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荼毘说他真不是轰灯矢[少年漫]——奥特姆

时间:2020-03-24 11:41:17  作者:奥特姆
作者有话要说:
霍克斯不直接问是因为潜意识里会担心荼毘和他疏远。
你知我知的cp问题。
咲乐不担心这一点,荼毘在她心里是她只要好好把心里话说出来就会理解的哥哥。
咲乐对于荼毘的滤镜有五米厚。
那个……本文是有cp的,大家明白吧?
 
 
第5章 灯矢是灯笼
灯矢,是灯笼的意思。
轰冷说,灯笼可以照明,是希望的意思。
希望。
尚还年幼的轰灯矢想,我可以给妈妈带来希望。
“你的火力比我要高的多,或许你可以完成那个招式,灯矢。”
“站起来,不要逃避。”
“别太懦弱了,那样可不像是我的儿子。”
“完成我的野心……你,还有冷,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记忆里那个男人冷酷无情的话语。
……
“灯矢…灯矢,我的灯矢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他说对不起?
“没事吧……灯矢,妈妈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
可是妈妈你在哭啊。
白色短发的孩子看着面前无声地流着泪,小心翼翼地在他的伤口上吹气的轰冷,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妈妈,我好痛啊。
吹一吹……似乎没什么用啊。
还是很疼。
……
“唔…啊啊啊!”
在有一次重负荷的训练之下,轰灯矢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了了,他痛得尖叫抽搐着,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而那个男人只是冷漠地看着,用一种遗憾和可惜的语气这样说道。
“果然,还是不行吗,明明有比我还要强大的火力,却是冷的体质,真是遗憾啊。”
自从那次重度烫伤之后,那个男人便放弃了训练灯矢,偶尔也会用那种“真是可惜了”的眼神看着灯矢。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
白发女人的神情越来越悲伤,她总是默默地,无声地哭泣。
“……妈妈。”
灯矢从门口进来,小心翼翼地,不去吵醒他睡着了的弟妹。
“灯矢?”轰冷连忙胡乱抹了几下,擦了擦眼泪,“你怎么过来了,现在可是睡觉的时间。”
轰冷见自己的长子看着她,一动也不动,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的,灯矢。”
那虽是年幼,但依稀可见继承了母亲相貌的少年没有笑,蓝色的眼睛里似乎酝酿着风暴。
轰冷看到他的眼睛,怔住了。那双灰色的眼睛里似乎涌起来害怕和恐慌。
轰灯矢见轰冷的样子,连忙把头偏向别处,尽量不让她看到自己和那男人如出一辙的眼睛。
沉默在这对母子周围蔓延。
“……我先回去了。”
最终,还是轰灯矢先受不了这种氛围,跌跌撞撞地逃出了这令人窒息的气氛。
灯矢……灯笼有什么用处?
根本就没什么用啊。
连给妈妈照明的作用都起不到。
长大了的轰灯矢,将那一身烫伤的痕迹用衣服遮掩住,蓝色的眼睛用白色的刘海遮盖住,同时被隐藏起来的,还有他曾经不切实际的愿望。
随着年岁的增长,那张帅气精致却不显女气的脸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灿烂的笑容,幼年时亮晶晶的眼神也被封锁在了冰川的最深处,偶尔从刘海之下露出来的只剩下了漠然。
“灯矢哥?”
小小的团子一样的轰焦冻趴在门框上,他后面是红发的轰夏雄,在其次是比他们高一些的白发的轰冬美。
三个人乖乖巧巧地站在门口,从高到低,就像排排队一样。
轰灯矢不禁失笑,那股阴郁的气质一下子消散了不少,他停下手中画笔的动作,问道:“怎么了?”
“画好漂亮……想看。”
“那进来坐吧,”轰灯矢想了一下,将手中的画笔搁置在一边,换了一张新的画纸,“过来,我给你们画张画。”
“欸?好啊!”
最先是轰冬美,兴奋地牵着轰焦冻的手进来找了一个可以坐下三个小孩的椅子坐下,并对轰夏雄招手。
女孩子总是喜欢这些的。
“夏,快过去啊,我给你们画画。”轰灯矢说道。
“可是…我想灯矢哥跟我们一起……”
“可我是画画的人啊,没办法和你们一起出现在画面里的。”轰灯矢无奈地说道:“快去坐下吧,夏。”
“哦,好。”
像这样温馨的场面在轰灯矢的记忆里出现地并不多,尤其是轰焦冻觉醒个性之后,几乎没有。
他本以为自己会在挣扎是否要离开轰家中度过自己的高中。不过高中毕业之后轰灯矢是肯定会离开的就是了。
“那后来呢?”
织田咲乐认真地凝视着荼毘,表情凝重。
“后来……”荼毘伸出两只手,开始掐咲乐的脸,稍稍用了些力道,把她的脸往两边扯,“后来我就离开轰家了啊,再后来我就认识霍克斯了,然后就十分幸运地遇见了你们和织田。稍微笑一笑,咲乐,别那么严肃。”
“欸,这样啊…呜哇,萤哥别扯我脸!”
荼毘松开手,咲乐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控诉道:“萤哥,以后不要掐我的脸,会变圆的……咦?”
见咲乐转移了注意力,荼毘心里松了口气,“怎么了?”他顺着咲乐的视线看去。
好吧,荼毘知道了。
海面上晃晃悠悠,飘过来飘过去的,向岸这边飘过来了一个不明物体。
那个物体……伸着两条腿。
而在横滨,以如此创意又独特的方式而出场的人不做他想——太宰治。
太宰治,织田作之助友人之一,现武装侦探社成员,原港口黑手党最年轻的五大干部之一。
以前荼毘打探消息的时候还在贫民窟听到了对那个男人的另外一种描述。
【他是逢父母杀父母,逢佛杀佛,冷静残虐至极的男人,是整个横滨中最应当畏惧的男人。】
但是织田作之助对于太宰治显然是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描述。
【你说太宰,他只是一个孤单茫然不知所措的孩子啊。】
面对这样两种不同的说辞,荼毘也没纠结多久,以一种坦然淡定的,面对父亲友人的态度认识了太宰治——尤其是在他和太宰治年龄没差多少的情况下。
听说坂口安吾的吐槽都吐不出来了。
“我去把太宰先生捞出来,咲乐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嗯。”织田咲乐乖巧地点了点头。
把太宰治从海里捞出来的过程并不麻烦,荼毘动作干脆利落,一看就是熟练工。
“啊,又被救了呢……是小萤和小咲啊。”
“太宰先生,”织田咲乐露出担心的神情,“国木田先生还好吗?”
“国木田啊,”太宰治稍微想了想,笑着说道:“每天都过的很有精神呦!”
是吼你的时候比较有精神吧。
真是心疼国木田先生啊。
荼毘面无表情。
“啊,小萤,”太宰治叫了他一声,眉眼带笑,“最近要小心一点哦,你那边不**定。”
“嗯,好的,”荼毘认真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尽管如今的社会其实很安定,欧尔麦特和其他各位英雄也一直十分活跃,但太宰治的话他肯定会相信的。
太宰治说不安定,那社会就是不安定。
“幸介要上雄英,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吗?”荼毘问道:“霍克斯借了他东京的房子给幸介。”
“雄英啊,”太宰治皱了皱眉头,“我刚才的意思稍微有点模糊来着,与其说是社会不安定,倒不如说以后的事情就是冲着雄英去的呢。”
紧接着太宰治又扔下了一个大雷。
“毕竟,欧尔麦特要去雄英教学的哦。”
“啊……这…这样吗,”荼毘被这个消息震了一下,“那也就是说袭击是会冲着欧尔麦特去,而不是雄英的学生,对吧?”
“呃……”太宰治歪头,作思考状,“嗯,你这么说也没错。放心吧,小萤,你的弟弟不会有事的。”
“哦,好,谢谢你了,太宰先生。”荼毘松了口气。
“不客气哦,”太宰治笑眯眯的,“不单是为了织田作,小萤你也是我的朋友啊。不用那么妄自菲薄。”
“嗯。”
“好了,想要说的都说完了,”太宰治起身,和织田作之助同款的外套风衣的下摆在风中飞扬,他的笑容漫不经心,在风中漂浮不定,但比十年前又多了几分真实感。
“要加油哦,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评论有人猜到了,不过我还是这么写了!
超级优秀,这是给猜到的小天使的加更!
 
 
第6章 阴火
“高桥编辑,那我就先走了。”
轰冬美恭敬地鞠了个躬,便推开病房门,离开了。
微笑着目送白发少女离开的高桥编辑先是笑了笑。
轰看起来是个懂礼貌有见识的小姑娘呢,看样子荼毘老师的样子应该没有吓着她。
毕竟她手里还抱着签绘板——要知道因为手上有伤,荼毘老师很少给人签名的,更不要提画签绘了。
高桥编辑在病床上挪动了一下身子,拿过来了name,开始细细地看。
……荼毘老师的name一如既往的优秀啊,干脆利落,简洁明了,笔触也清晰流畅,剧情看起来也很有意思,这次的排名肯定不会低的。
不过唯一有一个问题就是……高桥编辑的表情很是微妙。
这个名叫菲尔德的长着大翅膀的执行官——就是第一话给主角指错路的那个,虽然说指错路是故意的,属于勇者考核的一部分……但是……
这个人,他是不是看起来有点像NO.3的羽翼英雄霍克斯?
虽然也不是不可以通过加工把现实中的人画入漫画里,但是这样的话是不是要先拿到霍克斯的授权啊?
怀着“没想到荼毘老师是霍克斯的粉”的微妙心情,高桥编辑拨打了荼毘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荼毘老师吗,我是高桥。”高桥编辑说道:“您的漫画真是依旧十分精彩,下一次的排名一定不会低的,但是我还有一个小问题要和您商讨一下,就是菲尔德的原型是羽翼英雄吗?如果是的话,我们也许应该先向羽翼英雄事务所申请授权,这样的话新的一刊到时候才能发表……您看?”
“没问题的,荼毘画之前就问过我了,我同意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不,也不算是陌生,高桥编辑对于这个声音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他妻子就是羽翼英雄的忠实粉丝,现在的问题是,他打的是荼毘老师的电话吧?而不是什么机缘巧合中大彩获得的霍克斯的电话号码吧?
高桥编辑的大脑一片空白,但作为一名职业操守优秀的编辑,他下意识地回答道:“是这样啊,那就没什么其他的问题了,真是打扰您了。还有就是《浮世迷途》漫画虽然完结了,但是OVA,剧场版,舞台剧还有角色公式书等一系列衍生周边的制作需要荼毘老师本人到编辑部去签字授权,麻烦您转告老师一下。”
“好,我会告诉他的,那再见。”那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好的,再见。”
挂断电话,高桥编辑神情依旧是大写的懵逼。
他知道霍克斯是荼毘老师的邻居,但是…他们的关系好到这种程度了吗?
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来着?!!
傍晚。
东京都银座区一栋住宅。
幸介懒洋洋地瘫倒在沙发上,打了一个滚,不满道:“霍克斯,你这是多久没住过人了……累死我了!”
“真是的,有住的地方就不要抱怨啦,”同样打扫卫生完很累的霍克斯勉强撑着形象,按耐住自己想要像织田幸介滚一圈的冲动,靠在软垫上。“再说了,荼毘后几天也要过来看看的,你不想给你哥留个勤劳能干的好印象吗?”
“想是想啦。”幸介自己在那里小声嘟囔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啊……是累了吧。说到底,幸介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呢。
霍克斯见幸介熟睡的模样,笑了笑。
织田幸介的性子咋咋呼呼的,为人也直爽开朗热情,有的时候,霍克斯也会想,这个黑发男孩的个性与他本人的性格一点都不相称。
个性,在横滨又被称作异能。在本质上这两者属于同一种形态,只是由于地方历史政府政策等多方面的原因,有着不同的叫法。
横滨沿用的是个性最开始出现时的叫法——异能。后来,横滨人与外界的联系也少了,就造成了个性觉醒在部分方面的差异。就比如不同于通常人们认为的四岁左右,而是任何时间段都可以觉醒异能。也不同于横滨之外个性的普遍性,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觉醒异能的。
就像织田幸介和织田咲乐,他们俩是在九年前mimic事件之后觉醒的异能。
织田幸介【阴火】。
织田咲乐【且听风吟】。
更偏向情报收集方面的【且听风吟】暂且先不论,霍克斯其实对于【阴火】的感官更为复杂一些。
“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阴火总有一天会灼烧自己,不是残破的生,就是偏执的死。”
这是那位霍克斯只听其名,未曾见过本人的太宰先生对【阴火】的描述。
霍克斯私以为描述得十分到位。那形成的蓝色的火焰阴阴柔柔的,不是没有一般火焰的杀伤力,而是比起身体上的灼烧,它更令人恐惧的是能够引起人们的负面情绪,对人心灵进行灼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