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荼毘说他真不是轰灯矢[少年漫]——奥特姆

时间:2020-03-24 11:41:17  作者:奥特姆
不过织田幸介本人并不是很在乎这种事情。
“我的异能就是我的异能啊,有什么适不适合我的,是你想太多了吧,霍克斯。”
对于霍克斯曾经隐晦的提问,织田幸介则回了他这样一句和一副“你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的表情。
于是霍克斯也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
他眼神随意一扫,瞥见了呼呼大睡的织田幸介的头发。
黑色的。
这让他又想到了荼毘。
霍克斯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荼毘的编辑打了电话过来,霍克斯接了。
那时候霍克斯心里有些喜悦,几乎想要将自己和荼毘的亲密得不像朋友的关系昭示天下。
说实话,接电话的时候,霍克斯有想过把荼毘的手机一并带走,装作是离开之后才发现的,以此来多制造一些和荼毘通话的机会。
可是霍克斯又转念一想,这个想法实施起来太过于牵强了。他霍克斯是多么细心的人啊,怎么会就那么粗心大意地装走手机了呢?
真是糟糕……在出差的前夕才发现他自己的心思,那些后面见不到荼毘的日子会有多难熬啊。
就像现在一样,霍克斯现在就想见到荼毘。
想要见到他。告诉他自己的思念。
没有荼毘的日子,每一分每一秒对于现在躁动不安的霍克斯都十分难耐。
想要陪着他,陪他一起面对孤独。
他不想去问荼毘不愿意说的秘密,只要他们能一直在一起——对于霍克斯来说,就足够了。
可是现在还不行。
霍克斯还不确定在荼毘的心里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定位。
万一只是一个要好的朋友呢?
霍克斯不想去冒那个表达出来自己的心意却被拒绝的风险。
他承受不起。
他需要规划,需要时间,需要确立他自己在荼毘心中的位置。
也许需要的时间会很长,或许会很短,但是这都没关系。
霍克斯有足够的耐心和精力。
除了为梦想而奋斗所需要的时间和精力之外,剩下的霍克斯,只属于那个人。
……
和太宰治告别之后,荼毘和咲乐还在海边散了散步。
横滨夜晚的海景很美,乳白色的泡沫随着海浪的步伐而前进,部分留在了浅棕色的沙滩上。
吹拂过来的风轻轻地抚摸着行人的脸颊,带着几分浓重的湿气,还有海边特有的咸湿感。
远处的地标大厦灯火辉煌,Co**o World的摩天轮缓缓转动着,映着蓝紫交加的光。都市的灯红酒绿和海边的静谧安详并不冲突,似乎融合地恰到好处。
“萤哥。”咲乐抬头看着荼毘,栗色的头发乖乖巧巧地贴着脸颊。
“嗯,怎么了?”
“萤哥你和霍克斯到底是什么关系啊?”织田咲乐绕着荼毘转了一圈,“幸介哥他们说你们俩在谈恋爱,可我觉得不像。”
“呵,”荼毘轻笑一声,“真是人小鬼大。”
“说嘛说嘛,萤哥!”咲乐拖长尾音,撒娇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荼毘看着远方的摩天轮,蓝色的眼睛里光芒明明暗暗,浮浮沉沉的,“我们这究竟是朋友,还是其他的什么。”
“不过有一点我能确定,他是我的英雄。”
“失去了他的陪伴,我想,我也会失去面对孤独的勇气。”
作者有话要说:
行动力Max?霍克斯已上线,请大家做好准备!
安利一篇我英文!
我英—前路
怎么说呢,跟大部分太太都不一样,不是在写故事,而是在描述发生了什么事情。思想也很深刻。有点纪实文学的感觉。
 
 
第7章 轰灯矢
轰冬美抱着签绘板,回到家,笑意盈盈,“我回来啦,夏,瞧,我给你带回来了签名!”
“哦哦哦老姐万岁!”轰夏雄听到她的话,连忙从自己的房间里飞奔过来,“我看论坛上说荼毘老师的签名很难拿到的……老姐超棒!”
“欸?”轰冬美一愣,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啊,就只是问了一下,荼毘老师就很和善地给她了,还画了签绘。
虽说见到老师的第一面的的确确是吓了她一跳,不过面上轰冬美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满脸满身的烧伤,部分皮肤还是用铁箍扣在一起的,但是……荼毘看她的眼神很平静,很温柔。这让轰冬美也不自觉就平静下来了。
“可是,夏,荼毘老师人很好说话的,我向他要了签名之后,他就给我了哦。”想着不能让自家弟弟对他喜欢的漫画家有什么误会,轰冬美一本正经地反驳道。
“而且看人的眼神也很温柔,眼睛还是我很喜欢的蓝色!”
“欸?这样啊,”轰夏雄想起来了荼毘推特上的留言,好奇地问道:“荼毘老师在推特上说他长得像山竹,这是真的吗?”
“山竹?那种剥了一半的山竹吗?”白发女孩纠结起来,“呃…好像这么说也没错,还很恰当,但是这么说……会不会不太礼貌啊?”
“真的吗?”轰夏雄被猝不及防地惊吓到了。
“嗯,老师说他幼年的时候经过一场大火,所以身上大部分都是那时候留下的烧伤的痕迹……所以我猜应该也是这个原因,他才不开签售会的吧?”
“这样啊,”轰夏雄恍然大悟,“不过没关系,这一点也不影响我喜欢荼毘老师!”
轰冬美则在继续纠结。
她是真的觉得荼毘看起来眼熟,但是又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他……荼毘的相貌太过有特点,如果真的见过的话,她应该很快能想起来才是。
等轰冬美回过神来,轰夏雄已经很高兴地拿走了签绘板,回到了他的房间里去了。
“真是的,人家就是走了个神嘛,夏跑那么快干嘛,”轰冬美小声嘟囔着,“不过,荼毘老师人……真的很温柔啊。”而且是真的眼熟,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整理好心情,轰冬美决定试试学着做玉子烧。
轰家如今长住的就他们姐弟三个,轰炎司因为英雄活动时常不回家,轰冷又住在医院,所以轰家的饭食是一直是由轰冬美打理的。
焦冻要去雄英上学了,等他从外面回来晚上吃个荞麦面配玉子烧庆祝一下吧。
轰冬美这样想着,从冰箱里拿出了几个鸡蛋。
“鸡蛋打入碗中,搅拌均匀,加入牛奶、白糖、盐,搅拌均匀。平底锅烧热后刷一层油,倒入蛋液,晃动一下使蛋液铺满锅底,煎至底部凝固时,从一边卷起,锅底刷油,倒入蛋液……”
咦?夏……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漫画的来着?
正在跟着视频学做玉子烧的轰冬美撩了一下散下来的一缕白发,脑中忽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呀!蛋液要凝固了!”
轰冬美手忙脚乱地晃动着平底锅,不再想这个一闪而过,没有什么意义的问题。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漫画的来着?
轰夏雄躺在榻榻米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签绘板被他之前小心地放在桌子上,斜着依靠在书的旁边。
正对着桌子的墙上挂着一幅油画,那上面有还没有戴上眼镜的轰冬美,尚是年幼,笑得温婉;还是一头红发的轰夏雄,面色严肃,但由于太过于稚嫩的面容,反倒是看起来有几分反差萌;半白半红的荔枝小团子轰焦冻仍是不知世事的年龄,眼神清澈如水,笑容单纯灿烂。
唯独没有作画者——他们的大哥轰灯矢的身影。
轰夏雄转了一下身,看向那幅画。
他大哥正是在国中的时候喜欢上了画画。
轰夏雄虽然不懂,但那时就觉得灯矢哥特别厉害,画出来的东西又逼真又好看。
轰灯矢是那时候喜欢上看漫画的。
“用画画来表现出自己的信念看起来很棒,总有一天,我也一定可以的。你只需要看着就好了,夏,”轰灯矢的表情很放松,有些恍惚,但只有这个时候才显现出来的少年人独有的朝气和骄傲。
“总有一天,我的画,也会出现在这本杂志上的。”
虽然有时候觉得大哥的思想有些偏激,行为有时候也是莫名其妙的,但因为轰灯矢对弟弟妹妹们是真的很好,所以也就对这些事不置可否的轰夏雄——此时觉得,自己的大哥有了很坚定的梦想。
轰灯矢发表自己梦想的时候,很耀眼,像是在发着光。
后来,轰夏雄上了轰灯矢当年上的那所国中。
“你也姓轰……那轰同学你认识轰灯矢吗?”
一次美术课下课之后,老师把他叫到一旁悄声问道。
“……认识。”
“那你知道轰同学的联系方式吗?”美术老师有点不好意思,“先前轰同学和我约好了暑假来我工作室学画画,但他没来……我就想他是不是去别的地方上高中了,所以比较忙。”
“他是我见过的美术天赋最好的人,本来我还打算将他引荐给我的姐姐——她是如月大师的学生。”美术老师的表情透着一丝骄傲,但对轰灯矢的担忧仍占大部分,“不过其实不来也没关系的,但我觉得以轰的天赋,不画下去实在是太可惜了,所以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轰同学有没有继续画下去?”
轰夏雄哽住了。
他似乎才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轰灯矢走了。
离开了。
没有人可以再联系上他了。
“……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轰夏雄轻声道,忍住了自己酸涩的想要流泪的冲动,“他肯定在继续画画的……他画得那么好。”
一个人…无论他之前哪些地方不好,哪些地方好,在人死灯灭之后,留在他人心里的,总是那个人的好。
就像轰灯矢。
纵然他的确为人处世上有些问题,孤僻阴郁,听说在学校里没有几个朋友。但在弟妹们面前,他总是最有耐心的,和他们在院子里玩的时候也是尽量配合轰夏雄和轰冬美的心思。
而那件事情上……轰夏雄不能说错全在父亲身上,灯矢哥也有错,只是相比较起来,灯矢哥所承担的代价太重了。
以生命……被毁掉的未来为代价,实在是太沉重了。
妈妈那天撕心裂肺的尖叫声仿佛还在他耳边回响。
真希望灯矢哥能去天堂。
在遥远的天堂,灯矢哥一定可以很开心地……画着画,露出笑容吧。
自打那以后轰夏雄开始买漫画,看漫画,并且有了自己喜欢的作者。
尽管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想要替灯矢哥看一眼他喜欢的东西,但是后来,渐渐的,轰夏雄似乎明白了为什么灯矢哥会那么喜欢画画,并且想要画漫画。
那些画面中有值得坚持的东西,有值得人为之奋斗,努力并为此付出一生的东西。
那些坚定的信念在每一格每一帧的漫画中也好,艺术画也罢,都闪着光,耀着眼,璀璨如同太阳,温柔如同月亮,梦想的信念在其中璀然绽放。
如果灯矢哥还活着的话,他一定……一定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漫画家吧。
“夏,吃饭啦!快点,焦冻已经坐好了,难得焦冻和我们一起吃饭呢,别让他等太久啊!”
“哦,来啦!老姐!”
……
“要不让他秃头!”小鸟游六花提议。
“不不还是倒油漆吧!”鹿岛游举手。
“要我看还是性转比较好!”狛枝凪斗兴致勃勃地提出建议。
“弄断他第三条腿!”木下秀吉十分坚定。
“不不冷静点,这个还是算了吧。”狛枝凪斗僵住,海带卷一样的白发似乎也炸了起来,看向木下秀吉,“秀吉你好歹也是个男生啊,倒是和我站在一个阵营啊喂!”
“头儿你怎么看?”小鸟游六花看向织田咲乐。其他几个人视线也纷纷看向织田咲乐。
织田咲乐手撑着头,一副小大人的严肃模样,问她旁边乖巧坐着的白发女孩,“百合子,你怎么看?”
“我觉得都可以,”钤科百合子露出羞涩的笑容,和她头顶上百合花的头饰相映成趣,“我听头儿的。”
“等等啊小百合…不不是都可以的!至少最后一个不可以!”狛枝凪斗拼命摇头,企图唤醒大家的同情心,“看在我们同是白毛的份上,请阻止头儿啊,百合子!”
在从荼毘那里得到他并不幸福的童年经历之后,咲乐的兄控之心便熊熊燃烧了起来。
为此,她在放学后叫来了自己的小伙伴们到公园商议,决定给轰炎司一个教训。
小伙伴们得知是织田家那个手作便当超级棒还是漫画家的大哥的事情,纷纷表示支持咲乐的想法。
织田大哥做的零食也超级好吃!
“这是我用【且听风吟】得到的信息,”咲乐一脸正色,用树枝条在土地上画了一个树状图,“轰炎司,外界排名NO.2英雄安德瓦,个性是放出火焰,为人严肃,但是个合格的英雄。”
之前说过,个性和异能在本质上是同一种东西,但是由于时间久远,就像由于地理隔离而出现生殖隔离那样,个性和异能在某些方面还是有所差别的,有些方面可以通用,有些则不能通用。
就比如说复制夺取这样精准到点对点的个性就无法作用到异能身上,而像消除这样直接从本质入手的异能却可以作用在个性上。
钤科百合子的超能力姑且可以算在异能的范畴,但狛枝凪斗所拥有的能力却无法分化在任何一个范畴中——太过于随机和不定向性了。
“我之前用摔了一跤作为代价,”狛枝凪斗提供信息,“知道了安德瓦近期会在东京比较活跃,我们到时候可以周末坐新干线去东京。”
“唔……难怪我看你腿上绑了绷带,”咲乐看了看狛枝凪斗腿上的白色绷带,“百合子,麻烦你帮他治一下。”
“好了。”钤科百合子伸出手,拆下他的绷带,苍白的手指轻轻点在伤口处。
“谢啦,小百合。”狛枝凪斗笑意盈盈。
见伤治好了,织田咲乐总结道:“现在天色也不早了,那初步计划就先这样……到时候秀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