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小混混和大学老师的爱情[爽文]——楼曲

时间:2020-03-24 16:43:41  作者:楼曲

 文案:

     “你不喜欢我,老子就他妈恶心你!”
 
一个幼稚报复的吻,让李尚风的克制投了降,终于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肆意沉沦。
 
“我是不喜欢男人,不过,我喜欢你。”
 
就算你的许多想法与我背道而驰,但我还是想要靠近你,陈默。
 
人活着,是因为有所求,我这辈子,从没求过什么,除了你,谢谢你。
 
一句话简介:谢谢你走进我的生命。
  ☆、陈家姐弟
 
  
  北方的冬天,只要一起风,那绝对能刮的人直骂娘,可总有那么些妹子,就要风度翩翩的出来秀丝袜。
  陈沉穿着小短裙,上身只加了个小外套,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哼着小调从外面回来。
  推开门,麻将馆里正斗的热火宣天的人们尤其是坐在靠门口那一桌的几个,被这冷风一吹,皆是瑟瑟发抖起来,【诶――呀!关门关门快关门!】
  陈沉慢腾腾的把门关上,旁边一个大妈啧啧说道,【瞧咱们陈丫头,这裤子都没穿,上外面溜达一圈回来跟没事人一样,年轻就是好啊!】
  坐她对面的一个长的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不乐意的瞪着眼说,【什么裤子没穿!我女儿那叫没穿裤子吗?!王老太婆你给老子说话注意点儿!】
  【嘿!陈二酒你叫我什么?你再叫一声!】妇女拿起一块麻将作势就要砸过去。
  陈二酒站起身来,瞪着一双大眼吼道,【我说你老太婆怎么了!让你嘴上没把门,乱说我女儿!打今儿开始别来我馆儿里打麻将了!】
  【不来就不来!哼!你当这条街上就你一家麻将馆?】王春花甩将而去。
  陈沉则视若不见的玩着手机扒着楼梯上了楼。
  麻将馆里的其它人都当家常便饭似的继续打着自己的牌。
  就王春花那嘴上没把门儿的性子,每隔不到几天就要被人轰出去一次,第二天又跟没事儿人似的跑回来,笑吟吟的要参桌打牌。
  推开门,陈沉甩掉高跟鞋,踢上拖鞋,边进门边喊,【妈,还有饭没?】
  【噢,在,锅,里。热,着,呢。】有些木呐的声音传来,一个中年女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绣着十字绣,女人叫杨素,陈二酒的老婆,也是陈沉陈默的妈。
  陈二酒年轻的时候是一个黑道帮派里的小头子,后来因缘际遇认识了杨素,从此入驻他的心间。
  可他当时却难以放弃他在帮派里的地位,后来帮派规模大了起来,他位置越坐越高,仇人也越来越多。
  直到有一天,有一群不讲江湖道义的仇家盯上了杨素,陈二酒大意了,没能护好杨素,导致她差点没命,最后虽然被救回来了,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她不管是走路,说话,做任何事情,包括思维转动,都要比常人慢上许多,就跟人造机器人似的,不过好歹比机器人动作要灵活。
  也因为这件事陈二酒退出了江湖,在市北定了居,开了一家小麻将馆,他自己也是个豪爽直落的人,因此也认识了不少性情中人,在这条街上还算吃得开。
  而他的儿子陈默却是像足了他年轻的时候,年轻张狂,在初中毕业的时候就退了学,在外面瞎混。
  其实,也是因为当时麻将馆刚开几年家里穷,没钱给他们姐弟两读书,现在虽然麻将馆都开了好几家了,可陈沉陈默两姐弟也都二十好几了。
  陈沉走到墙边灯的开关处,打开白光灯,无奈的说,【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弄这些东西打开灯再弄,扎到手咋办!】
  杨素抬头笑着看她,笑容也显得那么缓慢,【没,事。】
  陈沉到厨房里舀了饭,夹了点菜端着碗又走了出来,【陈默呢?】
  【他,屋,里。】杨素头也不抬的说。
  陈沉端着饭走到陈默门前,用脚踹了踹,【开门儿!】
  【干啥!】门里传来声音,却是没有开门的动静。
  【让你开门!】陈沉扒了口饭,又踹了两脚。
  【你要干啥!】声音大了一点还是没开门。
  陈沉火了,饭也不刨了,直接一脚两脚上去,“砰砰砰”,【让你开门儿!让你开门儿!】
  【别,踢,了。会,坏,的。】杨素温柔平静的声音却让陈沉听话的停止了暴力。
  陈沉一脸委屈的转过身,【妈!陈默他欠我钱不还!你让他出来,把钱还我。】
  【你,缺,钱,啊?妈,给,你。】杨素说着就要去摸口袋。
  陈沉抚额,【妈,我不要你的钱,我就要陈默的,你把他喊出来,我绝对不打他,我保证。】陈沉认真的竖起一根手指头。
  杨素想了想,答应了,走到陈默的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陈,默,啊,姐,姐,叫,你,出,来。】
  虽然声音很轻,可是没过三秒钟,门就被打开了,陈默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陈沉,咬牙切齿,【干,啥?】
  陈沉不鸟他,回身笑着说,【妈,你回去慢慢绣,我跟陈默谈谈心!】说着就硬挤进了门,又关了上。
  陈默冷哼一声坐回凳子上继续玩着他的游戏。
  【你哼个屁!我告诉你!你再不还钱,我就跟爸说,上次是你把他那条中华偷出去跟那些兔崽子瓜分了!】
  陈默一脚踢电脑桌脚,【嚷嚷什么,嚷嚷什么!不就点破钱么!明天给你就是了!】
  【行,就明天!】陈沉玩着他电脑桌上的小猫存钱罐,又拿起旁边的一个小狗存钱罐,掂量了两下,【这里面不少啊!我拿走了啊。】
  【你想钱想疯了你!这你都不放过!】陈默瞪着虎眼怒道。
  陈沉当作没听见就要出门,走到门口又回过身,拍着小狗存钱罐的肚皮呵呵笑道,【你刚才都没想法儿要回去,这里面都是五毛一毛的吧?】说着她又伸手去拿那个小猫存钱罐。
  陈默连忙抢先拿过来捂在怀里,【放屁!你拿走的都是一块一块的,你就是借口!连一毛都不想给我留!恶毒的女人!】
  陈沉冷笑两声,【敢不敢换?】
  陈默眼珠转了转,【换就换咯!】他把怀里的小猫放在了桌上。
  陈沉另一只手拿了过去,转身就要开门往外走,陈默见她两个都拿在手里,忙站起身拉住她,【草!该把小狗给我了吧!】
  陈沉转头笑吟吟的说,【想了想,你这么滑头,我还真猜不准哪个是一块哪个是一毛的,还是两个都拿走保险。】
  陈默抓着她的肩膀恶狠狠的说,【你敢!】
  【爸的中华是你偷的。】陈沉冷冷撇他一眼。
  沉默虽然手扒着她的肩膀,身高却没她高,样子显得有些搞笑。
  要说沉默这两姐弟,长的是真的不太协调,陈沉继承了陈二酒的身高,杨素的美貌和身材,而陈默大概是继承了杨素的身高和陈二酒跟杨素之间的。。。颜值,反正,没有陈沉长的讨人喜欢就是了。
  不过两姐弟的共同之处就是都继承了陈二酒的豪迈性情,或者说是痞子之气!
  【我说,你这么搜刮民脂民膏到底是要干啥!!!】
  【买衣服~】
  【草!你有病吧!】陈默此刻真想往陈沉脸上吐口口水,拿老子毕生的“血汗钱”去买衣服?!可恨啊!啊啊啊!!
  【我看上了一个男人,他家境不错………】
  【所以你想在他面前装逼?】陈默斜睨她一眼。
  【装你大爷!懒得跟你扯那么多,噢,你游戏死了。】陈沉指指他的身后,抱着两个存钱罐心满意足的出了门。
  陈默对着被关上的门大吼,【陈沉你个死三八!】
  五秒之后,陈默的门被重重叩响,声音缓慢且有节奏,但不难听出里面隐含的怒气,【陈,默,你,说,什,么。】
  【妈我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晚安!】陈默不歇气儿的吼完一句,把电脑的声音关小了,带起耳机一边诅咒着陈沉装逼失败,一边继续着他的游戏。
 
  ☆、初次见面
 
  
  第二天早上已经八点整了,陈二酒去楼下开了卷帘门就上来吃饭了,杨素出去买菜了。
  陈二酒上来的时候还没看到陈默起床的影子,去拧他门,反锁了。
  【小兔崽子还不起床!上班都要迟到了!】陈二酒几巴掌拍他门上拍的咵咵作响,老门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仿佛马上就要散架。
  【爸你再帮我请天假啊,我头疼!】陈默迷迷糊糊的声音传出门来。
  【你昨天就说的头疼!麻溜儿的给老子滚起来去上班!不然今儿你就别想吃饭了!】
  【啊啊啊啊啊!啊!!】屋里一阵鬼哭狼嚎,过了十分钟,门终于打开了,陈默顶着一头鸡窝光着上身穿个裤衩子走了出来,直奔洗手间而去。
  洗漱完了,陈默走出来,没见到杨素,只看到陈二酒在看着报纸,走到饭桌旁一屁股坐凳子上,拿着还温热的油条就往嘴里塞。
  两爷子各干各的事儿,直到陈默吃完要回屋了,陈二酒叫住了他,【诶诶!等会儿!】
  【干啥?】陈默挠挠头转身。
  【你还有钱没?先给我用两百。】陈二酒头也不抬泰然自若的要着钱,陈默却能瞧到他眼睛正偷偷朝这边瞄过来。
  陈默没好气的说,【没有!你来晚了!昨晚上刚被陈沉搜刮过,渣儿都没有了!】
  【你后天不是发工资嘛!先给我湊两百出来,等我赢了钱给你!】陈二酒跟他打着商量。
  陈默白他一眼,【你找陈沉要去,我的招财猫和小黑狗全被她给抢了!】说完陈默就要回屋。
  【给我站住!别以为我不知道老子那条中华是你小子偷的!】陈二酒恼羞成怒了。
  陈默一溜烟跑进了卧室,反锁上门,火速穿上衣服裤子,直接从窗口溜了出去。他们家的二楼不是很高,陈默的房间窗口旁边有个下水管道,他一翻窗户就能直接扒着水管滑下去了,简直不能再快。
  从小到大,陈默不知道靠这根躲了陈二酒的棍子多少次,陈二酒多少次想把这根水管拆了,都被杨素拦住,这要拆了,要是到下雨天,他们顶楼的鱼池满了那水不得直接流屋里去。
  陈默的工作是个快递员,经常满市的跑,所以路倒是熟的很。
  刚到公司里,小刘经理一见他就把他拉进了办公室,【你个挨千刀的,昨天让你休假了吗你就休!不知道公司里有多忙!还头疼,你哪天身体健全了我才觉得奇怪呢!】
  陈默满不在乎的挨完一通训,向仓库里走去,跟他一个大区新来不久的哥们林繁正在整理包裹,见他来了,指着一堆货说,【喏,今天的,昨天的我已经帮你送完了。】
  陈默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谢了啊,发了工资请你搓一顿。】
  林繁无所谓的笑了笑,【小事儿。噢,对了,今天你姐来过了,说让我帮忙送个快递,到文星大学的,你姐的快递就给你去吧,刚好也是你送的那片儿区。】
  陈默纳闷道,【什么玩意儿?】
  林繁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从一堆包裹后面抱出一大束花来,还是玫瑰花,大红色儿的,亮眼的很。
  陈默一脸黑线,陈沉这死三八在搞什么!
  玫瑰花下面还拴着个小信封,密封着的,要看只能撕开了才能看。
  陈默哪管那么多,拿过来“刺啦”一声就给撕了,林繁压根没来得及制止,他才算明白为啥陈沉来的时候看见陈默不在会放松的舒了一口气,还叮嘱他不要让陈默知道。
  可他也就才来几个月,哪知道这姐弟俩关系会这么差啊!
  陈默打开卡片,上面写着几行娟秀的小字,他认得出来这是陈沉的字,陈默看完之后就把卡片连着小信封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诶你这是干啥?!这不是你姐的东西么!】林繁奇怪道。
  陈默恨恨的说,【扔的就是她的东西!说不定还是用我的钱买的!】
  【…………】
  陈默阴险的坏笑两声,又去办公室里的包装小秦那里拿了一个新的卡片和小信封,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装好后又给重新绑到了玫瑰花上。
  陈沉来找林繁送快递,其实不过就想省那十几块钱的快递费,哪里知道陈默今天被陈二酒赶来上班了,又哪里知道林繁那么轻易的就把她给卖了。
  下午,陈默背着大包小包到了文星大学大门口。
  陈默把东西都放在了校门口保安室里,然后又一一打电话通知了。
  【诶诶!陈默陈默!是不是我的快递到啦!】一个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长发女孩子看到陈默的身影大声嚷嚷道。
  【没你的!自个儿不会看物流啊!】陈默翻个白眼回道。
  【你这服务态度也越来越差了吧!】女生抱怨道。
  陈默刚想反驳,又想到什么,立马换了一脸贱笑,【嘿嘿,别跟我见识,刚心情不好,对了嘿……我问你个事儿。】
  见陈默现了笑脸,女生也不计较了,卷着胸前的一缕头发,往后面一甩,【说吧,啥事儿?只要不是想泡我,一切都好说。】
  啊呸!长的也不是多迷人,咋就自恋成这副叼样儿了?陈默依旧顶着一脸笑模样,【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叫李尚风的?】
  【李老师?你问他做什么?】女生狐疑的看着陈默。
  【噢,有他快递,没送过他的,不知道长啥样儿。】陈默态若自然的说着,从旁边的大包上拿起那束火红的玫瑰花。
  女生惊艳的“哇”了一声,【是男的还是女的送的?这么热情!】
  【哪那么多废话啊!你就告诉我他在哪儿就得了。】陈默不耐烦的道。
  想着以后的快递还得经陈默的手,女生还是乖乖说了地址。
  陈默跟学校保安室里的几个人都熟的很,打了声招呼就抱着那束玫瑰花进去了。
  【C楼……第四层,然后是……右边第一间办公室,左边倒数第一个桌子……啊!找到了!诶!咋没人?!】陈默一阵左拐右转,找到了办公室,正好门开着,却见那个办公桌前压根没坐人。
  【问一下儿……】陈默敲了敲门。
  办公室里人不多,坐在靠前的一个中年女老师一抬头,【哟!陈默啊!这送快递咋送到这儿来了?还抱着这么大束花,是要追谁啊?我们这儿可没大姑娘跟你处啊!】
  陈默斜靠在门边,细一看,这不也是他的熟客么,脸上堆出笑来,【嘿!朱姐,你们这办公室里是不是有个叫李尚风的人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