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荼毘说他真不是轰灯矢[少年漫]——奥特姆

时间:2020-03-24 11:41:17  作者:奥特姆
“很棒啊,”荼毘笑着回答,摸了摸幸介黑色的头发。
织田幸介已经是个大男孩了,不过还是比荼毘要矮一些。
“萤哥你别摸我头啊,我肯定还能再继续长高的!”幸介不满地说道。
“呦,幸介,只看见你萤哥,就当我不存在了吗?”霍克斯立刷存在感。
“才没有呢,霍克斯,真嗣和咲乐在里面等你呢,他们俩现在可崇拜你了。”幸介撇撇嘴,阴阳怪气地说道。
啊……荼毘笑了笑,难怪幸介今天不和霍克斯打招呼,而是直奔他来。真嗣和咲乐以前最崇拜的是幸介来着。
“优和克巳不是最崇拜的也不是你吗?怎么也没见你和荼毘不打招呼呢?”织田幸介那点道行霍克斯根本不放在眼里,对刚才那话不以为意,调笑道。
优和克巳最崇拜的是荼毘,并且优也想长大成为一名漫画家。
“萤哥可是我们家大哥,你和萤哥能比吗?哇……霍克斯你别拍我头啊!”
“偏不!嘿嘿嘿!”
自从从织田作之助那里得知荼毘在他们家户口——也就是织田作之助名下之后,孩子们就火速改口,开始叫荼毘“萤哥”了,这让荼毘有一瞬间怀疑过跟着织田作之助姓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不过荼毘后来还是承认了,任由他们叫他“萤哥”,并决定重新担任起大哥的职务。
“来了啊,要吃咖喱吗?我刚做好。”荼毘先进了屋,在餐桌跟前坐着吃咖喱的织田作之助朝他扬了扬手。
“不了,”荼毘摇摇头,不管过了多长时间他都还是适应不了织田作之助那可怕的辣味咖喱。
“霍克斯呢,没和你一起来吗?”
“来了,在外面和幸介玩一会,等会应该就进来了。”
“哦,对了,织田。”荼毘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对织田作之助说道。
“幸介到时候要去雄英上学的话,就让我来照顾他吧,优,真嗣和咲乐的学校还在这边,来回跑你也不方便。”
“嗯,好。”织田作之助点点头。
“织田作,好久不见啦!”
和只比他大了两岁的荼毘不同,霍克斯的声音总是充满了活力,朝气蓬勃,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织田作之助和荼毘安安稳稳地坐在那里,看向门的方向,只见霍克斯和幸介笑着打打闹闹地进来了。
顺便说一句,霍克斯原来是跟荼毘一样叫织田作之助“织田”的,但是后来听说他的朋友都叫他“织田作”,于是他也改口这样叫了,荼毘则是由于生性严谨,叫不出口,所以一直没改。
“织田作,萤哥,你看霍克斯这家伙,老拍我头,以后要是我长不高就是他害的!”幸介见家长都在这里,立马举手告状。
“荼毘能拍,我怎么不行啦?”
“萤哥那是摸我的头,你那是狠狠地拍,性质都不一样好吗?”
由于霍克斯的大翅膀阻拦着他,幸介在口头上反击。
“哈哈哈,好了,逗你玩一会儿而已啦。”霍克斯笑着落在地面上,顺便躲过幸介的一次攻击,坐到荼毘身边去,看向织田作之助,收敛神情,正色说道:“以后幸介的生活打算怎么办?要不交给我们来照顾吧,我在东京还有一套房子,离雄英也挺近的,到时候让幸介住过去吧,上下学方便。”
“嗯,”织田作之助点点头,“刚才荼毘正和我说这件事呢,以后幸介就麻烦你们了。”
“瞧你说的,织田作,一点都不麻烦……幸介听到没?你以后就由我管了!”
霍克斯那得意洋洋的表情真的是让织田幸介想打他的心都有了,然而幸介根本打不过这位NO.3的英雄。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明明是萤哥和你一起管我才对!”幸介不甘心让霍克斯占了上风,据理力争道。
“是是是。”
“霍克斯,看招!”
“哈哈哈,我躲过去咯!”
那两人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身影逐渐远去。
荼毘知道,这是霍克斯有意给他和织田作之助留出空间。
【不想和我说的话,就跟织田作说吧。】
临出门前,霍克斯偷偷地在荼毘耳边快速地说道,声音轻轻的。
“织田,我……今天见到我妹妹了。”
“哦。”
“她长大了,比我想象中的要长得更漂亮些。”
“也许没有我,他们也一样过得很好。”
“焦冻应该也会去上雄英,你说我该不该去看他?”
“你是他们的哥哥啊,不是吗?”
“嗯……是啊。”
“想看就去看呗,他是你弟弟,你又不是不能看他。说不定幸介还能和他做朋友。”
“也是啊。”荼毘长叹一口气。
“哦,对了,太宰之前带过来了一些吃的,好像是他自己做的,你要尝尝吗?”
“……赶紧丢掉吧,你还没长记性吗,上次的活力清炖鸡你是忘的一干二净了吗?”
“可是提神效果的确很好啊。”
“……好到你都失忆了吧。”荼毘忍不住吐槽道。
作者有话要说:
私设会有很多啦,希望你们喜欢!
灯矢按漫画设定走,白发
 
 
第4章 开窍
横滨的黄昏颇有几分诡谲的意味,昏昏沉沉的夕阳在地平线上探出头来,似乎注视着这片表面平静的土地。
“这次在这里待多久?”织田作之助放下茶杯,说道。
在从前的时候,他会和太宰治,坂口安吾三人一起在lupin酒吧里聊天,但是如今他们三人立场不同——不过主要还是身居异能特务科的坂口安吾的缘故,他们三个人很少聚在一起了,通常都是太宰治过来看看他,坂口安吾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之类的,而织田作之助可以安安心心地写着自己的小说。
荼毘加入织田作之助的生活以后,喝茶就成了闲谈的时候必不可少的因素。
织田作之助觉得现在不喝酒喝茶也挺好的,对身体有好处。
“待上一两天吧,我之前把三话的name的都画好了,应该已经送到高桥编辑手里了……”想到这里,荼毘低低地笑了一声,“还是我妹妹来取的。”
“哦。”织田作之助点点头,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或是惊讶的样子,淡定地说道:“那这次有时间让咲乐带你出去玩吗,她想带你去海边走走。”
“海?”荼毘想了想,答道:“好啊,我记得你的另一栋房子就是在海边的吧。”他顺便发散了一下思维。
“是啊,”织田作之助的眼神柔和,看向远方,畅想未来的生活,“等我老了,就搬到那边去住。到时候最小的咲乐应该也成家立业了。”
荼毘的嘴角微微上扬,小心注意没有牵动到打了补丁的地方,稍稍换了一个坐姿,神情惬意且放松。
“哦对了,”织田作之助想起了什么,说道:“霍克斯之前不是先带幸介去东京了收拾一下就先走了吗?”
“嗯,是啊。”
“然后他要出差,让我跟你说一声。”
“欸?他怎么不自己跟我说?”
话虽是这么说的,但荼毘并没有继续抱怨下去的意思,轻轻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于是这个话题就这算是结束了。
“你的小说写的怎么样了?”
“这一本已经完了,出版社也找到了。”
“介意我来提供插画吗?”
“不介意,出版社说要是我能把封皮也一起自行解决了更好,省钱。”
“嗯,那就都交给我吧。”
“好。”
“插画我之前已经画好了,虽然没带过来,不过我拍了照片,给你看看。”
“……怎么了?”
“啊,这是霍克斯的手机,”荼毘笑了笑,把手机装进上衣口袋,“我的手机跟他款式一样——我们俩一起买的,抱歉了,织田,给你看不了我画的插画了。”
“没事,”织田作之助摇摇头,“不过霍克斯的工作没关系吗?”
“无妨的,这是他的私人电话。平日里没什么人打……我的倒是公私兼用的,算了,我先去给他发个短信。”
“好,咲乐在她的房间里呢,你记得等会去找她。”
“嗯。”
装在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一阵振动的声响。
TO霍克斯,
你的私人手机在我这里,刚才你拿错了。你有什么要紧事吗?
我那边没什么大事,要是高桥编辑打电话的话,你就让他明天再说。
FROM荼毘
霍克斯看了一眼短信,笑了笑,然后回了一句“好的。”就又放回口袋里去了。
“噫…霍克斯你笑得这么恶心,真是的……”幸介撇撇嘴,放下手中的拖把,说道:“萤哥有提到我吗?”
“没有,真是遗憾啊。”霍克斯笑着一点都不遗憾,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意味。
然后他似乎才意识到织田幸介刚才说了什么,偏过头,好奇地说道:“不过你怎么知道是你哥的?”
“?”
幸介比他还要莫名其妙,“你和萤哥不是在谈恋爱吗?”
“?!!!”
霍克斯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真的假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别装了!你这个人!”幸介愤愤不平,“不仅在和萤哥谈恋爱,真嗣和咲乐现在还成了你的粉丝!哼!”
说罢,织田幸介气呼呼地大踏步走进房间,一把关上门,发出“砰”的一声。
霍克斯笑了笑,他倒是不怎么担心幸介和他的关系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幸介的脾气一向来的也快,去的也快,就是这么一个风风火火的性格……
霍克斯现在倒是比较在意幸介说的他和荼毘谈恋爱的事情。
是真的吗?
他和荼毘的表现真的是在谈恋爱吗?还是说他真的喜欢荼毘?不然的话……为什么…在幸介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的心里会涌出抑制不住的窃喜?
随之而来的还有恍然大悟。
是高兴的吧……对于他人会把荼毘和自己认成是在一起谈恋爱的。
但是喜悦之下仍是有不可忽视的抽痛和苦涩。
因为荼毘根本不让他靠近最深的地方。
明明一直都离的很近,但是有的时候…真的,好像中间隔了一道深渊。
那是荼毘自己没有痊愈的伤口,濒临腐烂,霍克斯想靠近帮他疗伤,却总是被无声地拒绝。
就像安德瓦画像的那件事情一样。
霍克斯是个敏锐的人。
可能他有的时候不会读空气,但霍克斯一直都会读荼毘。
【走开,离我远点。】
【闭嘴,不要再说和他有关的事情了。】
【我不想听。】
【我不想了解。】
【我更不想知道!】
以及……
那个住在荼毘心底里,一直无助哭泣的孩子。
从荼毘的沉默与愤怒中所感受到的全部的,一切的,霍克斯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
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基于不能对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的原则,但是后来……后来的后来……直到现在。
霍克斯已经越过了那条界限。
霍克斯清楚地明白,他和荼毘,已经不再是朋友了。
……
海,是蓝色的。
荼毘和织田咲乐此时坐在海边,听着海边呼呼的风声,还有空气中潮湿的咸咸的味道。
咲乐身上穿着荼毘的外套,她稍稍偏头,看向这个黑发的男人。
海的颜色,是蓝色的。和他的眼睛一样。
表面上是风平浪静的,但实际上压抑着的,隐藏着的,在海底深处一直积存着,发酵着,似乎只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就可以爆发出强烈的,可怕的风暴。
那将会是足以将一切事物毁灭至尽的咆哮。
“怎么了?”
荼毘看过来,和咲乐的视线正对上。
被当事人发现,咲乐也不害怕,绽开一个可爱的笑容,说道:“没什么,就是看看萤哥。”
织田咲乐一向是乖巧的孩子,而且长得又可爱,笑起来的时候酒窝会显出来,甜甜的。
“咲乐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别自己扛着,”荼毘伸手摸了摸咲乐栗色的发,力度适中,“我能做到的一定会答应的。”
“那如果……”
荼毘看着咲乐,眼神柔和,默默地等她说出来。
“咲乐想知道萤哥你的过去呢?”
荼毘的呼吸突然滞了一下,然后偏头看向海面,不去看咲乐。
“……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个,咲乐?”
“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萤哥,”织田咲乐咬咬嘴,清脆的声音里流露着坚定的信念,“我已经是大孩子了,我也想帮助你。”
“…帮我?”
“不能总是由霍克斯一个人来,我也想把萤哥你从你自己的角落里拉出来啊!”咲乐的声音逐渐拔高,带了几分急切,“我们很担心你啊,我们不是家人吗?”
“萤哥你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把自己固步自封在角落里,我不想你一个人那么悲伤,那么孤独,我们可是一家人,没道理让任何一个人陷入困境却不帮助的道理。”
“……织田,也是这么想的吗?”
“不只是织田作,我们,我,幸介哥,真嗣哥,优,克巳,都是这么想的。”
“告诉我吧,萤哥,我想帮你。”
“如果这件事情我真的什么都帮不上的话,最低限度,请告诉我,让我和你一起承担,好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