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有你就宝安[情有独钟]——岸玖吾

时间:2020-03-24 11:47:27  作者:岸玖吾

   文案:

  ——你的身体对它们而言是无法抵抗的诱惑
  ps勉强算是师徒文吧
  如果不是从电脑里找到的,不是对人设和剧情还有些印象的话,根本想不到是我写的。
 
 
第1章 
  “对了,你知道吗?”忙中还不忘八卦的护士压低了声音。
  “是要说院长那宝贝儿子的事吗?”另一名护士了然。
  “听说可邪乎了。送到医院来的时候身上根本没有一点伤,后来转到内科检查我听他们说检查结果还是一切正常。可他就是没醒。一大堆名医在院长办公室开会愣是没憋出什么。”
  “前几天送医院来我还打了把手,说是在学校好好地突然一下就倒了,送到校医那半天没醒才赶忙通知院长出事了。结果睡到现在也不见得醒。”
  “你说说看内科外科男科甚至连精神科,我们这在都全国拔尖,居然连个初步诊断都做不出来。”
  “看来还真是中邪了。”临走前还不忘下个结论。
  躺在病床上挺尸的是南尉院长的儿子南宝安。20岁的大小伙子,社团出活动的时候无征兆晕厥,没磕着没碰着没饿着。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好好一大活人就醒不过来了,躺了快一星期急的南尉白发又冒出了几根。但时下正流行沧桑大叔型,男男女女院长的粉丝又翻了一倍。
  第七天的早上,南尉疾病乱投医的从他的一个经商亲戚那里,联系了被他朋友吹得神乎其神的现代降魔师白有。
  想想一个当了大半辈子的医生能这样就范真的很不容易,其中杜卓的功劳不可忽视。商人几乎都会求神拜佛希望能保佑财源滚滚至少有那么个心里安慰什么的吧,杜卓也一样。所以他们那圈子的人会互相交流交流心得借鉴借鉴做法顺便做个生意,然后杜卓就知道了低调的白有是个厉害的降妖驱魔师。
  从第一次听对方诉苦时他就想到了久仰大名的白有,等南尉越来越着急到他觉得差不多的程度扔出这主意。
  南宝安脖子上不知名的坠是他小舅子给的,还自称是高僧开过光很辟邪。他爹礼貌的笑笑没搭话还是他妈不好拂自家弟弟的面子给他戴上的,至此奇了怪了,打娘胎里出来一直大病小病九死一生的病秧子,从三天一小病十天一住院减成了三天半一小病十天半多才住院。这是他家保姆发现的,对这南尉选择性忽视。
  突如其来的巨大恐惧已经让他慌了神儿,被杜卓套下去了。先是得意了一下自己实力的杜卓接着也要长白头了,圈子里没人真见过白有本人更没人有他联系方式,他无法交差啊。
  正当他大海捞人欢得很,上初中的女儿杜堇已经带着人送货上门去了。最后得到消息的杜卓赶来黑着脸问杜堇怎么不先和他说一声,小姑娘拍开他说别碍事多大了人了还不知轻重。眼看要和包公媲美的杜卓耐着性子再问从哪找的人,“旺旺好友”四个字让他放心的闭眼反正横竖是站在医院地盘上。
  这边的南尉是总算安下了心。侄女杜堇带着白有上门护士告诉他,南尉吓了一跳想杜卓搞什么鬼让一孩子办事儿。轻车熟路的去她哥病房放白有进去轰“闲杂人等”出去。自从南宝安入住后来这研究的医生一拨接着一拨还有外院的,你说看出点什么也好吧弄半天还成了一旅游胜地。他倒是能隔离陌生人,可熟人还有朋友介绍来的更多。
  南尉想着我这个做父亲的应该能先过问过问“来路不明”要单独和我儿子一起治疗的“降魔师”吧。于是走向看门的杜堇丫头,还没张口丫头笑嘻嘻的说死了话:“伯伯不要紧的,三分不到无痛无感马上就能下床蹦跶啦。”
  噎住了奔五的院长,还没想起像是哪则广告语病房门就打开了。看到出来的白有,还没见到病床上的儿子院长就放宽了八分心。
  只能说如果南尉的小舅子是这样,当初他会立马乐呵呵的替儿子亲手带上那开过光的坠,把儿子从三天一小病十天一住院减成了三天半一小病十天半多才住院的功劳二话不说全归他。
  你羡慕妒忌恨也没法,人天生就是这种气场的说。南尉当时就在心里赞叹年轻人,好样的。
  看先前还是各种怀疑,虽然答应杜卓之后没信儿也没催,这下百闻不如一见的内心交织让他没缓过神找词形容。躺在床上被妖魔各种□□养成的南宝安,终于见到阳光顺带一陌生的优雅美男于是刚找回的魂魄又丢了仨。
 
 
第2章 
  在外人眼中的优雅贵公子白有,在熟识的人心中是个彻头彻尾的生活白痴。
  不知过了多久,记忆都漂白的差不多了。白有一直是生活在深山老林阴气极重之地,为的就是那段不想忘却的伤痛。前不久,家族的一个子孙请求说是儿子和朋友能不能来他家做客顺便探探险。他倒是不起疑,那子孙当然知道儿子是想乘着高考完来一次彻底的探险。怕他有危险,那种地方的生物怕是对身为阴阳师的后代感兴趣的很,而他们一代代已与平常人差别不大了根本无法对抗。
  虽然发生了那件败坏家门的丑事,可仍然有族人偷偷与他联系接济他。这些年即使当初老一辈已离去,他们的子孙也会奉命前来看望拜访。除了那几天白有一直是和鬼怪妖魔做伴,都是几千几百年的生物了,想到马上就会来十几岁的少年有些别扭。
  于是白何盛登场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古代阴阳师,第一印象是“很日漫”。然后渐渐感觉不对,到了吃晚饭时终于明白这个古代爷爷辈的爷爷辈的阴阳师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公子,估计就会除妖降魔。然后现在还跟妖魔同居了。囧rz
  具体细节如下:
  1.“白有哥今天中午吃什么?”白何盛真心不知叫他什么好,在白有提议下愉快的接受这称呼。
  “?”贵公子疑惑,“这么快就饿了吗,你几天没吃饭了?”
  “啊?我就只吃了早饭,现在好饿啊。”
  “原来年纪小饭量这么大。我四天没吃了都还没觉得饿。要不我叫凹给你们找些吃的吧。”
  “谁,这还有其他人?”
  “就是那只灰色的兔子,它叫凹。我的伙食就是它在负责。”
  “……”白何盛被这信息量震惊了,“你不饿?兔子?你吃草?它负责?”
  2.“诶,这是哥你收拾的吗?”表示深切怀疑。
  “那怎么了?这一直是零在管,我不是很清楚。”
  “……”这是谁的房子啊,零又是谁啊。
  3.“哥,你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可以探险的地方吗?”
  “什么是探险?”
  “呃,就是弯弯曲曲难走的地方。”
  “走?一般碰到这种地方我都会绕道,或是直接用法术到达。这样一想守给我领的路都是平坦的。”
  “……所以”
  “要不你问问他?”
  4.“所以说你是为什么在这定居?”
  “为什么呢,是啊,为什么呢?”
  “你不要告诉我你忘了!”(╰_╯)#
  “呃,我以前和当午说过。如果它还记得的话。”
  ————————————————————————————————————————————————————
  老子不干了,怒摔。白何盛受不了了。谁家能像他这么悲催有个这么极品的不知怎么称呼的长辈?
  压不住好奇心的小青年还是低头寻找到了当午,知道了为什么白有会长生会隐居于此。提一笔他怎么找到当午的,白何盛很聪明的正午边在房子里里外外的转边大喊名字,估计是它觉得丢人出来前还让白何盛摔了个狗吃屎。
  听完白有的往事,先是蛋疼了一下:太tmd狗血了。接着就萌生出了带他出山的念头,主要是想看他在城市中会成个什么样,顺带让父母同意他在外面租房子住。
  死乞白赖拖走白有定居后,杜堇这个初中的丫头登场了。
  只会简单浏览网页的白有点开了桌面的淘宝网,被五花八门的图片乱了眼。点来点去就点到了关于驱魔的cos道具,白有很生气“这不是骗人的吗?”远程求助那帮好友,顺利与当时顶班店长堂姐的杜堇撞了个天昏地暗。
  自称是阴阳师的白有被她个蛋蛋后在心里鄙视了一番,但聊过几次之后只要她下线就会预定下一次交谈时间——继续辩论堂姐店铺驱魔的可行性与现在还有没有妖魔。
  这样也能碰上成为好友,只能苦笑生活是有多么的狗血。
 
 
第3章 
  通过朋友们的远程协助,白有顺利地与杜堇斗完了八百回合,不过没分出胜负。他连续好几次上旺都没碰见蛋蛋后还以为自己太凶了把人吓跑了,当他再一次上旺被刷屏的头晕眼花,适应了半分钟才明白了丫头的哥哥中邪了,走投无路来投奔他。
  好好先森的白有阴阳师献出了初见。刚一到达地点杜堇就冲上来了,等一下,我没有说他们交换过照片通过话。纯粹就是闪闪发亮的白有闪瞎了杜堇的钛合金狗眼,流着口水就上前凑。认为一切都理所应当的某人见到来人就开了口:“客官您再来?”
  瞬间把杜堇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理智急急如意令“嗖”了过来:“啊勒?”
  从进病房房门到出病房门算上来回路程用了五分不到。其中找到病人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至于驱魔,那些都算不上魔太低等了。只是从小到大身上寄居的执念太多了才导致超出负荷承受不了。其实白有从医院门到病房门这愈逼愈近的气味,南宝安身上的东西已经跑得差不多了。
  然后白有奇怪的看着刚醒来瞅了眼自己又晕倒的南宝安,一头雾水的直接出去了。因为杜堇说赶快结束带他去一个说是很“妖气”的地方。
  贵公子白有临走前留下一句话:“他带的辟邪物已不再起作用,今后再有类似的情况我再来。”
  院长立马变脸,铁青着脸瞪着他二人扬长而去说不出半个字。
  被赶出来的“闲杂人等”马上涌入了进去,各种嚷嚷声各种吃豆腐,终于吵醒了南宝安这个倒霉孩子。因为身上执念的缘故没健康过几天,老是感觉浑身神烦。然后一个深度睡眠醒来后,那家伙一口气能上五楼了。
  想起了不知是不是梦里的一张脸,转而问院长:“爸,那个……”
  “可算是醒了。要不是你小舅舅找来了个阴阳师师傅,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唉,醒了就好啊!”
  如果刚才那名年轻人说的是实话,那宝宝的这次昏迷岂不过是无数次之一。我的那个天啊!院长很消沉。
  当晚南尉院长连线了刚出院的杜卓。
  “那个兄弟啊,我儿子的病恐怕还有后遗症,你……”
  “这事儿我管不了了,人是杜堇那死丫头带来的。我看你还是找她说吧。来,我给她电话。”
  “……”
  “尉叔,啥事啊?说,我保证能办妥!”
  “……那个你哥的病恐怕……”
  “哎呀那事啊,有有哥哥肯定会帮忙的,这不是他本职吗?放心吧叔。”
  “那不会又等着你哥晕倒补救吧,不是说这样很伤寿命吗?”
  “咦,是吗?叔你懂得真多啊!”
  “……”这不是被逼的吗??
  “那你说怎么个办好?”菇凉求知若渴。
  “……”
  纵横江湖几十年,领导医院几百来号人的南尉今天算是栽了个大跟头,转过头想向儿子求安慰,谁知他老人家百度怪力乱神正欢没工夫搭理他。院长很生气,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
  找回了叱咤风云的气势他拿起电话问道:“堇丫头,你和那师傅熟悉能不能帮我问问他收徒弟不?宝宝那样子估计以后晕倒是常有的事啊,也不能每次都找人家吧。可不找他找谁你说呢,万一今后人家师傅去哪旅游了,你哥情况危急怎么办?他是和你熟但和我们家宝宝……你说是吧,而且每次都劳烦大师说送礼吧人家肯定不收我们更过意不去。不如当他徒弟,一来在他身边那些脏东西也不敢靠近,二来徒弟孝敬师傅也是理所应当的,三来就算今后大师走了你哥他也有个自保的能力。要是再动不动躺四五天我和你阿姨可真过不了日子了。你说是吧?”
  “……”连呼吸声都没有。
  “堇——丫——头——”刚变大的院长又sui了。
  “啊,纳尼?要不今晚我过来带哥出去,让他见见有有哥哥熟悉一下?”
  “……”果然没听没听没听没听……
  “对了,那什么今天我们期中考试了——”声音突然变得柔弱无力。
  “……好,我和你爸说……”
 
 
第4章 
  南宝安,男,19,大二,摄影社团副社长,单身但有暗恋的人。出活动期间莫名晕倒七天有余,醒来后迷恋仙魔妖精之说特征就是看灵异小说等玄幻类。
  知道即将见到传说中的阴阳师内心一直交织不安,小媳妇似的跟在刚上初中不久的杜堇表妹身后。难道上次真的是妖怪上身才导致的昏迷不醒?老爸医院的人都束手无策他就进去不到几分钟我就醒过来了。以上是“闲杂人等”的叙述。
  这一路的心情比高考还丰富啊。临走前院长南尉千叮咛万嘱咐他一定要让大师收他为徒,不然这个家就毁在他手上了/(ㄒoㄒ)/……
  推开包间门,南宝安看到的是一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子把刚剥好的螃蟹递到旁边的碗里。再一抬眼,看到的正是那天又晕过去前的那张脸——让人赏心悦目,很对得起观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