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仙尊有个魔尊师尊[前世今生]——默殇不墨

时间:2020-03-24 16:41:14  作者:默殇不墨

   文案:

  呵呵,这是个非常不正经的修仙文。师尊表面上人人畏惧,实际上是个爱欺负小孩儿的人。
  徒弟表面你说话我履行,实际上对师尊还有小心思。
  对于洛烊来说,十岁当卧底不可怕,早恋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活着不知道都经历了什么。
  洛烊:“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娘其实不是我娘,我妹其实不是我妹,我爹其实不是我爹,我师尊从来不把我当徒弟养。因为我娘其实是我上辈子初恋,我妹老想嫁给我,我爹是我上辈子徒弟,而我师尊,被我上辈子压过……”
  洛晨曦:“你对你的前世有什么不满意吗?”
  洛烊:“呵呵,楼上请闭嘴。”
  东方烋雪:“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真的是个男人。”
  (请勿喷,勿比较)
  (作者有话说里通常是一些沙雕人物的小剧场之类的)
  ps:内含失忆(放心不虐的,而且还有点糖哦)and生子情结外加一些沙雕小剧场。
  不喜慎点!
  超级听话占有欲极强攻X性格古怪妖孽强大受
 
 
第1章 我成了奸细
  轰隆!
  天边突然一道惊雷炸起,电闪雷鸣,震耳欲聋。这道雷把半边天都染成了紫色,一雷打完一雷又起,似海浪翻涌又似爆竹一般活像要把天空炸裂开来不可。
  “不妥!不妥啊!这,这这分明就是那魔族的‘斩玉魔尊’即将出关了啊!”清静门的掌门薛翼在大殿上焦急的来回渡步,原本清秀的面孔却因皱眉而显得有些苍老。
  “薛掌门且慢。”
  说话的正是坐在大殿最上方的人,洛儒夕,他是泫奇山的掌门,也是这整个修仙界的掌门。
  此人战果累累,为人和善。就是太过于多情,凡是遇上哪个风华绝代的佳人,免不了上前去搭讪一番,对他而言,哪怕最后聊不到床上去,那好歹也算是有搭过话的矫情了。
  但这样的一个俊郎人士此刻他却单手撑着额头皱眉道:“就算是那个人要出关了,我们又有何惧?魔族与我族已多年井水不犯河水,东方家的东方圣池才是魔族的王,还怕那东方烋雪不成?”
  “话也不可这样讲。”坐在大殿左侧的中年人欧阳封华扇着他那羽毛扇,表情强行镇定道,“谁都知道,那魔王之位乃是东方家二子让给大子的,百年前的老魔王可是说过,真正天赋异禀不可限量的儿子是二儿子东方烋雪,那魔王差一点可就是如今那斩玉魔尊了。”
  洛儒夕一听,头更痛了:“那,欧阳掌门是何意?”
  欧阳封华眯着眼睛笑道:“尽管那东方圣池再窝囊,不敢惹我们,可他那弟弟的实力我们是自两百年前有目共睹的。哪怕他哥哥再想和好两族,他弟弟也会是个永远的障碍。所以,我们得监视东方烋雪本人何时会作乱。”
  薛翼愣在了原地,疑惑道:“虽是个好法子,但该怎么做?”
  “这个简单。”欧阳封华坐在椅子上往后一靠,“咱们大掌门不是有个儿子吗?就让掌门的儿子前去当眼线,看着那斩玉魔尊如何,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回来通知。”
  “………………” 薛翼则认为不妥。那再怎么说也是堂堂大掌门的儿子,唯一的儿子!众人只知道掌门有个义女叫洛蓉,只有六岁,但只有内部人员才知道掌门洛儒夕其实是有个儿子的。
  洛儒夕整天都把他那儿子当个宝一样,从不让人见。还有一个原因其实是他那个儿子是他和凡间一名青楼女子的私生子,所以他也从不曾公开过。生怕传出去后会被世人耻笑,还会毁了他儿子一生。现下一听欧阳封华的提议,薛翼实在是不敢说个“好”字。
  欧阳封华却好似根本不在乎洛儒夕会不会生气一样,还接着问:“掌门,您看这个法子如何?”
  “……”洛儒夕也愣住了。外界没人知道他有个儿子,那么让他儿子去是再合适不过,但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去到东方烋雪那个怪物身边也未免太过危险了些。
  场面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静,天空中的雷声依旧不断,仿佛那雷电就打在他们面前。
  终于,在洛儒夕百般犹豫下,他觉得把儿子和苍生比起来,确实不能有私心。
  薛翼本想劝洛儒夕三思而后行,可才刚说出一个“请”,就被洛儒夕的一句:“薛掌门,麻烦你带烊儿过来吧。”给震惊了。
  “这……掌门……”
  “快去吧。”
  “……是。”
  不出半柱香,仅仅十岁的少年大半夜就被突然叫到了平时从不敢来到的大殿上,期间内心一阵不安,尤其是看到大殿之上父亲严肃且阴郁的表情后就愈发感到不安了。
  少年长相极好,眼睛挺大,鼻子和嘴巴和洛儒夕不大像,应是随母亲。这还是个挺俊俏的小伙子,丹凤眼下一颗泪痣淡淡的点在右眼角下边,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他竖着简单的高马尾,用一根灰色的发带紧紧绑着。
  “见过父亲,薛伯伯,欧阳叔叔。”少年跪在大殿中央恭恭敬敬的给三人行礼。
  “烊儿,你先起来。”洛儒夕轻言说道,“你可听到了天空中的雷声?”他话语中有些绕弯子,出自于舍不得,还是想让自己的儿子自愿才好。
  少年站起来,道:“听到了。”
  洛儒夕又问:“害怕吗?”
  洛烊摇摇头,坚定的说道:“男子汉怎么会怕打雷呢?传出去岂不是笑话?”
  洛儒夕欣慰的点了点头,而后严肃的说道:“这道雷乃是魔头出关的象征,父亲希望你能替天下苍生去做一件事。”
  “既为魔,父亲直说便可,孩儿定会全力以赴。”
  洛儒夕看着洛烊那坚定而又清澈的眸子,作为父亲一时间犹豫了起来。仿佛他是在透过洛烊看另一个早已离去的人。
  他对洛烊和其母总归是愧疚的,当年把洛烊带走时,洛儒夕也曾跪在陈氏墓前允诺过,此生必定善待其子。
  倘若当真让洛烊去了那不非之地,世事难料,出了什么事他又不知道,那又该如何去保他儿子呢。
  岂不是……对不起他母亲。
  “咳!”直到欧阳封华假咳一声提醒道,洛儒夕这才不忍且万般无奈道:“即日起,你洛烊便是我们安插在魔族的人了,你要负责把关于东方烋雪的任何事情都告知于我。”
  洛烊身形微微一顿。
  那不就是当奸细?可……
  虽然说他洛烊六岁前都在人间乱飘着,当着一个流浪小混混的感觉,欺善怕恶,调戏小姑娘,偷东西还打劫更小的小朋友。但好歹自娘死后就立马被带回了父家,礼数剑法什么的每日都在练,也算是把自己练成了个知礼数讲道理,听话乖巧的小少爷模样。
  听后洛烊却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他被带回来后就从来没有出过泫奇山,没有任何实战经验,修炼成仙是他的梦想,但他自己归根结底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其实也能说是个温室里的花朵,就算是以前跟着母亲,虽穷却也是活的懒懒散散,有不少乞丐小伙伴恭维他。
  一来就分配了个这么厉害的任务,自己真的能行吗?
  “东方烋雪是何许人?父亲真的放心……让孩儿前去做此任务?”
  欧阳封华扇着他那羽扇笑眯眯的说道:“洛侄莫怕。东方烋雪是个大魔头,无恶不作,其实力甚强!天下能成为其对手的,可以说是一个也没有,我们也只是担心他会再次危害凡间,所以需要一个人前去他身边观察他的一举一动。而外界又没有人知道洛侄的存在,所以让洛侄去,是最佳人选啊。”
  洛烊:“………………”还最佳人选,你儿子也可以是最佳人选的其实。
  洛烊是一直不大喜欢欧阳封华的,从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欧阳封华长的莫名有种猥琐感。
  不过东方烋雪这个名字,貌似是出现在史书上过的,当时上面记载的是斩玉魔尊大战鬼王的事迹。书上把那斩玉魔尊描述的简直天下无敌,却在最后将鬼王镇压在镇邪塔后便突然声称要闭关两百年养伤。
  可说到底洛烊是很向往东方烋雪那样的人的,先不管对方是什么族,但别人很厉害啊!
  “那……我知道了。”洛烊向三位长辈供手,“我定不辱使命!”
  洛儒夕颇为头疼的按揉着眉心说道:“此去,可就是永远了,只要东方烋雪一日不死,你一日不可回归修仙界,可明白?”
  “父亲放心,关于这个,孩儿虽没有经验,但在书上看过不少。”
  于是,在三日后,洛烊便出发了。
  这是件大事,如若东方烋雪一日不死,他就一日不能做回泫奇山弟子。所以只有东方烋雪死了……
  毁掉东方烋雪这个任务,已经刻在了他心里。但求他能如愿见到东方烋雪,也恳求能好好活着吧。
  可当走了两天一夜的他似乎是高估了自己的生存能力,第一次离开泫奇山,身上也没个银两。直到走到魔界时,他早已是饥肠辘辘,灰头土脸。
  最后他也是凭着仅有的一点点力气摸爬滚打到了魔界的后山,不为别的,只因他打听到,魔界后山有一镇邪塔,东方烋雪会经常去塔周围巡查。再加上,魔界后山离人界也近一点。
  希望自己能遇到……
  他想着念着,觉得脑袋一下子沉重了不少,结果整个人一歪,就直直倒了下去。好在四周是一片林子,地上铺满了树叶,昏倒下去才避免了伤痛。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混沌间,他似乎听到有声音。
  当洛烊回过意识时,他发现自己还躺在之前爬来的那个位置,面朝天睡在树叶横铺的地上。
  他睁开眼,映如眼帘的是站在上方的一个穿着白色衣袍的男子。朦胧间,他看不清男子的脸,却觉得男子长的极为好看。
  白衣男子手持一把长剑,剑身还刻有小小的“雪”字。
  说实话,男子长的确实好看,整个人戴着白色的发冠,长发及腰,额间一点醒目的朱砂。五官乃是标准的桃花眼,鼻子也挺好看,嘴巴也生的薄。
  只是可惜了洛烊此时看不当清楚。
  但是朦胧下瞧着都好好看啊……
  连眼睛都不能完全睁开的洛烊是很想站起来将男子看清楚,并赞美他一句。但他此刻除了能感到男子白到发亮、脸型不错以外是真的什么也看不清了。
  “问你呢,你谁?不知道此乃禁地么?”那人的语气冷冰冰的,不带有任何感情,甚至连生气或疑问都不曾有。但声音听上去却很好听。
  洛烊努力想要发声,但全身实在是没力气了,拼尽全力也只能弱弱发出一句:“好……好饿……”
  白衣男子突然就不说话了。
  紧接着,天旋地转,洛烊便再度昏迷了过去。
  白衣男子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嗯?!”
  待洛烊再次苏醒后,可算不是躺在野外了,这次他睁眼看见的是天花板,睡着的是软乎乎的大床,身上还盖好了厚厚的被子。
  但他此刻大脑却是懵的。
  “你醒了。”白衣男子推门而入,他提着一个食盒走过来放在桌子上,说着,“吃饭吧,你就是饿晕的。”
  见状洛烊乖乖下床坐到了桌边,他看着眼前这位额间有着朱砂痣的男子将食盒打开,端出了里面的丸子、鸡肉、鱼汤、米饭,他更加懵了,拿着筷子久久不知道干嘛。
  “吃啊。不和胃口?”白衣男子问道。
  “不是。那个……你是?”这个疑问可算是问出口了,洛烊这次也终于如愿以偿看清了男子的脸,果真是好看啊,长的特别干净。
  那名男子莞尔一笑:“我到还没问你一个小娃娃来这儿干嘛呢。”
  “我不是小娃娃。”洛烊道,“我已经十岁了。”
  白衣男子沉默不语。
  十岁……
  不还是小娃娃吗?
  男子挑眉:“那你是谁?又是来干嘛的?”
  洛烊放下筷子,坐姿端正道:“我叫洛烊,是个孤儿,亦是名乞丐。我听闻斩玉魔尊出关了,所以特地想来拜他为师。”
  “……噗。”在听到‘斩玉魔尊’时这位白衣男子就有点反应,在听到这人是要拜师时,他整个人直接就笑出了声。
  “什么?你?”男子还用手比了下洛烊的高度,“拜斩玉魔尊为师?你觉得他会收?”
  洛烊道:“要是不收,我就一直缠着他收!”
  男子问道:“缠?你不怕他嫌你烦杀了你?”
  洛烊色赖无比的嘿嘿笑了笑:“我这个人命硬,要是他杀我,我死了,就从地狱里爬出来,继续缠着他!”
  “然后他继续杀你?”
  “然后我就继续爬出来缠他。”
  白衣男子似是放弃了,无奈道:“洛烊啊……你真的是在作死。”
  “怎么会!”洛烊依旧傻乎乎的笑道,“斩玉魔尊总也不至于会随便杀人吧。”
  “怎么不至于?他是个魔头!十恶不赦的那种!”白衣男子眯起他那双桃花眼微笑道,“少年你认真的嘛?”
  洛烊眨着他那纯净的双眼,点点头,铿锵有力道:“认真的!”
  白衣男子接着问:“那你怎么会在镇邪塔周围?”问这话时,甚至还有点在打探的意味。
  镇邪塔?很可惜,洛烊他确实是想去镇邪塔附近偶遇东方烋雪,但他明明已经到了目的地,却没看见哪儿有什么塔。
  “我也不知道那个地方是镇邪塔,我就是一路走来,太饿了就爬过来了,至于爬到了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这到是句大实话,洛烊那会儿饿的宛如前几天打的那几道闪电似的,除了往镇邪塔爬,其余的他也没力气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