萤哥,我被雄英录取了,而且还是英雄科B班,我棒不棒!”
幸介以前的梦想是成为像织田作之助一样的黑手党,不过在得知织田作之助退出了,而且由于黑手党的原因当年他们才差点死去,幸介就火速粉转黑了,并且决意成为一名英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