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龙王和天帝——喵驰驰

时间:2020-03-24 11:45:06  作者:喵驰驰

 第1章 1-5

  【1】
  天帝在成为天帝之前就想好了,他要坐上那个位置,一定得有不世之功。
  不过妖族实力强大,并不是想打就能打赢的。
  他需要一把很好的刀。
  天帝下凡变作一个英俊少年,往东海去。
  据说东海的小龙王美貌惊人,心肠又软。最重要的是,他血统精纯,灵力超绝。
  龙族都在等,等他们的小龙王在妖族混战中带着他们打出去,从此万妖之上。
  一个龙族少女在水边被其他妖族纠缠,孩子贪玩,只是修炼出人身,灵力微乎其微。
  天帝变身的少年人从天而降,他表现得明显不敌妖族,却为了保护无辜少女奋力厮杀。
  小龙王感知到能量的异动过来查看,碰巧发现了这么一幕。
  小龙王出手,救下龙族的“恩人”和少女。
  小龙王想开口跟他说多谢,看到对方亮得惊人的眼睛,“恩人”脸上溅了点妖血,邪气又英俊。
  他还没开口,恩人却先一把抓住他的手:“你没事吧?”小龙王微微愣住。
  他是龙族近百年灵力最精纯的后代,族人从来只仰仗他,没有谁会问他有没有事。
  就在这时,发现妖族的增援赶来,不知道这些妖族是不是疯了,竟然敢在东海边围攻龙王。
  打起来倒是不费事,只是人多,有点麻烦。
  小龙王还带着龙族的少女,应接不暇。
  一支袖箭破空而来,“小心!”是天帝喊的。
  小龙王在虚空中凝出的水柱刚要包裹住箭身使其粉碎,天帝却快一步,以肉身挡住了箭。
  小龙王不能再等,快快处理掉闹事的妖众,手上沾满妖血,却还是温润好看的样子。
  他颇有些无奈过来扶起“恩人”。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笨成这样,他明明就不会被一支小小袖箭伤到,何必要这人以肉身去挡。
  天帝隐去自己一身灵力,虚弱倒在小龙王的怀里。
  小龙王声音很好听:“你家住哪里?”
  天帝摇头,声音嘶哑,眼神暗下去:“没,没有家,都被妖族杀了。”
  小龙王漂亮的眼睛里流露出温柔的哀伤,再跟他说话时带上几分哄孩子的意味:“你为救我受伤。可你是人族,我不敢轻易以灵力治愈,我带你回家找个大夫可好?”
  可好?
  天帝靠在美人怀里,听到他婉转动听的尾音。还有那双漂亮眼睛,看谁都像是有情。
  天帝竟微微动容。
  明明是他事先为小龙王编织好的陷阱,可天知道是谁先一步走了进去。
  【2】
  小龙王把“恩人”请回龙宫,赠他避水神珠,让他在海底也可行走自如。只是当时小龙王也猜不到,多年之后他不再想招惹天帝,放弃了一切诛妖之后应得的东西,带着族人躲回东海深处。天帝却凭着这颗避水神珠杀到了龙族最后的巢穴,将他的族人均缚之以锁链。
  但当时的“恩人”是很可爱的。
  是个会挺身而出的英雄少年,背负惨烈身世,个性却依旧热烈明朗。
  他问小龙王:“你多大?神仙都像你这么好看吗?”
  漂亮的小龙王面颊微红:“三百岁,已经成年了。我,我不是神仙,龙族也是长于妖族之中的……”他说完迟疑,怕戳中少年伤心事,又怕自己妖族身份引来芥蒂。
  少年却很认真:“不,你跟他们不一样。”
  这句话让小龙王记了很久,以至于后来天帝把他打下东海,说什么“妖就是妖”,小龙王还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差错。
  当时小龙王从很多人眼里看到过信赖,只不过大多数夹杂着企盼还有热烈的崇拜。但少年不同,这份信赖太纯粹了,好像只为他这个人,隐隐多出来的那一点东西,微妙不可捉摸,类似于喜爱。
  小龙王很高兴,带他参观自己的龙宫。
  龙族喜欢光鲜漂亮的东西,他的宫殿明亮堂皇,小龙王站在其中。天帝眯眼看过去,这么个绝色美人,不像龙宫主人,倒让人觉得他天生该被跟这些珍宝一起收藏。
  【3】
  天帝佯装成人族少年在海底龙宫养伤。
  客人大大咧咧,毫无做客的自觉,跟所有水族都很热络,他天性懂得如何招人喜欢。
  这种体验倒是对小龙王来说很新鲜。
  他刚成年不久,是天性烂漫的时候。只不巧生在众妖混战的年代,卓绝灵力却成枷锁。龙族人人敬他,人人将他奉之为明主,可是没有哪个能成为他的客人,走进他的生活里。
  天帝安心享受来自美人的照顾。小龙王天性良善,都不用天帝做出什么夸张姿态,只要稍稍表现出不适,小龙王就会嘘寒问暖。
  那天小龙王刚去跟龙虾怪一族拉开战,天帝使坏,叫人去跟他说自己忽然病重。
  小龙王手起刀落,把龙虾怪做成刺身,凯旋,面上看起来还是温柔可亲的小美人一个。
  回了龙宫便匆匆去看天帝。
  “你怎么了,是不是在水底恢复得会慢一些?”美人有些懊恼:“是我欠考虑,应该差人在岸上给你搭个屋子养伤的。”
  “不会。”天帝露出虚弱又欣慰的样子来,他的眼睛还是雪亮,坦荡注视着小龙王:“被你带回来,我很高兴。”
  小龙王一时无言,他直觉这话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只好对天帝笑了一下。
  那一瞬间天帝有些出神地想,幸好他是东海龙王,美色藏在这千尺深海之下鲜为人知,不然人间怕是再无美人。
  他本来只想跟小龙王假意做个兄弟,事成之后鸟尽弓藏。但经不住美貌乱人心智,他觉得这小龙王不仅可欺骗,可利用,还应该相当可口。
  【4】
  小龙王怕天帝在海底孤独,带他去看自己珍藏的宝物。
  龙的品味很好,小龙王的寝殿里藏的都是奇珍异宝,哪怕是天帝看了也觉得开眼。
  “这都是你自己收集来的吗?”
  小美人微微一笑,有些腼腆有些得意:“小时候会出去找,还有些是打架赢来的。”他语气一转:“不过,这里面就很少有新的东西了,真希望混战早日结束。”
  “一定可以的,不会再乱下去了。”天帝这样说。
  小龙王当然只把人族少年这句当作宽慰,宽慰不起任何作用。但秉性纯良的龙族从不辜负好意,他跟着少年点点头:“嗯,我也相信。对了,这里有你喜欢的东西吗?你是我的客人,可以随意挑选。”
  “什么都可以?”
  “当然,”小龙王对自己的藏宝还是颇为得意的:“只要你看上的都可以。除非是需要术法驱动的神器,可能你拿去也无用。其他都随意,我说话算话。”
  天帝一把攥住了小龙王的手腕,沉默又固执地看进他眼底。嘴唇是紧抿的,是个难说出口却又倔强想要表达的样子。
  小龙王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微微愣住,片刻之后连耳后都通红。
  【5】
  天帝放开小龙王的手,满室珍宝,他什么也没要。
  小龙王问为什么,是不是都入不了眼。
  天帝掩饰似的轻叹一口气:想要的,只怕你给不起。
  小龙王只是天性烂漫,并不愚钝,似有若无捕捉到他话里深意,心底泛起涟漪,也不再追问。
  自那日起天帝绝口不提这件事,跟小龙王亦不如从前热络。
  但他郑重找了龙宫里的龟军师。
  他说自知肉体凡胎,却不自量力想为小龙王出力。一开始只是不希望看他受着伤回来,后来还生出妄想要与小龙王并肩作战。
  “我听闻传说里龙族有使人脱胎换骨的秘法,愿为龙王驱使,还希望龟军师成全。”
  字字恳切。
  龟军师当然如实转达给小龙王。
  “这少年倒是重情义,可这传说只说了一半。”
  龙族确实有秘法使人脱胎换骨,但却是要拿真龙的龙元去换。
  小龙王的爹仙逝时留下龙元,让小龙王吞噬掉,以便增进修为。可小龙王不愿,那是他最后一点念想,他把龙元藏在一颗亮晶晶的珠子里,挂在自己的脖子上。想爹的时候就拿出来摸一摸,看一看。
  就连天庭派人来暗示他送出这颗龙元他也没同意。传闻当今天帝的小儿子先天灵力不足,他的母妃想尽方法使他增进灵力,好跟他的哥哥们争一争天帝之位。
  小龙王为少年的心意感动,可一来龙元对他至关重要,二来他不想把一个凡人牵扯进三界无休止的混战中。
  “你回去告诉他断了这个念想吧,伤好了便送他出去。”
  人能送走,但情意怎么办?小龙王还没遇到过这种事,他轻轻咬自己的下唇,轻声道:“后面我就不去见他了,只当我在忙吧。”
 
 
第2章 6-10
  【6】
  小龙王在外猎妖,不敢回自己的龙宫。他怕看到少年热烈的目光,因为他不能回应。
  他从成年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被献祭给了族人,他只有带着龙族强大起来这一条路,每个人都希望他这么走。
  可是他会听到少年的消息。
  说他又去了那个海沟沟里面,挖出一颗闪亮亮的宝石。“他说龙王您最喜欢亮亮的东西,放在屋里也许您会瞧着开心。”
  说少年还是没有放弃脱去凡胎的念头,每天问人如何修炼才可以强大。他说他不怕吃苦,只怕不能站在龙王身边保护他。
  还说少年睡熟了会说梦话,叫什么敖光快走,我来替你挡。
  小龙王听了沉默多时,最终说:“伤好齐备了吧?那就送他走。”
  少年被送离龙宫。
  那天其实小龙王回来了,他不敢现身,变成一尾小小的鱼在少年身边游。
  天帝昊看穿这小把戏,他的好戏也开场。他演出了满分的不舍,满分的情深义重。又演出了情绪饱满而富有层次感的不甘落寞。
  “敖光,我会回来找你。”他的声音恰好可以被那尾小鱼听见。
  昊从怀里掏出一颗海蓝色的宝石。
  小龙王想起来,龟军师说少年养病期间一直在打磨,宝石只有手指大小,打磨出来却是个龙角的形状。
  是小龙王头顶上龙角的形状。
  他把宝石龙角轻轻放在桌上:“以后,我给你找更大的宝石,做个跟你龙角一样大的。”
  小龙王的呼吸一滞,小鱼的尾巴都快忘了摆动。
  昊往外走了两步,又飞快回身把宝石龙角揣回自己身上。有点孩子气,眼睛还红了:“你都狠心不见我,我还给你这个做什么!”
  他语气颤抖,然后真的掉了一滴泪:“你对我心狠,我却心软。东西不留下来,可我图哪天亲手再送给你。”
  小鱼也流出眼泪,只是眼泪很快融进海水,谁也不知道这个秘密。
  昊被送出东海,他微微松了一口气。
  没有什么宝石龙角。
  他时间宝贵,在龙宫的时候都在研习龙王藏书里的术法,哪来闲心打磨一块石头。那道具不过是他幻术所化,真留下来就露馅了。
  可笑小龙王竟还真的为此流泪。
  【7】
  昊被送离龙宫之后在东海之滨住下。
  他日夜修习术法,为海滨的百姓斩妖除魔。
  小龙王他是见不到了,但龙族其他人除妖时仍有与他碰上的机会。他每次都托人带回去一点东西,有时是海边捡来的闪亮石头,有时是人间的新玩意儿。
  久而久之,龙族的族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凡人痴恋他们的龙王,还为了小龙王想要变强,一起保护他的族人。
  龙族纯良,对此都是善意的观望,天帝昊交托的物件每次也是好好带了回去,一定要送到小龙王手里。
  小龙王无法不动容。
  那一年冬天,海上起风。
  许久未见,少年的身形更挺拔了一些。他为保护一颗龙蛋被一队蛟追杀。
  他与恶蛟缠斗许久,已经快失去力气。这颗龙蛋来自一只濒死的龙,他眼见龙在失去生命之前往蛋里注入最后一口龙元。虽然是一只不值一提的小龙,炼化掉肯定也很补。所以不能被恶蛟夺去。
  昊的脸上沾满恶蛟的血,衣裳也早已破烂。他看起来如此狼狈,眼睛却亮得惊人。
  小龙王远远看到了。
  他无法再说服自己对此视而不见,就在恶蛟爪子上的尖刺快要刺穿天帝的脖颈之时,漂亮强大的小龙王从天而降。
  美人面无表情化身杀神,恶蛟在他脚边倒下,血水积成汪洋。
  最后他弯下腰,在血雨和冬日的冷风之中朝少年伸出手:“对不起,我来晚了。”
  天帝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单膝跪地把龙蛋递过去,笑容一如既往热烈明朗:“还好,我替你保住了你的族人。”
  【8】
  昊被重新带回龙宫。
  路过龙宫的水晶柱,他忍不住打量自己,小心细致查看自己周身上下,像是怕哪里没注意就泄露了野心。
  小龙王一直抱着他救回的那颗龙蛋。
  龙蛋的父母在混战中失去生命,留了最后的龙元给这颗圆滚滚的小东西。它应该要活,可是让它出生在这个时候,对它来说,真的是好事吗?
  小龙王敛眉沉思,不自觉摩挲这颗龙蛋。
  昊听得到胸腔里快要叫喊出来的声音——炼化这颗龙蛋,对他修为大有好处。
  小龙王轻叹一口气。
  昊恍然从野心中清醒,下意识问道:“怎么了?”
  小龙王美目中露出哀伤之意:“龙族的幼年期太长了,现在不适合让它出生。”幼年期小龙十分脆弱,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而且孵化龙蛋,需要以精纯灵力温养,又是一桩麻烦事。
  小龙王敛去面上表情,伸手要施术封印这颗蛋。
  “等等!”昊喊了出来。若是被封印了,他再想拿都拿不出来。
  小龙王目光转向他。
  天帝道:“出生是他的权利。而且,龙族近年因为混战损失不少,没有新的龙出生,你怎么办?拿什么跟别人去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