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荼毘说他真不是轰灯矢[少年漫]——奥特姆

时间:2020-03-24 11:41:17  作者:奥特姆
“在!”
“你和凪斗负责掩护和诱导,小游和六花负责监视周围情况,然后通过手机联络,把情况告诉大家,我和百合子负责设计陷阱……就算失败了,也不要紧,我们大家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明白了吗?”
“明白!”×5
 
 
第8章 入学
【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わたしは来ました!(英雄学院,我来了!)】
“好了!”特意早早来到学校,专门就是为了在黑板上写字的幸介满意地看着彩色的标语。
这明明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嘛,霍克斯竟然还说他太幼稚了。
哼,也不知道是谁大晚上的不睡觉查札幌的特色伴手礼还一个个记在小本本上。
讨萤哥喜欢怎么能单纯的就送礼物呢!?太没意思了。
昨天晚上幸介吐槽回去之后就潇洒地睡觉去了,留下霍克斯一人坐在沙发上,却没看见那羽翼青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欸?已经有同学来了吗?”穿着战斗服的壮硕男人从班门口进来,看到织田幸介和他面前黑板上的大字,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我已经来的够早了。”
“老师早啊!”幸介很开心地挥挥手,完全没有被抓包在黑板上乱涂乱画的尴尬,“我是织田幸介!”
只能说幸好织田幸介的班主任是血之英雄布兰德,是一个热情似火,不拘小节的人,要是换成A班的班主任相泽,怕就不是这种情况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织田幸介是被分到A班的话,老师也不会来这么早。
织田幸介可是特意提前了至少半个小时来到B班的教室的。
“织田同学早啊,”布兰德对黑板上的字表示出了赞许,“这样做很不错啊,还能唤起同学们的积极性……很优秀哦!”
“老师也来写一句吧!”织田幸介理所当然地叫老师也来参与这项活动,表情自然,大大的笑容挂在脸上。
“欸?我也来吗?”布兰德指了指自己,见幸介很高兴地点了点头,便也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起来,与此同时,他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回忆起织田幸介的资料。
作为一名老师,学生的资料一定要好好记住才行。
织田幸介,异能是【阴火】,从横滨远道而来的优等生。龙头战争的孤儿,后来被人收养。收养他的人是名为织田作之助的小说家,背景干净,一共收养了六个孩子,五男一女。最大的孩子已经成年,是职业漫画家。其他孩子均未成年,还在上学。
家庭条件合格。
织田幸介的书面成绩很棒,入学书面考试排名第五,实战演练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即使是面对庞大的零分机器人也毫不胆怯,尤其是在他利用火焰的冲力腾飞而起至高空,然后手上燃起高温火焰长距离冲击机器人的流畅的一系列动作,不由得令人眼前一亮。
而对于被吓到的其他考生,织田幸介也是以温和自然的态度安慰他们,并护送需要的人去安全的地方。
加五十分救援分。
最后入学考试以76分的优异成绩进入英雄科,由于AB班是两个平行班,并不存在优劣之分。所以织田幸介接下来被电脑随机分配到了B班。
此时B班的班主任也很高兴,能力优秀的学生性格也很开朗热情,和他也合得来,不像隔壁班的班主任,整天都无精打采的。生活就是要热血一点才好啊!
随着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到来,黑板上的花样也越来越多,有一个还写了雄英高校的校训。
“Plus Ultra!(不懈进取,永无止境!)”
“好了,同学们,我是雄英科一年级B班的班主任,布拉德!”穿着战斗服的男人用力一拍讲台,热情洋溢地对下面的学生们说道:“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多指教!我一定会把大家教导成优秀的英雄的!”
“喔,原来老师是热血型的啊!”同学们在下面开始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气氛变得热烈融洽。
“这不是很明显能看出来的吗?不是热血型的也不会放任我们在黑板上乱涂乱画吧。”
“话说第一个在黑板上写字的是哪个?”
“是那个黑头发的,我刚来的时候他还邀请老师也在黑板上写字——不过他们俩来的可真够早的,我还以为我会是第一个到的呢。”
“真厉害啊。”
“他和我是一个考场的,他个性是火焰,超级厉害,一招就把机器人秒掉了,还能控制火焰飞上天!”
“大家安静下来听我说,”银发的班主任洪亮的声音轻松压过底下学生们的声音,他激动地一拍手,“下面先是请同学们进行自我介绍,我希望大家能相互认识一下,然后我们就要去外面的训练场开始个性测试了!”
“欸?老师,我们没有开学典礼吗?”一个橘色短发的女生举手问道。
“没有哦!雄英不需要那些繁琐的东西,我们要的是效果!”布兰德极其自豪地说道:“那么我们就按学号顺序来咯!”
“首先是一号,织田同学!”
“就是他!他姓织田啊。”有个同学在下面说道。
织田幸介从座位上站起来,笑容灿烂,面对大家,“我叫织田幸介,来自稻田中学校,个性是【阴火】。接下来还请大家多多指教啦!”
事实上,尽管个性和异能有一定的区别,但通常情况下,人们都没有将这两者分开来看,除非是像个性是复制之类的,就必须要细化这些能力的分类,不然的话都不知道哪些可以复制,哪些不可以复制了。
“我是盐崎茨,个性是藤蔓,接下来的日子还请诸位多多指教。”第二个站起来的是一位有着荆棘般绿色头发的女生,容貌绮丽,姿态典雅,态度大方。
“我叫拳藤一佳,个性是大拳……”是刚才举手的那个女生。
“我叫铁哲彻铁,个性是金属化……”
……
“我是物间宁人,个性是复制。”
这个人幸介特意留意了一下,说不上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他的个性吧。
……
“大家都彼此认识了,那么接下来,我们换好战斗服,就要去进行个性测试了……大家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同学们纷纷大声回应,都对新学期充满了期待。
……
幸介上学的这一天,荼毘清早起来,看到了霍克斯发来的邮件,就去了编辑部。
而等到他从jump编辑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专业人士一般扯皮的能力都比较优秀,而荼毘又不想自己的作品被将就,于是就耗到了现在。
“啧。”荼毘看了一眼天,又因为刺眼的阳光连忙闭上了眼睛。再不找个阴凉的地方呆着,他缝合处的皮肤也会因为失水干燥而裂开的。
所以说,荼毘讨厌出门。
他打量了一下他自己站的周围建筑……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荼毘记得那个人最近一段时间的住所是在这附近的。
那个人自称是靠谱的成年男性,然而可惜的是那个人一个人的时候饭也不会煮,房间也不会收拾,以至于荼毘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找找他,看看他人是否还健在。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荼毘就是对那个人的情况没法视而不见。
因为是那个人偶然的善心发作,将濒临死亡,被来自自身的火焰烧得残破不堪的轰灯矢送去让地下医生治疗,他才得以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下来。
那个人对荼毘有救命的恩情。
荼毘没法不管他。
顺路又去了一趟超市,荼毘领着两袋吃的和医疗用品,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敲了敲门。
“门没锁,你推就行了。”
属于男性的懒洋洋的声音从门里传来,稍微有点模糊,但荼毘还能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受着伤不锁门,你找死啊。”
一进门,荼毘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深刻地觉得自己买了绷带和药品是明智之举。
“不是算的你快来了嘛,想着你没钥匙,就没锁,”那男人从沙发上坐起来,被绷带缠住的脸上唯一露出的异色瞳带着一种残虐的笑意,“至于其他人,杀了就行了。”
艾扎克佛斯特,连环杀人案的罪魁祸首,警方正在通缉追捕的对象。
不过他更喜欢认识的人叫他札克。
“札克,你等会想吃什么?绷带和药我放在桌子上了,你记得换……算了,还是我做完饭给你包扎一下吧,你自己来我真不放心。”
“行啊,都无所谓。我要吃鳗鱼饭。”
 
 
第9章 鳗鱼饭
荼毘烧开锅,小火煮滚酱油和麦芽糖,火舌舔舐着薄薄的锅底。因为要把酱汁煮至粘稠状,需要小火慢慢熬,所以荼毘就没用自己的个性。他的火焰通常比较适合那种大火一遍掠过,要求一定鲜味的菜。
他盯着锅中的气泡一个个冒出来。
关于他和札克的认识,荼毘没告诉任何人。
不告诉织田作之助是不想让他们沾上麻烦。不告诉霍克斯则是因为他是一个英雄。
没错,哪怕成天吊儿郎当的,面对媒体同僚大放厥词,霍克斯的本质也依旧是英雄。
虽说由于某种原因,荼毘厌恶英雄,但是出于希望织田作之助和其他孩子们能好好安稳地,平平静静地生活下去,自己也可以好好画画的想法,他还是希望这个社会和平一点。
哪怕电视上偶尔窜出来的安德瓦,荼毘也能忍下来,反正他人在九州,负责九州安全的英雄是霍克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霍克斯就算是再崇拜那个男人也没关系,一心扑在英雄事业上的安德瓦也不会随便来九州逛的。
就是之前轰冬美的出现让荼毘深感意外,连忙打电话询问了编辑部的人事安排,得知轰冬美只是兼职,现在暂时替住院的高桥编辑取画稿,等高桥编辑病好了她就会被调到别的工作岗位上去。
这让荼毘松了口气。
不是不想见到那个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孩,而是害怕他自己被发现,女性的第六感总是不可小觑的。
已经习惯了,作为荼毘,作为织田萤,他已经真的……不想,不想再作为轰灯矢了。不想再回到那个令人窒息的家,被妈妈用害怕的眼神看着——哪怕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不想再见到那个男人。
真的不想。
荼毘知道他自己是个胆小鬼。
没错,他就是个胆小鬼,只会许下毫无意义承诺的骗子,残次品。
……
麦芽糖咕嘟咕嘟地翻滚着,焦糖色的粘稠状液体散发着糖的清甜。
荼毘关火,倒了一些清酒,放入鱼片,又放了两颗话梅熬煮。
鳗鱼酱料就做好了,荼毘接下来取出买回来的星鳗,刷一遍酱料,然后用小镊子取刺,切成适量大小,涂上酱汁。
荼毘把鳗鱼块摆好,放在拿起来的铁架子上,为了节约时间,蓝色的火焰在他手上燃起,随着荼毘的动作,火焰尖尖的苗头在鳗鱼块上摆动。待到鱼皮微微翘起,鱼身变软,荼毘将鳗鱼放在之前蒸好的米饭上,随手一浇酱汁,就把漆盘端起来,顺便拿了一把勺子。
札克救了荼毘的命,但他也同样是个杀人犯。札克这个男人,做事只凭兴趣和心情。
不过后来瑞依的到来倒是改变了这一点,至少札克不会随意伤害普通人了。
“有瑞依的消息了吗?”荼毘把饭放到札克面前的桌子上,问道。
瑞依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和一双纯净到圣洁的天蓝色眼睛。当她看着荼毘的时候,好像天使降临人间,在注视着他。
“模糊的一点点……啊唔”札克咬了一口鳗鱼肉,“有那个该死的医生的消息……下次见到他我要把他砍碎!”愤怒和残忍的光芒在札克的眼睛里闪烁。
“唔…那把伤养好了再去吧。别让瑞依担心。”
“嗯!”札克像个小孩子一样,嘴里塞得满满的,用力一点头。
……
“不可能!”物间宁人心有不甘,“我明明复制了你的个性,为什么刚才没有用出来!”
“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欸?”被物间宁人用手指着的黑发少年一歪头,发出了一个语气词。随即织田幸介露出了和平常没有任何不同的笑容,“你刚才拍了我一下,是在复制我的个性吗?”
“那不然呢?”物间宁人反唇相讥。
“那换句话来说,你是想体验一下我的个性吗?”
“怎么?不行吗?”物间宁人露出嘲讽脸,“难道测试第一名的个性还不让人用了?”
“没啊,”织田幸介笑容如常,眼神也没有任何变化,对于物间宁人说话时不好的语气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似乎是真的没听出来物间宁人的嘲讽一样,“那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明白了……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什……哇啊啊啊!”
本来没有听懂织田幸介在说什么的物间宁人忽然被幸介一手扯住衣领,飞速带上天空。
天空蓝的透亮,白色的云彩卷卷的,偶尔窜出几条调皮的云絮,阳光正好,微风习习。
正好……正好个鬼啊!
正在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的物间宁人完全没有欣赏天空风景的兴致。
虽然游乐园的部分娱乐设施也有类似的体验,但…但他们都有安全保障啊!哪像这个KY,这是真的一言不合就上天啊!
你这是选择性听力吗!只愿意听愿意听到的话!
在空中转了那么几分钟,织田幸介就带物间宁人下来了,回到了地面之后,织田幸介笑着问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哼!也不过如此。”虽然飞得挺开心的但是口头上宁死也不会承认的物间宁人如此说道。
“哇,物间都这么说,那飞起来的感觉肯定很棒咯!”拳藤一佳笑了起来。
相处时间不长,但大抵也算是对物间宁人有一定了解的同学们纷纷也善意地笑了起来。
“不够意思啊,织田,就让物间一个人体验吗?”吹出漫我的黑白对话框上显示出了如下文字,还配了一个笑脸。
吹出漫我和织田幸介先前也是一个考场的,正是织田幸介将他从零分机器人下救了出来,后来结束考试后,吹出漫我向织田幸介道谢,之后的几次偶遇,织田幸介毫不掩饰自己对漫画的喜爱,而正巧吹出漫我也喜欢漫画,于是二人一拍即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