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你是孤的心上人——归鹤远山

时间:2020-03-24 16:50:47  作者:归鹤远山

   文案

  失忆后发现伴侣一直以为自己是替身
  主攻视角 - 轻松 - 强强 - 玄幻 - 1v1
  傲娇帝王攻x内敛美人受,主攻1v1
  攻失忆前:我们两情相悦,心有灵犀,爱在心中,心照不宣~
  受独自自闭:我是替身,他爱的是别人。
  攻失忆后开始迷茫:????
  *狗血沙雕小甜文,互宠。原名:《长愿渡情》
  *共四卷。前两卷感情线,后两卷主线正剧。
  *
  注:1.受控慎入!
  受宠攻可能偏多。(其实是互宠,取决于个人怎么看待)
  以及,攻后期搞事业,感情线不多。他有自己觉得最重要的事,不存在爱情高于一切,受理解支持他。
  2.没有火葬场,受对攻死心塌地,但攻也爱他。重度攻控大概也不可入。
  3.攻受年龄相差一千岁,年上。但失忆后的攻很幼稚(其实是暴露了本性)
 
 
第1章 
  混沌犹如丝丝缕缕的藤蔓将他缠绕,直叫他呼吸困难,动弹不得。
  但意识始终留了一丝清明。
  也不知道是在黑暗中待了多久,他终于在浓密的雾间窥得了一抹光亮,他迅速地从那细小的罅隙中钻了出去。
  他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了。
  眼前还被一片雾蒙蒙给覆盖,耳边传来了一个温和的男声,“陛下要喝药了哦。”
  这像什么话?
  将他当作孩子哄吗?
  他心中当即升腾了不满的情绪,骨子里的骄傲让他不愿受到这样的对待。就着这股子的郁气,他一举冲破了最后的薄雾。
  眼前的景象渐渐变得明晰。
  他转动了几下眼珠,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深湛如大海般的温柔眼眸,男人单膝跪在他身前,微扬着头,注视着他。
  令人无法忽视的则是男子那出色的样貌,他眉眼明艳,更甚春季争艳的百花,仿佛是有万千星子细碎地撒在了他双瞳,化为了眼中那璀璨的波光。挺翘的鼻梁下是形状漂亮的樱色唇瓣,衬得他的肤色愈显瓷白,落在肩上的发丝愈显乌黑。美得惊心动魄。
  灼灼其华。
  他不知怎么想起了这个词。
  看他眼神飘忽,无视了自己的话,男子也不显丝毫不耐,继续道:“陛下,要喝药了……”
  他忽然回过了神,目光落到了对方手中端着的药碗上,药汁乌黑,嗅着就令人作呕。
  我为什么要喝药?
  心中升起这个疑问后,紧接着他又想,我是谁?
  失忆!
  不知怎得,脑子里蹦出了个这么个名词。
  理所当然,他也不记得眼前这个男人是谁了,只是觉得对方长得面善。
  听对方对自己说话的语气与态度,难不成是自己一直是低智痴傻状态?
  他若有所思,心中当即便有了计较。
  缓缓伸出手,接过了药碗,将药汁一饮而尽。
  在味蕾蔓延的苦涩让他皱起了眉,下一秒,一颗糖就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塞到了他嘴中。
  尽管内心抵触只有小孩子才吃的糖,但美滋滋的甜味大大地压下了苦味,这令他不禁将嘴中的糖换到了另一边。
  看着自家陛下脸颊微微嘟起,神情呆呆地吃着糖,姬歧心叹了声,想,若换作陛下还是正常的时候,此刻定不会吃这糖,还会同他生气吧。
  陛下……
  今早的劝药出乎意料地顺利。
  姬歧站起了身,捧起了他的脸,在他额上印下了一吻,柔声道:“臣去上朝了,陛下回见。”
  这家伙好生大胆!
  竟做出这样大不敬的举动!
  姬歧转过了身,没有看到他陡然变色的脸,同旁边的宫侍道:“陛下就劳烦各位了。”
  “殿下言重了。”一高大男子沉声回道,看其那与周围人迥异的服饰,应该是总管一类的职位。
  他沉下了心来,不动声色地心想,目前局势不明,还是不宜与这个疑似控制了自己的家伙翻脸。
  那个无礼之人离开后,他静默地坐着,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豪华的宫室,脚下是白色的毛绒地毯,空中悬着琉璃灯,散发出柔和的光亮,窗户微敞,清风浮动黑色的薄纱窗帘,陈设精美雅致,一切都显得熟悉又陌生。
  他将目光转向了立在旁边的宫侍。
  那方才答话的总管长着一张冷硬的国字脸,鹰目锐利,瞧着煞是气势逼人。
  他想起了方才姬歧对他们的嘱咐:“陛下就劳烦各位了。”
  听总管的称呼,那无礼之人理应是身居高位,但他对宫侍的言语却谦恭客气得不大正常,究竟是因为他性子使然,还是有其他原因?
  暂时先不论这一点。对方对他做出那般冒犯的行为,周围人却不以为奇,似乎是习以为常。
  若自己是被那家伙给控制,对方既犯下这般大不韪的罪行,也就犯不着再虚伪地装作谦恭的样子了。
  那么事情是不是就可以从另一方向去考虑?
  自己与那无礼之人是有名分的,对方是自己的皇后?
  他心中有了计较,缓缓地站起了身,一时间宫室内其他所有人都如临大敌,目光凝聚在了他身上,但没有人上前。
  他慢慢地走向了大门,宫侍们谨慎地挪动了脚步,在他出了殿后,一众人等迅速跟上了他。
  他发现了远远跟在自己身后的一大帮人,有些苦恼。
  然而只是一瞬间的事,身体本能的反应,给了他解决方案。
  体内堆积的灵力自发地从灵核内涌了出来,不过数息的工夫,就扩散到了他全身的经脉。
  他凭空消失在原地。
  不用想也知道因他的离开而起了怎样的混乱。
  但瞧着自己灵力没有受禁锢,这也排除了自己是被控制的可能性。
  他现在身处一间暗室中,伸手不见五指。
  灵力虽没有受限,但他失了忆,不会使,所以也不知道仅凭身体的反应又让他瞬移到了什么地方。
  他尝试着打了个响指,周围陡然亮了起来。
  这是一间偌大的藏书室,看样子是有一段时间无人踏足了,没有丝毫人气,遍地的防尘结界使得这里仍是干净整洁的样子。
  他慢慢看过了书架上的书籍,挑选了一部史记。
  自鸿蒙初开,天下分为灵界与人界,人界的凡人寿命短暂,无法修炼,但灵族不同。
  这书详细讲述的就是关于灵族的历史。
  灵族拥有出色的天资与悠长的寿命。
  他们信仰创造了世界的司易神,而皇族就是司易神的后代。
  皇族奚氏统治了灵界十万年之久,而就在这时,有一个特殊的民族悄然兴起。
  起初这只是个反对司易神的邪教组织,后来他们的发展逐渐壮大,并脱离了灵族,自称为“蚩族”,信仰他们伟大的神邸蚩闵。
  他们在灵界的偏僻地界建了国,并立志要推翻司易神的统治。
  至今已经万年。
  如今的蚩族已经发展壮大,与灵族不相上下,两者水火不容,王不见王,基本上每隔几百年就会发动一次战争。
  搅得原本安宁祥和的灵界变成了战火纷飞的地界。
  著者显然是灵族人,书中痛斥了蚩族的卑劣残暴,把他们形容成了侵蚀土地的害虫,像是恨不得将所有蚩族人的十八代祖宗全都给骂一遍似的。
  他将史记放了回去,紧接着又找了本《皇史》。
  翻到了最后一章,上面记载说,圣帝奚荣昇出生时,灵族圣物司易石光芒大作,而他生来身上就有象征灵族的曜日花的胎记。
  从上古至今唯有伟大的司易神降临,会使圣物发生异变。
  司易神再度临世,这无疑是天佑灵族!
  圣帝在五百岁突破到神武境,八百岁顺理成章地登上了帝位。
  他若有所思,解开了衣扣,扯开了衣服,低下头,看到了自己小腹上约莫半指宽的花状印记,如是在雪地燃烧的一团火焰,艳红似血。
  他拢上了衣襟,尝试将解下的衣服给重新弄上去,可是这衣服也不知是怎么设计的,他摆弄半天,只勉强把它们给弄上去了,明显不是之前的样子,他懒得再管,继续看手中的书。
  上面又说,圣帝在登基后的第四百年迎娶了原昌侯的庶三子姬歧为后,姬歧被加封为盛亲王。
  灵族向来都有皇后辅政的规矩,做的是类似人界丞相的职务。
  姬歧出身平平,但才学修为过人,于五十年一次的会考中一举夺得头筹,此后的他在朝堂上大放光彩,频频立功,也映入了圣帝的眼帘之中。
  两人自成亲后相敬如宾,和和睦睦,虽没闹什么矛盾,但显然也并非是爱人那般的相处模式。
  这种情况也挺正常的。历史上不知道多少帝后都是这样相处的了。
  他快速地翻完了这章全部内容,也没提到过他受伤的事。
  他叹了一声,将书重新放了回去,又打算找政治相关的书,然而这次没等他找到,只听门“啪”一声被猛然推开。
  大概是他的皇后找来了。
  他的思忖不过一瞬,当即便做了决定,席地而坐,背靠在书架上,目光放空,瞳孔呈失焦状。
  不一会儿,姬歧行色匆匆的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
  瞧见奚荣昇好好地坐在那里,没有将自己弄伤,姬歧松了一口气,放轻了脚步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半蹲了下来,轻声唤道:“陛下,我们回去吧。”
  意料之中地没有得到回复,他执起了奚荣昇的手,轻巧地将他扶了起来,随后目光就落到了他凌乱的衣衫上,眉头便是一皱。
  奚荣昇的装束都是他每天早上上朝前给打理的,现在这显然是奚荣昇神志不清自己摆弄出来的。
  他想到了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不怒自威的强势帝王。
  神态与眼神都透着睥睨天下的傲然,眉宇间洋溢的是意气风发,自信逍遥。
  他强大到无所不能,满腹经纶,怀珠抱玉,就像是一轮炙热的骄阳,不能直视靠近,却又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令人为之痴迷沉醉,宁愿冒着被灼伤的风险,也要追逐他的脚步。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却是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在奚荣昇没有看到的角度,姬歧眼底闪过一抹阴冷的光芒,与他表现出来的温文尔雅迥异,但不过只是一抬眼,他又恢复了温润如玉,纯澈的蓝色眼眸全然不见丝毫阴霾,宛若世间最璀璨夺目的两颗宝石。
  奚荣昇心道,自己这皇后能力怎样,他还没体会。但对方的样貌着实是一等一的好,他真想不到世间会有更甚他的容貌。
  正这样想着,就见姬歧抬了手,如玉般的白皙手指灵巧地将衣衫上他胡乱缠住的结给解开了,一丝不苟地给他重新系了上去。
  奚荣昇看他垂着眼睛,随着眨动,那两排浓密的眼睫像是蝴蝶翅膀似的扑闪着,微颤着,尤可看出他的认真与专注。
  他心中一动,自己这皇后似乎还真不错,或许能够信任他?
  这念头刚一冒出来,就叫他自己给否了。
  现在连自己受伤的原因都没搞清楚,就贸然相信他人,显然并不明智。
  自己这是色令智昏了吗?
  他内心唾弃自己,随后他看着姬歧微抿的薄唇,心中冒出了个绝佳的想法。
  姬歧给奚荣昇重新系好了衣服,刚一抬头,下巴便被一只手给捏住了,一张脸迅速放大,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
  姬歧瞳孔一缩,睁大了眼睛。
 
 
第2章 
  奚荣昇浅尝辄止,舔了一圈姬歧的唇后,就抬起了头,意犹未尽地心想道,皇后的味道果然不错。
  他重新装作了呆傻的模样,余光观察姬歧的反应。
  姬歧……姬歧已近灵魂出窍了,他引以为傲的理智几乎全部土崩瓦解,红色从他的耳根扩散到了他的脸,他袖中的手抖个不停,喉咙半天发不出声音来。
  这当然不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但却是第一次在床下。
  他们毕竟有着夫夫的名头在,尽管奚荣昇过往并不喜欢他,但他也是个正常男人,会需要发泄欲望。
  这个平时对他从来没有正眼的男人,在床上就会显得格外温柔——大概是将他当做了另外一个人的缘故。
  他会拥抱他,抚摸他。做得舒服,到了兴头上,还会给他一个奖励意味的吻,吻得缠绵热烈,叫姬歧也会产生对方也是爱着自己的错觉。
  然而现实一巴掌拍碎了他的妄想。
  奚荣昇此时还是神志不清,做出这种对他本人来说堪称是惊世骇俗的举动,倒也不足为奇了。
  姬歧攥紧了拳头,告诉自己不要生绮念,不要生绮念,现在的陛下还不……
  还没等他想完,一只铁臂就揽住了他的腰肢,他措不及防下撞到了一个炙热的怀抱中,鼻息间是熟悉的曜日花香。
  “陛,陛下……”姬歧能感受到自己的脸与耳朵烫得要着火了似的,他尝试推开奚荣昇,但他又怕伤了对方,是以这挣扎几乎是微乎甚微。
  奚荣昇将脑袋埋在了姬歧的肩窝,嗅着他身上清冽的微香,这气味莫名让他觉得安心。
  开始是抱着捉弄的想法,等将人抱了个满怀,他的行为就不受本人控制了。
  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一口咬住了姬歧的侧颈,用尖牙细细地磨着。
  不疼,但有些痒。
  最主要的是心痒,就好像是有上万只小猫在心底抓挠似的。姬歧的腿也有些发软,他庆幸这里是皇室藏书室,宫侍们没有进来,否则这不成体统的场景就要被人看到了。
  不成体统,这像个什么样子?
  奚荣昇默默心想道,松了口,也松了手。
  反正做这些的是“傻子”他,大不了“恢复正常”后,他说不记得了就是了。
  看着他懵懂的神情,姬歧抓紧了他的掌心,牵着他往外走。
  御医到帝王寝宫时,姬歧正试着同奚荣昇说话,后者故意无视了。
  “臣参见陛下,殿下。”御医行礼道。
  灵族人寿命悠长,若不得什么重大疾病,会一生都是年轻的模样。这位年龄已经近两千的御医也是如此。
  “巫大人免礼,今日陛下似乎是恢复了一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