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日暮苍山远[因缘邂逅]——蔫儿

时间:2020-03-24 16:44:50  作者:蔫儿

   文案:

  一个是沉稳温柔、有着痛苦过去的美女学霸,一个是简单爱笑的大学美女老师,在机缘巧合之下萌发的情愫,让她们选择突破世俗的禁忌,勇敢地在一起。但当各自的人生轨迹与希望相守的爱情产生冲突时,她们的爱情又该何去何从,如何安放呢?夏成蹊;陶言老师,你愿意寒暑假的时候去青海看我吗?  陶言;那你要乖一点,我才答应你。而当年少时的爱人重新出现,夏成蹊又该如何抉择?是继续享受当下的幸福?还是弥补过去欠下的债?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冥冥之中,两人的名字,也注定是要纠缠一世。
 
 
第1章 网球场的意外  结缘
  太阳懒洋洋地挂着西边,落日的余辉将人的身影拉的老长。露天的网球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破败。场地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对着墙练习着网球,球拍叩击网球的清脆声充斥着整个场地。陶言左肩斜挎着网球袋,环视了一下场地,发现人虽不算多,但几乎每个隔间都有了人。陶言便走向了距离自己不远、只有一个女生在打网球的隔间。女孩戴着黑色的帽子,看不清面容,但网球打得还不错,利落干脆,丝毫没有某些女孩子放不开手脚的矫揉造作感。
  陶言找不到一起打网球的球伴,便只好来学校露天、带墙面可供一人对打的场地,好在学校离自己家距离不远,开车十多分钟也就到了。陶言的网球打得不算特别好,每每左手反打时有些吃力,总是掌握不好方向和力度,又是一个需要左手反打的球,陶言有些不耐烦,便积聚了手上的力度,对着墙面狠力叩击。
  陶言只听见闷哼一声,接着便看见在自己右侧一直心无旁骛打球的女孩捂着肚子蹲了下去,表情很是痛苦。陶言愣过神,跑向女孩,关切地问着女孩的状况。“同学,你还好吗?”女孩将头抵在膝盖上,压低的帽檐让人看不起表情,但蜷缩的身体明显表明她此刻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夏成蹊深吸一口气,试图缓解剧烈的疼痛感,听到对方满是担忧的语气后,她缓缓抬起了头,“没事,只是有些痛,稍微缓缓就好了。”
  陶言看见的是一张因极大的痛苦而面色苍白的脸,细长的眉毛紧蹙,嘴唇上的咬痕清晰可见,语气却透着平和和倔强。“你这样不行,得上医院,不然淤青会很严重的。”陶言不容置否地对着夏成蹊说道。
  “我可能起不来。”夏成蹊疼得厉害,唯有蜷缩着身子,才能缓解一点痛苦。
  “啊?那我背你过去吧?”陶言说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女孩的伤在肚子上,要是背过去的话,岂不是更疼的厉害了。想及此,顿时一脸尴尬。
  “我抱你过去吧。应该抱得动。”陶言打量了一下夏成蹊瘦弱的身子,觉得应该不大重。
  夏成蹊抬起眼,取下帽子,清澈的目光看着真诚发问的陶言,脸上勾起一丝笑容,觉得面前同样纤细的人提出抱自己,有些好笑。陶言怔怔地看着露出白皙妙容的女孩,眼睛如小鹿般清澈,又似乎深不见底,脸上还挂着笑。她很漂亮,陶言在心里这样想着。
  “如果可以的话,我在这里等,你帮我去校医院开一点化瘀的外敷药膏就好,可以吗?”夏成蹊一脸认真地问道。
  陶言被这温柔礼貌的话,弄得发愣,一会儿才回过神,“那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说完便匆匆忙忙地往校医院跑去,取回了药后,又急急忙忙地跑回头,热出了一身汗。
  夏成蹊靠坐在地面上,单手捂着肚子,似乎是缓过来了点。
  “你好点了吗?”陶言蹲下身子,平视着夏成蹊,将药膏递给了夏成蹊。
  “好多了。谢谢你。”
  “不用,本来也是我害的。你确定不需要上校医院院看看吗?”陶言认真地询问着。
  “不用,本就是瘀伤,抹上药膏就能化瘀了。去看医生,医生也会这样开药的。”夏成蹊好脾气地解释着。
  “你是医学院的学生吗?看起来很懂医欸。”陶言蹲的有些累,索性也盘腿坐在了地上,和夏成蹊对坐着,完全忘了自己老师的身份,反正眼前的女孩不认识自己,况且这女孩温温柔柔的样子让人觉得很舒服。
  “不是,我是外院的,懂一点医学知识。”
  陶言心里一惊,忐忑地问了句,“外院哪个班的?大几了?”
  “大三,英语2班的。”
  我的天,陶言在内心惊呼着,不会这么巧吧。还没开学,就遇上自己的学生了,还打伤了她,还真是缘分呐。
  夏成蹊看着陶言愣了神,不免有些奇怪,但她也无意再继续攀谈下去,于是礼貌地开口道;“已经快不疼了,我坐一下就回宿舍了。你有事的话,就先走吧。谢谢你了。”
  陶言尴尬一笑,也就不客套地站起身,简单说了句“那我先走了。”就溜之大吉了,毕竟第一周口译课上她们还会再见的,自己得稍微树立一下形象。
  陶言背着网球拍,回过头看了一眼依旧靠坐在地上的夏成蹊。许是夕阳的余晖过于柔长,她竟觉得穿着洁白衣服的女孩背影与黑色的铁网相衬着,是一幅很有美感的的画面,不禁莞尔一笑,打断自己不着边际的想法。
  正欲转头大步离开时,便见女孩从网球袋里拿出了一根细长的东西,放在了唇边。顿时一阵悠远宁静的箫声,飘荡在空空荡荡的网球场。陶言被这古韵的箫声所吸引,脚步停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女孩的白色背影,许久未曾挪开自己的眼睛。这副具有美感的画面嵌刻进陶言的心里,本想上前和女孩再说说话,却又碍于自己老师的身份,终是留恋地驱车回到了家,内心却为今天的这一幕触动着。
 
 
第2章 口译课上的再次重逢
  这周是新学期开始的第一周,夏成蹊习惯早早地来到教室,趁着间隙看看自己从图书馆借的杂志或杂书,今天是本学期的第一节 口译课,教室是全新的,高端大气的同传和口译设备、带靠椅的办公椅子、都齐整地摆在教室,无不显示出口译这项技能的特别之处。不过,让夏成蹊最为眼前一亮的却是摆在窗边两盆长势不错的紫罗兰。
  一看这两盆花就得到了精心的看护,枝叶修剪得很平整,花瓣虽不多,但朵朵饱满鲜艳。夏成蹊看见盆栽土是干的,便拿起了水杯去接了些水,再将盆栽移到了可以沐浴到阳光的窗台位置,便心情愉悦地看起了自己的杂书。高跟鞋叩击地面的声音在教室外面响起,人进了教室,夏成蹊抬起头,眼前的人正是那天网球意外的主人翁。陶言今天穿的颇为正式,白色雪纺衬衣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下身是笔直平滑的西装裤,外加修身的深色小西装,俨然一副职场精英的打扮,只不过手上拿着的绿色花洒却显得有些突兀。
  陶言从错愕中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唇边的梨涡清晰可见。“好巧,肚子还痛吗?”陶言早知道会在今天的课上遇上那天的女孩,却没想到一进教室,便看到了。
  夏成蹊却为这温和的笑容,眼神顿了顿,她目光怔怔地落在陶言唇角的梨涡上,几秒后才回过神开口道;“老师,不用,我已经好多了。”,最后眼神放在那只绿色的花伞上。难道一直照顾盆栽的是老师?看到夏成蹊脸色红润,并无病容,陶言便放下心,踱步走向窗边,却发现盆栽已经被人移到了窗台,土也明显是湿润的,显然有人已经浇过水了。果不其然,声音在身后响起,“老师,花我刚才浇过了。”
  陶言转过身来,与夏成蹊四目相对,弯起的唇角边显出两个小小的梨涡,“这样挺好的,多一个人一起照顾。”看到夏成蹊桌前摊开的书,陶言便问道;“怎么?这么早就来教室学习么?”夏成蹊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嘴,眼神不自然地闪躲着陶言和煦的笑容,“不是,这是图书馆借来的杂书,不是专业书。”
  “那也挺好,阅读是个好习惯。”陶言一边说一边走回讲台,打开主机电脑,开始做好课前的各种准备。进入工作状态的陶言收起笑容,面色沉稳,眼神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她突然感觉到台下射来的一道目光,反射性地抬头,对上了夏成蹊灼灼的目光。夏成蹊被抓个正着,赶忙垂下脸去,脸颊染上绯红。这女学生是在偷看自己吗?耳根子都好像红了。陶言唇角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内心腹诽着,这女孩还蛮可爱的。
  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进了教室,无一例外地都对教室高端专业的设备啧啧惊叹。上课铃响了后,陶言清了清嗓子,开始正式上课,她在黑板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两个行楷的“陶”和“言”字便工整地刻在了黑板上。陶言,夏成蹊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似是想起了什么,微微摇了摇头。
  由于大二下学期已开设基础口译课程,陶言便省去了诸如主旨复述等过渡性环节,转而直接开始了口译训练。等学生进入了状态之后,陶言便点人现场口译,没想到刚说完要人现场口译,台下坐着的学生便异口同声地喊起了“夏成蹊,上”,目光也集体地朝着一个方向望去,陶言顺着学生的目光,便看到了一脸无奈、有些认命般的“夏成蹊”。原来她的名字是夏成蹊。这会不会太过于巧合了。先不说因自己受伤的是自己的学生,连名字与自己的竟也有如此渊源。
  “夏成蹊,可以吗?”陶言询问道,看着学生一副急不可耐、团结一致的做法,心里也竟隐隐有了些许期待。夏成蹊站起身,左手端起笔记本,右手拿起笔,目光平视陶言示意可以开始了。今年并不是陶言第一次带学生,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夏成蹊的口译质量无论是从译文输出质量、语气、语速还是音量都近乎完美得不可挑剔。难怪台下一众学生如此自然地便让夏成蹊上场。学生们各个仰高头、一脸期待地盯着陶言,似乎在等着陶言的评价。陶言开口前先是笑了笑,
  “我想你们台下各位的表情就足以说明刚才这位同学口译质量的无可挑剔,看来你们这届学生的水平很高啊!我很欣慰。”
  台下的学生顿时七嘴八舌起来,”老师,不是我们水平高,只是夏成蹊水平高,她可是我们班的大佬加学霸。”陶言目光转向夏成蹊,后者一副见怪不怪、风轻云淡地样子,低头在纸上写着什么。
  “那大家便要见贤思齐啊。两个月后,我们省将承办华南赛区口译大赛,届时入围的同学可以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口译大赛,不过名额有限,所以大家要努力啊。”
  “老师,口译大赛要报名费吗?还有有奖金拿吗?”坐在夏成蹊右侧的一位女同学问道。台下一时间哄堂大笑,乱作一团,许是觉得这位女同学过于问得直白。”周润芝,怎么?难道你要参加哦?有声音回道,“干嘛?我就不能参加啊,我就算不参加,问问又不会怎样。”女同学毫不示弱地顶了回去,便望着陶言等回答。陶言双指交叉,坐直了身子,耐心地回答道;“省级的口译大赛没有报名费。但全国大赛需要报名费,不过学校会报销一切开支。至于奖金,只有在全国大赛中,拿到了名次才有奖金,而且奖金不菲。  “不菲,是多少钱啊?”台下的学生还不罢休,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陶言注意到此时的夏成蹊也抬起头,认真关注着课上对话的走向。“奖金总共分为四个等级,特等奖;8000元。一等奖;5000元。二等奖;3000元。三等奖;1000元。”
  台下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是在评估着奖金算不算高,以及自己要不要试试。陶言注意到,夏成蹊没有加入她们的讨论,而是目光怔松地望向了窗台的两株紫罗兰,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原来在陶言开口说英文时,标准的英伦腔,让夏成蹊顿觉这口音有些耳熟,竟是自己大一时期那个英语演讲比赛上,让自己耳前一亮的老师,真的是好巧啊。
  时间就在陶言和学生的一问一答中过的飞快,转眼一节课便已过去。夏成蹊站起身,刚走到靠窗边的拐角处时,坐在最边上的学生突然双腿一蹬,靠着带滑轮的椅子滑了出去,正巧不巧地撞在了夏成蹊的肚子上。夏成蹊一时间蹲在地上,紧紧捂着肚子,显然痛的不轻。陶言看到后,立刻走了过来,蹲下身问道,“是不是正好撞到了淤青的地方?”
  夏成蹊轻声的“嗯”了一句,继续蜷缩着身子,微微□□。
  “可以站起来吗?你过来一下我的办公室。”陶言搀扶着夏成蹊走向办公室,留下造成意外的那个同学一脸的愧疚和不知所措。
  陶言的办公室是几个老师的集体办公室,但现在一个老师也没有。办公室的装潢很简单,中心位置摆着一张占据总面积三分之二的大长桌,靠墙的是各类的档案柜,典型的学校办公室装潢。陶言扶着夏成蹊进了办公室后,转身便把门上了锁。陶言让夏成蹊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便自顾蹲下了身子。“夏成蹊,你把衣服撩起来,我看一下淤青的地方。”等了几秒后,陶言发现那只捂着肚子的手丝毫没有反应,便仰起头看着夏成蹊,一时间,两人目光相对,陶言为那幽邃深沉的眼睛而愣了一会儿神,怔怔地望了一会儿,才不自然地敛下脸。为什么没化眼妆,眼睛都那样的好看。
  夏成蹊注意到陶言不自然的举动,微启红唇,不紧不慢地说,“陶老师,不用这么麻烦,只是稍微有些淤青而已,时间长了就会好了。”
  “既然好的差不多了,看看又怎么了。难道你是在害羞嘛?我门关上了,不会有人进来。”陶言表情略微严肃,仰头盯着夏成蹊,盼着后者妥协。
  僵持了一会后,夏成蹊看着陶老师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便心有不甘地妥协了,慢慢地撩起了衣服的下摆。陶言看到本该是胜雪般、光洁细腻的皮肤却在青紫的淤青映衬下显得有些狰狞。手指不禁抚摸了上去,不知是陶言的手指过于冰凉,还是力度没有控制好,夏成蹊在肌肤相触的瞬间身子抖了一下。
  陶言缩回手,仰起脸,脸上带着愧疚感,“是不是弄痛你了?”
  “不是。”夏成蹊放下衣服下摆,俯视着目光灼灼的陶言,目光落在陶言精致的脸上,不禁移向了诱人的红唇,发觉不妥后,才急忙移开了,耳根子瞬间红透了,突兀地站起身,“老师,我没事了,先走了。老师再见。”说完,便匆忙地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陶言站起身,看着敞开的办公室门,皱起了眉头,思考着什么。她刚才目光是落在自己的嘴唇上吗?好像还脸红了。难道她也是圈内人?想及此,陶言虚荣心被满足,轻笑了起来,为着自己魅力四射的事实。小鬼,才见两面就为我红了两次脸,也太明显了吧。陶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与夏成蹊仅有的两面之缘,也让自己记忆深刻。
 
 
第3章 网球场的再次相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